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四节 新房客

第三百八十四节 新房客

    左莫像是做了个极长的梦,一个红色、金色的梦。漫天的火焰,耀眼的金色光芒,充斥着整个梦境,再具体的内容,他就记不清了。

    睁开眼,啪,一个温暖柔软像气泡一样的东西,撞进他怀里。

    左莫低头,只见一个金黄色的小家伙,在他怀里撒欢。

    这是……

    “小火?”

    左莫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他一把捏住这个金黄色的小家伙,放到眼前。小火似乎想起某些惨痛的记忆,柔软的身体陡然僵住。片刻之后,才弱弱地吱吱几声,讨好地看着左莫。

    当真是小火!左莫眼神松驰下来,不过旋即好奇起来,这家伙怎么变成这般模样?原本红色的身体,如今变成金红色,体形又缩小了几分。

    “你怎么搞成这模样了?”左莫好奇地问,小火连忙吱吱叫个不停,可惜左莫一句也听不懂。左莫也不管,手指一阵乱捏,嘴里嘟囔着:“忘了在哪个地方了……”

    吱吱声嘎然而止,噗,一缕金红色的火苗,从小火身体喷出来。

    小火满脸悲愤。

    “哈,找到了!唔唔,正常就好,正常就好。”左莫松开手。

    小火一脱离魔掌,便刷地飞进阿丑的怀里,吱吱悲鸣,打滚求安慰。

    阿丑还是老样子。左莫心中叹息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云海境。他走到阿丑身边,又替阿丑检查了一遍身体,脸上不禁露出几分惊喜之色。

    那缕诡异的紫芒,似乎又壮大不少。虽然不知道紫芒是什么,但是左莫知道它对阿丑的身体大有好处。第一次遇到昏迷的阿丑,他便发现这缕紫芒的奇异之处。

    紫芒有壮大的趋势,这是好事,左莫的心情顿时晴朗了不少。唔,自己现在该干点什么呢?左莫皱起眉头,感觉有点怪异,自己怎么可能无所事事?

    等等!

    不对!他目光一凝,他忽然想起来,荒兽棋盘擂台!记忆犹如决堤的洪水,越来越多的事情被他想起来。没错!荒兽棋盘!擂台!

    可……

    为什么后面的内容,他就记不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

    他的神情凝重起来,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无论他怎么用力,也想不起来。思索片刻,他进入识海,蒲妖那厮一定知道。

    进入识海,左莫不禁咦地一声,识海似乎有些变化啊。不过此刻他没有心情去关心识海,径直朝蒲妖所在的地方奔去。

    左莫停下脚步,目瞪口呆地望向蒲妖。

    蒲妖身旁,竟然多了个人!

    呆呆看了半晌,左莫忽然勃然大怒,一个箭步上前,指着蒲妖破口大骂:“你这个惫懒吃货,丫的不付房租哥也忍了,现在居然还带了一个家伙来?你真当哥的识海是免租房?啊哈!连招呼都不打,你还真以为这是你家?”

    原本志得意满,红光满面的蒲妖,表情陡然僵在脸上。

    “我我我……”

    “我什么我?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哥的识海!丫的行啊,浑身上下,一个晶石都没有,天天还摆出鼻孔朝天的傲娇样?小样,哥早看你不顺眼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嗯哼!现在连小弟也带上了?”

    “他他他……”

    “他什么他?小蒲蒲,你太让哥失望了。想当年,无空山下,那个纸鹤婆娘那么厉害的幻阵,哥都心如磐石,毫不动摇!区区一个男色,你就缴械投降了!知道你为什么是一个老古董,哥却是笑傲江湖纵横天下的小莫哥么?告诉你,人和妖是有差距的!”

    蒲妖被左莫劈头盖脸的破口大骂彻底骂懵了。

    左莫骂完之后,只觉得浑体舒畅,说不出痛快,尤其是看到蒲妖一脸懵然的模样,满足感、胜利感油然而生。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他扬起脸,乜了一眼蒲妖身边的男子:“你谁啊你?”

    “我是卫,向您致敬。”对方站起来,向左莫行一礼。

    卫的动作从容,表情认真,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真诚。

    不过左莫显然不吃这一套,他很干脆地摇摇头:“卫?没听说过。”不等卫开口,他接着道:“我也不管你从哪来,我们现在来谈谈房租的问题。”

    “很合理,请说。”卫没有反驳,很利落地点头。

    “哈!我喜欢干脆的人!”左莫眉开眼笑:“很简单,唔,你可以用各种有价值的东西充当房费。比如法诀、妖术,晶石、珍稀材料也可以。”

    卫沉吟道:“我有一套禅修的《达迦金身》,不知可否?”

    “《达迦金身》?禅修的?”左莫想了想,道:“你可别随便拿一套破烂法诀来糊弄我!”

