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零九节 锥炎妖
    公孙差选择的兵种,让所有只要对战将略有研究的妖大吃一惊,许多战将纷纷摇头,说笑摩戈一定是个门外汉。

    要知道,无论是在实战还是弈战棋,单一的兵种生存能力极低,根本无法面对复杂多变的战场。

    相比公孙差,玉衡的选择则让观战者无不眼前一亮,五成的进攻兵种,两成防御兵种,三成各种辅助兵种。妖术千奇百怪,这也直接造成辅助兵种极其丰富。许多战将都开始在心中暗自根据玉衡挑选的兵种来推测他有可能实施的战术。

    但只片刻,许多战将便暗自摇头,露出钦佩之色。玉衡的兵种不仅结构十分合理,而且能够形成的战术极多,越是琢磨,越令人叹服。

    对弈双方表现出来的实力相差极大,这令许多期待一场龙争虎斗的观战者大感失望。

    ※※※※※※※※※※※※※※※※※※※※※※※※※※※※※※

    公孙差被眼前眼花缭乱的兵种迷花了眼,兵种列表中绝大多数兵种都是他第一次见到。蒲妖所熟知的弈战棋,都是三千年前流行的弈战棋。可是经历三千年的发展,弈战棋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耐心地翻阅着兵种列表,公孙差不禁皱起眉头,不熟悉的兵种,想要发挥它的战斗力,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没有哪位战将,愿意去指挥他们所不熟悉的队伍,无论这些兵种再怎么厉害。

    不过,他很快把杂念抛之脑后,没有抱怨不公平什么的。从小山界他接触战将开始,就从来没有条件让他按照理想中的战术去打造他理想中的队伍。相反,他只能按照现实条件来选择合适的战术,比如几乎清一色剑修的朱雀营。

    现实的战斗中,不随自己心意的地方多了去,若是战将只在拥有满意配置的情况下才能战斗,那简直是个笑话。

    在他看来,所谓战将,就是在无论什么条件下,都要想方设法获得胜利!

    除了胜利,其他都是敌人。

    凌乱的发梢,拂过公孙差冷静而又疯狂的脸庞,他眯起眼睛,没有一丝停顿地翻阅着兵种列表。

    忽然,一个熟悉的兵种进入他的视野。

    锥炎妖!

    ※※※※※※※※※※※※※※※※※※※※※※※※※※※※※※

    当蒲妖同时看到远超他意料的兵种列表时,他的脸色微变,他此时才陡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他是一名优秀的战将,不,优秀并不足以形容他。蒲妖的战将生涯辉煌耀眼,除了最后那场导致他们全军覆没的战斗,他是一位一生仅有一败的顶尖战将。对于战术,他有着深刻无比的理解。

    他深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万能的战术。再厉害的战术,经过三千年的研究,也会被人研究得烂熟,找到它的克制方法。战术的发展总是不断前进,旧的战术,总会被更优秀更能适应战斗的战术所取代。

    蒲妖的脸色奇差,眼前这些五花八门的兵种,就像对他无声的嘲讽。

    当他看到公孙差不出意外地选择了锥炎妖时,他的脸色凝重无比。

    战斗还没有开始,公孙差便落入绝对的下风。

    ※※※※※※※※※※※※※※※※※※※※※※※※※※※※※※

    “锥炎妖……啧啧!”

    许多人在摇头,有轻笑的,有不屑的。锥炎妖是一种很常见的兵种,不过,它的流行是在三千年前。在众多妖术之中,火妖术一直是威力较大的妖术种类。锥炎妖是火妖中十分偏门的一个种族,他们诞生于地心熔岩之中。

    他们仿佛天生为火妖术而生,任何火妖术到他们手上,都能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力。因此在弈战棋中,对锥炎妖的攻击力设定非常高。但是,锥炎妖拥有其他方面的缺陷,他们的智力大多不高,只能一板一眼地接受命令。而且相比较他们强大的攻击力,他们防御简直能力孱弱来形容,这也和火妖术不擅长防御有直接关系。在弈战棋的设定中,这些缺陷同样有直观的表现。

    因此它深受新手的喜爱,也就自然不难理解。新手总是钟爱那些攻击强大,操作简单的兵种,对他们来说,横冲直撞的快感远比胜利更爽。

    但是对于高手来说,任何一个破绽都有可能是致命的,更何况这种人尽皆知的弱点。锥炎妖必定会搭配其他兵种共同使用,以保护脆弱锥炎妖。

    完全由锥炎妖组成的队伍,那不是找死么?

