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七节 莫如火 【第一更】

第三百八十七节 莫如火 【第一更】

    荒平坡是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这里杂草横生,随处可见的砾石,没有任何势力会对这么一块贫瘠的地方有半点兴趣,天南藤氏的聚居地却在此。

    南玥像往常一样,飞快地掠过。由于附近没有充沛的水源,空气十分干燥。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他们的生存,藤氏还是喜欢生活在树林茂密潮湿阴凉的地方。但是像那样的地方,哪怕没有其他的资源,也是众人抢夺的目标。

    只剩下老弱幼残的藤氏,哪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看着下方不断掠过的砾石滩,南玥的心情不由变得沉重起来。她心中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早日突破,提升自己的妖鉴等级。只能把妖鉴等级提升上去,便能带着族人进入城市居住下来。城市内的环境,可比野外要好太多。

    但是想起自己修炼的《天南箭术》,她对未来充满信心!

    以现在进步的速度,过不了多久,她便能够获得满意的妖鉴等级。

    “阿玥回来了!阿玥回来了!”

    族人看到南玥,顿时兴奋无比,南玥是藤氏最出色的年轻妖,也是一族的希望所在。若不是她太年轻,族长早就把位置交给她,而在年轻一辈中,她是不折不扣的大姐头。她一落地,大家都围了上来。

    南玥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大家还好吧?”

    “好着呢!阿玥不要担心我们!”

    “是啊,阿玥姐姐,我们一直都在努力修炼呢!”

    大伙七嘴八舌道,听着族人们诉说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南玥心中充满温馨。她从枣核手镯中取出一大堆的生活用品,这都是她平时修炼之余,赚取的生活费购买的。

    “真是辛苦阿玥了!”

    族里的长老们叹息着,他们浑浊的眼睛中,是深深的愧疚,现在全族几乎都是阿玥在撑着。

    “应该的。”南玥笑了笑,劝慰道:“也是一种修炼呢!阿叔们缺什么,尽管和我说。”

    她年幼的时候,父母就双亡,是这些长辈们把她养大。这种情况在族里很常见,如今全族十一人,除了两名长老,其他的都是孩童。他们都是这些长老们辛苦地耕种,才艰难地生存下来。正是这种艰难贫困的生活,反而让全族异常的团结。

    族内的长老们修为低微,他们也没有其他谋生手段,只能在这片砾石地里种些粗粮,勉强裹腹。

    和长老们述了会家常,她便起身,拍拍手,召集所有的孩子。

    “大家修炼得怎么样了?”

    孩子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南玥耐心地一个个检查,很快,她脸上露出喜色。有三个孩子离点燃星火不远,步入星火期,他们就能凝出藤箭,具备最基本的战斗力。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天南箭术》。《天南箭术》果然不愧是天南藤氏一脉的传承妖术,就仿佛是给他们量身打造,最适合他们修炼。

    她表扬了一番进入最快的几个孩子,又耐心讲解了一些他们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不过,她并没有传授他们《天南箭术》里的攻击妖术,而是教导他们小妖术。

    她把左莫的那一套,直接搬了过来。

    大人说的,一定是对的!

    看着下面一张张聚精会神的小脸,南玥心中对未来充满期待。

    ※※※※※※※※※※※※※※※※※※※※※※※※※※※※※※

    莫如火脸色阴沉,刚才他感应到自己给苍霖印下的那缕妖术印记被破掉!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竟敢多管他的闲事!

    找死!

    他露出嗜杀的笑容,嘿嘿,好久没有遇到值得动手的家伙,今天开开张也好!而且他恰逢刚刚突破,正是信心最巅峰时,有不开眼的家伙送上门,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我的大斧饥渴难耐,只想饱饮鲜血!

    只可惜,这是在十指狱,没办法尝到鲜血的味道,他有些遗憾地咂巴着嘴。他满脸胡须,根根如针,眼窝深陷,眼睛呈现诡异的暗红,鹰钩鼻让他多了几分狡诈的味道。

    他飞行起来如同一道火线,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神态嚣张傲慢。沿途其他的妖见到这条游走的火线,无不脸色大变,惊惶失措地避开。莫如火的凶名,在这一带,人尽皆知。

    火线中传来畅快得意的大笑,夹杂着火焰猎猎燃烧的声音,声彻四野!

