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四节 重逢
    五行剑阵中,左莫汗流浃背。

    一团晶莹剔透的水形火焰,在大阵上空幽幽跳动,冰冷和暴烈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达成巧妙的平衡。许多人是第一次见到左莫的离水剑意,一脸好奇。

    在他们的印象中,战斗时的左莫,就像一头远古荒兽,尤其是暴力肉搏打法,给人极强烈的冲击。他们知道左莫以前曾是剑修,但是却很少见到左莫用飞剑。

    左莫的确越来越少用飞剑,尤其是修炼大日魔体之后。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无一不是威力奇大,速度力量皆强得不像话。而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剑意的进步上并不大。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修炼魔功妖术,进阶一日千里。可修炼剑诀,也只不过是比普通的修者要略强。他渐渐发现,《离水剑诀》的威力,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要。

    就连五行剑阵,他都给朱雀营他们用来感悟剑意。

    当他发现煞雾中的剑修有可能是韦胜大师兄时,他立即着急起来。当下最关键的便是能够与大师兄取得联系,否则的话,万一两人擦肩而过,在这片茫茫煞雾再想找对方的就不容易了。

    刚才的天地异象,应该是大师兄正在突破。

    果然不愧是大师兄,修剑的天赋比自己强得可不止一星半点。

    大师兄突破释放的无空剑意,让他灵机一动。只要让大师兄察觉到自己的剑意,岂不是就联系上大师兄了?大师兄刚刚突破,精气神都处在巅峰状态,更容易察觉到他释放的剑意。

    为了能够释放最强剑意,左莫连许久没动用过的五行剑阵都拿出来。五行剑阵中,水行剑意便正是他的离水剑意,此时用起来正合适。

    许久没有使离水剑诀,初用时倍感生涩,但是渐渐他就找到感觉。

    幽幽水焰,澹澹冷冽的剑意中,暴烈的力量就有如水面下涌动的暗流。左莫灌入灵力,五把飞剑光芒暴涨,剑意陡然随之暴涨。左莫剑意虽然没有进步,但是灵力和阵法,比以前要强得多,这番全力施力,顿时剑意磅礴。

    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消耗,左莫脸上逐渐露出吃力的表情。

    其他人有些好奇地看着左莫布阵、施展剑诀,他们不明白左莫的意图。

    过了一会,一缕细若游丝的啸音忽然从煞雾深处响起,好似从遥远的天边传来。这声啸音极细,但是在场众人实力皆不弱,都听得清清楚楚,无不凛然,纷纷作出警备姿态。

    啸音由细转粗,呜呜声大作,两息之后,啸音一变,隆隆风雷之音,以惊人可怖的速度逼近!

    谢山麻凡皆尽骇然失色,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一位脚踏飞剑的剑修,倏地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剑修紧紧盯着剑阵中的左莫。

    轰轰轰!

    他身后的煞雾,毫无征兆向两边炸开,轰隆隆的爆音之中,他身后显现出一条笔直的宽阔通道,就好像在煞雾中开辟出一条道路一般。

    气浪轰然如卷,剑修身形纹丝不动。

    一息之后。

    呼!

    煞雾如同积雪崩塌,淹没剑修身后那条长长的通道。

    来势余威,竟至如此!

    众人的斗志几乎瞬间被瓦解,无论是金丹期的谢山,还是剑意化形的麻凡,还是化兵之境的束龙,坚若磐石的心境齐齐出现一丝裂缝。

    身形先现,啸音才至,如此速度简直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可是师弟?”

    “大师兄!”

    两声充满欣喜,包含感情的声音,同时响起。

    韦胜从飞剑上跳落到左莫面前,端详左莫片刻,爽朗笑道:“这样子,可比以前要顺眼许多。”林谦手上有枚玉简,玉简里面就有左莫的新蜃影。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师弟的新面孔,眼前的面孔十分陌生,但是韦胜还是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这令他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左莫只觉得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鼻子一阵发酸。

    韦胜拍拍左莫的肩膀,洒然笑道:“你我兄弟得以相聚,是高兴的事,可别学女人模样。”

    “大师兄可别小看我。”受到韦胜笑容的感染,左莫挺胸,作出大丈夫模样。

    两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的欣喜,欢声大笑。

    他们谁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相遇。重逢的喜悦胜过一切,危机四伏的煞雾,此时却是如此可爱,俩人没有一点担心。

    ※※※※※※※※※※※※※※※※※※※※※※※※※※※※※※

    前线的战况趋于稳定,都天血界已经完全被妖魔所占领。昔日修者们狩猎妖魔的后花园,如今一分为二,妖魔各占一半。

    木希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都天血界,对妖魔最终获得这场战争充满信心。目光所及之处,无数战争妖树蔚然成林。空气中充斥着高地曼陀罗释放的毒素,即使金丹期的修者,稍有不慎,一旦灵力沾染毒素,也极其危险。

