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七十四节 【荒兽棋盘·局】

第三百七十四节 【荒兽棋盘·局】

    说实在话,橙发妖此时的模样看上去怪异至极。尤其是他浑然不知自己的嘴唇上,还印着一朵莹莹发亮的青花,偏偏他的话极多,青花一张一合,诡异至极。

    “咳,你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左莫忍不住问。

    橙发妖浑身印满青花,闪闪发光,他浑若无事人。左莫没有天真到以为青花只不过好看,相反,青花被打上“歹毒阴狠”的标签。屡试不爽的《小千叶手》,居然都没能拦到青花,这可是他自打学习《小千叶手》之后第一次遇到。

    若论诡异阴狠,青花在左莫遇到的妖术之中,绝对能够名列前三。开什么玩笑,青花出现时,左莫浑身汗毛直竖,对心底深处冒出的强烈危险感,到此时还有如淡淡的雾气,萦绕心头,未曾散尽。

    “没啊。”橙发妖一脸得意洋洋:“我这样的堂堂不死之驱,怎么可能怕这些残花败柳?不要羡慕哦!”

    黑烟妖脸色一滞,表情迅速变得怪异无比。

    左莫不禁莞尔,这家伙挺有趣的。

    “不过这些残花败柳,还是有点名堂,我摸不透。”刚刚还得意洋洋的橙发妖脸一垮,充满苦恼道:“真可惜,我还想学这招呢,多拉风。”

    “估计这是青花家的独门妖术,肯定没那么容易复制。”左莫安慰道:“而且这招太阴柔,不适合男子汉用。”

    “也对。”橙发妖心情迅速转好,哈哈大笑道:“还是兄弟了解我。我们不要这种残花败柳。讲义气的汉子,要有有气势的妖术!唔,火罡雷正好!”

    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橙发妖,黑烟妖嘴里就一阵发苦。青花家,刚才可是青花家!青花家岂是那么好惹?他心中充满了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拦住大橙呢?要是不对别人的幻阵动手,就不会惹出笑摩戈,不惹出笑摩戈,就不会与青花家交恶……

    他脸本来就黑,此时简直黑得像锅底。不过他也知道,梁子结下来,刚才大橙算是把青花家彻底得罪。

    橙发妖可没心没肺得很,浑然没有半点担心,他兴致勃勃跑到左莫身边:“兄弟,以后有什么好玩的,记得叫上我啊。”

    左莫眼角余光瞥见远处有妖朝这边指指点点,他心中一突,知道有妖认出自己,他笑着对橙发妖道:“嗯嗯,以后有好玩的,肯定找你。我现在有点事,要先去忙了。”

    橙发妖有些遗憾,和左莫交换了神识印记,才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他显然还没有玩够。黑烟妖注意到远处的情况,有些意外地瞥了一眼左莫。

    橙发妖今天也累到了,和左莫挥挥,就和黑烟妖离开。

    左莫颇为喜欢这个有些傻气的家伙,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想把对方卷入这次事件之中。他瞥见远处围了不少指指点点的妖,他就知道,自己的形迹估计隐瞒不住了。南玥和苍泽正在参悟刚刚到手的妖术,不宜被打扰。

    接下来要发什么,左莫心知肚明。他很镇定从容,心情没有任何变化。离开无空山之后,一路辗转,历经许多战斗,战斗已经不会让他感到恐慌。

    他静静地立着,在等待对方的出现。

    没过多久,就有几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靠近。

    “笑摩戈!”

    “他在那!”

    这些声音中充满了振奋和激动,各大妖市对笑摩戈的悬赏,都在不断上涨。只需他用妖术记录下来打败笑摩戈的过程,便能获得一份高昂的赏金。财帛可不光能动人心,妖心也是一样能动的。更何况,打败笑摩戈得到的可不仅仅只是赏金,任何打败笑摩戈者,都能够立即名噪天下。反正这是十指狱,又不会死人,最多不过神识受点伤。与收益相比,这点风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天下到哪去找这样名利双收的好事?

    左莫就像一块强力磁石,不断地吸引各路来妖。

    眼看几道人影就要飞近,左莫淡然剔透的眸子陡然绽放几道冷凛森然的光芒。

    毫无征兆地,几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几道人影突然像被什么东西一斩为二,被斩断的身形,还向前飞出几丈才消失在空中。

    “小心!有冰刀!”

    “是幻阵!”

