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四百零七节 应战
    “好大胆!好大胆!”

    “废物!废物……”

    “杀了你!杀了你!”

    护卫听到房间里面军长的咆哮,接紧着而来的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碎裂声,他不禁脑袋一缩,想起上次满屋的碎肉,他的心脏都一阵收紧。

    大人发怒起来,真是可怕啊!

    心里又有些纳闷,谁会惹大人如此震怒呢?

    这些天,厚土军团上上下下都沉浸在喜悦之中。现在说起厚土军团,谁不说好?大伙都觉得面子倍有光,据说过几天还有军方高层到军团来慰问。

    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找死不是?

    护卫心中暗自咒骂,可还没等他想明白,一道身影从房间内掠出来。是大人!他骇一跳,连忙行礼,不过大人面沉如水,头也未抬。

    乖乖,估计是出大事了吧……

    ※※※※※※※※※※※※※※※※※※※※※※※※※※※※※※

    “这家伙”姬成面色僵在脸上,过了片刻,才回魂般结结巴巴道:“疯了吗?太……太霸道!太嚣张了……”

    姬丽语充耳未闻,她呆呆地看着妖频内那个手指手着自己的少年。妖频内的少年,目光如剑,毫不退缩,伸直的手指是最直白的战书!

    “太疯狂了!”姬成摇头喃喃,像是要让自己相信一般,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太……太过瘾了!”

    过了许久,失魂落魄的姬成和呆呆的姬丽语都恢复正常,可是两人齐齐陷入沉默,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公然挑战一位军团的军团长!

    这么疯狂的事情,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可如今却真实地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亲眼见证事情的整个过程。

    “老姐,你说玉衡会不会应战?”姬成忽然问姬丽语。

    姬丽语下意识地咬紧嘴唇:“一定会。”

    “是啊!”姬成语气复杂无比:“玉衡一定会应战!笑摩戈一定也是料定了玉衡一定会应战。真是……疯狂啊!”

    他反反复复地说着“疯狂”,似乎这才能真正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我们都低估了他。”姬丽语的目光恢复清明,平日的智慧也回来,她冷静无比:“笑摩戈敢作出这样的挑战,一定有所倚仗。”

    姬成连连点头,如果以前他还对这个笑摩戈有几分轻视和不以为然的话,现在他对笑摩戈佩服得一塌糊涂。这么霸道这么嚣张的挑战,光想想都是多么令人激动啊,莫说他做不出来,他就是连想也不敢想!

    无论笑摩戈是胜是输,姬成此刻都被对方的勇气和霸道深深折服。

    不知不觉中,笑摩戈成为姬成崇拜的偶像,就连姬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他急声问:“难道笑摩戈能够打得过玉衡?”

    “笑摩戈再怎么厉害,若是决斗,也绝对不会是玉衡的对手。不过”姬丽语目光闪动,英气逼人:“他们比的十有八九是弈战棋。笑摩戈贬低的是玉衡的战将水平,玉衡想要洗刷这点,就必须从这方面入手,而唯一能够实现双方比拼的,自然就是弈战棋。”

    “难道笑摩戈还是个厉害的战将?”姬成张大嘴巴,一脸不能置信。

    “十有八九!”姬丽语自言自语道:“他既然敢作这挑战,没有几分胜算,是绝不会放言。玉衡是黄金战将,能够有胜算的话,那只有可能是……”

    “黄金战将!”姬成失声惊呼,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

    连斩二十六人,重定一狱,无不说明了笑摩戈强悍的个人实力。以笑摩戈的年纪,已经让姬成感到震惊了,现在自己的老姐突然对他说,笑摩戈还是个黄金战将!

    太疯狂……太疯狂了……

    “不可能!不可能!”姬成下意识地喃喃,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短路,怎么可能?太荒谬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家伙,不仅拥有强悍无比的个人实力,还是一名黄金战将,这世道难道疯了吗?黄金战将也成了街边的白菜了么?

    他脑子里乱嗡嗡一片,可是,老姐的语气中那股子笃定,让他却不自主地相信。每当老姐用这么笃定的语气得出某个结论,那这件事的结果,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怎么可能……

    忽然,姬成觉得深深的挫败,心中充满苦涩。和笑摩戈一比,他觉得自己就像活到猪身上,双方的差距大得他都提不起半点比较的勇气。

    姬丽语注意到弟弟的脸色,她微微一怔,便明白过来,轻轻道“我觉得,有很多人,一开始就弄错了。”

    “弄错了什么?”姬成一脸茫然。

    “笑摩戈的身份到现在还是个谜,很多人都以为他出身贫寒,没有根基。”姬丽语摇头道:“如今看来,这个猜测错得太离谱。笑摩戈不仅不是出身贫寒,他的来历绝对不简单,只怕大有来头!”