    ※※※※※※※※※※※※※※※※※※※※※※※※※※※※※※

    玉衡若是知道这个情况,只怕会仰天哈哈大笑。但是眼下,他还未探知到对方的情况,他相当的谨慎,他可不想一世英名付之东流。

    眼下这个棋局,虽然规模比他想象的要大,但是这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阻碍,他熟练而从容地布置着。多年的军旅生涯,他对战斗的理解比起一般的黄金战将更加深刻。而这种深刻的理解很快便在他的这番调整中展现出来,他几乎不用思考,一连串的指令如同行云流水般发布出去。

    派出探哨,整编队伍……

    比起笑摩戈拙劣的表现,玉衡的表现却让人赏心悦目,叹服不已。

    当探哨带回侦察的消息,玉衡手下的队伍已经整编完成,从高空俯瞰,他的队伍就像一只螃蟹,厚实的中军有如蟹身,灵活游弋的两翼,就像两只锋锐的大钳。

    清一色锥炎妖?

    他差点以为探哨是不是出了问题,但是连续几名探哨带回来的消息都如出一辙,玉衡迅速冷静下来。

    他第一个想法是,对方队伍中有擅长幻妖术的兵种。能够施展幻妖术的兵种有二十八种,一种种兵种在他心掠过,他在思考,究竟哪些兵种能够与锥炎妖配合。

    很快,他便得出六种具备幻妖术而又能够与锥炎妖配合的兵种。

    玉衡很快便皱起眉头。

    和其他人不相信笑摩戈战将能力不同,玉衡几乎笃定,笑摩戈一定在战将上有着极其出色的造诣。在发出应战信号之前,他就对笑摩戈的事迹作了研究,结果发现,笑摩戈虽然嚣张轻狂,但是言出必践,那些看似荒诞不经放出的大话,笑摩戈却总能完成。

    因此,在其他人还在怀疑笑摩戈实力的时候,他却在思考,笑摩戈如此做,到底战术意图是什么?

    所以他皱起眉头,因为他想不通。

    一般来说,使用幻妖术都是出于战术欺骗的目的,可是,伪装成清一色的锥炎妖,这手法委实不高明,只要稍有经验的战将都能看出来,这是伪装!

    从这一点来说,伪装的战样意图已经失效!

    笑摩戈技止于此?

    玉衡不相信。

    战术欺骗素来讲究的是真真假假,亦真亦假,成功的战术欺骗都是为了起到误导敌人的目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换照正常的逻辑,最有可能的,反而是笑摩戈麾下的锥炎妖,就是货真价实的锥炎妖!

    清一色货真价实的锥炎妖?

    玉衡摇摇头,在所有的猜测中,这反而是最不可能的猜测。每一名熟悉弈战棋的战将对锥炎妖这种兵种都绝对不会陌生。在玉衡所知数以千计的战例中,从来没有一起战例的对战双方,只是单纯使用锥炎妖。

    这是锥炎妖先天不足的特征所决定的。

    笑摩戈是个新手?

    自己信自己就傻了。

    可笑摩戈的战术意图到底是什么?

    玉衡突然发现,双方还没有接触,笑摩戈已经成功地让他无法判断对其战术意图。

    果然厉害啊!

    ※※※※※※※※※※※※※※※※※※※※※※※※※※※※※※

    玉衡的犹豫,一般的战将或许无法察觉,但是像桑南这样的厉害战将,立即敏锐地捕捉到。

    “玉衡犹豫了。”桑南轻声道,他旋即轻笑:“不过,这换谁碰到了,估计都免不了心惊肉跳。”

    “这难道就是越厉害胆越小?”何媚眼波流转。

    “是啊。”桑南苦笑:“没办法,笑摩戈这一招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在同一时间,许多战将发出会心一笑,尤其是那些已经认定笑摩戈是新手的战将们。在他们看来,眼前的一幕,无疑是极具喜剧效果的。

    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觉得,笑摩戈真的就是一名新手。

    因为直到现在,笑摩戈居然都还没有整编完队伍。而反观玉衡,不仅已经找到一块极佳的宝地作为大本营,各种妖树被栽下。随着时间的推移,玉衡的优势会变得更加明显。

    玉衡的谨慎,虽然让人有些想发笑,但是大家都能理解。这一战对玉衡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如此重要的战斗中,保持谨慎是稳重的表现。

    在看不透对方的意图时,保持自身的发展,是明智之举。

    老成持重,不给对方一丝破绽,果然不愧一军军团长。

    反观笑摩戈,还在努力地整编着队伍,散乱不堪的锥炎妖三五成群,愈发显得笑摩戈的无力和笨拙。

    议论声越来越重,嘲笑声渐渐多了起来。

    但是在这愈发嘈杂嚣闹的背景下,桑南这些黄金战将们,声音却愈发低下来。

    他们目光中的不屑、轻视、笑意,有如阳光下的积雪,迅速地消失。他们眼睛一点点明亮,目光渐渐变得锐利如剑。

    齐刷刷盯着那支正在艰难整编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