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九十五节 黄金战将

第三百九十五节 黄金战将

    宗如睁开眼睛,周围混乱的空气乱流蓦地静止,一抹莹莹光芒从他眸子一闪而逝。他的脸上皮肤变得光滑无比,昔日苦修的风霜消失不见。他的相貌并不算英俊,在营地里并不出众,但是身上那股禅静的味道,却独此一定。

    不得不说,营地这些人,都很有特色。韦胜的坚毅,公孙差羞涩腼腆下隐藏的疯狂狠辣,束龙稳重敦厚,麻凡的懒散等等。

    宗如光洁的额头,一朵血红的莲花,圣洁和妖冶两种矛盾的气质揉和在一起,充满摄人心魄的力量。

    他起身,缓缓走出帐蓬。

    “老如!”

    看到宗如,雷鹏和年绿先是一愣,旋即狂喜。他们三人曾经在一个小队,感情极深。宗如结丹,两人便紧守在帐蓬外。

    “雷子!小年年!”宗如脸上绽放出由衷的笑容。

    年绿脸上笑容一僵,额头青筋跳动。雷鹏却是哈哈大笑,一个跨步冲到宗如面前,张开双臂,用力地一个拥抱。

    “还是老如你行!居然偷偷摸摸就结丹了!这不是逼俺们用功么?”

    雷鹏嗓门如雷,就在宗如耳边炸开,宗如一脸微笑,拍了拍雷子的背。

    年绿的目光在宗如脸上扫来扫去,忽然两眼放光:“结丹真的可以变帅啊!太棒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早点结丹!我现在都这么帅,这要是结丹了,该帅到什么地步啊?真伤脑筋……”

    听着年绿花痴又无厘头的话,宗如心中觉得说不出的温暖。

    宗如出关顿时让营地沸腾。

    原本这些天营地的气氛十分压抑凝重,宗如的出关,却让大伙充满喜悦。宗如平素为人就谦和低调,一时间,上来恭喜的人络绎不绝。比起谢山那次结丹时大伙的担忧,这次大家却十分平静。

    宗如看到左莫几人,连忙上前,深深行礼,恭声道:“大人!”

    左莫绽放笑脸,毫不犹豫上前一个用力地拥抱。就在宗如感动无比的时候,大人突然在他耳边小声嘀咕:“《达迦金身》上面的治疗法诀一定要好好修炼啊,营地这么多人,到时可以省很多晶石的……”

    ※※※※※※※※※※※※※※※※※※※※※※※※※※※※※※

    “大人,这样下去不行啊。”副官神色憔悴,声音苦涩无比。

    澜脸上古井不波:“折损多少?”

    “刚刚又阵亡二百,受伤三百!”

    副官报出数字时脸色差得极点,踏入都天血界短短四个时辰,他们竟然遭受到六次袭击!到目前为止,伤亡人数高达一千多人,占军团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对方的攻击极其猛烈,而且毫无预兆,神出鬼没。他们仿佛能够在都天血界中随意穿行一般。没人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这点,都天血界是适合妖魔的战场,修者在这里天生受到克制。可是攻击他们的修者,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这点?

    澜凝视远处,问:“我们还有多久能到防线?”

    “对方的袭击迟缓了我们的前进速度……”

    澜打断副官,厉声问:“还有多久?”

    副官心中一抖,咬牙道:“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四十八个时辰之后,才有可能抵达防线。”

    澜沉默片刻,沉声道:“让各位大人过来。”

    “是。”副官领命,片刻后,九位统领赶来,他们脸色都不好。

    短短的四个时辰,他们十分之一的力量折损,这样的比例和折损速度,让他们心惊肉跳。照这样的速度,还没赶到防线,他们的力量就消耗殆尽。

    澜目光扫过手下的九位统领,他们的脸色虽然都很糟糕,但并没有慌乱。九位统领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能力都十分出众。

    军方的任职要求十分严格,像冰霜军团这样的常规军团,军团长必须是黄金战将,而统领则必须是白银战将。

    “我需要一位勇敢赴死者。”

    澜没有废话,直接开口。

    九位统领脸色微变,他们从大人的话中,听出形势的严峻。大人的目光,让他们如芒在背。

    但是……

    他们一时踌躇起来。

    正在此时,一位少年挺身而出来。

    “大人,属下愿意。”

    澜不动声色的脸庞微不可察地抽动一下,他端详着少年,心中不禁微痛。这位年仅二十便成为白银战将的少年,前途不可限量,亦是他的心腹爱将。

    凉微,系出水族旁支,在妖术府的成绩平平,直到转修战将,成绩直线上升。而在二十岁的时候,便成功通过白银战将的考核。虽然比起妖界那几个变态的小家伙,他并不起眼,但是澜却始终认为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凉微卓然挺立,英气勃发。

    澜此时也不能拒绝,点点头:“我给你三千战妖,你沿着大队侧翼游弋扫荡,挡住袭击。”

    其他统领的脸色复杂。从这四个时辰遭受的袭扰,他们可以预见,凉微面临的压力会有多大。

    “是!”