    烈火簇拥中,莫如火眯着眼睛,想着待会对方见到自己时的表情会是什么模样?他见过太多自诩高手的家伙,见到自己时面色如土。那实在太有戏剧性了!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觉得极其有趣,他就像猫在尽情地戏耍着爪下的老鼠。

    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他贪婪地赞叹着,呆会该怎么折磨那个倒霉的家伙呢?唔,用自己新领悟的妖术?这个主意不错!

    一团烈火,挟着轰然之势,以惊人的速度掠过。

    进入第一狱,他很快便发现对方的踪迹,他的妖术印记一旦被破掉,就会释放一个极其微弱的印记。这个印记没有任何伤害行,但是却能够引导他找到对方。

    惹上他,从来没有谁能安然无恙!从来没有!

    没费什么劲,他就找到对方,远远望去,一个孤零零的身影。莫如火陡然兴奋起来,一想到,呆会对方在自己的妖术面前,痛不欲生,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真是美妙的感觉啊!

    他毫不犹豫速度陡增,这个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对方完全没有半点逃跑的意思,等等,他好像在等自己!忽然,远处的人影抬起头,看向这边,莫如火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对方的相貌也越来越清晰。咦,这个家伙,为什么自己会有几分眼熟呢?

    难道以前打过交道?莫如火有些疑惑,他皱起眉头,仔细地想到底在哪里见过对方的家伙。他并没有减速,烈火环绕的莫如火,依然笔直朝左莫冲去。

    在距离对方只有三丈左右,莫如火脑海中猛地跳出一个名字,刹那,他脸色刷地惨白,那双布满戾气和杀意的猩红眼睛,瞬间化为恐惧,深如骨髓的恐惧!

    笑摩戈!

    他是笑摩戈!

    莫如火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无形之手,毫无征兆地狠狠攥紧,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浑身发软。一瞬间,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目光陡然失去焦距,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冲击力,几乎冲垮他的心理防线!

    凶徒!这才是真正的凶徒!一个连斩二十六妖的亡命之徒!一个连军方战妖都失去光彩的真正亡命之徒!想到那个浑身笼罩在火焰中猛不可挡的身影,莫如火只觉得浑身颤动!

    和笑摩戈比起,他只不过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是那么的娇弱温顺,是那么的纯良无害!

    倒在笑摩戈屠刀下的,有玉子洲这样莫如火都听过的天才,也有那个经历战火考验的战妖,还有他非常熟悉的几位。那些什么妖频对这几位挑战者都只不过一提而过,可莫如火却是认识,其中一位,还和他关系匪浅!

    这几人全都是游走在黑暗之中的亡命之徒,他们杀人不眨眼,狠辣无情,都是莫如火非常忌惮的家伙。可他们,无一例外,全都倒在笑摩戈的屠刀之下,虽然只是在十指狱。

    但这并不是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

    就在昨日,和他关系最密切的那位,死在家中。说起来,莫如火和那位的关系并没有多亲密,只不过打过几次交道。但那位没有朋友,结果找到他。莫如火只好跑去,最终是他收敛的尸体,表面上看上去是因为旧伤复发,似乎因为神识受伤。可真正致命的,却是心志受到强大的攻击。

    这才是他真正致死的原因。

    笑摩戈那一刀,不光伤了他的神识,连他的意志,都摧毁干净!

    当那个家伙临死前,这样对他说时,莫如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死去的那个家伙,手上的性命只怕不下三十,意志绝对坚若磐石,普通的幻术对他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狠辣凶残得连莫如火都感到有几分畏惧。可是,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却被笑摩戈一刀给了结了。

    还是在十指狱。

    这是一个恐怖到什么地步的家伙啊!

    从那之后,在莫如火心中,笑摩戈就是魔神一般令人绝望的恐怖存在,名列绝不能招惹的人物第一。

    什么夜明月,什么姬丽语,统统去见鬼吧!

    莫如火平日就对那些天才颇不以为然,在他眼中,那些所谓的天才就是温室里的花朵,无论看上去如何的娇艳夺目,也都是中看不中用。

    没有经历血与火,这些家伙只不过是菜鸟而已,笑摩戈却仿佛是从血火地狱中爬出来的凶兽。

    自己竟然跑来找笑摩戈的麻烦……他脑海中蹦出一个词……活得不耐烦……

    自己活得不耐烦了么……

    他大脑一片空白,失去语言能力,失去思考能力,只能呆呆地看着笑摩戈,每一块骨髓、每一块肌肉,都僵在半空中。

    今天是末日么?

    当他回过神来,他离笑摩戈只有不到一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