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七十五节 【妖术牢笼】

第三百七十五节 【妖术牢笼】

    难道……他竟然能够掌控荒兽棋盘?

    明决子心中狂跳。笑摩戈盘膝而坐的过程,在他眼中,就像慢动作般被拉得极长。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笑摩戈。

    他见闻广博,知道眼下的战局进入另一个层面。看似那些冲近到笑摩戈身边的群妖都被制住,其实不然。

    另一场战斗才刚刚开始,笑摩戈凝重的神情,更加令明决子相信自己的猜测。

    只是……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够控制一狱……

    明决子怔怔地望着笑摩戈出神,他忽然充满好奇,左莫破狱之战的最后一招是什么。破狱成功并不能控制一狱,就像当年千流大人定下莫水明空,但他并不能掌控莫水明空,而只是莫水明空更有利他的发挥。

    历代破狱成功者,几乎都如千流大人那般,但也有例外,在历史上,曾有三位破狱妖能够掌控一狱。

    这等秘辛,往往只有那些历史悠久的家族才知道一些。据说,能不能掌控一狱,最关键的一点便在于破狱最后一击。破狱之战中,越往后,战斗也会越激烈。最后一击,往往是最强大最惨烈的一击。新狱的形成和最后一击有着大半的关系,而能不能掌控一狱,同样也和最后一招有着莫大的联系。

    当然,这些都是猜测,流传在一个圈子里的猜测。

    因为没法证实,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三位大人,最后一招是什么。而他们到死,也未曾揭开这个谜底。这个猜测,是一些有心人,从各种蛛丝蚂迹中得出的。大家从各种途径惊讶地发现,三位大人都或多或少提及到最后一招。不过也有许多人不相信,因为这些痕迹并不能证明什么。

    可明决子相信。

    因为他恰巧比别人知道得多一点。

    明决子本来对笑摩戈对上天才联盟这件事并不感兴趣。别看这件事情被炒得沸沸扬扬,但是在明决子周围,关注者并不多。高阶妖族自然有高阶妖族的圈子,他们只对自己圈子里的事件感兴趣。明决子本来也没有太过于注意,只是好奇荒兽棋盘是什么样子,便跑来看看,没想到却目睹如此惊人的一幕。

    笑摩戈周身一百五十丈,有如一片灰白死域,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静止不动。

    外面围了一圈妖,但是没有谁敢踏进这片区域。眼前的一幕,超出了他们想象的极限,无数记录妖术的光芒不断地闪动。

    左莫眼前一变,一个巨大的棋盘,出现在他面前。

    在这个棋盘中,只有他和被卷入其中的对手。只是他的对手数目众多,所有卷入其中的七十一名妖,皆是他的对手。换而言之,他需要同时与七十一名对手战斗。

    左莫心中没有一丝畏惧,这是他的主场。

    嘶嘶嘶!

    黑白色的棋盘,猛地飞出无数光芒,缠绕上众妖。

    荒兽棋盘!

    众妖只觉眼前一花,失去左莫的踪影,再待他们看清周围时,却骇然发现他们置身于光笼之中。胳膊粗的牢笼光柱,闪耀着繁复妖异的光芒。

    【妖术牢笼】!

    棋局开始。

    一些妖自恃武力,冷哼一声,便朝牢笼释放妖术。然而无论他们怎么释放妖术,都无法撼动光柱分毫。更聪明的妖,并没有妄动,而是小心地观察周围。

    这七十一名妖之中,不乏实力之辈。金震便是其中一位,他出身于五大族之一的金族旁支,但年轻聪颖,实力颇为不俗。

    这段时间,并没有妖术攻击他,他立即明白,只怕出去的关键便在这光牢上。他定下心来,仔细观察光柱。胳膊粗的光柱每根光芒都不相同,透过光芒,能看到层层缠绕的小妖术,咦,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他猛地想起来,光柱密密麻麻闪耀的妖术光芒像什么了——破狱六题!

    没错,就是破狱六题!

    光柱上的妖术结构,和破狱六题如出一辙。

    金震的汗刷地流下来,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前段时间闹得轰轰烈烈的破狱六题,他怎么会不熟悉?他甚至连每一道题都能倒背下来,包括它们的答案。

    可是,当他面对类似破狱六题的妖术题时,他心头唯一能泛起的,只有绝望。要知道,破狱六题他凭自己的能力,能解开的不过三题。哪怕后来第六题的答案出来,他为了弄明白,花了整整六天。

    千万……千万别太难啊……

    金震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中祈祷。他哆嗦着,强忍心中狂跳,仔细查看起。

    这一看,他就险些直接晕过去。

    密密麻麻的小妖术,以异常复杂的方式交缠,一眼望去,令人头大如斗。

    自己真是鬼迷心窍,跑来赶这趟混水。金震丧气无比,这次只怕免不了受伤。这下好了,要贴一笔疗伤的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他忽然心中一动,破解肯定没戏,但自己可以把眼前的这些记录下来,说不定到时还能卖一笔钱呢。他越想越是兴奋,连忙开始施展记录妖术。

    记录妖术的光芒亮起,他不禁哈哈大笑,果然可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他到底有些心思,知道什么东西最有价值。他不惜神识,小心翼翼地把每根光柱上的妖术,完整地记录下来。

    嘿嘿,这可都是钱啊!