    凉微平静应命,朝澜行礼。

    “我若战亡,请大人帮照拂我族人一二。”

    “好!”澜郑重答应,他转向其他统领,沉声道:“全军全速前进!有迟滞者,军法处置!”

    “是!”众统领齐齐凛然。

    ※※※※※※※※※※※※※※※※※※※※※※※※※※※※※※

    卫注视着战局的发展,他对公孙差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感到深深震惊。

    战局胶着了整整两天。

    卫在蒲妖脸上看到十分罕见的凝重。打了几千年的交道,他对蒲妖的了解之深,估计无人能出其右。在他前任主人还担任军团长时,所有的作战计划,都是出自蒲妖之手。

    蒲妖竟然被一个如此年轻的家伙,逼到这般境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

    从弈战棋开始,他便一点不漏地观看两人交战,中间发出过无数次惊叹。两人眼花缭乱的对战,让他叹为观止。弈战棋时间的流逝,要比正常时间快速得多。两天的时间,棋局内整整一个月。

    他并不懂战将,每每惊险处,总不免心惊肉跳,心底里无数发出感慨,怎么可以这么阴险?

    虽然战局的主动权掌握在蒲妖手上,但卫却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公孙差身上。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能够与蒲妖抗衡如此之久,这水平绝对不低!

    渐渐,战局开始倾斜,蒲妖占据的优势越来越大。

    最后的收官阶段,蒲妖如同扫荡般的打法,在卫看来,绝对是这个家伙感到没面子的泄愤之举。

    果然,当蒲妖从弈战棋中退出来,脸色并不好。

    “很厉害的年轻人。”卫的话有点揭伤疤的味道。

    蒲妖的脸色更难看,但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随即恢复如常,故作傲然道:“不要给年轻人太多夸奖,这样不利于他的进步。”

    卫一怔,他的反应极快:“他是?”

    “我的学生。”蒲妖露出得意又狡诈的笑容:“怎么样?评价一下!”

    卫这下真的是有点愣住了:“他也是你的学生?那左莫呢?”

    “为什么我不能有两个学生?”蒲妖乜了一眼卫,语气充满了得意和炫耀:“我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力的!”

    “厉害!”卫这句赞叹倒是有几分由衷的味道。

    “那是!”蒲妖更是得意:“左莫就不消说了。这家伙是个怪胎,我都搞不大清楚。公孙差是天生的战将,嘿,二十岁的黄金战将,吓死那帮老家伙!”

    “黄金战将?”卫也被吓到了,迟迟艾艾问:“那个小家伙是黄金战将?”

    卫的表现,让蒲妖心中得意膨胀到极点,阴险狡诈的脸上此时犹如容光焕发:“绝对的黄金战将!这次他一出手,我就吓一跳!要不是我谨慎,差点阴沟里翻船。啧啧,自悟心法,二十岁的黄金战将,果然不愧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最最关键的是……”

    蒲妖忽然闭口不语,卫下意识地问:“是什么?”

    “哈哈哈哈!他不光继承了我的战将成就,还继承我英俊的外表!这一点,左莫差了不知道多少条街……”

    卫无语地看着蒲妖。

    ※※※※※※※※※※※※※※※※※※※※※※※※※※※※※※

    公孙差心情糟糕透了。

    原本以为,刚刚突破,能够和那个神秘人一较高低,哪知道还是落败。虽然明知不如对方,但是他讨厌失败,极其讨厌!

    吞服了煞魂兽珠,他堪堪达到突破的边缘,恰在这时,左莫给他的一缕黄金魂,成功地让他完成突破!

    突破带来的强烈自信,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向蒲妖挑战。

    但依然以失败告终,尤其想起来,自己还没赢过对方一次,这让他的心情更加糟糕!

    关于诱饵的猜测,更是让他心中憋了口气。以他对师兄的了解,师兄那天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心底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个场子要找回来,作为战将的他,无疑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点。

    自己绝不能掉链子!

    公孙差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

    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迅速在他的脑海中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