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二十二节 暴君
    “这家伙真能睡,还不醒!”年绿嘴里嘟囔着,眼中却闪过一丝担忧。

    雷鹏没有说话,自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他就变得沉默了不少,坐在那像个大木头。但是他的眼神锐利得吓人,就像刀剑一般。但是就是这双锐利如刀剑的眼睛,此时也多了几分担忧。

    他和年绿在三天前醒过来,而麻凡却迟迟未醒。

    雷鹏和年绿两人看着热火朝天的营地,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修炼。醒来的两人很快听到一连串骇人听闻的消息。比如他们脚下的沙子,全都是五品的金琉砂;再比如怪尸有可能有几万年前的远古修炼者等等。

    每一件事都是匪夷所思,若不是队友们个个一副言词凿凿,就差指天划地发誓,雷鹏和年绿是绝对不会相信。

    大伙纷纷跑来看打招呼,拍拍肩膀什么的,都让雷鹏感觉很窝心。可是,这帮家伙,打了个招呼,便跑去疯狂修炼,那模样似乎想要把自己弄残废一般。

    雷鹏和年绿面面相觑。高强度修炼一直是营里优良传统,不过,像这么玩命的,他们还是第一遭见到。

    直到后来,俩人听说前些天砂暴的时候,大人韦师他们几个最顶尖的高手都没有进入运奴船。那场砂暴怎么的惊心动魄,在这些家伙七嘴八舌中,展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当他们谈起没有进船的几位顶尖高手硬抗砂暴时,两个典型的好战份子、暴徒只觉得浑身就像要点着一般。

    然后某人悄声透露一个“内幕消息”,据说,这其实是一种传自远古的修炼方法,效果极佳!

    不相信?俺可是听怪尸亲口说的!

    没错没错!这效果,你看谢山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没效果那厮的嘴怎么会都快咧到耳根?

    要修炼这种神奇的功法,起码需要金丹期的修为,你没看大伙都跟疯了一样么?

    接眘这帮家伙轮番拍拍两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安慰两个好好养伤,然后,轰然而散,全都跑去疯狂修炼。

    忽然,雷鹏表情僵在脸上,片刻露出狂喜之色,整个人就在原地消息。

    年绿就在他身旁,一脸喜色。

    麻凡醒了!

    ※※※※※※※※※※※※※※※※※※※※※※※※※※※※※※

    “大人这是在干嘛?”醒来的麻凡走出营帐,看到不远处沙丘上孤零零的左莫,一脸茫然。

    大人的动作看上去十分诡异,他就像浑身挂满了易碎的鸡蛋,每个动作又缓又慢。他一个人,在那慢慢转着圈。

    雷鹏和年绿的表情顿时怪异起来。

    “难道是什么功法?”麻凡瞪大眼睛,就差凑上去。

    “咳咳!”雷鹏刚想提醒,年绿却忽然开口道:“你不去和老板打个招呼?”

    雷鹏瞥了一眼正气凛然的年绿,脸颊抽动两下,闭上嘴不吱声。

    麻凡觉得年绿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他摇摇头:“等老板练完功吧。”

    “没关系,老板只是在散心。”年绿一脸坏笑,但语气出奇地平稳。

    “那就好。”没有看到年绿表情的麻凡虽然觉得老板的举动看上去似乎有些怪异,但是知道老板既然不是在练功,心中便没了顾虑。再说在他看来,老板什么时候正常过?

    麻凡腾空而起,朝左莫飞去。

    当他飞到离老板还有三丈远的地方,他忽然眼前一花,老板竟然在原地消失了!

    没有任何预兆,老板消失了!

    与此同时,心头警兆忽生,只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他便感觉自己像被一艘狂飙中的运奴船正面撞上。

    砰!

    可怜的麻凡,就像一个皮球般,被硬生生弹飞。

    半空中的麻凡,在空中翻滚,动作舒展,金琉砂的光芒,不时扫过他茫然的脸。撞击的力量并不算大,但是极其霸道。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醒转的麻凡一头雾水。而年绿和雷鹏蹲在地上狂笑,死命地拍着沙子。见到这一幕,营地里口哨声和喝彩声此起彼伏。

    “不愧是麻凡啊,这翻滚,这姿态,难度系数绝对三点零……”

    “哇噢,大人的强暴式撞击!销魂!太销魂!”

    “喔喔喔,第二十个!”

    ……

    听到这,麻凡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被雷鹏和年绿阴了。半空中翻滚的麻凡忽然身形一展,如同大鸟般腾空,愤怒地盯着地面上的雷鹏和年绿。

    雷鹏和年绿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跑!”