    “您可以先验货。”卫神色平静递过来一个光球。

    左莫露出满意的表情,这家伙挺上路的嘛,接过光球,一部法诀如同流水般在他心间流过。细细一琢磨,他便不由露出异色。

    六品法诀!

    这厮到底什么来历?一出手便是六品法诀?

    左莫回过神来,扬扬眉:“唔,不错!算你一年房租!”接着对蒲妖撇撇嘴:“蒲,好好学学,你看人家多上道。”

    “您的夸奖,是卫的荣幸!”卫朝左莫行一礼。

    左莫不看蒲妖黑得像锅底的脸,趾高气扬地扬长而去。

    蒲妖神色不善,阴鸷的血瞳,带着森森寒意盯着卫。

    卫坦然迎上蒲妖的目光:“如同我们的约定,我并未传授他魔功。”

    “记住你的处境,不要尝试激怒我。”蒲妖血瞳微微眯起,冷冷地开口:“你的破碑被我封了,我虽然毁不了它,嘿嘿,但是惹恼了我,你可以好好想想。”

    “你不需要威胁我。”卫并不畏惧:“我的誓言,从未违背过。”

    “啧啧,真清高!清高用伪装大人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誓言是意志,不违背意志的手段,有如枪矛,并无对错。”

    “狡辩之词!”

    “我的意志!”

    ……

    到手一部六品法诀,左莫的心情更加愉悦。他一开始就猜出了卫的身份,因为他注意到墓碑上封印的光芒。虽然蒲妖平时嚣张得很,但是也不可能随意带着别的神魂进入他的识海。想当年,就连蒲妖进入他识海,也是好一番动静。怎么可能自己没有任何察觉,识海里就多了个人?

    更何况,他注意到蒲妖对待卫的态度,充满不善,但是没有更过激的行为。再联想到蒲妖进入他识海时那个苍凉古朴的声音,答案呼之欲出。

    他原本只是打算能不能小敲一笔,没想到卫出手大方超乎他想象,一出手就是一部六品法诀,哈,赚大了!

    左莫心中充满得意。

    虽然《达迦金身》是一门禅修的法诀,但是对他也是大有参考的价值,更何况,他手下也有禅修嘛。宗如不就缺一门好的禅修法诀么?宗如野路子出身,还能修出神通,现在加上这部六品禅修法诀,肯定能够再进一步。

    心情愉悦的左莫,并没有忘记自己眼下最着急的事,顾不得仔细研究刚到手的好东西,急匆匆地赶往荒兽棋盘。

    狱战场的擂台到底怎么样了?他很好奇,心中亦充满了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完全记不得了?刚才太激动,忘了问蒲妖,不过既然来了荒兽棋盘,问南玥和苍泽也一样,他们肯定知道。

    当左莫来到狱战场外,他不禁愣住了。

    狱战场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影。虽说中间发生了什么他记不起来,但那天狱战场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妖,他可是记得很清清楚楚。

    他心中一突,难道是擂台黄了?

    在狱战场外围游荡的几个身影,忽然看到左莫,个个脸色无不是大变。那模样,就像看到鬼一样,他们的目光充满惊恐和畏惧。

    左莫一头雾水,这帮家伙到底怎么了?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吓人的东西?

    不至于啊!

    他记得以前这帮家伙看到自己,一个个就像猎狗看到肉包子,直流口水。今天怎么像老鼠见到猫了?

    难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他心中疑惑更重,他刚想叫住一妖问问清清楚楚,哪知道那位妖看到左莫伸出右手,脸色陡然惨白,目光涣散,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这这这……

    左莫呆若木鸡,愣在原地,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硬生生把妖吓退出十指狱。

    半晌,他回过神来,挪动脚步,走进狱战场。

    外围的阵法,和那天没什么变化,直到他走进擂台区,才看到苍泽。偌大的擂台区,苍泽一个人孤零零在坐在那。

    “大人!”苍泽看到左莫,立即惊喜地跑过来。

    “唔。”他应了声,接着看了看周围,皱眉问:“这里怎么回事?南玥呢?”

    “南玥去修炼了。我们轮流守着,在等大人您呢。”苍泽见左莫神情不善,连忙道:“这里……这里……”他一时之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硬是卡住了。

    “我们输了?”左莫问。

    苍泽吞了吞口水,摇头:“没有。”

    “那怎么没人来?”左莫奇怪地问。

    “大人您不记得了?”苍泽小心翼翼地问。

    “不记得了。”左莫摇头:“我正想问问你,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苍泽吞口水的声音更响,他的目光充满敬畏,脸上神情甚至带着几分惊恐:“那天……那天,大人连斩二十六妖!结果……结果……把……把所有……所有报名的妖全都吓跑了!”

    想到那天的情景,苍泽的身体不自主地战栗。

    “连斩二十六妖……”

    左莫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