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七十六节 我们需要实战!

第三百七十六节 我们需要实战!

    南玥和苍泽的出手,立即震慑住群妖。

    紫色藤箭,快若闪电,无一妖避开,空中掠过紫芒惊艳裂空。灰青苍痕,奇诡百变,就像戴着人皮面具的刺客,防不胜防。眨眼间,刚刚还杀气腾腾的偷袭者,便纷纷化作白光,消失不见。

    围观者无人敢动。

    他们也许无法像明决子那般,一眼洞察南玥和苍泽用的都是高阶妖术,但他们同样能够看出两种妖术的不同寻常。南玥和苍泽之前呆在幻阵中,众妖被左莫吸引,竟然一无所觉。

    他们的突然出现,以及随后的霹雳手段,立即熄了一些妖混水摸鱼的心思。

    南玥气息微喘,手持藤弓,立在左莫身旁,一脸警惕地注视着周围。苍泽额头布满汗珠,身上的灰青色雾气,比刚才淡了许多。

    左莫心中明了,南玥和苍泽不过第一次修炼新妖术,这番用出来,肯定是筋疲力尽。

    “回去吧,好好休息。”缓过劲来的左莫温声道,双手同时挥动,数十道各色光芒如同暴雨般倾泄而出,没入他周围的空地上,消失不见。

    陷阱!

    围观者心中无不暗自凛然。

    南玥和苍泽都是强弩之末,眼下不过硬撑,见状彻底松一口气,没有拖泥带水,迅速离开。

    左莫冷冷环顾周围一眼,许多妖纷纷低头,不敢与他对视。他的目光在明决子身上顿了一顿,这个陌生的妖朝他微微一笑。

    他没有细思明决子笑容里的含义,便离开荒兽棋盘。

    甫一离开荒兽棋盘,左莫才深刻地感受到这次神识消耗到底有多严重,赶紧入定,恢复神识。

    ※※※※※※※※※※※※※※※※※※※※※※※※※※※※※※

    “这个剑阵是个好东西,能够帮助你们参悟剑意。但是,不要过份依赖外物,我们是剑修。什么是剑修?除剑之外,别无他物!无论你们有没有领悟剑意,当你们开始修剑后,你们的心便有如一柄剑胚。你需要不断地锤炼、磨砺它,使之越来越精纯,使之越来越坚韧。那怎么才能锤炼磨砺你们的剑心?战斗,不断地战斗!没有战斗,没有剑修。我们剑修,是带着锋芒来到这个世界!”

    韦胜的声音并不激昂,但是坚毅的目光,和斩钉截铁没有一丝转圜的语气,却令所有的剑修热血沸腾。

    以前,大伙苦于无人指导,像无头苍蝇。如今,韦胜的横空出世,让所有的剑修,看到希望。换在其他门派,像韦胜这样弟子,依然是弟子。但是在这里,韦胜迅速成为所有剑修的老师,无人置疑他说的每句话。

    他是真正的剑修!

    韦胜的许多修炼如果放在以前,大家都会觉得很傻。谁能想到,一位金丹期的修者,还每天花费两个时辰,像个初学者一般,一剑一剑劈刺?可是他很快,他就用事实让众人明白,基础修炼是多么至关重要。

    他用炼气期的剑招,炼气期的灵力,横扫包括麻凡在内朱雀营在内的一众高手。

    如此匪夷所思的比试,当整个朱雀营整整数日间,都陷入一片死寂。韦胜的表现简直颠覆了他们长久以来形成的常识。

    什么灵力,什么剑招,在韦胜面前,就像没有任何用处一般。他用事实告诉大家,他们的修炼进入误区。渐渐,有人开始模仿韦胜的修炼方式,一板一眼地练习他们早就放下许久的基础剑招。

    韦胜的讲剑堂每天都是人满为患。

    在讲剑堂上,韦胜讲了刚才那番话。大伙课后迅速聚集在一起,交头结耳商量。

    “韦师说得太他娘的够劲了!”雷鹏虽然修的不是剑诀,但是每堂讲剑从不拉下,今天韦胜的这番话更是大大符合他的胃口。年纪轻轻的韦胜,被大伙称为韦师。

    “可是哪有什么实战。”人有嘟囔道。

    “实战也不是没有。”麻凡沉吟道,自从他上次被韦胜打败,他反省了许久。他修剑野路子出身,许多东西一知半解,埋下许多隐患。如今被韦胜一一挑出,受益极多,他对韦胜说的每句话,都要反复思考好几遍。

    “没错,外面就有煞魂,还有更厉害的煞魂兽,不就是最好的实战对象么?”年绿插了一句。

    “对!干他娘的!”

    “嗯嗯,咱们好好筹划一下,不如这样……”

    可怜的煞魂兽们,在这片煞雾中横行上万年安然无事,却因为韦胜的一席话,遭遇灭顶之灾。

    ※※※※※※※※※※※※※※※※※※※※※※※※※※※※※※

    本来束龙、阿文等等卫营的骨干,也打算参加讲剑堂。虽然韦胜讲的是修剑,但是许多地方对他们同样有借鉴意义。

    但是,这个打算被蒲妖无情地扼杀。

    开什么玩笑?堂堂天妖的嫡系,哪怕是名义上的嫡系,哪里轮得到别人来给他们讲课?

