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二十节 很正常
    这个疯狂的想法一旦产生便牢牢占据左莫整个脑海。

    所有的杂念统统被他抛到一边,事实上,如此危急的时刻,能找到一个有可能的法子足以让他压上所有的赌注,他别无选择!

    五行琉璃珠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被大日纹焰吞噬。五行琉璃珠是他最后的屏障,一旦它被大日纹焰吞噬,疯狂的大日纹焰会立即把他淹没。

    左莫的眼睛倏地通红。

    他鼓起全身还剩下的所有力量,同时施展出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

    失去控制的大日纹焰呼拉一下暴涨,把他的身形完全笼罩。一圈圈的金色焰纹,泾渭分明,却以同样的频率跳动着,就像金色的彩虹般,迷人至极。

    但是左莫没有心情欣赏大日纹焰的美丽,他的力量在飞快地消逝。

    交缠在一起的神识和灵力,倏地散作无数股,如雨瀑般,散入他身体的各个角落。它们就像雨丝般,迅速渗进左莫的血肉之中。

    轰!

    左莫只觉身体仿佛有什么陡然炸开,他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同时,笼罩左莫的大日纹焰诡异地停止跳动,体内的五行琉璃珠亦停止转动。这一刻,左莫体内的所有活动统统消失,时间仿佛静止。

    啪!

    一声轻微的爆裂声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寂静。他的左脚内部突然毫无征兆爆裂开来,然而迸射的血雾,却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束缚,形成一个米粒大小的血珠。

    啪啪啪!

    连串的爆裂音势如破竹,左莫内体内许多地方不断发生爆裂。一连串的血珠沿着左莫的双腿,迅速向上蔓延。

    经脉、关节、脏器……

    啪啪啪啪……

    左莫的脊椎就像炒豆般响起,他的身体一阵颤抖,但大日纹焰此时就像被冰冻了般,一动不动。

    当最后一粒血珠,在左莫的眉心出现时,他的身体再次安静下来。

    左莫脸上无悲无喜,神色漠然。

    嘶!

    狂暴无比的大日纹焰被迅速吸入体内,一吸入体内,它们便化作三十六缕,散入三十六粒血珠之中。

    殷红的血珠像染上一层金粉,多了一份金色毫光。

    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像雪崩般消散,他身上的灵甲、各种法宝同时化作飞灰,唯一还保存的,只有他手上的戒指。

    砂暴中的左莫,此时就像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浑身没有半点气息。唯一能让人感到惊悸的,便是他的眼睛,那双漠然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睛。

    狂暴无俦的砂暴,却始终无法逼近他的周围一丈。

    方圆一丈,寂静如死。

    怪尸紧紧地盯着左莫,就像左莫脸上长了花一般,那双灰白的眼睛,罕见地流露出几分思索的神色。

    ※※※※※※※※※※※※※※※※※※※※※※※※※※※※※※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左莫恢复清明时,看到的是无数道充满关切的目光。

    “干嘛都看着我?”左莫下意识道,忽然感觉身上凉嗖嗖,他低头一看,脸色刷地一下通红。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从戒指里取出一套衣物,罩在身上。

    这是个什么情况?

    他脑子里晕晕乎乎,发生了什么?猛然间他回想到之前的场景,脸色陡变,砂暴!没错!刚才自己是在砂暴里!

    自己不是遇到麻烦了么?

    这是怎么回事?

    左莫脸色微变,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

    体内空荡荡,和平时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当左莫尝试着调动灵力,他的脸色不禁再变!

    怎么会这样?

    灵力、神识和血肉完全交融成一团!

    这……这!

    以前他的灵力,就像是流淌在小溪内的溪水,调动起来极其自如。然而现在灵力却仿佛粘在血肉骨头上的一层油膜,黏稠厚重,流动极缓。

    而以前如同无形雾气的神识,如今却像一张贯穿他全身的大网,无数细小的分支,延伸进他身体的每一块血肉。

    最诡异的是他的身体!

    霸道绝伦的大日纹焰,不像以前那般悬浮在丹田,而是渗入他周身血肉之中。这让他的血肉都仿佛镀了一层金色。

    这……这是什么情况?

    左莫呆若木鸡!

    “师弟,没事吧?”韦胜看到左莫吃惊的表情,连忙问道。他们几个在这场砂暴中受益匪浅,但是左莫的情况似乎一直不对劲,大家都很担忧。

    左莫回过神来,看到一张张脸上流露出的担忧,他强笑道:“没事没事!”

