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三节 你该死!

第三百八十三节 你该死!

    这一掌,印得结结实实。

    左莫掌心的太阳纹,陡然一亮。磅礴灼热的力量,从他的掌心喷涌而出,这股力量颇为奇怪,并没有冲散光环,而是如同一头从兽笼中探出脑袋的老虎,一口咬住猎物。

    汹涌的光环之海,被左莫的左掌牢牢吸住。

    太阳纹源源不断地释放金黄光芒,侵蚀光环,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边界,沿着连绵不断的光环,迅速朝中心蔓延。

    玉子洲脸色大变,他能感觉到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侵蚀他的玉连环!

    这……这是什么?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古怪的妖术!

    这股霸道绝伦的力量蔓延之快,远超乎玉子洲的想象。

    他刚刚调集所有的神识,视野已经沦为了一片金黄色的海洋。玉子洲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逼到如此狼狈,不,是如此绝望的境地!这只是对方用出的第二招,第二招,就把自己逼到绝境!

    跳梁小丑……

    他忽然想到这个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瞬间冲刷着他每根神经。

    骄傲如他,怎么可以被一个自己视为跳梁小丑的家伙,用第二招就打败?

    怎么可以!

    玉子洲目眦欲裂,优雅从容的脸此时狰狞异常,深深的骄傲混杂着前所未有的羞辱,他就像输得精光的赌徒,拿命搏最后一注!

    所有的神识,所有的力量,齐齐灌入他的双臂。他双手如抱,沉重而缓慢地向前推动,就像在推一座山,他的面容剧烈地颤动着,隐隐有不稳的迹象。

    “玉……”

    字出牙缝中挤出来,带着明显的颤音,他的身体每个部位,都在颤抖着。他环抱在胸前的双臂,便在这股令人战栗的颤抖中,一寸一寸地向前移。每向前移一寸,他身边的空间波动便剧烈一分。

    “生……”

    “生”字刚从他嘴里挤出来,金黄光芒,恰好蔓延过玉子洲面前最后一个光环。

    金黄光芒毫无花巧地撞上玉子洲的双臂,玉子洲身体一僵,瞳孔骤然扩张。

    啪!玉子洲的手掌爆裂!

    啪!手腕爆裂!

    啪!手肘爆裂!

    啪啪啪……

    一连串如同炒豆子般的爆音,不绝于耳,爆炸沿着玉子洲的手臂向其身体蔓延。玉子洲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不能置信地看着身体寸寸爆裂。

    “不……”

    不甘而凄厉的惨叫,嘎然而止。

    左莫的左掌笼罩着一团耀眼的金色光团,就像一轮太阳,他保持着出掌的姿势,一动不动。笼罩在他全身的火焰,倏地齐齐钻入他体内。

    赤红的双目,此时红光散尽,露出金黄色的瞳仁。

    黄金般的瞳仁,漠然有如神衹,但是他脸上的痛楚之色不减反增。漠然的眼神,痛苦狰狞的表情,构成一副怪异绝伦的图画。右手的午刀在颤抖着,左掌金色光团散尽,掌心的太阳纹黯淡下来。

    “虹,再放进来一个!”

    嘶哑低沉而蕴含着几分疯狂的声音,从阵中传出。

    ※※※※※※※※※※※※※※※※※※※※※※※※※※※※※※

    “小蒲蒲说得很有见地哟!”女将忽然抬起头,笑咪咪看着蒲妖,重重点头道:“这个破甲,的确不用再传下去。”

    墓碑一阵剧烈颤动,似乎对女将这句话十分不满,滚滚黑云眼看就要倾泄而出。

    “闭嘴!”女将神色一冷,随手扬起握在手中的巨爪,重重往下一顿,砸在墓碑上。咚地一声闷响,地面一抖,剧烈颤抖的墓碑一僵,被敲中的部位,蛛网般的裂纹蜿蜒而下。

    哗啦,一大堆的碎石,从墓碑上滑落下来。刚刚从墓碑内涌出的黑云,也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法,僵在半空中。

    好……好凶悍的一击!

    气势几乎攀升到极点的蒲妖眼皮一跳,啪啪啪,钻到他脚边的黑色火焰突然齐齐爆开,顿时被一阵黑烟笼罩。“咳咳咳!”蒲妖的咳嗽声从黑烟中传出来,待黑烟散尽,蒲妖浑身上下有如烟熏火燎。

    他一脸不善地看着女将。

    女将浑若无事地朝蒲妖抛了个媚眼,一转过脸,面向墓碑时,语气冰冷:“收拾干净。”

    墓碑一颤,哗啦,那些被砸下的碎块,齐齐长了腿般,爬上墓碑刚才被砸中的地方,一块一块归还原位。眨眼间,墓碑便恢复完好无损,除了从碑顶蜿蜒而下同蛛网般的裂纹。

    果然还是像以前那样的恐怖力量啊……

    蒲妖瞥了一眼女将,坐了下来。今天发生的一切,有太多需要思考。大人不是死了么?怎么可能会复活?

