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七十节 玉佩 【第一更】

第三百七十节 玉佩 【第一更】

    左莫把伊正的猜测告诉韦胜。

    韦胜沉吟:“师弟还记得剑洞不?”

    “当然记得。”左莫点头,他没敢说其他那里面自己逛过不少次。

    “我是从那里传送过来的。”韦胜道:“有个叫林谦的家伙,一直在调查你。这次,他们发现妖军跑到我们无空山去,认为这件事肯定和你有关。便说动掌门,允许他们进入剑洞。我便陪他们去了一趟剑洞,后在剑洞的最底层,发现了一些奇特的地方。”

    韦胜的话让左莫吓一跳,他急声反问:“等等,你说他叫林谦?”

    “是啊,师弟认识?”韦胜又形容了一下林谦的相貌,郑重嘱咐道:“师弟要千万小心此人。此子来历极大,背景深厚,手下的那批修者,都是精锐,百余人,我当时连他一个普通的护卫都不是对手。”

    韦胜只稍微形容了一下,左莫便知道师兄口中的林谦和他见到的那位林谦,是同一人。现在想想,那时遇到林谦,未必是偶然。不由暗呼晦气,自己已经万分小心,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当然,也只是一惊罢了,如今身陷古战场,哪怕林谦权势滔天,也和他没什么关系。

    不过,出去了可一定要小心,大师兄的实力如何他一清二楚。虽然当时大师兄还没有结丹,但是战力之强,绝对不可小觑。连一个普通的护卫,都比大师兄厉害,这是什么水准啊!

    见左莫听得仔细,韦胜索性把他所知道的,全都说了一遍。

    林谦的问题,左莫心中大致明了,但是有些话却不能说,只能烂在肚子里。他的注意力很快便从林谦身上转开,若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不用林谦动手他们也活不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能够尽快地离开这里。

    被左莫这么一提,韦胜突然想起来那枚残破的玉佩:“对了,祖师留言说,那座传送阵是他当年参悟这件法宝领悟出来的,莫非这里面有什么线索?”

    左莫接过玉佩,玉佩十分古旧,有一角残破,一看便知经历无数岁月的古物。祖师之物,左莫大为好奇。

    “咦。”他忽然轻咦:“有古怪。”

    “咦。”识海中的蒲妖同时轻咦:“有古怪!”

    一人一妖,异口同声。

    “什么古怪?”韦胜连忙问。

    左莫没有说话,他闭上眼睛,神识如同潮水般包裹着这枚玉佩。

    韦胜露出动容之色,师弟的神识,好强!难道师弟走的是禅修的路子?他又想起来师弟对符阵的偏爱,立即觉得也有可能是符修。禅修和符修虽然都重神识,却是截然不同的方向。禅修修炼的神识,讲究澄静定性,悠远平和。而符修修炼的神识,却是讲究变化配合之道。

    “嗯?”韦胜心中凛然,师弟的神识之强,远超他所见过的那些禅修符修,简直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神识是好东西,这他知道。即便是剑修,如果能兼修神识,便是如虎添翼。

    师弟的神识强则强矣,却让人生出头重脚轻之感。无论是禅修,还是符修,虽然都重神识,但是论及根本,却依然是灵力。没有灵力,神识再强大,就有如一个身体孱弱的人,根本挥舞不动锋利的重斧。

    难道师弟修炼上出现问题了?韦胜虽然心中疑惑,但并未开口。师弟一直极有主见,早在无空山的时候,大家修炼的道路就开始不同。

    想到无空山时的光景,他不禁摇头失笑,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以师弟那么现实的性格,让他去修炼一个没什么实际用处的功法,打死他都不会干。而且师弟一向古怪得很,总是喜欢折腾点稀奇古怪的东西。

    “师弟有什么发现?”韦胜问道。

    左莫脸色怪异:“看来咱们的那位祖师,似乎也不是一般人物啊!这玉佩只怕来历不凡,上面的气息很古怪,我从来没见过。”

    韦胜微微一笑,并没有太多惊讶。在他看来,他和师弟都太年轻,见识有限,有什么没有见过的,实在正常,若是见过,那才有点不正常。他并不知道,左莫的识海中,还有位千年老妖。

    左莫几乎从未在蒲脸上看到惊骇的表情,这是第一次。平日里,蒲妖最喜欢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妖的派头,偶尔动容动容,能够流露出讶然之色已经极为难得。

    “有啥发现?”左莫就像好奇宝宝,瞪大眼珠。

    “厉害!”睁开眼的蒲妖长舒一口气,脸上惊骇之色未褪:“玉佩上的气息,是两万年前留下的。”

    “两万年前……”左莫只觉得自己的舌头在打颤,结结巴巴地问。

    两万年!