    听左莫说没事,众人不由松一口气。

    人群散去,左莫眼角余光突然瞥见在一旁无动于衷的怪尸,心中一动,连忙朝对方奔去。

    脚下像往常般使力,哪知眼前景物陡然一花!

    他吓一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砰地一声,似乎撞到什么,眼前一片漆黑。

    左莫懵了!

    无数细砂钻进他嘴里,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自己竟然在沙子里!

    根本不用他调动神识,周围的一切清晰无比地传入他心中。他真的在沙子里!自己竟然一头栽进沙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

    他弄不明白,双手却是下意识地用力,想从沙子里挣脱出来。哪知道他双手还没发力,身体就像火箭般,嗖地飞上数十丈高。

    半空中,左莫任凭无数金琉砂从他身上洒落,他一脸茫然。

    谁能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

    满脸茫然的左莫从空中像石块坠落,在离地面大约还有十丈的时候,他虽然还是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肯定是自己身体变化搞的鬼。

    先下去再说。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左莫眼前又是一花,待他再看清,他已经在地面!

    有鬼!

    左莫一个激灵!

    ※※※※※※※※※※※※※※※※※※※※※※※※※※※※※※

    “大人这次的收获很大啊!”谢山仰着脸,一脸敬佩。

    “大人果然天纵其才!”宗如双手合什,神情虔诚:“我竟然没有能看清大人刚才的身形!委实可怖!”

    “我也没看清!”谢山深有同感,他转过脸问韦胜:“韦师,你刚才看清没?”

    韦胜摇摇头,他没说话,回想刚才左莫的动作,他心中闪过一丝骇然!在他刚才的视野中,只有一条极淡的虚影!

    这不可能!

    韦胜几乎失声惊呼,要知道,他捕捉对方的位置,并不是单纯依靠眼睛,而是剑意!在他的认知中,什么的速度,都不可能比剑意更快!

    可是刚才……他的剑意竟然跟不上师弟的速度!

    这意味着什么?韦胜冷汗涔涔而下!一旦剑意无法跟上对方的速度,就无法锁定对方,连锁定都无法完成的话,那遑论攻击!

    师弟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

    左莫弓着背,小心翼翼却提起脚板,更加小心地放下脚步,就像他脚下的沙子是易碎的宝贝一般。

    周围所有的人目光变得怪异起来,大人此时的模样就像一只蹩脚的鸭子!

    左莫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在自己的双腿上,专注得几乎都可以绣花。

    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到怪尸面前,左莫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这是怎么回事?”左莫劈头便问。

    你这厮把他们都忽悠了一遍,把小爷也拖下水了,现在搞成这样,不能连个说法也没有!

    怪尸歪着脑袋:“什么怎么回事?”

    左莫瞪大眼睛:“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怎么回事?”

    怪尸上下打扫了两眼,道:“你的身体很正常。”

    左莫几乎吐血,正常?这也叫正常?那小爷以前的身体算什么?不正常?

    看到怪尸这个模样,左莫心里就忍不住叹息,想想也是,自己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几万年前的老古董身上,真是白痴!几万年,足够脑子坏掉好几个轮回!

    不过左莫想到自己身体里面还有两个老古董,几千年前的老古董比几万年前的老古董要正常一些吧!

    他猛然想起烈火焚身的时候,自己似乎无法呼唤到蒲妖。想到这,他心中一跳,赶紧在识海中呼唤蒲妖。

    当左莫看到一脸臭屁的蒲妖,却猛然觉得说不出的亲切。

    不过蒲妖的话却让他根本没心情感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蒲妖面色凝重:“你体内的变化,是极其罕见的现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神识、灵力、血肉可以共存,但是像这样的交融,我没见过。”

    左莫的心登时一凉。

    卫的脸色亦同样凝重:“很抱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左莫面色如土。

    不过,卫好歹是比蒲妖要老一些的老古董,他犹豫了一下,道:“我怀疑,你现在的情况,似乎和远古的修炼者有些类似。”

    蒲妖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色:“没错!你这种情况,不就是远古修炼者的情况么?远古的修炼者,他们根本没有灵力、神识和魔体之分!”

    远古……

    尽管卫和蒲妖只是猜测,但左莫却不自主地想起刚才怪尸说的那句话,脸色煞白!

    一个几万年前的老古董说他很正常……

    那意思就是——在怪尸眼中,自己和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