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二十九节 魔族战法

第四百二十九节 魔族战法

    可怜的明烈松圆,可谓飞来横祸,被凉微偷袭个正着。虽然因为明烈始终保持着警惕,凉微的偷袭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但是依然让他们狼狈不堪。

    凉微经历上次战斗,对修者的仇恨深入骨髓,他手下队伍的骨干都是冰霜军团的幸存者,看到明烈他们,眼睛顿时布满血丝,杀意勃然。

    一方蓄势已久,另一方仓促应战,虽然凉微部没有什么高手,但依然压着明烈部打。

    明烈脸色凝重,眼前这支队伍的配置不高,但是战法凶猛,悍不畏死!

    他的目光落在对方阵中那位年轻英俊的战将身上,心中充满讶然。妖魔的军队职务划分,明烈非常清楚。这支给他带来巨大压力的队伍,竟然不是妖族的核心军团!而这位年轻的战将,只不过是一位白银战将!

    这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妖族普通军团有这么厉害的水平?什么时候,一位白银战将,竟然能与自己抗衡?

    他连续几道指令,都被对方消弥于无形。五息!整整五息!明烈下达了六个指令,但是双方的态势,没有发生改变!

    松圆脸上的神情也严峻起来,他不是战将,但是他感受得更加清楚。他就感觉他们掉进了一张大网内,怎么都使不上力!

    离他十丈远的一名剑修,被几道妖术同时击中,惨叫一声,整个人啪地碎成无数冰渣!

    惨叫声此起彼伏,对方的配合极其默契,妖术品阶并不高,但是配合之下,威力却相当惊人。松圆眼中闪过一丝哀色,在战场死去,连魂魄都不可能逃掉!

    妖术与剑光点亮了虚空,有的没入血雾之中,搅得血雾翻腾。

    双方的冲撞短促而激烈!

    凉微不为所动,冷冷地注视着对方,他的神识如同大网般散开,战场上每个细节都落入他掌握。最前方的战妖身上的防护光罩瞬间被几道剑光绞得粉碎,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绞成一蓬血雨。

    【冰心原】悄然运转,心如冰原,纤尘不染。凉微以前深受军团长的喜爱,暗自传授他冰霜军团最顶级的妖术【冰心原】。

    凉微虽然不过是白银战将,但是经历那场艰难无比的侧翼护卫战,让他脱胎换骨。也正是察觉到这点,长老会才允许他独立行动。

    凉微很清楚双方的优劣,他手下没有高手,绝对不能陷入僵持。对方的高手,始终处于厚实的保护之中,若是想用人数来换,牺牲太大。

    一击得手,毫不恋战,抽身而退!

    遍布都天血界的血雾,是妖魔最好的掩护。千名战妖,同时后退,队形整齐一致,殿后的战妖,手上光芒闪烁。

    “停!”明烈大喝,喊住几名打算追击的手下,对方的阵型严整,没有破绽。

    明烈脸色铁青,追击反而会陷入对方的陷阱。

    战斗统计很快出来,明烈损失了近八十人,而对方不过损伤六人。如此悬殊的战损比例,就像一道响亮的巴掌,狠狠地掴在他脸上。

    临走前对方冰冷漠然的目光,犹如最犀利的嘲讽。一位白银战将,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

    明烈深深地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

    松圆知趣地没有说话,说实话,他也被刚才那番迅猛的攻击给震撼住。他很年轻的时候便开始在外历练,经历过的惊险场景这知凡几,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以前经历的那些惊险,和真正的战争相比,只能算小儿科。

    眨眼功夫,八十个活生生的人就被抹去,这是何等残酷!

    但是令他感到寒意的,却是那名年轻的妖战将,冷酷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一击得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干脆利落得吓人。看着明烈铁青的脸色,松圆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兄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

    他并不懂战将,但是却知道明烈师兄的水平在昆仑,亦是翘楚。否则的话,本门也不会把如此首战交给他。

    明烈师兄在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妖战将手上吃了亏,这个消息若是传回门派,定然引起大家一片哗然。

    这里果然危机四伏啊!

    松圆心中发虚。

    ※※※※※※※※※※※※※※※※※※※※※※※※※※※※※※

    身后的战斗并没有引起左莫的注意,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迎面扑来的三股魔兵身上。他看得极为仔细,蒲妖的人品虽然素来恶劣,但是不会无的放矢。

    这一仔细研究,立即有了新发现,魔战将和妖战将果然不同!

    妖战将是通过神识来控制队伍,指如臂使,进退如一。而魔战将却完全不讲究队形,呼啦一片,散乱不堪。

    但是……

    左莫的视野中,那些看似散乱的魔兵,气息竟然紧紧汇集在一起!上百名魔兵的气息汇集一团,浑然一体,威势顿时大不相同!