    “为啥啊?”姬成还没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妖术厉害的确有可能出身贫寒,可若是战将也厉害,怎么可能出身普通?笑摩戈要么出身高贵,要么就是师出名门!”姬丽语解释道。

    “对哦。”姬成恍然大悟。

    “对方的出身,说不出比我们姬家,还要高贵,背景还要深远!”姬丽语道。

    姬成灰败的脸色恢复几分血丝,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平衡了许多。

    “真是期待啊!”

    ※※※※※※※※※※※※※※※※※※※※※※※※※※※※※※

    “怎么样?我表现得还不错吧?”左莫得意洋洋地问卫。

    卫微微一笑:“很不错!”

    左莫现在可不会被卫这副谦逊温和的外表欺骗。在阴险狡诈的蒲妖面前,卫简直就是好好先生、卫道士、坚定的信仰者。可是,左莫通过这次才发现,三人之中,这厮的骗术其实才最高明。

    正气凛然、道貌岸然……

    哪怕是扯着弥天大谎,卫的眼睛中依然充满真诚。左莫相当怀疑,这家伙背底里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脸上肯定还是虔诚无比。

    这家伙,就是一个神棍!

    但是不得不说,经过卫的指点,左莫的表演堪称完美。

    “接下来该怎么办?”左莫好奇地问蒲妖:“难道真要我去跟他打?”

    “不用不用。”蒲妖脸上露出得意至极的笑容,接着神秘一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

    笑摩戈公然挑战玉衡的事件愈演愈烈。

    尤其是他以一挑四的记录妖术,也被广为流传。看完整个战斗过程,许多人都不禁对笑摩戈的话大为赞同。的确,从记录妖术里来看,这四名战妖的表现实在不值得表扬。

    玉衡之前慷慨激昂的表演,在这个记录妖术面前,一下子变了味道。

    市面上关于厚土军团的流言更是肆虐,什么厚土军团内部已经腐朽不堪,什么玉衡军团长的黄金战将身份另有内幕等等。

    玉衡无比深刻地体会,从云端跌到谷底是什么感觉。

    而之前一直对他褒扬不断的军方高层,这次却一改常态,语气严厉起来。而这次,出面训斥的,却都是一些性情耿直的老将。作秀什么的,这些老将并不在意,但是,军团水平下降、战斗变弱,却是他们深恶痛绝。

    更何况,前线刚刚战败。甚至有人猜测烈火军团和冰霜军团之所覆灭,也是因为和厚土军团一样腐化堕落、不堪一战。

    玉衡背上的压力急速飙升。

    他每天的脸色都是阴沉无比,他的侄子玉子洲更是被他丢老远,厚土军团上上下下,气氛压抑无比。老辣如玉衡,当然知道对方敢这般叫板,肯定有后手。他看得很清楚,无论他是胜是败,他都没有好处。

    他胜了,对手是一个少年,胜之不武,是理所当然,没什么值得吹嘘的。

    可若是他输了……

    这个结果他不敢想象!

    好毒的算计!

    玉衡脸色铁青。

    半晌,他忽然抬起头,目光杀气腾腾,他几乎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道:“应战!”

    第二日,一场巨大的弈战棋,已经在荒兽棋盘的布下。

    这局弈战棋所有的地形,是由著名弈战棋大师荷永亲自设计。为了布设此局,妖界著名妖术府菱葳妖术府指派大量老师花费了整整三天时间。

    一局前所未有的弈战棋。

    ※※※※※※※※※※※※※※※※※※※※※※※※※※※※※※

    公孙差吞了一个煞魂兽珠,催动心法,不断从煞魂兽珠中汲取神魂本源。

    如今他的心法已经具备雏形,威力也开始显现出来,尤其是指挥战斗时,他根本不需要通过任何法宝便能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每一名战士。

    他的心法流转不休,他的心神能够始终保持空明,对于一名战将来说,这比什么都重要。

    水平突飞猛进并没有让他脸上有半分喜悦,一想起上次的失败,他心里就像憋着一股火。

    他打定主意今天要再挑战那个老家伙!

    这次一定要打败他!

    和往常一样进入弈战棋,他毫不畏惧地向对方发出挑战。以前每次只需要他发出挑战,对方便会毫不犹豫开始战局。

    但是今天棋局却并未开始,公孙差皱起眉头,战斗时的小娘,和平时判若两人。恰在此时,一个阴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有个新棋局,敢不敢来?”

    新棋局?管你新棋局还是旧棋局!统统打败!

    憋了一股子劲的公孙差立即被这轻飘飘一句话立即点燃。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