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八节 舌战
    作为青花家年轻一代之中的优秀继承者,青花葬水有着极其出色的天赋,家族内无人出其右。云岭青花,是名门望族,数千年来,经久不衰,每一代弟子都是英才辈出。向上追溯几百年,青花家甚至能够在整个妖界的长老会中占据一席之地。

    当代青花虽然没有以前的光环,但是依然是人望深厚的大族。与之相比,苍族只能算山沟沟里的山野小族,所以当苍泽一听对方报出名号,顿时就不吱声。

    平时,光凭着“云岭青花”四个字,他就能横冲直撞,哪里受过如此羞辱?

    历代青花家,又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青花葬水羞愧欲绝,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目眦欲裂,指着左莫咬牙切齿道:“辱我青花家者死!”

    左莫翻了个白眼:“神经病,我有辱青花家吗?”

    “量你……”青花葬水胸中怒气稍平,就被左莫打断。

    “我辱的是你。”左莫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青花葬水,嘲笑道:“你这种货色也好意思叫天才?不要跑出来吓人好不好?唔,你现在肯定想杀我,我知道的。所以说,你这样的货色也就这些能耐,也就这么点心胸!跟我比?”他猛地提高音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青花家就比别人脸大?吃软饭的家伙,乖乖去破狱,没破狱之前别来烦我,哥很忙的懂不?”

    青花葬水通红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整个身形一阵摇晃,有几分不稳。

    噗!

    青花葬水模糊的身形突然爆开,爆成一团光芒,消失不见。

    左莫摇头感慨:“心理素质真差!”

    转过脸,看着目瞪口呆的南玥和苍泽,径直道:“唔,咱们继续。”

    ※※※※※※※※※※※※※※※※※※※※※※※※※※※※※※

    “啊啊啊啊啊!”

    充满愤怒的尖叫声,从里屋传来,姬成文脚步一停,硬着头皮推开门。啪!一个极其精致的水晶摆件,重重砸在他面前的脚边,碎成无数块。

    姬成没敢挡,任凭水晶碎片打在他身上,脸上堆起笑,以讨好的口吻道:“姐,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我去收拾他!挫骨扬灰,扒皮抽筋……”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姬丽语狠狠地盯着他。

    乖乖!

    老姐铁青的脸上布满杀气,那双让无数男妖沉迷其中的眸子里,全是熊熊怒火!

    天!姬成只觉脑门一阵发紧,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老姐如此暴怒。不知哪个可怜的家伙惹到了老姐,真可怜!

    盛怒之下的老姐六亲不认,姬成心中充满懊悔,自己怎么这么傻,撞上枪口。

    姬成知道表忠心的时候到了,故作愤怒道:“姐,你别着急啊!我去叫人!奶奶的!敢惹我姐,不想活了!”

    姬丽语盯着姬成看了半天,看得姬成头皮发毛。

    “行了!少跟我来这套!”姬丽语冷哼一声,自己坐了下来,脸上虽然还带着薄怒,但终于冷静下来,她托着下巴,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什么。

    姬成心头长长松一口气,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不过他深知,若是此时开溜,等着被收拾吧。他又是小心,又是好奇地凑上前:“到底怎么回事啊?”

    能让老姐如此愤怒,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啊!姬成对这位未曾谋面的高手,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脸上是不敢表露丝毫。

    “我的【魅衣】被人破了。”姬丽语淡淡道。

    “啊!”姬成大吃一惊,这下是真的关心:“没受伤吧!”

    “没有。”

    姬成松一口气,有些不能置信:“怎么可能?【魅衣】怎么可能被破?”

    姬家《天衣》,变化无穷,是妖界仅存的几部地阶妖术。其中许多修炼心得缺失,随后姬家建立天衣妖术府,积年累月的参悟之下,才终于渐渐恢复其原貌。天衣九变,【魅衣】便是其中之一。

    但是相较于姬家的【王衣】【霸衣】,【魅衣】知者最少。姬家历代子弟,罕有修炼【魅衣】者。【魅衣】修炼条件极其苛刻,不仅要求修炼者天生丽质,神识无暇,最关键一点是心如清玉,纤尘不染。心中愈是纯洁,举手投足间,威力愈大。

    姬丽语修炼成【魅衣】的消息,便是在姬家,亦是绝顶机密,所知者不超过五个。【魅衣】最厉害之处,在于无形无影间,便能影响他人,是最顶尖的幻术。

    凭借【魅衣】之威,姬丽语可谓一路顺风,从小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进入妖术府后,更是瞩目耀眼至极,无数年轻妖杰的梦中情人。刚进妖术府第二年,便进入天才联盟,而且备受天才联盟盟主明月夜的青睐,第三年进入天才联盟长老会,成为最年轻的长老。成为天才联盟最年轻的长老之后,她便被明月夜委任为天才联盟对外部长,专门负责招揽人才。

    【魅衣】的威力也被她发挥到极致,这些年,成绩斐然,长老之位牢固无比。

    就连姬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实力更强的姬成,都被她的风头掩盖。

    没有人比同样修炼《天衣》的姬成更清楚,【魅衣】的厉害之处!从某种范畴来说,它的幻术痕迹已经极稀,而是直接作用于内心。他亲眼见过无数凶狠嗜杀亡命之徒,面对老姐时一脸温柔。

    什么样的怪物,居然舍得下手?