    惊叫声此起彼伏,谁也没想到,笑摩戈竟然不动声色中,在离他这么远的地方布下冰刀幻阵!嘶,许多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冰刀、幻阵,都不是什么高级妖术,冰刀是小妖术,幻阵用的也是两种低阶的水妖术冰合成。

    让众妖倒吸冷气的是,那几人挨刀的地方,离笑摩戈起码还有一百五十丈。

    不动声色间,便在一百五十丈外布下陷阱,心思、实力缺一不可。之前还抱着许多臆想的家伙,仿佛迎头被淋了一盆冰水,一股寒意从他们心底深处冒出来。

    赏金不是那么好拿的。

    啪啪。

    又是几道光芒闪烁,又有几个家伙被轰出荒兽棋盘。许多妖甚至没有搞清楚这几个家伙遭了什么暗算,气氛陡然紧张起来。一些妖甚至萌生退意,他们的脚步慢下来,迟疑不定地看着笑摩戈。

    对方表现得过于镇定,难道他有什么依仗么?如果没有什么依仗,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慌张?

    队伍迅速拉开,心思活泛之辈,隐隐感觉危险。让别人探探底也好,能坚持到最后,才有可能占到便宜。

    左莫他静静地立在那,好像没有看见到从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敌人。

    他并非故作镇定,他的心平静如水,他的神识前所未有的活泼,周围所有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收在他的心底。如鱼得水的感觉,让他浑身每根神经都感到愉悦,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周围环境充满了无形的亲和力。

    忽然间,他心生明悟。

    这是荒兽棋盘,这是他的地盘!

    轰!

    他的脑海中,就仿佛轰然炸开,周围隐隐的善意,如同沸油浇火,轰然炽烈。

    荒兽棋盘!

    他好像看到一只浑身包裹在烟雾中的荒兽在盯着他,那双猩红如灯笼的凶目,却并没有凶残暴戾,它只是深深地看着他。

    识海中,蒲妖的一声叹息,悠然响起。

    左莫听到这声包含沧桑的叹息,但此时他却不及细究这声叹息背后蕴含的意义,他的目光不曾挪开荒兽分毫。他仰着脸,如山般的荒兽半蹲在他面前。左莫的身高并不矮,但也不过刚刚够得着荒兽隐约可见的脚趾。荒兽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左莫,幽红的双目深沉如海,让人猜不透。

    它盯着左莫看了片刻,身形就在他眼前缓缓消失,直至不见。

    左莫猛地一个激灵,周围的惊叫和喊杀声如同潮水般传入他耳中,他恍如隔世。难道刚才是幻觉?左莫使劲地甩了甩脑袋,眼前哪有什么荒兽?

    来不及细想,最近的敌人,已经冲进一百丈的范围。

    冰刀幻阵不是什么高阶幻阵,只要对方稍有防备,便无法奏效。所有的冰刀幻阵全都被一扫而光,势如破竹的群妖们个个精神大振!

    就算笑摩戈有什么翻天的本事,也架不住人多!冲过来的妖,数目多达四十多名,而且许多原本抱定旁观的妖,此时也忍不住冲了进来。说不定可以混水摸鱼呢?捡了漏可就赚大了!

    许多妖手中的妖术光芒已经闪亮,众群齐齐兴奋起来,下一秒,将有上百道妖术,像雨点般砸向笑摩戈!

    笑摩戈哪怕再厉害,也不可能尽数躲过去。

    胜利就在眼前,群妖激动。而旁观者更是不断地施放记录妖术,唯恐妖术失灵。笑摩戈被围殴,这可是能够轰动妖界的大消息。而一些老成持重者更是告诫自己的学生,这便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的下场。你能破狱又如何?别人想怎么折腾你就怎么折腾你!

    场内的笑摩戈依然一动不动,他似乎没有看到群妖们手中亮起的妖术光芒,他轻轻地扬起右手。

    一只能普能得不能再普通的右手!

    一点并不耀眼的光芒,在他扬起的右手指尖亮起。

    他缓缓地吐出:“【荒兽棋盘·局】!”

    声音不大,清越如风,却吹遍荒兽棋盘的每个角落。荒兽棋盘中的所有妖,齐齐被惊动,他们一脸震惊地抬头。

    无声无息之中,左莫身边一百五十丈内,地面黑白棋格蓦地有如活过来般,似缓其疾地转动。

    时间仿佛停顿在这一秒,冲进一百五十丈范围内的妖,身形陡然僵在原地。

    只见左莫身边,立着许多奇形怪状的雕塑。他们有的保持奔跑的姿势,有的手上还亮着光芒,有的身形前倾,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所有的声音都齐齐消失,左莫周围一百五十丈内,安静若死。远处围观的众妖呆呆看着面前充满诡异和不可思议的一幕,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不明白,然而就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中,左莫缓缓盘膝坐了下来。

    围观者之中,忽然有一人浑身剧震。

    他充满疑惑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雪白如纸,双目中流露出骇然之色。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