    死亡是不可逆转的,这和修为没有关系。

    除非大人没死!

    如果大人当年就没死的话,这其中就有太多的可能性……黄金魂么?相当有可能啊!

    原来大人没死……

    等等!

    蒲妖低着头,血瞳不知不觉地眯起来,一片冰冷。

    大人是死在他怀里的,当时的场景,哪怕过了经过三千年,他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他熟悉大人,她的性格、她的脾气、她的一切,他都熟悉!

    眼前的大人,是如此熟悉,熟悉得就像三千年前一样。

    可是……大人已经死了……她真的死了……

    冰冷的眸子里仿佛回荡着无声的叹息,痛楚似乎已经被沧桑的岁月冲淡,淡得几乎没有痕迹,可是……

    蒲妖忽然抬起头。

    “大人已经死了。”

    女将蹙起眉头,有些不悦。

    蒲妖仿佛没有看到,径直轻声自语:“大人死了,形神俱灭,什么也没有留下。”他的右手从宽大的袖口伸出手,张开五指,感受着气流从手指间划过。

    他的目光直视女将,平静道:“我知道的,大人死了。”

    血红的眸子里,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他扬起手,一缕黑色的火焰在他手掌间跳动。黑色头发再一次狂舞,如同丝缎般的黑衣,无风自动。

    整个识海,似乎缓缓停顿下来,渐渐,只听得到一个节奏,一个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女将的脸色微变,她眼睛紧紧盯着蒲妖手上的那缕黑色的妖火。周围空间诡异的节奏,竟然和蒲妖手上那缕火焰跳动的节奏一模一样。

    “黄金魂果然是好东西啊,看来你恢复了不少元气。”蒲妖神情漠然,幽深不见底的血瞳缓缓转动,嘴角忽然扯出一道如同刀锋般冰冷的讥诮笑容:“你也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愚蠢。”

    女将忽然开口,一改刚才的甜美妩媚,苍老古朴得像个老者:“你是怎么发现的?”

    话音未落,女将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散为无数极细的黑粉,崩散的黑粉在空中飞舞汇集,化作一团黑烟,黑烟中,一个男子的身形隐约可见。

    “告诉你你是如何愚蠢的?哈!”蒲妖的脸上讥诮之色更浓:“啧啧,三千年了,终于露了个脸,真不容易啊。”

    “你不是一直想逼我出来么?”黑烟中的男人瞥了一眼蒲妖手上的黑火,沉声道:“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谈谈?”蒲妖似笑非笑地挑挑眉,收起手中的黑火,满不在乎道:“成啊,谈谈!你谁啊你?”

    “墓碑甲,名为守护,你可以称我为卫。”笼罩在他身上的黑烟散去,露出卫的真面貌。他一身黑色甲胄,挺拔威武,剑眉星目,正色凛然,完全不似声音的那么苍老。他正式而庄重地朝蒲妖一礼。

    “卫?唔,不错的名字。”蒲妖眯起眼睛。

    “因为前一任主人,你对我充满愤恨,我能够理解。”卫缓缓道,他的声音平和中正,有着一种直入人心的力量:“她坚守的东西,在你看来,是愚蠢。但是,她坚守的意志,才是她的力量源泉。”

    蒲妖冷笑:“啧啧,真是冠冕堂皇!”

    卫的目光投向远方,似乎在追忆着什么,他的声音也变得遥远:“每个灵魂都有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信念。”他的目光收回来,看着蒲妖:“你不也是么?”

    蒲妖冷笑依旧:“这套小把戏,不要在我面前耍。”

    “好,你来说。”卫也不反驳,点点头,毫不犹豫道。

    “我来说?”蒲妖眯起眼睛,如同一道殷红的狭长血刀,嘴里轻描淡写道:“我说……你该死!”最后一个字,如同从牙缝中挤出来,寒意凛冽。

    卫神情大变,身形幻化成滚滚黑烟,便要朝墓碑飞去。

    蓬!

    无数黑色火焰,从墓碑下冒出来,把墓碑全部笼罩其中!

    卫连忙刹住身形,他似乎对这种黑色的火焰十分忌惮。

    “你该死!”蒲妖一步一步地朝卫走去,手上虚托着一缕跳动的黑色火焰,俊美阴沉的脸上,杀气四溢,语气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你冒充她,你该死!”

    “蒲,你杀不了我。”卫盯着蒲妖,神情冷静。

    “我知道。”蒲妖脸上杀气突然消失,带着阴诡的笑容:“不过,三千年,我怎么会一点脑子都不用在你身上?”

    卫脸色这下真的变了。

    蒲妖手上亮起耀眼光华,照亮整个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