    他堪堪录完,忽然光柱亮起刺目光芒。就像无数根刺,突然扎进他的身体,剧痛传来,他一声惨叫,眼前一黑。

    刷刷刷!

    左莫周围的那些保持诡异姿势的群妖们,不断地化作一团团光芒,消失不见。

    明决子知道,这些家伙肯定都是被轰出荒兽棋盘。他眼中闪过一丝讶然,自始至终,笑摩戈都坐在原地,未曾挪动分毫。那场看不见的战斗,会是什么样子?这么多人竟然被横扫?

    他充满好奇,目光明亮。

    左莫缓缓睁开眼,他眼中闪过一抹倦色。七十一具【妖术牢笼】,哪怕有主场之利,对他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整场战斗看似没有太激烈的地方,但有好几处,他如同游走在钢丝上,险象环生。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利用荒兽棋盘。幸好遇到的都不是什么高手,否则的手,一旦陷入缠斗,他只怕顾此失彼,难逃一败。

    若是他败了,所受的反噬,会让他的神识瞬间重伤。荒兽在他身后,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如芒在背。

    突然妖群中冲出几道身影,快若闪电,朝左莫冲来。

    左莫眼睛蓦地微眯,心中凛然,这几个冲过来的家伙,时间拿捏得正好,不是庸手!他神识在刚才的【局】中消耗巨大,正是最疲软的时候,若是再给他两息,不,哪怕一息,他都能化解这轮攻击。

    看来自己对妖族的战斗还是没有经验,他暗自记下这次犯的错误。

    对于被轰杀出荒兽棋盘,他倒不是太在意。反正只是神识受伤而己,若是能从中吸取一些教训,那可是很划算的买卖,因为这可能救自己的小命。

    所以左莫并没不慌张,他甚至还有些好奇,被轰出十指狱是什么感觉。

    铮!

    如同钢弦被拨动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一道紫色的光箭,从左莫脸颊掠过。

    紫色光箭快得根本让人难以闪避,穿透一名高速前进的妖。这名妖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化作一团光芒,消失不见。

    扑嗵,最前方的那名妖忽然毫无征兆地一头栽倒,他的脚上,赫然缠着两道灰青色的雾气索。

    此妖实力非凡,见机极快,在栽倒的一瞬间,手上立即亮起一道光斩,斩向脚上的青雾索。

    噗!

    他的胸前突然突出一截青灰色的剑尖。

    剑尖消散成雾气,他瞳孔中尽是不能置信,化作一团光芒,消失不见。

    铮铮铮!

    钢弦拨动的声音不绝于耳,南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藤弓,每次弓弦张开,紫光一闪,一支藤箭便在弦上。

    苍泽此时相貌大变,满头青灰色头发,如同水草般飘动,带着诡异的韵律。他的双目蒙着一层淡淡的青灰雾气,浑身如同乩巫般颤抖,每一次颤抖,都伴随肉眼难见的波纹荡开,阴冷诡杀之气四溢。

    围观者无不色变。

    “高阶妖术!”明决子终于按捺不住,失声惊呼。

    南玥恰好刚从入定中醒转,一见左莫遭到围攻,毫不犹豫地出手。她用的是正是今天刚刚修炼的《天南箭术》,这门妖术她今天只不过第一次修炼。但是《天南箭术》不愧是为天南藤氏的传承妖术,南玥学起来得心应手,远没有普通妖术的那般艰涩,许多地方就像本能一般。

    她着急替左莫解围,心无旁骛,更是渐入佳境。

    苍泽比南玥晚醒转一点,他修炼的《苍痕术》并不像南玥那般周围浑然未觉,相反,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隐隐有所察觉。目睹大人尽心维护他们,他心中感激,虽然知道这会得罪别人,也依然毫不犹豫。

    《天南箭术》!《苍痕术》!

    两部曾经叱咤一时的妖术,在经历无数岁月湮没,如同拂去尘埃的宝剑,那冷冽的锋芒,再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一如那三千年前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