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八十节 青花雪的青花

第三百八十节 青花雪的青花

    左莫等待第一位直接挑战者。

    虽然他不知道妖界的二十万究竟相当于多少晶石,但是从南玥苍泽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得出这不是个小数目。

    他其实也有些不能理解,换作他,是绝计不会花费价值不菲的晶石,而跑去和别人打一架。这不是吃撑了没事做么?可偏偏报名者很多。为了赏金?还是为了一颗痣?

    左莫对一颗痣的影响力之大颇为意外,仔细回想那天的情景,除了一上来就对自己用幻术,他没有觉得一颗痣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

    当左莫看清挑战者时,先是一愣,立即问蒲妖:“蒲,十指狱里面怎么会有面具?”

    “这有什么奇怪?”正在指点卫营的蒲妖突然被打断,心中不爽,语气不耐烦道:“黄金魂可以带进来,自然有其它东西可以带进来。对了,我很忙,别来烦我!”

    过河拆桥……左莫心中直嘀咕,黄金魂没到手之前,这厮的态度那个好啊。一到手,马上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左莫对蒲妖的这种小人行径表示深刻的鄙视。

    他的目光盯着对方脸上那张藏青色面具,愈发觉得此物妙用无穷。自己来十指狱可不是为了赚钱的,要想办法早点能够找到封绝战场的资料才是。

    想到如今的处境,左莫心中赚钱的喜悦立即冲淡了许多。

    “开始吧。”左莫定了定心神,战斗的时候分心,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青花雪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笑摩戈,对方的目光平静,可一点不像传闻中那个嚣张跋扈的笑摩戈。

    她默不作声,但也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都已经进入战场,何必再去想这些细枝末节?

    她向前踏出一步,幽静的眸子陡然亮起锐利逼人的光芒。

    刚才还娴静有如淑女的女妖,此时却有如一把抽出剑鞘的长剑,冰冷的气息如同一股无形气浪,冲到左莫面前。

    左莫心中一凛,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右脚也同样踏前一步。

    他周身的气势亦为之一变,仿若从沙场吹来的风,挟着令人心悸的惨烈凶狠,毫无惧色地迎上去。

    啪啪啪!

    两人之间,如同爆豆般,无数的火花迸溅。

    青花雪眼中的光芒愈来愈亮,炽亮得几乎让人无法直视。从很小的时候,她便开始修炼《青花》,然后这成为她生活的中习惯,从未间断。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修炼的《青花》,究竟到了什么水平,是高还是低?

    这是她第一次战斗,也是她第一次全力毫无保留地运转《青花》。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她体内喷涌而出,《青花》无比熟悉的力量,却让她觉得有些陌生。在这股强大而陌生的力量刺激下,强烈而陌生的情绪油然而生,仿若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一定能做到!正是在这种情绪的刺激下,她对即将到来的战斗竟然充满期待。她感觉自己心中好像藏了一只怪兽,此时露出它峥嵘的角。

    期待、恐惧、新奇混杂在一起,导致她的大脑出现一个极短暂的空白。而当她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手中亮起她熟悉的光芒。

    《青花》!

    当左莫看到那朵青花时,瞳孔骤然一缩!该死的,青花家的妖!

    那天青花葬水释放的《青花》,就让他差点着了道,若不是橙发妖恰好克制青花,最后是个什么结果,那可真说不定。

    左莫身形疾退,一般的妖术,对青花没有任何用处。

    疾退之际,他的目光死死盯着这朵青花,强烈的危险感升起,他浑身毛发根根直立。

    这朵青花比青花葬水释放的那朵,更加漂亮,更加完整,也更加危险!

    眼前这个戴面具的女妖,比青花葬水更厉害!

    当左莫注意到青花雪手上第二朵青花成形时,眼皮不禁一跳,若是一味躲避,随着青花越来越多,自己的处境也会越来越危险!

    想到此,左莫一咬牙,脚下金光一闪,身形突然向前猛冲。

    情急之下,他顾不得保留,脚上金光闪动,身形如电!

    擒贼先擒王!

    战斗经验丰富的左莫,当机立断,既然青花一时难破,那就直接攻击本体!

    左莫身形极快,原地凭空消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青花雪面前。

    笼罩手掌的罡雷,劈啪作响,拖着长长蜿蜒电芒,像一把不规则的雷斧,当头劈至!

    罡雷霸道无比的气息,让青花雪心头浮起一抹恐惧,但是这抹恐惧迅速被随之而来的亢奋冲散,她优雅地松开手中捧着的青花。

    青花飘浮在她面前,猛然绽放耀眼的光芒。

    左莫只觉得好似斩中一堵韧而软的无形气墙,刚猛至极的阳煞罡雷,竟然硬生生给挡住。左莫暗叫不好,但他反应极快,化掌为啄,狂暴的阳煞罡雷仿如找到倾泄口,顺着左莫的指尖涌入。

    轰!

