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五节 凶徒之名 【第一更】

第三百八十五节 凶徒之名 【第一更】

    “是的,大人。”苍泽充满恭敬的声音中带着无以伦比的狂热。之前,在左莫决定摆下擂台时,他觉得简直荒谬至极。可是现在,在他心中,大人有如神衹一般,不可战胜,深不可测。

    他有种预感,大人一定能够在妖史上留下名字,尽管大人是如此年轻。这种预感是如此强烈,为此,他甚至不惜向族内各位长老们游说,希望能够为大人提供更多的助力。

    族内的长老们一开始还将信将疑,但是很快,不断地有各种妖术记录流传出来,立即打消长老们所有的疑虑。这些妖术记录都是进入狱战场挑战笑摩戈者录下的,记录了他们与笑摩戈战斗的整个过程。

    二十六名挑战者,流传出来的妖术记录是九份。

    二十六名挑战者中,最著名的当数玉子洲,这位玉族新生代最杰出的天才,本来有机会进入天才联盟长老会,但是他为了修炼,婉拒了夜明月的邀请。玉族算不上大族,但是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远古。

    当玉子洲出现在荒兽棋盘狱战场时,所有的人都认为战斗失去悬念。玉子洲追求姬丽语的事迹,妖界无妖不知。他也是姬丽语众多追求者中,公认最有可能俘获芳心的一位。

    但是谁也没想到,笑摩戈竟然强横至此,瞬间击败玉子洲。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似乎就在挑战围观者想象力的极限。

    笑摩戈就像不知疲倦的恐怖怪兽,任何在他面前的敌人,都会瞬间辗得粉碎。

    一位、又一位、又一位……

    除了第一位神秘的挑战者,后面的挑战者没有谁能够坚持五息,就包括玉子洲也没能。这其中有玉子洲这样的天才少年,也有杀戮经验丰富的老手,甚至还有两位军方的战妖,而天才联盟的执事,更是有五人之多。

    如此一个豪华的阵容,甚至能够在前线组成一个威力强悍的突击妖队!

    可是,在笑摩戈面前,却像被切瓜砍菜般,砍得稀烂!在第三狱以上,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言:挑战失败的妖,包括玉子洲在内,神识都被重伤,以至于不得不寻求治疗。而其中有几位的情况更加糟糕,除了受伤,这一战在他们心中留下深深的阴影,他们有可能这辈子再也无法进步。

    笑摩戈一战成名!

    凶名之盛,一时无二!

    ※※※※※※※※※※※※※※※※※※※※※※※※※※※※※※

    “查出这是什么妖术么?”苏渭凑上去,好奇地问。

    明决子摇头:“没有。”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记录妖术里的笑摩戈,心中充满疑惑。浑身火焰,金黄色的光芒,全身铠甲,左盾右刀,背后透明金翼,金色掌钩,这一身古怪的行头,出现在九份记录妖术中。最令人心悸的,却是那双笼罩在火焰中的金色眼睛,淡漠得没有一丝感情。与之相反的,却是他战斗时的狂野嗜杀,就像一只有着杀戮本能的野兽。

    所有的敌人,就像娇弱的猎物,在他狰狞的爪牙下,被厮成无数碎片。

    “连你都查不到?”苏渭这下真的大吃一惊,明决子的实力在他周围并不算强,但是若论见闻之广、学识渊博,却没有人能够胜过他。许多闻所未闻的秘幸野史,他都如数家珍,就连千年大战之前的妖史,他都有着深刻的研究。

    “嗯。”明决子没有挪开目光,他盯着妖术记录,半晌忽然开口:“我有一种感觉,它可能不是妖术。”

    “不是妖术?”苏渭一呆,接着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不是妖术是什么?”

    明决子沉默半晌:“有点像魔功。”

    “魔功?”苏渭的目光立即变得古怪无比:“兄弟,你没发烧吧!魔功?魔功怎么可能出现在十指狱?除了妖术,没有其他的东西能出现在十指狱。”

    “我也不知道。”明决子摊了摊手:“可我真的觉得它不像妖术。”

    苏渭沉吟道:“别急,我们慢慢打听,肯定有人认识。”

    “只好这样了。”明决子也只有点头,忽然想到什么,正色嘱咐道:“你可千万别去掺这趟混水。这笑摩戈的性子,可凶狠得紧。”

    “不会不会!”苏渭毫不犹豫道:“我可不想找死!这家伙一看就是视妖命如草芥,撞到他手上,不死即伤!亡命之徒!这家伙是真正的亡命之徒!你看看军方那两个家伙,还不是一刀被剁了?”

