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一十五节 群怪
    这是阿文第一次站在阵首,以前这个位置是束龙的。

    漆黑如墨的雾,像一条条细小的黑蛇,它们从阵内的各个方位飞快地汇集到阿文身上。眨眼间,阿文便被这些仿若黑蛇的雾气包裹,浑身黑雾缭绕,看不真切身形。

    阿文第一次体会到爆体欲裂的感觉,澎湃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内激荡不休,几乎要把他的身体撑爆!精纯无比的杀意,如海浪般,一浪接一浪地拍击着他的心防。

    伴陌着冰冷阴晦的杀意,他视野中的世界变得黑暗,强烈的杀戮欲望油然而生,他甚至有毁灭一切的冲动!

    但是只一瞬,阿文便恢复了清明。

    好像刚才那一瞬,世界在他眼中出现了一阵恍惚。阿文心中不由一阵后怕,刚才的情况危险至极。在平时修炼中,束龙便一再告诫他们,千万不可在杀意中迷失。一旦迷失在杀意中,便会变成只知杀戮的怪物。

    从决斗场中爬出来的阿文,不仅天赋极其出色,而且意志之坚定,超过绝大多数人,在平时的修炼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也是为何他的进境远超同伴的原因之一。

    可是刚才涌入的杀意实在太强大,险些把他吞没。

    心中一阵后怕的阿文,愈发谨慎起来。不过,他从来没有担任过阵首,只能拼命地回忆束龙平日里是怎么施展的。

    很快,他便发现,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操控如此海量的杀意,需要特殊的办法。

    该死的!

    ※※※※※※※※※※※※※※※※※※※※※※※※※※※※※※

    “他们三个什么时候能醒啊?”一名天锋曲的队员叹息道:“这仨可都是好战份子,这么精彩的战斗赶不上,肯定要后悔死。”

    “伤那么重,能拣回一条命就不错!上次若不是韦师他们赶到及时,估计连小命都没有。”身旁的队员接口道。

    “醒了也没用。”另一位队员插口道:“咱们不都醒着?不也插不上手?奶奶的!看来得玩命升到金丹,咱们堂堂天锋曲,居然在一旁干瞪眼,丢人死了!”

    这句话让其他队员深有同感,一向以来,他们天锋曲都是朱雀营的精锐,清一色领悟剑意的剑修,攻击能力无双。但随着领悟剑意的其他成员越来越多,他们的优势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明显。其实他们的进步并不小,这一点从修为上就能看出来,他们全都达到凝脉三重天的境界。

    看上去离金丹只是一步之遥,但是这看上去的一步,想跨过却没有那么容易。

    而三重天的实力虽然比二重天要强,但是两者的差距并不是那么绝对,这导致他们陷入相当尴尬的境地。

    “可不是!当然咱们威风的时候,那帮小兔崽子们还在吃奶呢!”

    “以前的事别提了,没意思!要我说,再这么下去,天锋曲迟早要解散!”

    “解散个屁!你个乌鸦嘴!”

    “本来就是,你看盾卫曲宗如都金丹,咱们曲里连个金丹都没有。”

    “不行,得想个法子!”

    “能有什么法子?金丹又不是白菜,想买来就买来!大伙也不是不努力,没一个偷懒,可进步还是太慢啊!”

    这一下,大伙都哑然了。

    没错啊,如果金丹真的那么容易达到,也就不值钱了。这些殚精竭虑在想着怎么才能升到金丹的队员们,他们都忘记了,他们以前,哪个敢想过自己有一天也有可能升到金丹?

    “好了,大伙打起精神!守好位置!什么事都等安全了再说!”

    由于天锋曲有三名伤员,所以公孙差的布置中,他们的位置靠内,充当最后一道防线,以保护没有战斗力的金乌营。

    这让他们很憋屈。

    ※※※※※※※※※※※※※※※※※※※※※※※※※※※※※※

    公孙差的脸色很难看,心中充满自责。这些天他一直沉浸在对那场弈战棋的思考中,导致他今天的反应有些迟缓。

    如果不是左莫反应得快,他们便中了这些妖兽的声东击西之计。

    若是妖兽偷袭成功,那……

    不用想,公孙差都知道那个结果肯定惨烈无比,那自己可真是万死莫赎!这个严重的失误,深深刺激了素来骄傲好胜的小娘,与此同时,强烈的愤怒从心底骤然迸发!

    狩猎,妖兽用的是典型的狩猎方法!

    他们居然被一群妖兽狩猎!

    小娘英俊的脸庞满是狰狞。

    ※※※※※※※※※※※※※※※※※※※※※※※※※※※※※※

    总共六只妖兽。

    除了与韦胜对峙的煞尸,朝阿文逼近的沙偶,其他几人都陷入苦战。与束龙激战的是一只金属蛮犀,谢山对付的是一只背生六根骨刺的怪物,宗如面前是一团黑色雾气。

    而左莫的目标是一个人!

