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五节 打个商量

第三百六十五节 打个商量

    第六题被破解。

    这个消息如同飓风般横扫几乎所有的妖术府,犹如往油锅里扔了粒火星。

    本来,破狱六题虽然出人意料,剑走偏锋,但是还不至于大家如此追捧。就连神秘破狱妖与天才联盟,虽然炒作得厉害,但是稍有点眼力的人,都不会太把它当回事。事情明摆着有人暗地里弄鬼,大伙也就抱着凑热闹的心情,添点乐子。没有人相信神秘破狱妖能够战胜天才联盟,任何一位正常的妖,都能够想清楚这点。

    所以当槐哥儿成功触发荒兽棋盘的破狱之战时,大伙凑热闹归凑热闹,也觉得理所当然。大伙都在猜测,天才联盟什么时候能够破狱。天才联盟的一位执事便成功触发破狱之战,天才联盟有那么多的执事,破狱只是个时间问题。

    破狱六题令人耳目一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呈现在众人面前。能够在被人研究到烂的小妖术方面能够独出机杼,神秘破狱妖的实力,实在不可小觑。不断有一些实力强劲的大妖和一些名府的名师们,纷纷交口称赞,一致看好神秘破狱妖的潜力,认为其前途无量。

    尽管破狱六题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妖重视,但在大众眼中,这些都不算什么。

    几乎每年,都会涌现几名明日之星,被所谓的名师们称赞看好,但是绝大多数都逐渐沉沦,灵气渐失。

    可是,就在大伙等待天才联盟出新招的时候,大伙逐渐发现一个怪异地方。

    破狱第六题的答案,一直没有动静。

    一天、两天、三天……

    神秘破狱妖VS天才联盟之事情,似乎热度都要散去,第六题的答案却始终悄无声息。这个诡异的情况,不知被谁提出来,立即引发大伙的新一轮关注。

    第六题这么难吗?

    大家原本对这件事已经有些兴致缺缺,却又被重新吊起胃口。

    天才联盟内部对于这件事的并没有太看重,他们自信满满,槐哥儿虽然没有破狱成功,但是无疑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年轻天才?联盟内最不缺的就是这个。诸多执事在这件事上,出奇的默契,他们并没有再去打扰高层,他们坚信,光凭他们的实力,便足以解决这件事。

    然而,直到外界开始讨论第六题答案什么时候能出来时,他们才恍然惊觉,他们竟然不知不觉中,都卡在这道题上。

    这一下,大伙都有些着急了。

    天才联盟各界分部,一改之前的散漫,迅速组织人手来齐力破解。

    终于,在第九天,第六题的答案出炉。

    外界的胃口早就被吊得老高,当第六题答案出来,直接把破狱妖VS天才联盟的事件再次推到风口浪尖。直到此时,大伙才恍然发现,天才联盟想取胜,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一场力量悬殊的战斗自然赚不到多少眼球,可是当观众们突然发现,他们原以为一招就会败北的弱者,不知不觉中支撑了十招,而且看不去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狼狈,并非毫无胜算时,观众们的兴趣便会立即飙升。

    想看天才联盟笑话的,可不止一个两个。

    ※※※※※※※※※※※※※※※※※※※※※※※※※※※※※※

    “我们必须反击!”摩罗界执事慷慨激昂道,他脾气本就火爆,这些天早就被外界的一些言论刺激得不浅。

    “没错!必须反击!”其他执事纷纷附和,他们个个神情激动。

    素来骄傲的他们,何曾受过那么多的冷嘲热讽?他们坚信,天才联盟聚集了妖族最出色的天才,他们位于其中,深深为之自豪。

    “哼,多费了我们几天的功夫,阿猫阿狗都跑出来了!”

    “是要让他们认清楚现实。”其中一位执事耸耸肩,表情无奈:“虽然有点残酷。”

    “大伙有什么想法?咱们不能这么被动挨打,什么时候,咱们天才联盟吃过这样的暗亏?”摩罗界执事道。

    “嘿,很简单,提高奖励!”

    “没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众妖同仇敌忔,纷纷出谋划策。

    “大伙每人贡献点积分,搞个几百积分,我就不信,咱们联盟无人!我贡献十点积分。”

    “我贡献二十点!”

