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二节 午刀一斩

第三百八十二节 午刀一斩

    狱战场的温度骤然上升,黑暗虚空变成暗红。无形的高温热浪,从四面八方袭来,扭曲着视野内的一切。青花雪感觉自己好似泡在滚烫的熔岩之中,马上就要燃烧一般。

    手中捧起的那朵青花如同风中摇曳的烛火,飘摇不定,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对面笼罩在火焰之中的笑摩戈,如同一团扭曲的火焰,她看不真切。

    最可怕的是,她的神识,竟然找不到笑摩戈!

    青花雪心中骇然,不由一阵慌乱。

    漫天的青花,隐隐有失控的迹象,她与它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微弱。啪啪啪!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的声音落在她耳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七朵青花和她的神识断隔联系!

    她的脸色蓦地惨白!

    从她第一天修炼《青花》开始,这些美丽的青花们,就像她最亲密无间的伙伴,和她心意相通。她和它们玩耍,向它们倾吐自己的心声。《青花》上面记载的那些复杂妖术,她几乎都从未遇到过什么障碍。因为她的这些伙伴们,都会帮助她。

    青花和她隔绝联系的情况,她是第一次遇到。

    为什么会这样?

    青花雪眼中露出茫然的神情,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不知所措。

    在她茫然的眼神中,那把被烈焰包裹的古怪直刀,从上斩下!

    这一斩,出奇的缓慢,缓慢得让青花雪看得清楚真切。

    包裹着刀身的火焰,从怪刀下斩开始,便如同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从刀身剥离,震散成无数细小的火焰,朝两旁激射而去。青花雪蓦地生出一股错觉,仿佛这一刀,是斩在一团火焰上,把它斩成两蓬火雨。

    整个空间瞬间被点燃。

    明亮的火焰飘扬着整个空间,就像冬天里下起的大雪。灼热得可以熔化钢铁的热浪平地而起,席卷漫天火雨,天空骤然一亮,风火相生,火雨威势暴涨。

    风火交加,卷过青花,诡异难解的青花,就像一个个泡沫被戳破,在空中消散无形。

    每一朵青花破灭,青花雪的脸色便要白一分,她摇摇欲坠。

    噗。

    最后一朵青花破灭,青花雪的脸色惨白如纸,如同琥珀色的眸子,光芒涣散,视野中的一切,都在飞快地变模糊。

    此时,一声低沉的低吟,姗姗来迟,穿透漫天风火而至。

    “午刀一斩!”

    ※※※※※※※※※※※※※※※※※※※※※※※※※※※※※※

    正在激斗的一妖一魔,此时突然分开,齐齐停下来,同时抬头望向头顶虚空。

    蒲妖面色变幻不定,女将脸上则露出喜色。

    蒲妖突然开口:“你一辈子就被那套甲毁了,你还要毁了他么?”

    女将脸上喜色一滞,一点点消散无形,似乎想到什么,丝丝痛苦浮现在脸上。她手执巨爪,怔然而立,脸上的神情不断变幻,有时惊喜,有时痛苦。

    蒲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

    热!好热!

    左莫只觉全身都烧了起来,他的血肉、他的骨头,就像干透的柴薪,疯狂地吞吐着赤红的火焰。他的眼中,彤红一片,是钢铁烧红时呈现的红色!

    他并不知道,此时他的头顶,忽然冒出一缕透明的火焰。这缕透明的火焰,幽然无声,它的外焰,却有淡淡的彩色焰纹。

    这缕火焰开始沿着左莫的身体蔓延。

    就在左莫身体冒出火焰的一瞬间,神色呆滞的阿丑忽然抬起头,黯淡无神的眸子深处,亮起一抹幽幽紫芒。而原本睡在她怀中的小火,似乎嗅到了美食的味道,它从睡梦中惊醒。

    ※※※※※※※※※※※※※※※※※※※※※※※※※※※※※※

    “我原本以为大人死了。”蒲妖盯着女将,缓缓开口。

    “守吾之誓!行吾之礼!”蒲妖脸上浮起一抹讥诮无比的神情:“这么迂腐死板的东西,竟然能够传承下来,真是个奇迹!”

    女将怔然而立,沉默不语。

    “就这玩意!”蒲妖的声音陡然变得高亢,充满愤怒:“害了大人你一辈子!害了整个军团!大伙原本是可以活下来的!”

    女将紧咬着嘴唇,黑色的眸子里尽是痛苦。

    “大人临死前说,要我守着它,不要落在修者手中。”蒲妖的语气低沉:“我答应了,守了三千年,没落在修者手里。我恨过它,想毁了它,我曾经想过,哪天我脱困,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东西沉入幽河。”

    “镇妖塔里的时间真是难捱啊。”蒲妖脸上露出回忆之色:“如果不是答应了大人,我也捱不下来。我毁不了它,只能硬捱。每天一次雷罚没什么,最怕的是没人说话,我就开始和它说话。到后来,我不恨它了,它是个死板的白痴。恨一个白痴没什么意思。”

    “不过大人”蒲妖蓦地抬头,直视女将:“难道您要把左莫也害了么?”

