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六节 苍霖 【第二更】

第三百八十六节 苍霖 【第二更】

    “大人!这是我的表哥苍霖,他以前进过第三狱,大人有什么疑惑,都可以问他。”苍泽恭敬道,他身边站着一位长相和他颇有几分酷似的男妖,只是精神看上去有几分萎靡。苍霖也跟着向左莫行礼,他的眼神中,充满敬畏。这些天,这位神秘大人的凶名,声传四野。

    左莫看了一眼,忽然轻咦道:“你受过伤?”

    “是的,大人。”苍霖涩声道,他的声音比苍泽要沙哑一些,目光黯淡。当年他在族内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年纪轻轻,便能进入第三狱。一次在第三狱与别人发生摩擦,战败受伤,伤了神识。没想到对方的这缕印记极其歹毒,族内长老想尽办法,都束手无策。

    这次苍泽把他叫来,是因为左莫问及妖市悬赏的事情。族内年轻一辈中,只有苍霖进入过第三狱。

    “先把伤治好再说吧。”左莫对苍霖招手:“你过来。”

    苍霖一呆,苍泽最先反应过来,惊喜莫名颤声道:“大人,难道您能治好这种伤?”

    不能怪他如此失态,苍族以前的辉煌早就消失殆尽,如今苍族在不断地下滑,后继无人是苍族面临的最大问题。苍霖曾经是整个苍族的希望,族内为了治他身上的伤,花费无数。苍泽已经是族内天赋仅次于苍霖的年轻者,可若不是《苍痕术》,他想要突破第一狱,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如果苍霖的伤能够治好,就意味着苍族又能增一得力臂助!所以当苍泽听到左莫能够治苍霖身上的伤,简直能用狂喜来形容。而苍霖则彻底呆住,大脑一片空白。

    他茫然地朝走到左莫面前。

    “放松。”

    和往常一样,左莫的神识犹如灵活的触角,和苍霖的神识相连接。倏地,眼前景象一变。他如同置身一片苍青的雾气之中,雾气流动不休,隐隐可见数十道雾气细流,沿着特定的轨迹,缓缓地流动。

    左莫心中一惊,眼前的景象,实在清晰得有点过份。

    自己的神识又进步了!惊喜之余,左莫又有些奇怪,最近自己的神识进步似乎有点太快了,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飙升。他有些担心起来,这样增涨速度,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得找个时间好好问问蒲妖。

    按捺心中的担忧和惊讶,左莫开始认真检查起苍霖的神识。他很快早找到症结所在,这些青色细流流动的速度太缓慢,实在太过于缓慢。

    他闭上眼睛,青雾内部的景象不断地呈现在他面前。

    一股股细流,就如同一条条河流,有的粗壮,有的极细,它们相互交缠,有的地方又互不干涉。左莫心中若有所悟,这些细流,就像人体内的经脉,它们撑起所有的神识。

    一处青色细流相汇合处,缠着一圈长满细刺的血藤,十分醒目。

    就是它!

    左莫眯起眼睛,他并不擅长疗伤,只是经常给阿鬼检查身体,渐渐也懂了一些。生机,这个无形飘渺的东西,却是他另类的判断依据。最初是从《小云雨诀》上感情,给阿鬼检查身体,有着更为直接的感触。而在莫水明空的破狱之战中,面对浩瀚而充满生机的水息,他对生机有了新的领悟。

    今天一见苍霖,他便察觉到苍霖的生机不畅,才有这么一问。

    他又仔细地观察许久,确定红色刺藤便是导致青色细流流转不畅的罪魁祸首。当下便不再犹豫,开始破解起来。刺藤什么的,在他眼中,全都是由妖术所化。

    一接触红色刺藤,左莫不禁一震。

    很快,他露出亢奋之色,红色刺藤的结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新结构,而且比荒兽棋盘里出现的妖术,要复杂得多。从进入莫水明空开始,蒲妖就不断在左莫耳边强调破解。

    到现在左莫破解了多少妖术?

    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但是对妖术的破解,几乎成为他的一种本能。当他看到一种全新而又复杂的妖术时,他就有一种食客看到美食时本能的兴奋!

    毫不犹豫,左莫开始破解。

    很快,左莫就遇到了障碍,但是这并没有让他感到气馁。相反,他的斗志被激发出来,就像一位渴望战斗的武者,遇到一位和自己水平相当的对手。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厉害的妖术了!

    左莫亢奋了!