    “是那个破狱妖。”姬丽语脸色有些难看。

    “破狱妖?”姬成一呆,片刻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那个荒兽棋盘的主人?我说老姐,你怎么去招惹他了?难道明月夜把你派去对付他?不至于吧,哪里轮得到你们长老们动手了?”

    “谁说要对付他了?”姬丽语翻了个白眼,脸色更加难看:“外面吵得那么厉害,如果要是这时,破狱妖加入天才联盟,你说那些家伙是什么表情?”

    姬成琢磨了一会,点头:“这招够狠!釜底抽薪!然后呢?你就去找他了?”

    “嗯,我早让人盯着那个叫南玥的小姑娘。”姬丽语的脸色陡然铁青,咬牙切齿道:“我刚开口,哪知道那家伙突然翻脸,二话不说,就用了四记很怪异的妖术。”

    “二话不说就动手?”姬成表情变得有些怪异:“老姐,难道是你当年留下的情债?”

    姬丽语的眼睛猛地一瞪,吓得姬成脑袋一缩。

    但他忍不住好奇地问:“然后呢?”

    “没然后了。”

    “没然后了?”姬成一头雾水。

    “我被直接打出荒兽棋盘。”

    “直接打出荒兽棋盘……”姬成结结巴巴,倒吸一口冷气!我的乖乖,这厮这么生猛?一见面,二话不说便把老姐打出荒兽棋盘……

    打死姬成也不相信老姐会轻易放过这件事,他小心翼翼地问:“那老姐你现在怎么个打算?”

    “哼,这事没完!”阴沉着脸的姬丽语冷冷吐出一句。

    刹那间,姬成对那位生猛的破狱兄,充满了无比的同情!

    ※※※※※※※※※※※※※※※※※※※※※※※※※※※※※※

    青花葬水浑身不自主地颤抖,牙齿咯吱咯吱作响,他快气疯了!

    自己被羞辱了!青花家被羞辱了!

    吃软饭的……没资格……

    有如毒蛇般的话,不断地撕咬吞噬着他高傲无比的心。

    他霍地抬头,辱我者死!

    ※※※※※※※※※※※※※※※※※※※※※※※※※※※※※※

    “刚才那样不好吧?”苍泽弱弱地道,他忽然想起来,那位性感冶艳的女妖是谁。他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他忽然觉得,长老会的决定只怕是个天大的错误。大人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可揣测,一眨眼的功夫,便得罪了两大家。

    姬家、青花家!

    天哪!

    随便哪一家,伸个小指头,便能把苍族扫荡得干干净净。自己刚才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大人羞辱两大家族,他心中一片冰凉。

    “我们要节省时间。”左莫不以为意道:“哪有时间浪费在这些阿猫阿狗身上?”

    阿猫阿狗……姬家和青花家是阿猫阿狗……

    苍泽一个哆嗦,光是这件事,便足以引发一件血河成河的大冲突。他理智地选择跳开这个话题,若要再让大人说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糟。他终于理解祸从口出是什么意思。

    “您就破狱妖吗?”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

    “我说,你们烦不烦?”左莫被这些轮番轰炸的家伙彻底搞烦了,转过身来,劈头盖脸地一阵臭骂。

    “啊!”女孩一声尖叫,惊恐地倒退五步开外。

    当左莫看清楚面前是位普通不过的姑娘,气顿时消了不少,但语气还是有些不善:“什么事?”

    “您真的是破狱妖?”小姑娘鼓起勇气问。

    “破狱妖?如果你说的是破狱之战,没错,是我。”左莫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没事走开!”眼看一笔大生意就要完成,却屡屡被人打断,左莫的心情可想而知。

    “哇!太棒了!”小姑娘兴奋得差点蹦起来:“我是明日妖频的记者,我能采访你吗?”

    “采访?”左莫愣住,想了想,爽快道:“没问题没问题,但是要付费!提醒你哦,哥价码很高的!”

    小姑娘当场石化。

    苍泽和南玥齐齐掩面,不忍卒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