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一十二节 碰撞
    和桑南等直欲吐血不同,左莫看得两眼放光,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冲上去。直捣对方大本营,多么酣畅淋漓!简直爽到爆啊!

    那些眼花缭乱的战术固然好看,但是像这类横冲直撞的冲杀,才对左莫的脾气。

    公孙差没有想那么多,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古怪的行径和选择,其实都是无奈之举。什么妖树之类,他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

    如果换一个人,肯定不会接受这次不公平的对弈。但是公孙差从来不会去考虑公平不公平。战斗什么时候公平过?

    看似疯狂的公孙差心中如同冰雪般的冷静,他深知,越拖得多,对他越不利。所以当他成功完成编队,便毫不犹豫直接杀向对方大本营。

    现在是双方差距最小的时刻,再往后拖下去,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拖越大。

    他也知道,以神识人的手段,这般直接冲上去,肯定讨不了好。但是别无选择之下,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冲上去。

    公孙差把玉衡吓一跳,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打法?

    他一脸茫然。

    从军多年的玉衡,精通各种战术,与许多高手较量过,其中自然不乏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但是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高手,只不过是剑走偏锋,还是能够发现其脉络。弈战棋发展了这么多年,大量战术早就被研究得烂透。

    如何开局,是被研究得最多的战术问题。各种打法层出不穷,有许多都是红极一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这些战术被研究透彻之后,它们的弱点暴露出来,越来越不好用,逐渐被新的战术所取代。

    玉衡现在的开局方式,便是经典的三分流,也就把三分之一的力量用来发展,三分之一的力量用来防御,三分之一的力量机动。

    三分流布局平衡,防御出色,后期的潜力较大,是一种十分受欢迎的经典开局方式。玉衡的三分流,有更多的变化,尤其是在兵种的搭配上,让人眼前一亮。他用来防御的队伍和能够机动的队伍之间,可以相互转化。这个独到的调整,使玉氏三分流开局更加犀利,观者无不动容,可见玉衡造诣之深。

    但是,造诣深厚精通各种战术的玉衡,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莽汉般直接杀上门。

    找死吗?

    一怔之后,玉衡立即作出反应。

    三分流开局,攻击力并不算极端的强,但是防御力绝对不弱。所以玉衡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并不慌张。他的营地已经完成,防御力大增,哪怕对方全军来犯,他都有足够的信心击退对方。

    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眼,凭借对方手中的力量,想攻击一座完备的大营,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玉衡相信笑摩戈一定也明白这点,况且,他总觉得笑摩戈的纯粹锥炎妖队伍是一个阴谋。

    笑摩戈一定还有后手,那才是真正的杀招!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他可不信笑摩戈真的全都是锥炎妖。玉衡小心翼翼,一边指挥队伍上前,一边随时准备应对有可能出现的后招。

    而另一方,公孙差的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

    别人只看到他追着玉衡的探哨,但是他们不知道,在那看似流畅的行军中,公孙差始终在不断地熟悉着这种全新阵型。哪怕多一点熟悉,都能为自己增加一点胜算。

    好在雪花阵本在他脑海中构建良久,他并不陌生,一路狂飙之中,愈发得心应手。这段追击,就好像是一段热身。而当他抵达玉衡的大本营时,刚刚完成热身的公孙差,无论气势、精神都处在最巅峰的状态!

    堪堪抵达大营外围的雪花洪流陡然加速!

    他们就像一堆高速转动的锯轮,轰然朝大营倾泄而去。

    同一时间,公孙差的眼中陡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张开的神识,倏地一颤。这一颤,就像泛起的涟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递到神识之网的每个角落!

    嗡!

    绯红的雪花中央陡然明亮起来,发出耀眼的红光,红光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它仿佛流淌的铁水,从雪花的中心,沿着雪花的脉络流淌,传递过到雪花的每个末梢!

    八百多名锥炎妖同时施展火妖术,产生的炙热气浪扭曲着空气,这令雪花的形状也变得有些飘忽。

    更为骇人的是,每一位锥炎妖都处在高速的运转中,炽红雪花在急速地转动!

    仿佛烧红的刀轮,在疯狂地嗡鸣!

    所有人都被锥炎妖所散发的威势给吓倒了,锥炎妖大家都用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骇人的声势。

    玉衡脸色大变,如遭重击,敌人突然爆发的威势,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怎么会这样?