    ……

    众执事一合计,觉得这的确是个不错方法。天才联盟内成员并不是家境都非常出色,不乏家境贫寒者,这些人加入天才联盟,大多都是因为天才联盟绝佳的福利。这些妖最重实利,不好虚名,平时和这些执事少有往来,算得上泾渭分明。

    但是这些妖有一个致命的软肋,那就是积分。天才联盟内的积分是其贡献值,能够换取联盟内各种妖术和天材地宝。

    现在遇到棘手的问题,执事们立即想起这些他们平时看不起的家伙。

    角落里,槐哥儿默不作声,他的神色憔悴,嘴角浮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这些天来,其他执事对他有意无意的排挤冷落,让他深刻地感受到人情冷暖。他知道是因为什么,诸多执事,只有他触发破狱之战,其他执事心中自然有些不爽。如果破狱成功,他便成了英雄,这些不爽都会被压下来,他们会巴结奉承自己。而自己却以失败告终,自然难免成为其他执事嘲笑的对象。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愚蠢。

    自己怎么和这么一群心胸狭窄、又自命不凡的愚蠢家伙厮混在一起?

    他默然旁观,心底冷笑。

    ※※※※※※※※※※※※※※※※※※※※※※※※※※※※※※

    每天,队伍都会前进一段路程。

    只要停下来,左莫便会和韦胜一起喝酒。酒不是什么好酒,但是两人喝得惬意无比,谈着这几年的经历,谈着往昔日大伙门派中的趣事。

    不胜唏嘘。

    “说起来,若没有这些事情,也没有咱们的今天。”左莫酒意上涌,他并未用灵力化解酒意,笑道:“没有之前各种烦扰,师兄的剑心,哪会坚凝若此?没有这一路上的艰险,我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混日子。估计也就种种灵田什么的。”

    “没错!”韦胜狠狠灌了一大口酒,任凭酒水沿着脖子肆意流淌,忽然道:“师弟,你的目标是什么?”

    “目标?”左莫一愣,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扳着手指头算道:“先把阿鬼治好,查查自己的身世,不过这事,强求不来,我也没作太多指望。最重要的是多赚晶石,能给大伙一个过得去的日子,也不枉大家陪我出生入死。”

    “哈哈!”韦胜放声大笑,意兴豪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师弟当年可是最怕麻烦,现在志向远大,不错不错!”

    左莫被韦胜说老脸一红:“什么志向远大?我现在是骑虎难下!师兄可就别笑话我了!”

    “这是好事!”韦胜放下手中酒囊,认真道:“我从来觉得,师弟最不缺才情,只是性子有点滑不粘手。现在师弟有心志,自然能成就。师弟手下的战力,便是如今本门,也远远不及。”

    “师兄呢?有什么目标?”左莫好奇地问。

    “我?”韦胜沉吟片刻,忽然灌了一口酒,放下酒囊时,神情已是一片肃穆:“此生当求剑道之极!”

    韦胜这番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没有一丝犹豫、彷惶!

    “好!”左莫的识海中,蒲妖情不自禁击节赞叹,

    左莫心中涌现丝丝敬佩,他想起大师给他的那枚玉简,里面记载的大师兄追寻剑道的坎坷,历历在目。在他所遇到过的所有人中,若论心志之坚毅,大师兄是毫无争议的第一。

    只有大师兄这样的人,才能走到剑道的巅峰吧!

    左莫心中震撼佩服莫名,可话到嘴边却变成:“师兄,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商量?什么事?”左莫的转变太突兀,突兀得韦胜都没反应过。

    “师兄追求剑道,没有实战怎么行?实战才是提升的最好方法啊!”左莫涎着脸,毫不遮掩地暴露真实嘴脸,嘿然谄笑道:“不如咱们一起,包吃包住包晶石供应!师兄放心,咱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架打!绝对让师兄欲仙欲死,爽得一塌糊涂,快感横生!那个什么剑道感悟啊、经验啊,蹭蹭地往上涨,拦都拦不住!要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打出一个红粉知己,剑侣双修,共求大道!不是说那个温柔乡就是英雄什么来着?噢噢噢,师兄为人正直,自然不会为美色所动……”

    韦胜目瞪口呆,酒洒在身上,浑然未觉。

    左莫滔滔不绝说了半天,一直说得口干舌燥,才停了下来,灌了口酒,润了润喉咙,这才腆着脸问韦胜:“师兄,你说呢?”

    韦胜指着左莫,哑然失笑:“指望你这赖货能正经起来,那真是指望母猪上树。”

    看样子功夫还没下够啊!

    左莫一看这情形,狠狠灌了口酒,润润喉咙,正准备再次开火。

    “好!”

    一声干脆至极的声音钻入左莫的耳中,正在酝酿情绪,准备再次开火的左莫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

    “什么?”

    被一口酒憋出死鱼眼的左莫,转过脸看向韦胜。

    韦胜举起酒囊,递到左莫面前,洒然一笑:“好!”

    反应过来的左莫喜不自胜,举起酒囊,两个酒囊重重一碰。

    当晚,左莫梦到如同巨人般的师兄在前面大杀四方,他在后面一脸傻笑地拼命数着晶石,晶石好多,数不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