    两万年,再厉害的修者妖魔,都化作黄土,消散得无影无踪。他们之前经过的战场,累累尸骨,都已经风化酥松,轻轻一触便崩为飞灰。

    竟然有人能够将一股气息,流传两万年,这需要何等通天之能?

    一人一妖,沉浸在极端震撼之中,不能自拔。

    良久,才听得蒲妖幽幽长叹:“和他们相比,我们真微不足道。”以蒲妖如此自傲的性子,能说出来这句话,可见玉佩对他的冲击之大。

    左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万年,实在……实在……

    他找到不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过了一会,他木然从识海中退出来,对韦胜道:“大师兄,这块玉佩我要琢磨一阵子。”

    “嗯,你拿去就是。”韦胜点头,若论折腾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拍马也赶不上师弟。

    ※※※※※※※※※※※※※※※※※※※※※※※※※※※※※※

    韦胜并没有闲下来,跑来向他求教的人络绎不绝,全都是朱雀营的成员。朱雀营的日常修炼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个人修炼,另一方面则是战术修炼。在战术修炼方面,有公孙差的指导,他们一直进行得十分顺畅。但是在个人修炼方面,却一直是他们很头痛的地方。

    他们大多草根出身,并没有接受过完整的传授。左莫能够提供给他们的只有各种剑诀和剑阵。可是,光有剑诀远远不够。他们在日常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没有人能给他们指点,他们只有单纯靠自己摸索。剑阵更是对于那些基础比较扎实的剑修,比如麻凡他们,才有作用。

    韦胜的到来,立即让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的朱雀营众人看到光明的曙光。

    那一幕天地异象,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光凭这点,就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但是许多人还是心存疑虑,擅长修炼的人未必擅长教人,更何况,韦胜凭什么指点他们?于是大伙想出一个主意,先让谢山去探探底。

    谢山对大伙的烦恼当然一清二楚。别看他步入金丹,但这是他长期积累的结果,换而言之,他是用了一个笨到不再笨的办法突破金丹,能够指点大伙的地方也少得可怜。他也很好奇能够引发天地异象的天才,究竟有多厉害,他便一口答应,跑到韦胜那求教。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韦胜毫不藏私,廖廖几句,便让谢山佩服得五体投地。回去之后,谢山更是大肆渲染韦胜多么厉害,不愧是大人的大师兄,两人大方、不藏私,如出一辙云云。

    这一下,朱雀营的剑修们顿时坐不住了。但是为了避免把韦胜惹烦了,营内以抓阄的形式来确定求教顺序。

    这一招效果顿时显著无比。

    韦胜当年为了追求剑道,历尽千辛万苦,数次差点丧生。成为内门弟子之后,传授他剑诀是无空剑门剑意造诣最深厚的辛岩,加上他本人勤奋刻苦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正因为此,他的基础打得极其牢固。得到完整的《无空剑诀》后,他的眼界见识,比之普通剑修,要强得多。

    早期的经历,也令他能体会无人请教的痛苦,而且这些剑修也是师弟的手下,也算是帮师弟这个忙吧。所以当朱雀营的剑修们眼巴巴来请教他的时候,他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很快,韦胜便发现,许多人遇到的问题都十分类似。他把这个问题和左莫说的时候,左莫眼珠子一转,便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开讲堂。

    以前在无空山的时候,会有专门的内门弟子定期给外门弟子授课。

    韦胜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就如实照办。

    讲剑堂就在这片煞雾之中,轰轰烈烈的开展。

    而左莫,出了主意后,便立即进入十指狱。

    再次进入荒兽棋盘,左莫的心态已经发生截然的变化。之前他只是抱着游戏的心态,而当十指狱关系到他们能不能突破围困,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般肆意处之。

    他迫切地渴求关于封绝之战的任何信息,这份渴求超过对黄金魂的渴求!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通过十指狱得到封绝之战的信息,但当他重新踏入荒兽棋盘。

    当光芒淡去,当棋盘铺展,他深深地吸一口气。

    一个新的战场,一场新的战斗。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