    炽目的银青色光芒在两人之间炸开,汹涌澎湃的力量陡然失去控制,向四周轰然横扫。

    两道人影倏地分开。

    青花雪面前的那朵青花消失不见,而左莫浑身看上去更加狼狈,身上多处染有蓝色的光点,垂下的右手不停地颤抖。他紧紧盯着对方,刚才那记阳煞罡雷是他能够用出的最强罡雷,可依然无法伤到对方。短短的一招,他便判断出,面前的女妖比青花葬水要厉害得多,双方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好厉害的妖术!

    不过,自己也没败!

    眼角余光瞥见另一枚青花正朝他飞来,左莫身形一晃,再次在原地消失。

    青花虽然厉害,却不是没有弱点。

    左莫头脑清晰无比,高速移动中一口气不歇,连续释放十二记阳煞罡雷!十二记阳煞罡雷,从各个方向,呼啸着朝青花雪飞去。可惜自己不能修炼《天南箭术》,南玥射出的藤箭,速度比阳煞罡雷更快。

    青花雪虽然第一次战斗,却展现出超凡的战斗天赋。眨眼间身陷重围,青花雪毫不慌乱,她深吸一口气,面具下传来一声清喝:“青花裳!”

    话音未落,她身上忽然亮起一根根青色光藤。青色的光藤舒展,缠上她的双足,缠上她的腰肢,缠上她的双臂。眨眼间,青色光藤条包裹着她全身,恰似一朵青花收拢。

    阳煞罡雷撕裂的呼啸之下,青花包裹的青花雪,就像暴风雨中的一朵娇弱青花,岌岌可危,随时会枝折花落。

    十二道阳煞罡雷如同雨点般,轰然砸在青花雪身上。

    滋滋滋!

    青花中若隐若现的青花雪,犹如蒙上一层雷网,无数银蛇劈啪游走。银色的电芒,照亮青花雪琥珀色的眸子,斗志盎然!

    青花雪安然无事,体表游走的罡雷迅速减弱,而紧缠在她身上的光藤,却陡然光芒大盛,像吸足了水份营养一般。罡雷竟然被光藤吸了个干干净净!

    左莫倒吸一口冷气,头皮一阵发麻!

    好诡异的妖术!

    情况陡转直下,对方的青花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本身的防御却同样无懈可击,没有破绽!他可乎可以想到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对方只需要不断地释放青花,那天青花葬水可是一口气释放了几十朵青花,以眼前这面具女妖的实力,放个数百朵只怕不是什么难事。青花数目一旦增多,他闪避的空间便会迅速被挤压,那时他就危险了!

    该死!

    左莫脑子转得飞快,绞尽脑汁地拼命思考,什么手段才能有效?

    难道要用汲古荒祭术?

    汲古荒祭术的威力左莫充满信心,但是在他心中,这一招是他压箱底的绝招。第一位挑战者,就用上压箱底的绝招,那后面怎么办?

    总不能来一个,就用一次汲古荒祭术吧。

    汲古荒祭术的威力虽然强大无比,但是消耗也同样惊人。左莫用完一次,只怕就要退出荒兽棋盘了。

    那还接受挑战个屁!绝对亏大发了!

    多一位挑战者,可就多赚一笔,坚持得越久,赚得越多。这笔账,左莫心里可是一清二楚。他来十指狱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封绝战场的线索,可这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不行!

    不能用汲古荒祭术!

    他脚下金光闪动,不断地消失,然后不断地出现,像瞬移般,围着青花雪游走,寻找机会。

    青花雪果然如同左莫所料,一朵朵青花,不断地从她捧起的双掌中绽放、飘飞。她依然优雅从容,就像河畔放下花灯的宫女,幽幽亭然。只有当她抬起头时,偶尔从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才能够感受到炽烈的战意!

    脚下金光闪烁不定,他如穿梭虚空,忽隐忽现。

    金光倒映进左莫的视野,一筹莫展的左莫,忽然心中一动。

    既然《金乌足》能够在荒兽棋盘里使用,那其它几般变化呢?

    大日魔体有六般变化,除了《金乌足》,还有五般变化,也不知道其他的能不能用?

    左莫目光骤然炽烈如火,大日魔体的好几番变化,他还从未在实战中用过。苦练许久的绝招,终于有机会用出来,就像一把打磨许久的宝剑,即将出鞘,饱饮敌人的鲜血!

    一瞬间,从体内深处迸发的强烈战斗欲望,犹如一股滚烫的熔岩,流遍他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