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一十八节 砂暴
    远处,一条黑线以惊人的速度逼近。

    短短的时间内,黑线便膨胀了数倍。金琉砂被风暴卷入半空中,遮天蔽日,天空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就好像一只远古凶兽,咆哮嘶吼。

    左莫大惊失色,扯着喉咙喊:“进船!进船!”

    不用左莫招呼,所有人都开始有条不紊地运动起来。金乌营的修者,二话不说便丢掉手上的金琉砂,如同潮水般涌向运奴船。很快,金乌号船体便亮起淡淡的光华。其他船亦开始亮起光芒,这说明船体上的防御符阵开始发动。

    每一艘运奴船都经过改装,重新镌刻了各种防御阵。只是平时为了节省灵力,这些防御符阵都没有开启。

    大伙训练有素,很快都钻进运奴船里,外面只剩下左莫韦胜几个实力最强的人。

    左莫唤怪尸一起进船,怪尸摇摇头:“这点砂暴不算什么。”

    想到怪尸深不可测的实力,左莫也不勉强,他准备唤其他人进入,哪知道怪尸突然道:“我建议你们几个也不要进去。”

    “为什么?”左莫好奇地问。

    “你们几个的实力,比其他人要强不少。”怪尸道:“不过,你们的境界似乎并不稳定,想必是刚突破不久。这样的砂暴对你们来说是个机会,一次磨砺自己的机会。”

    几人若有所思。

    怪尸接着淡淡道:“不要放过能够磨砺自己的机会。这对你们大有裨益。”

    韦胜谢山几人大为动容,平淡的一句话,却透出对修炼的执着。

    修炼狂人韦胜率先沉声道:“有道理!我就不上去了。”

    谢山紧跟着道:“我也不上去了。”

    束龙没说什么,但是眼中流露出的坚定之色显示了他的决心。宗如双手合什,闭目而立,但是脸上毅然之色流露无遗。

    左莫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这群家伙,直想骂娘!

    你们这帮二货,傻得冒烟,人家一句话,就把你们忽悠了!

    不过他只敢在肚子里骂,怪尸的目光虽然没有落在他背上,他依然觉得有些如芒在背。看韦胜他们一个都不动,左莫一咬牙,鬼使神差道:“好吧,那大伙就一起吧!”

    说完他就后悔了,我这是找虐么?自己干嘛陪着他们一起发疯?真是疯了!都疯了!

    其他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仰天大笑,畅快至极。左莫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只是比哭还难看。

    砂暴来得极快,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快。刚才看还在天边,眨眼间便到了面前。

    声势骇人至极,左莫脸色发白,心中发虚。

    啪啪啪!

    最先来临的砂暴打在运奴船亮起的光罩上,火星四溅。金琉砂的质地坚硬无比,看似细小的一粒都相当沉重,风暴的速度极快,挟着金琉砂的威力相当惊人。

    左莫等人很快便领略了砂暴的威力!

    狂风的力量还好,他们个个实力不凡,在狂风中还能稳住身形。只是这劈头盖脸的金琉砂,实在难对付!

    便是左莫这样身具大日魔体的人,都觉得痛疼无比,其他人可想而知。每个人都拼命地地催动灵力,护住全身。而有铠甲护体的束龙,几乎被火花淹没。

    唯独怪尸的一脸平静,他周围一丈之内,风和日丽,没有一丝烟火气息。

    左莫很快便顾不上东张西望,砂暴越来越强大,他连稳住身形都变得极为困难。他不得不弓起身体,竭力抵抗恐怖的砂暴。金琉砂像雨点般打在他身上,隔着焰章铠,都奇疼无比。

    这风……有点不对劲!

    渐起的风声,啸音和刚才截然不同,尖啸中带着强烈的撕裂感,仿佛有无数把尖刀在硬生生地摩擦。

    罡风!

    这是罡风!

    罡风如刀,最著名的特征是能破护体灵力。可事实上,罡风能破的不光是护体灵力,就连魔体,也同样可破!

    左莫睁不开眼睛,耳中尽是鬼哭狼嚎的尖啸,他死死咬牙,不敢有一丝放松。罡风在变强!

    罡风的尖啸中似有着着异样的魔力,摄人心魄。但是左莫已经没有余力去仔细体会,光是这种程度的罡风,他只要稍有懈怠,他便会被瞬间撕裂、粉碎!卷起金琉砂的罡风,便像巨大的粉碎机,足以粉碎一切!