    这可真是道复杂的妖术题啊,左莫脑子转得飞快,他极其专注。各种小妖术的光芒,不断地在他手上闪烁。小妖术这套,他如今真是熟得不能再熟,信手拈来,不费一丝力气,就像吃饭喝水一般。一个想法刚在他脑海中成形,手上的小妖术,已经成形。

    苍霖的神情不断变幻,时而痛苦,时而舒展。苍泽不敢怠慢,连忙暗中通知族里的长老,毕竟这件对于苍族来说,可是件相当重要的大事。

    片刻之后,只见苍泽身边多了六位神态苍老的苍族长老。

    “情况怎么样了?”大长老沉声问,他的目光落在苍霖身上,没有挪动分毫。从苍霖身上闪烁的光芒来看,对方正在进行治疗。

    “持续了一个时辰。”苍泽连忙回答。

    几位长老神情顿时凝重起来,他们都曾试图帮助苍霖治疗,但最后都无功而返。苍霖体内的妖术印记,虽然并不算强,但是却极其顽固,无论他们用尽什么功法,都无法把它驱散。

    不需要招呼,几位长老把左莫和苍霖护在中间,以免有闲人打扰,影响了治疗。

    看着苍霖苍白而萎靡的脸,大长老心中不由一痛。他们这些长老,苦苦支撑着苍族,可是他们已经进入生命的晚期。可眼看着自己一天天衰弱,而族内的晚辈却没有人接班,他们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

    苍族虽然没落,但是拥有黄金树,他们也顽强地生活至今。苍族能够护住黄金树,正是因为有这批实力不俗的长老。他们每位的实力并不算强,但是异常团结,旁人不敢轻易染指。可如果他们不在了,这黄金树反而会成为苍族的催命魂音。

    《苍痕术》的出现,无疑让众位长老对未来重新充满希望。

    若是苍霖再能够痊愈,那他们最后一丝担忧也会烟消云散。以苍霖的天赋,修炼《苍痕术》,一定是突飞猛进。

    苍霖浑身的光芒忽然一阵急闪,这突然的异变让几位长老的脸色凝重起来,他们知道,到了关键时刻!

    啪!

    一声脆响,突然从苍霖体内传出来,清晰异常。

    大长老一愣,忽然目光暴涨,脸上无法遏制地露出狂喜之色。很快,其他几位长老也纷纷反应过来,脸上无不惊喜莫名。

    苍霖睁开眼睛,那双黯淡的眼睛,此时却多了分别样的光采。

    左莫一动不动,像木头人一般。

    众长老见状,不敢怠慢,依然坚守原地,给左莫护法。

    良久,左莫才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好诡异的妖术!”

    见左莫睁开眼睛,苍霖强抑心中的激动,深深朝左莫一礼:“大人再造之恩,苍霖无以为报,但凡大人号令所至,苍霖必至!”

    大长老刚想阻止,没想到还是来不及,不由心中叹息,果然是年轻人啊!这话一出,相当于把苍族的未来交到笑摩戈手上。族内年轻人中,最有可能继承族长之位的,便在苍泽和苍霖之间。可这两人,对笑摩戈态度他都看在眼中。

    不过大长老转念一想,这也是不件坏事。日后若苍族有个这么厉害的高手扶持,起码不需要担心别人打黄金树的主意。

    想到这,他上前一步,朝左莫行礼:“老朽是苍族大长老,见过笑摩戈阁下!阁下施手之恩,苍族上下,感激不尽,区区心意,不成敬意,还请阁下笑纳。”

    其他几位长老看到大长老手中的两缕黄金魂,不由都露出不能置信之色。黄金魂的产量极低,上次为了换《苍痕术》,花费了十缕黄金魂。族内的存货,屈指可数,没想到今天大长老一出手就两缕黄金魂!

    不过他们知道大长老行事素来有深意,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没有人开口反对,反而齐齐朝左莫行礼:“还请笑纳!”

    左莫也不客气,黄金魂收下来。他说自己要想好好琢磨今天的收获,长老们个个都是成精的人物,连忙主动告辞。

    左莫眼中寒芒一闪而逝,盘膝坐在原地,恢复神识。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出现在远处。

    左莫有所察觉,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刚才他破解苍霖神识内的妖术印记成功,就在血色刺藤灰飞烟灭前的一刹那,他收到了一封战书。

    那个给苍霖下妖术印记的妖,给他下了一封战书。

    这是一封语气嚣张、威胁赤裸的战书。对方察觉到左莫破解了他下的妖术印记,十分不忿,要与左莫一较高下。

    若是平时,他对这封战书一定不屑一顾,但是今天,他却动心了。

    这种复杂诡异的妖术,有着许多独到之处,左莫虽然破解了苍霖身上的妖术印记,但是还有太多疑惑未解之处。对方的战书,简直就像送到嘴边的肥羊,饥渴难耐的左莫,毫不犹豫应下来。

    血色刺藤的妖术……很有意思啊!

    左莫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