    两妖的脸色也不是太好,九份妖术记录,他们翻来覆去看了无数次,那个如同魔神一般的凶人,深深烙在他们脑海里。

    ※※※※※※※※※※※※※※※※※※※※※※※※※※※※※※

    “十指狱怎么可以用大日魔体?”蒲妖盯着卫问,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疑惑。

    卫盘膝而坐,双手垂于膝,星目如海:“大日魔体是一种极罕见的魔体,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出处。”

    “出处?”蒲妖抬了抬眼皮:“没听说魔体有什么出处。”

    卫笑了笑,并不反驳,只是道:“在远古的时候,并没有修者妖魔之分。那时的修炼,也不像现在这么复杂。其实那个时候的修炼者,大多是什么都修炼,那时的修炼方法也很驳杂,大多是大杂烩。魔体很早就有,但是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魔体炼法的始创者,今天来划分的话,偏妖更多一点。”

    “哈!你是说魔体其实是一位妖创造的?”蒲妖就像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没错。”卫也不反驳,自顾自道:“当时他发现,他正在修炼的功法,如果没有一个强横的肉体,根本无法支撑。后来他不得花费大量时间在炼体上,而那些当时主流的炼体法子,他嫌太慢,才创出魔体炼法。”

    蒲妖没有说话,他意识到,这个伪君子似乎并没有胡说。魔体炼法的确有见效快,但是修炼过程十分凶险的特点。蒲妖的学识渊博,他深知,历史上的各种分水岭,看上去往往充满了偶然性,但是透过表像,却会发现,隐藏其中的种种必然性,这是一种历史的需求。

    “当时研究魔体炼法的并不止他一个,但是他的成果最显著。大日魔体便是他的得意之作。当时的魔体并没有像现在这么种类繁多,而大日魔体已经是当时的魔体巅峰。这位前辈最擅长的,还是妖术,所以在大日魔体的修炼上,他借鉴了大量妖术的方法。大日魔体是所有魔体中对妖术兼容性最好的魔体。换作今天的说法,大日魔体非常强调神识的运用。”

    卫侃侃而谈,气度自成。

    蒲妖没有答话,他低头思索良久,这恍然道:“原来如此。”他本来就是罕见的天才人物,有着妖术目录之称的怪胎,而且续征战,缴获的各种法诀魔功不计其数,见识广博。之前有些地方不明白,如今卫只是稍稍说了一下其中一些典故,便足以让他能够清晰地洞悉其中关键。

    “能想出这个办法的家伙,真是个天才!”蒲妖赞叹不已,他似乎有新的想法,自言自语道:“或许也可以试试?”

    卫面色镇静,心中却不由闪过一丝凛然,与蒲妖为敌,他最直接地感受到这个家伙的深不可测。蒲妖的思维犀利、敏锐,反应极快,狠厉果决,尤其是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疯狂,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惜毁灭一切的疯狂!

    真是个可怕的敌人!

    卫的心泛起一丝波澜,但是很快便恢复平静。他坦然直视蒲妖,目光没有一丝颤动。

    双方各怀心思,一时陷入寂静。

    ※※※※※※※※※※※※※※※※※※※※※※※※※※※※※※

    左莫呆呆地看着苍泽,张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连斩二十六妖?开玩笑吧!自己怎么可能那么生猛?他可是清楚自己有多少份量,虽然没听说过那些被自己斩在刀下的家伙名字,但是什么天才联盟的高级执事,什么军方战妖,还能够够进入天才联盟长老会的家伙,听着苍泽狂热崇拜地叙说他的战绩,左莫就像在听故事一样。

    开什么妖界玩笑?

    他脑海回荡最多的便是这句话,可是当他看到苍泽那张激动得嘴皮子都快哆嗦的脸,他觉得又不像在作伪。

    难道真的是自己做的?左莫满腹狐疑,就像在听一个天方夜谭。

    好吧,也许真的是自己做的……

    左莫对自己说,唔,咱们还是来点实际点的吧,他抬头问:“我们赚了多少?”

    正在滔滔不绝,满脸狂热的苍泽嘎然而止,表情一僵。一瞬间,大人在他心中如同巨人般的身影摇摇欲坠,他仿佛感觉一股气硬生生呛在喉咙。

    一年苍泽的表情,左莫顿时急了:“不会亏了吧?”

    苍泽差点崩溃当场,为什么……为什么……

    传说中,那些大英雄,不是应该视金钱如粪土的么?

    苍泽心中那尊雄伟如同战神般的雕像,轰然倒塌。

    “大……大人,我们赚了……赚了三千万……”苍泽觉得自己就像正在向店掌柜汇报的小二。

    “这么多?”左莫的眼睛倏地张得老大,大放光芒,刚才心中的所有疑虑,在这实实在在的收入面前,立即烟消云散。

    斩多少妖哪有赚多少来得实在?左莫几乎想仰天大笑!

    *****************************************************************************

    昨天的阿丑是笔误,是阿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