    两人一左一右,反向狂奔。

    追杀和嚎叫,在营地里不时地响起,叫好声和笑闹声,不绝于耳。

    而始作甬者的左莫,则正在小心翼翼地把自己从沙子里拔出来。

    他对眼前的状况,已经早就麻木了。最近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无数次,导致他周围方圆三十丈,没有人敢靠近。

    都是体内那该死的变化!神识、灵力和血肉完全融为一体,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连怪尸也无法预料。看上去左莫走上了和怪尸同样的道路,但实际上两者截然不同。妖魔修三大体系经过数万年的发展,早就面目全非。

    经过发展、变化的三种力量的再次融合,会有什么结果?怪尸不知道,蒲妖和卫也不知道。当然,其中免不了蒲妖的讥讽和嘲笑。

    左莫悲剧地发现,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自己。

    好吧,靠自己就靠自己,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只是,软饭和被包养的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左莫泪流满面。

    他现在面临的最直接问题是,动作比想法总是要快一线。像麻凡这样的情况便是,一旦有人靠近他三丈之内,他的身体便自动作出反应。这种反应比他的意识都要快,往往是他把人撞飞之后,才反应过来。

    大伙称之为强暴式撞击,意思是,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一个结果。当然,它还有另一层意思,不管老板自己愿不愿意,他已经把别人暴了。

    于是,左莫有了一个新绰号——“暴君”,这让他深深地感到人生的无奈。

    第二十次的强暴式撞击,让他终于明白,他这些天想出来的方法没有半点效果。

    他体内的情况,充满了他难以理解的强大和霸道。他体内完全不缺乏力量,他的每一根肌肉、每一滴灵力、每一缕神识,都充满了力量。

    但是当强大的力量不受控制时,这便意味着是一场灾难。

    不过,左莫此时表现出来粗壮的神经和坚定的意志,哪怕在这股力量面前,他孱弱得像个小孩,完全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他没有气馁,没有灰心。

    或者,换个方法?重新坐下来的左莫,拼命地想着,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助自己。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喊:“砂暴来了!”

    远处天边,一条黑线以惊人的速度变粗。不过和上次比起来,这次的砂暴大伙要镇定许多。营地完全由符阵保护起来,金乌营用金琉砂重新布设下符阵。

    吉伟和孙宝都是经验丰富之的人,在制订了炼制大船的计划之后,他们并没有马上开工,而是先布设了防御的符阵。他们知道炼制金琉砂大船绝对不是件简单的事,花费的时间必定不少,如何保证大伙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一环。虽然上次有怪尸相助,但是大人说过,凡事靠自己,才是最靠谱。

    如今的金乌营上上下下,学术氛围极浓,当初左莫给他们送去的玉简,就像种下的种子,开始发芽、生长。从这次布阵便能看出来,虽然他们没有左莫布阵那么迅速,但是群策群力,有条不紊。难以炼化的金琉砂,也被他们找到解决的办法。

    而且受到左莫的影响,金乌营布阵向来喜欢大阵。尤其左莫当年设计的符阵群,更是深受他们喜爱。

    一个防御阵,硬是给他们设计成中等规模的防御阵群。

    大伙尝试了用各种方法,都无法攻破,就连蒲妖,都赞叹不已,称这帮家伙深得左莫乌龟流的真传。

    不过有几个家伙,没有进入防御阵。除了韦胜几个金丹期的家伙,像阿文、麻凡几个接近金丹期的家伙,也赖在外面,死活不进去。

    在砂暴中磨砺,能够快速地增涨实力,这个说法迅速在营地中流传。而对于麻凡这些离金丹期就差一步的人来说,这种磨砺更加重要,甚至有可能让他们顿悟而进入金丹。而阿文在上次和沙偶的战斗中,更是认识到自己实力不足,也坚持硬抗砂暴。

    这也直接导致这次在外面的人比上次要多了不少,凝脉三重天的修者虽然不多,但也有一小批。

    出于安全的考虑,左莫找出一批捆仙索,让他们绑在腰上,另一端则系在阵内。他知道砂暴的厉害,就连韦胜他们都只能自保。万一到时出了状况,唯一有能力救他们的就是怪尸。左莫不敢确保怪尸一定会出手,所以不得不做这些保护措施。

    麻凡他们也知道其中厉害,个个老老实实都系上。

    砂暴来得极快,刹那间便把他们都吞噬。

    防御符阵亮起金光,稳稳地把砂暴挡在外面。阵内的人都紧张地盯着一根根绷得笔直的捆仙索,只要外面队友稍有不对劲,他们便会几人一起把对方拉进阵内。

    但是更多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左莫,他们个个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就像活见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