    怪尸抬头瞥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几艘运奴船,忽然伸出手指朝运奴船一点,每艘运奴船上的灵罩陡然变亮,颤抖的船身立即稳定下来。

    而左莫几人的处境也十分不妙。

    谢山早就忍不住唤出他的飞剑,一团团彩色的光圈,像彩虹般围着他身体打转。宗如身后,一尊庞大的阴影如现,他唤出达迦金身。而束龙也唤出手中的黑戟,整个人像钉子般牢牢钉在地面。

    过了一会,一直纹丝不动的韦胜终于扬起自己手中的黑剑,一股喷勃剑意凝而不发,紧紧包裹韦胜。

    左莫的大日魔体催动到极致,焰章铠火焰流殇,在罡风中顽强的燃烧。

    遮天蔽日,砂暴中心的左莫等人,眼下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左莫只觉得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燃烧,强烈的罡风挟着金琉砂,每一粒打在他身上,都是一阵钻心剧痛。漆黑昏暗的砂暴中,火星如雨,牢牢包裹着左莫,它们从四面八方袭来,压制得左莫无法动弹。

    坚不可摧的焰章铠在狂风暴雨般的疯狂打击中开始发生变形。

    令人窒息的打击!

    左莫第一次遇到如此令人窒息的打击,除了硬捱,他找不到任何办法。哪怕面对明霄老祖时,他都未曾像现在这般狼狈。

    今天他才知道,天地之威,是何等深不可测!

    左莫的身体像筛子般剧烈地颤抖,体力在飞快地流逝。每一息都如此漫长,这场砂暴遥遥无尽头,令人绝望。火星不断地迸射,焰章铠不断地变形,啪啪啪,几粒金琉砂穿透焰章铠,打在左莫身上,左莫身形一晃,险些扑倒在地。

    不行……快坚持不住了……

    左莫咬牙苦苦支撑,死死稳住身形。他知道,一旦身形失控,那绝对没有幸免的可能。铺天盖地的金琉砂和无孔不入的罡风,会要了他的性命。

    噗噗噗!

    几缕鲜血骤然迸射,刚离体便被砂暴绞成一片血雾。强横的大日魔体在这场砂暴面前,也似乎变得脆弱起来。

    自从修炼成大日魔体之后,尤其是他对六般变化越来越熟悉,左莫便再也没受过伤。但是今天,他被压制得死死,遍体鳞伤。

    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嘎吱声,不堪重负的焰章铠轰然崩碎!

    罡风挟着金琉砂从四面八方尖啸着钻进左莫的身体,噗,数十股细小的血箭骤然迸射!

    左莫瞳孔倏地失去焦距,身体一僵!

    更多的金琉砂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尖啸着朝他扑来!

    “啊!!!”

    恍如负伤的野兽怒声咆哮!

    左莫的眼睛一片血红,头发根根直立,嘴角溢出一缕血线。连续地受伤,彻底激怒了他!

    受伤了……受伤了……自己受伤了……

    体内深处,仿佛有什么被打破,一股热流,喷涌而出。左莫全身滚烫,血管里的血液就像通红的熔浆。

    每一根神经都在战栗!每一块肌肉都在战栗!他全身都在战栗!

    他的身体通红,就像烧红的铬铁。

    识海中,卫面色大变:“难道他的大日魔体要第二次突破?”

    蒲妖有些奇怪:“突破是好事啊。”

    卫面色凝重,摇头道:“欲速则不达,他的大日魔体刚刚发生第一次突破,也就是你们说的一熟。可是,如果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两次突破,那便极有可能不到三熟便直接进阶。”

    “这也是好事啊。”蒲妖有些不理解,他虽然也懂修魔,但是在一些细节方面和卫相比却差得远。

    “不是好事。”卫摇头道:“他修炼魔体的天赋真是惊人,没想到这么快就面临第二次突破。可是魔体的成长并不是越快越好,它就像人的成长,过快的成长会留下很多的隐患。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打好基础,他刚刚突破,身体并没有达到这个阶段熟化的极限。没有成熟的突破,反而会降低他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蒲妖立即明白卫话里的意思,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见识过人,曾经见过许多天才因为早期修炼时的基础打得不牢,一味追求快,反而后劲不足。

    两人陷入沉默,紧紧盯着左莫。

    左莫浑然不知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其关键的时候,他只觉得全身浸泡在滚汤的岩浆之中。全身陡然充满了无穷力量,仿佛什么东西也不能阻挡他。

    暴戾、疯狂,最原始最赤裸的冲动支配着他的神经!

    他想咆哮,他想怒吼,他想毁灭一切!

    他的身体周围,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刚才坚不可摧的罡风和金琉砂,都被硬生生挡在外面。

    怪尸灰白的眼睛透过重重沙幕,盯着左莫。他的目光,落在左莫的心脏。

    一缕清凉的细流,悄然流过他的心脏。

    就在同时,运奴船上的阿鬼,似乎察觉到什么,突然站了起来,眼中亮起幽幽紫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