    他一直以为,敌人第一波攻击肯定是个幌子,真正能够给他威胁的是后面的伏着。所以他只动用了小部分的队伍迎敌,绝大部分的队伍都握在手中,等待敌人的伏着。

    倏忽而至的猛烈攻击,就像是没有征兆的狂风暴雨!

    六朵大雪花,挟着炽热而锋锐的嗡鸣,疯狂地冲击他的营地。

    在双方碰撞的一刹那,无数亮红耀眼的光芒,骤然迸射!仿若六道烧得通红的圆锯,在刺耳的切割声中,迸射火星如雨如瀑!

    天空被这些升腾而起的火妖术照亮。

    不好!

    玉衡心中咯噔一下,身形一晃,睁大的瞳孔中,掠过一丝恍惚和不能置信的神色。

    对方竟然真的全都是锥炎妖!对方竟然真的是全力攻击!

    他所有的预料,所有的判断,都出现错误!

    连续两个基本的猜测都出现错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极可能致命!

    为了让手上有更多的底牌应对敌人的伏着,他保留了绝大部分的力量,这直接导致前线与锥炎妖战斗的战妖数目太少。双方力量相差悬赏,原本就以攻击力而著称的锥炎妖此时把他们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六支队伍,就像六道烧红的雪花圆锯切过牛油,不费力便穿透对方的队伍!

    被逼到绝境的玉衡此时展现出他高人一筹的战术修养,面对这几乎要崩盘的局势,迅速冷静下来。虽然没有料到对方会在第一波冲击,便用尽全力,但是此时他亦毫不犹豫押上手上所有的力量。

    他脸色恢复如常,开始极快调整队伍。

    只见他手下的队伍,仿佛突然炸开,化作上百股小队,突然散落营地的各个角落。

    依托着营地的防御,这些小股队伍十分灵活,他们像狼群般,不断骚扰迟滞着敌人的队伍。

    情势很快稳定下来,受到阻碍的雪花阵,那股令人心悸的速度一点点被降下来。

    “厉害!”

    桑南忍不住的击节赞叹,之前笑摩戈的极具气势的突击,让他的呼吸几乎停滞。但是随即玉衡的反应,却充满了以柔克刚的味道。能够在那么混乱的情况下稳住局势,玉衡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这一番碰撞虽然短暂,但是却极其激烈!

    玉衡只剩下两千六百名战妖,损失堪称惨重。而笑摩戈虽然还剩下四千名战妖,看上去兵力占优,但是他们的速度被玉衡成功地迟滞,再加下深入敌方营地,必须面对敌营中各项防御利器。锥炎妖的防御之弱,陷入这样的阵地战中无疑极其危险。

    如此一来,双方重新陷入微妙的平衡之中。

    各位战将目不转睛,刚才那么惨烈的冲突碰撞,一般只见于战局的末期。他们许多人都甚至忘了呼吸,他们谁也没想到,那看上去花哨无比的雪花阵,竟然会犀利到这般地步!

    所有的战将都惊呆了!

    没有人再怀疑笑摩戈的战将水平,如此极端犀利的突破,出现在战场上,绝对是敌人的噩梦!

    不过,稍有眼力的战将,也看出来笑摩戈面临的危境。

    玉衡用他老到的指挥,使他的营地几乎变成沼泽。再锋利的圆锯,陷入沼泽之中,也动弹不得!

    笑摩戈会怎么办?

    他们脑海中不约而同浮起同一个问题。

    但谁也不知道,看上去处境危险的公孙差并没有觉得危险。双方队伍一碰撞,公孙差就敏锐地意识对面的对手,并不是往常那位神秘高手。

    两者的风格相差太远!

    最重要的是,公孙差感受不到平日里那股无处不在的压迫感,感受不到那种始终有根绳子勒在脖子上的感觉!

    习惯了蒲妖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面对玉衡,公孙差感觉自己像水里的鱼,能够自如地呼吸。

    在所有人都认为玉衡稳定下来局势,而笑摩戈悄然陷入危境的时候。

    他们并不知道,对于公孙差这种长期在蒲妖蹂躏下顽强挣扎的战将来说,一旦给他的压迫不够,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公孙差会得到足够的空间!

    得到足够空间的公孙差,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今天之前,没有人知道!

    缺乏压迫感的感觉对公孙差来说,十分陌生。这种陌生的感觉,深深地刺激着公孙差。他的眼睛愈发明亮。凌乱的头发拂过脸庞,他的嘴角浮起一抹浅浅的娇羞笑容。

    微不可察的轻微波动,沿着无形无影的神识大网,传递到每一位锥炎妖身上。

    绞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