    左莫仿佛看到数百股肌腱,彼此相互交缠,陡然收紧,化作一个拳头!

    三股魔兵,就像三个强有力的拳头!

    “魔族的战法化繁为简,聚众为一,以力破法,看似简单,却极为有效。魔族的战将是三种战将之中唯一要求个人勇武的。”蒲妖语气一转:“你脑子笨,魔族的战法比较适合你。”

    左莫看得跃跃欲试:“怎么才能聚从为一?”

    “唔,卫知道。”蒲妖不负责道。

    卫有些无奈地睁开眼睛,不满地望了一眼蒲妖。自从遇到怪尸,见到比自己还要远古的存在,卫寻求传承者的急迫心情不知不觉,淡了许多。从执着中回过神来,他才幡然醒悟,当年自己守护的对象,早已经在岁月的河流中湮灭了。

    刻在在墓碑上誓言,也只是他一个人的珍藏。

    蒲妖还能遇到他故交的后代,维系着这个世界和他的联系,没有被时间抛弃。而卫,太古老了,古老到什么都不可能留下。

    怪尸去寻找他的故乡,卫却苦笑发现,自己连寻找到的目标都没有了。

    卫对寻找新传承者的兴致,急转直下。以前巴不得体现自己的存在的卫,在这次蒲妖将问题抛过来时,兴致廖廖。

    他随口道:“这个比较难练。”

    “比魔体还难练吗?”左莫问。

    卫一窒,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个家伙可连校阶魔体排名第二的大日魔体,竟然也轻轻松松就炼成了的怪胎!

    “没有魔体难炼。”卫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那教我吧!”左莫的请求脱口而出,他努力睁大水灵灵的大眼睛,摆出一副渴望而讨好的表情看着卫。

    比起不要脸,卫显然不是左莫对手,他只好道:“魔体和战将是两码事,我知道得也不多。”

    不过当他看到左莫那张像向日葵一样始终冲着自己的脸,他理智地放弃挣扎:“魔族的战将和其他战将的确不同。他们第一个要学会的,就是能够与同伴的力量呼应。”

    “与同伴的力量呼应?”

    卫松了口气,那张脸上无耻的表情终于消失,他感觉自在了许多,接着道:“没错,魔的力量是肉体的力量,是本我。只有能够与同伴的力量呼应,才有可能与同伴沟通,力量的传导,比声音要快速而准确得多!”

    “这样啊……”左莫若有所思。

    卫忽然笑了,他摊了摊手:“别问我怎么呼应同伴的力量,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具墓碑甲。”

    自己可没说假话。不知为何,看到左莫眉头紧锁,卫刚刚无奈的心情顿时觉得愉悦不少。

    “呼应同伴的力量……”左莫苦苦思索,他刚刚似乎隐隐有所领悟,但是当他细想,却一无所获。

    陷入沉思的左莫,连接下来发生的战斗也忘了。

    半晌,他忽然抬起头,神色透露难言的兴奋,二话不说,从地上弹起来,一溜烟消失不见!

    ※※※※※※※※※※※※※※※※※※※※※※※※※※※※※※

    比起左莫的新奇发现,公孙差对魔族的战法早就熟得不能再熟,弈战棋里,他几乎面对过各种敌人。虽然如今的战法和蒲妖弈战棋里的战法大不一样,但毕竟是一脉相承。

    对于公孙差来说,没有任何差别。

    三段波式冲杀!

    刚刚在空中如花朵绽放的斑斓剑芒,齐齐光芒暴涨!

    空中啸音顿起,充斥耳膜,朱雀营的剑修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把速度提到极致!

    剑光组成的波浪,朝三股魔兵扑去!

    比起当年,如今的朱雀营无疑更加成熟,招牌杀招三段波式冲杀施展起来,更加从容。剑芒组成的波浪,没有以前那般凄厉惨烈,却多了几分弹性,仿佛众多剑芒之间,有一根无形之弦,串联着它们!

    双方轰然碰撞!

    诡异的一幕出现。

    如同波浪般的剑芒,忽聚忽散,它们就像一把把小刀,蝴蝶般上下飞舞,不断地从汇聚成一股的魔兵削下一片一片。

    剑芒交错如梭!

    眨眼间,三股魔兵死伤过半!

    这一幕,震摄全场!

    满腔怒火,战意澎湃的犀野,刚刚发动的身形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住,戛然而止,他不能置信地看着那一道道剑芒波浪,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手足冰冷!在他身边,蓝清和其他魔兵脸上,惊骇欲绝!

    脸色铁青的明烈看到这一幕,仿佛被人点穴般,呆立当场。

    血雾中的凉微瞳孔猛地收缩,脸色剧变,只觉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