    大量充满危险的植物,几乎占据了所有空地,对修者来说,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沼泽,进去了就出不来。但是对妖来说,在这里,他们能够发挥出他们数倍的战斗力。

    据说,长老会正在邀请几位天妖大人,对都天血界进一步的加防。届时都天血界将固若汤金的妖防地带。

    魔占领的那边,正在改成饲魔海。

    魔饲海一旦建成,便几乎变成无法逾越的天堑。

    在木希看来,只要妖魔把都天血界防线建立起来,妖魔便立于不败之地,占据主动。

    从战争开始到现在,长老会的战略意图完成十分圆满,战果斐然。能如此顺利,得益于他们发动攻击的突然性。长久的太平麻痹了修者各大门派高层,所以在这个阶段的战斗,修者的反应十分迟钝,节节败退。

    接下来,战争将会进入相持阶段。这是个惨烈而残酷的阶段,木希不敢小瞧修者,表面上他们势如破竹,但她知道,他们现在遇到的,都是修者的外围门派。她忽然想起那个叫林谦的年轻人,还有他身边的那些精锐修者。

    林谦展现出的大将风度,而且一语道破她的来历,都令她感到惊奇。那是一位绝不逊色于自己的战将。

    像林谦这样的战将,修者还有多少?

    她不知道。

    在妖境的高层,没有谁认为他们能够轻易胜利。修者是千前大战的胜利方,他们掠夺攫取了无数资源,再加上千年的发展,家底究竟厚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

    所以在发动战争之前,大家都作好苦战的准备。但是胜利来得比他们想象的更容易,她担心一连串的胜利,让一些长老们冲昏头脑。

    这几天在都天血界,她不时听到有成群结队的年轻战妖,他们叫嚣着继续前进。这里过于亢奋激进的气氛,渐渐有失控的苗头。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如果以都天血界防线为依仗,把这里变成一个绞肉场,大量消耗修者的有生力量,那么在决战阶段,妖族将拥有更多的优势。

    而若是主动出击,失去都天血界的屏障,他们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

    但她知道自己人轻言微,只能把担忧放在肚子里。

    大概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吧,她在心中自嘲。

    中年人却没有木希想得那么多,面前热火朝天的景象,让他浑身热血沸腾,战意昂扬。但他担任木希的副官许久,对木希十分熟悉,不禁奇怪道:“大人在想什么?”

    “没什么。”木希摇头。

    注意到木希的情绪不好,中年人有些纳闷,但他很识趣,并没有多问,反而岔开话题笑道:“大人知道么?最近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木希兴致缺缺地随口应道。

    “莫水明空被破狱了,新狱叫荒兽棋盘。”中年人笑道。

    “哦。”木希有些诧异,她当然知道莫水明空,虽然身为战将,她在寻常妖术上的造诣普通得很,但是莫水明空她还是知道的。有多少年没有出现破狱之战了?

    见木希终于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神色,中年人心情也好几分,绘声绘色道:“据说有不少人目睹这场破狱之战,整个战斗过程十分激烈,但这位来历神秘的年轻人最终破狱成功。然而事情仅仅开始,很快,便传出这位年轻人要挑战天才联盟的传闻,这个传闻迅速广泛流传。”

    “有人使绊子。”木希挑了挑眉。

    “属下也这样想的。”中年人继续道:“但是这位年轻人并没有出面否认。大人,您也知道天才联盟那帮家伙的性格。”

    “骄傲。”木希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她忽然想到自己有着天才之名的弟弟,他也是天才联盟的成员,家族在他身上寄予厚望。

    “大人的评价非常精准。”中年人笑道:“所以,天才联盟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于是他们聚众,打算重新打破荒兽棋盘。”

    “破狱之战不是那么容易触发的吧。”

    “当然,但没想到,天才联盟果然天才辈出,他们的一位执事,真的触发了破狱之战。”

    “然后?”木希好奇地问,她的胃口被吊了出来。

    “然后在那场破狱之战中,狱战场要求这位天才联盟的执事,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十二道妖术题。一开始,这位执事很顺利,但他被第六道题难住,最终没有完成破狱之战。”

    “真可惜。”木希咂咂嘴,不过语气中没有半点可惜的味道。

    “这位执事出来之后,把六道题默记出来,又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六道妖术题是什么类型的妖术题?”木希极其敏锐。

    中年人的脸色有些怪异:“小妖术题。”

    “小妖术?”木希脸上亦是一愣,她的表情迅速变得怪异。她可以想象,那些天才们,看到六道小妖术题时,会是什么表情。

    “这六道题也被称为破狱六题,尽管是小妖术题,但是难度之大,角度之新,俨然有开一派之先的风范。”中年人肃然道。

    木希点点头,她明白这其中的难度。

    “没想到昨日,这件事又有了新的变化。”中年人的表情再次变得怪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