    用人来形容也许并不贴切,因为他浑身半有没有生机。这个人身上的衣衫破碎,身体仿佛从中一分为二,右半边五彩斑斓,像爬满蜈蚣之类的毒虫,触目惊心!

    灰白的眸子没有一丝光采,漠然地盯着左莫靠近。

    左莫的速度极快,明虚翼全力催动之下,身形快若闪电!

    对面的怪人伸出手指。

    左莫只觉眼前陡然一亮,漫天的彩芒充斥着他的视野,强烈的危险感让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不自由地战栗!

    啪!

    左莫腰上挂着的役兽片光芒一闪,一只黑色的蝴蝶凭空出现在左莫面前。

    黑蝶!

    自从上次进阶为四品之后,左莫觉得虹斑蝶这个名字不合适,便把它改名为黑蝶。黑蝶一直呆在役兽牌里,这是它第一次主动从役兽牌里出来。

    黑蝶轻轻扇动翅膀。

    嘶!

    漫天彩色光芒受到一股莫大的力量吸引,陡然收敛,朝黑蝶汇集。

    彩色光芒源源不断地没入黑蝶的体内,左莫大吃一惊,黑蝶娇小的身体仿佛无底洞,所有的彩芒被它一吸而空。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心中传来的黑蝶明显的喜悦之情。

    莫非是毒?

    左莫心念刚一动,他面前的黑蝶翩翩飞舞,似乎在赞同他的猜测。

    “怎么会有这么多煞尸?”识海中,蒲妖皱起眉头。

    卫轻轻道:“这是封绝战场。”

    蒲妖立即不说话了。没错!这里是封绝战场,出现什么怪异的状况都毫不奇怪。

    左莫没有想太多,在战斗中心生杂念是件找死的行径。判断出怪人用的是毒,左莫的心反而笃定下来。黑蝶可是一只四品的毒蝶,毒对它来说,就像补品一般。

    对面的怪人,不,也许称之为怪尸更合适,实力在这群怪兽之中最高,应该是五品上阶。若是没有黑蝶,左莫今天可就麻烦了。四品的黑蝶放出的毒,都已经能够侵蚀灵力。眼前这只怪尸放出的毒,只会更厉害!

    滋滋滋!

    艳丽的五彩光芒,从怪尸脚下蔓延开来,坚硬的地面迅速地被腐蚀,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左莫不小心吸入一丝,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心中不禁骇然。

    黑蝶仿佛闻到美味,拼命地扇动翅膀!

    在地面蔓延的五彩光芒纷纷从地面浮起,源源不断地吸入黑蝶的体内。

    怪尸灰白眸子没有一丝感情,它安静地盯着黑蝶,就像没有看到黑蝶在不断地吸取它放出的毒一般。

    一缕灰白悄然混杂在彩芒之中,顺着彩芒,没入黑蝶体内。

    黑蝶身体蓦地一僵!

    它的翅膀上,出现一个灰色的斑点。

    死亡腐烂的气息,从黑蝶身上散发开来。

    ※※※※※※※※※※※※※※※※※※※※※※※※※※※※※※

    汹涌的杀意不断地冲击着阿文的心防,更为可怕的是,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地增强。

    阿文心中生出强烈的危险感,再这么下去,还没等沙偶走近,自己就已经硬生生撑爆了。

    能够在数百次的战将中生存下来,阿文决计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恰恰相反,他对战斗有着惊人的直觉。既然用不了束龙的方法,那就按自己方法来好了!

    他小心地控制着汹涌的杀意,但效果甚微,这股杀意实在太强大,它就像奔腾的大河,而自己在他面前,渺小无比。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太小。

    若想让这股强大的杀意动起来,那只有利用它本身的力量。这个想法,如同闪电般照亮他的脑海。

    一咬牙,他主动松开自己的心防。

    轰!

    无边无尽的杀意,挟着狂啸、哀嚎,瞬间吞没了他,他的精神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但是仅留的一丝清明,让他做一件事——扬起他手中的黑矛!

    滔天的杀意仿佛找到一个渲泄口,疯狂地朝他手中的黑矛涌去。

    在其他人眼中,只见阿文身上缠绕包裹的黑蛇,拼命地朝黑矛涌去,就仿佛那里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

    阿文身上的黑雾迅速减少,露出他的铠甲。很快,黑雾一丝不剩,全都汇集在阿文手中的黑矛上。

    噗!

    笼罩黑矛的黑雾突然被点燃,转眼间,整支黑矛上的黑雾全都燃烧起来。

    阿文的脸庞扭曲着,他感觉手中握着的不是黑矛,而是一团火焰!

    几乎下意识地,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朝沙偶掷出手中燃烧的黑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