    女将默然。

    “他是我的学生。”蒲妖平静道,身上的黑袍仿佛被风吹动,猎猎作响,满头黑发如同无数黑蛇狂舞,殷红的血瞳内,妖异的红光缓缓开始转动,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平静:“当年为了追随大人,没有完成老师的遗愿。大人,我对您的诺言,已经兑现。老师的遗愿我是完成不了了,但我不能让老师的传承在我手上断绝。左莫是我的学生,大人,如果您真的要把这套枷锁加在我的学生身上,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幽冷的声音在识海回落,一缕缕黑色火焰从地下冒出来,化作无数蜿蜒火蛇,从四面八方向蒲妖脚下地面汇集。

    ※※※※※※※※※※※※※※※※※※※※※※※※※※※※※※

    明决子霍地抬头,瞳仁蓦地一缩,紧紧盯着狱战场。在他身边,苏渭脸色也陡然一变。

    笼罩在阵法之中的狱战场忽然亮起暗红的光芒,这片红光范围极大,几乎笼罩整个狱战场。明决子和苏渭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

    “好厉害的火妖术!”苏渭有些惊魂未定。

    由于狱战场外围密布着各种阵法,流露出来的气息并不算强,但是这缕气息所蕴含的那一丝精纯无比的火,令围观者无不色变。

    “火妖术……”明决子失声喃喃自语,表情怪异无比,眼中又是震撼又是疑惑。他对笑摩戈的关注远比苏渭多,掌握的信息也比苏渭多得多。

    怪异的荒兽棋盘、怪异的妖术题、怪异的妖术牢笼,如今又要加上火妖术……

    笑摩戈究竟会多少种妖术?

    这么年轻,他是怎么修炼的?

    明决子所认知的那些常识,好像统统被这位来历神秘的家伙彻底颠覆。

    他是谁?

    ※※※※※※※※※※※※※※※※※※※※※※※※※※※※※※

    玉子洲抬头望了一眼狱战场里透出的漫天红光,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刚刚还在后悔迟了一步,没有第一位挑战笑摩戈。在今天之前,所谓的笑摩戈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若不是为了姬丽语小姐,他是绝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种小人物身上。

    可是,好厉害的火妖术!

    他刚刚在虹手上报完名,正处于狱战场的边缘,狱战场内泄露出精纯火妖术气息,让他心中凛然。

    “虹,放进来一个。”

    狱战场内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说话者似乎在强自压抑着什么。

    “好的,大人。”虹如梦初醒,连忙转身朝玉子洲道:“这位先生,您可以进去了。”

    玉子洲收敛心神,不敢有任何怠慢,神识全力运转,面色沉凝地向前踏出一步。

    眼前景象一变。

    周围红彤彤一片,仿佛置身在铁水之中,无形热浪一波波袭来,他面色一变,好强的火妖术!他不得不运起心法,抵抗恐怖的热浪,面色更加凝重。

    身为玉族,他不惧烈火,但是今天却被逼得运起心法想抗,他自然知道其中厉害。

    ※※※※※※※※※※※※※※※※※※※※※※※※※※※※※※

    左莫双目赤红地盯着面前的玉子洲。浑身笼罩在金黄色火焰内,灼烧的痛楚,撕咬着他的神经。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精纯的火焰,正在缓缓朝他的神识内渗透。他的神识非常排斥这些火焰,然而金黄火焰霸道无比,硬生生一丝一丝地向内渗透。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咬牙苦苦支撑着,充沛霸道的力量占据着全身,可是如同无数蚂蚁啃噬的痛楚,尤其是他的手掌和背部。

    左莫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对面的敌人身上,这样似乎能让痛楚的感觉稍减弱。

    他鼓起全身力气,手中的午刀,狠狠朝玉子洲斩去!

    午刀一斩!

    漫天风火如雨,轰然呼啸朝玉子洲席卷而去!

    玉子洲脸色微变,冷哼一声,左腿微撤,双手如抱大球,极其舒缓在胸前划了一个完美的圆!

    若是苏渭他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呼当场,玉子洲的最强防御绝技——【玉连环】!

    一上场便是绝招!来不及思考,玉子洲本能地用出他能用出的最强防御妖术!

    一生二、二生四……

    连绵不断的光环眨眼间,便把玉子洲笼罩其中。

    噗噗噗!

    火雨撞击上光环,齐齐湮灭。火雨不断地撞上光环,不断有光环湮灭,可光环不仅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厚,越来越多!

    左觉只觉体内陡然有一股无可抵御的洪流冲上来,沿着左臂向手掌蔓延,仿佛从左掌破掌而出。

    他想也没想,一掌朝厚实无比的光环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