    对蒲妖而言,这简直是羞辱,没错,就是羞辱!

    越想心里越是不爽的蒲妖,立即命令卫营全营封闭。讲剑堂有什么大不了?讲起修炼,哼,谁能跟哥比?

    蒲妖心中冷笑。

    大手一挥,炼魔堂就这样摆开。

    虽然蒲是妖,但是他对魔那一套,可一点不陌生。洋洋洒洒,肆意指点,所讲的早就不局限于《苦卫》。如果那些魔界的魔校们,坐在这听,只怕早就心惊肉跳。苦卫们只是老老实实听着,许多地方让他们豁然开朗。至于其他什么的,他们倒没有什么感觉。

    虽然营门紧闭,但是朱雀营的一举一动,还是落在束龙他们眼中。

    “实战?唔,的确很有必要。”蒲妖托着下巴,眨着血瞳。

    比起朱雀营的剑修们,卫营的苦卫们,实战经验少得可怜。而且他们都是修奴出身,真正意义上的野路子。可以说,先天上苦卫们便差朱雀营的剑修们许多。

    若是卫营被朱雀营压下,他面子上岂不是太无光了?

    哪怕是韦胜!

    哼!区区一个金丹……

    心高气傲的蒲妖,哪里可以容忍这样的结果?

    更何况,还有黄金魂!在吸收一缕黄金魂之后,他的神魂大大稳定下来,让他松一口气之余,对剩下的黄金魂更加渴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当然要好好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

    没办法啊,自己的这位学生,最是现实不过!

    蒲妖也把主意打在那些煞魂兽身上,他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大手一挥,直接命令下去。

    卫营开始行动。

    ※※※※※※※※※※※※※※※※※※※※※※※※※※※※※※

    营地里发生的一切,公孙差都不知情。韦胜的到来,对他并无太大的影响。离开无空山时,他只不过刚入门月余,对无空剑门没有什么感情。韦胜这个大师兄,他也只是听说过名字,真人还是第一次见。

    此时他浑身红彤彤,像煮熟的虾。他本来长得就俊俏,脸上有着少年特有的腼腆羞涩,此时全身通红,更是可爱。

    他的神魂剧烈地波动着。珠子一入口,汹涌的神魂本源,如同潮水般,险些把他吞没。他的神魂,就仿佛一叶舢板,在大浪中挣扎。

    若是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想法便是自保。

    可公孙差性情狠辣果决,第一时间开始自杀式的疯狂掠夺。挣扎中,不间断地吞噬神魂本源,来强化自身,其中惊险程度,是公孙差修炼以来最危险的一次。

    公孙差的修为在整个队伍中属于最垫底的,但是,若论起心志,哪怕连左莫,都低估了他心志的坚韧程度。从他接触战将开始,就是在蒲妖一遍遍的蹂躏下,顽强的硬挺过来。在那段时间里,蒲妖没有任何指点,公孙差需要不断地从失败中寻找规律。没有鼓励,没有支持,只有失败。

    最残酷的成长模式,成就公孙差。

    这形成小娘狠辣的战斗风格,可却少有人知道,他对自己更狠。

    他是一个肉体孱弱、修为低下,内心却坚韧狠辣至极的怪胎。

    对他而言,这只不过是另一场战斗。凶险的局面,并没有让他有一丝动摇,从蒲妖无数次蹂躏中磨炼出来的心志,稳若磐石。他最擅长的,便是从看似没有机会的绝境,寻找出一丝可乘之机。

    如怒涛般的神魂冲击,他飘摇欲坠,他却无比冷静地,一丝丝地吞噬那些游离的神魂本源。

    他的神识迅速成增涨,他愈发得心应手。

    他就像指挥朱雀营般,指挥着自己的神识。

    迂回、穿插、围歼……

    这些他最熟悉的办法,被他游刃有余地用出来。他就像一只狡诈的狐狼,伺机游走,一看到机会,便扑上猛地咬下一块。

    神魂本源是如此汹涌,他是如此弱小。他没有半点慌张,相反,他相当兴奋,因为他找到了战斗的快感。这种快感,就像毒瘾般,让他深深为之迷醉。

    他逐渐控制局面。

    他的神识越来越强大,受到助益,他的计算愈发精确,神识控制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它们就像从最初的菜鸟,变成精锐的士兵。

    渐渐,心中隐隐升起一丝明悟。

    这丝明悟越来越清晰,清晰得就像在窗户纸背后,随便一捅,就能够看个真切。

    他的神识犹如风卷残云,把最后一丝神魂本源吞噬。

    啪,像有什么碎裂,又像有什么破开。

    他立在空无一人的战场,心神异常空明。

    呵,原来,这就是战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