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三节 破狱六道

第三百六十三节 破狱六道

    “这就我遇到的题目。”槐哥儿嘴里发涩,原以为自己能成为英雄,没想到不仅是一场空,而且还是在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领域遭受重创。一连好几天,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他把题目默记出来,包括未完成的第六题。

    几位执事围了上来。

    “小妖术?”

    “居然是小妖术?”

    他们脸上纷纷露出惊诧之色,有几人还有几分不以为然。小妖术的题目,能难到哪里去?槐哥儿注意到他们脸上的不以为然,但是他没有辩解。

    很快,杂音便消失。再过了一会,众人的额头便开始见汗,没有谁的脸上还有不以为然。

    一片寂静中,众人额头的汗迹更加细密。

    ※※※※※※※※※※※※※※※※※※※※※※※※※※※※※※

    “晚辈伊正,大佛寺弟子。”伊正理了理身上衣裳,恭敬行礼道。他行的是晚辈礼,刚才那幕天地异象,彻底镇住他。他能够明显感受到这位剑修,前后气势的截然反差。

    难道是结丹?

    他有些不确定,但无论是突破了什么关卡,能伴有天地异象,都极了不起。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主动行晚辈礼,虽然对方的年纪看不去并不比他大多少。

    韦胜睁开眼睛,周气那股飘渺的气息陡然消失,就像被风吹散。他的目光恢复平和,就像利剑放回剑鞘,锋芒不显。

    但是经历刚刚那场惊心动魄的场面,伊正可不敢有丝毫轻慢,况且,他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被斩成数截的煞魂兽残壳,心中就是一紧。

    “我是韦胜,出自无空剑门。”韦胜洒然一笑,神态温和。

    “久仰久仰!”伊正连忙道。

    韦胜哈哈一笑:“一个小门派,你肯定没听说过。”

    伊正顿时有些讪讪,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面前的韦胜平和可亲,但是他总觉得有股无形的压力。正是这股看不见的压力,使得他做出一些迥异于平时的言行。

    “你叫我韦胜就行。”韦胜摆摆手:“前辈什么的,我可不想这么快老。”

    伊正顿感为难,但他灵机一动:“韦大哥!”

    韦胜笑了笑,并不反驳,他随口问道:“你怎么来到这地方?”

    一说起这,伊正顿时变成苦瓜脸:“我也不知道。接了一个师门任务,原本以为能够赚些贡献点,没想到倒霉到家,被送到这鬼地方,估计是回不去了。”

    说完一阵唉声叹气。

    “肯定能回去。”韦胜道。他的语气并不强烈,就像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但听到伊正耳中,他居然也就信了。

    “我们朝前走,我之前感受这个方向有一股剑意。”韦胜也不废话,提起斩马剑,便朝前走。伊正见状,连忙跟上。

    两人走了没多久,忽然,韦胜停下脚步,脸上蓦地浮现激动之色。

    “韦大哥,怎么了?”伊正小心翼翼地问。

    韦胜没有理他,目光径直盯着前方煞雾深处,脸上的激动之色越来越重,就连嘴皮有些哆嗦起来:“离水剑意……离水剑意……师弟……”

    前方煞雾深处,熟悉的离水剑意若隐若现。

    韦胜毫不犹豫丢出飞剑,随手提起伊正,踏上斩马剑。此时,他恨不得背生双翅,深吸一口气,全力催动剑光,直接朝前方冲去。

    ※※※※※※※※※※※※※※※※※※※※※※※※※※※※※※

    千流盯着面前的六道小妖术题,过了半晌,方抬起头:“这小家伙有点意思啊。”

    火面人也啧啧称奇:“小妖术题?真亏这家伙想得出来!也不知道是哪个高人调教出来的小妖孽。”他旋即嘿然一笑:“这下,可真有好戏看了。小妖术,哈,这巴掌扇得真狠!”

    千流没有理会火面人的幸灾乐祸,而是把目光重新放在面前的小妖术题上,他很好奇,剩下的六题会是什么样。如果说,之前他只是些许好奇的话,那么面前的六道小妖术题成功把他的好奇心高高吊起来。

    “小妖术……”千流喃喃低语,脑子里努力寻思着。

    在他的记忆中,在整整八百年里,都没有此类风格的天妖。再往前追溯的话,那就是千年大战,那是记载最混乱,缺失最严重的时代。有太多的妖术、太多的天妖已经不可考证。

    “想那么多干什么?”火面人不以为然道:“反正有热闹可看。要是运气好,说不得,你也能看到后面六题。哈哈,希望那帮小鬼争气点,别让爷爷我失望啊!”

    千流无奈地揉了揉脑门,被火面人这么一嚷嚷,他的思路立即被打断。

    不过,他也同意火面人的看法。

    这件事,才刚刚开始,好戏还没上场。

    ※※※※※※※※※※※※※※※※※※※※※※※※※※※※※※

    也不知道谁流传出来的,荒兽棋盘破狱之战的六道题迅速传开。各大妖频,全都在研究这六道小妖术题。许多妖拿到六道题时,都相当不以为然,有很多妖都甚至怀疑什么破狱六题是假的。

    小妖术题,开什么玩笑!

    但无论是不屑者,还什么好奇者,凡是拿到六道题的妖,所做的第一件事出奇的统一,那就是尝试解开。

    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多么天真。

    而直到此时,那些在狱战场外无聊至极的围观者们才明白过来,看似无聊乏味的破狱之战,又是有着怎样的惊心动魄。

    小妖术是所有妖术的基础,这一点没有任何妖、任何流派会质疑。关于小妖术的变化,在妖术府开始兴起没多少年,便几乎研究到尽头。并不是当时的妖不重视小妖术,恰恰相反,他们对小妖术的重视无以伦比。正因为此,他们投入了大量的妖力,几乎穷尽小妖术的各种变化。从那之后,小妖术再也没有什么新的发展,那时的先贤们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中端妖术和高端妖术上。

    破狱六题,好似往平静的湖面里,丢下六颗重磅石头,砸起轩然大波。

    六道小妖术题,按照顺序,由易渐难。前面三道,相当简单,并没有脱离当下小妖术的范畴。但是从第四题开始,便渐渐脱离当下对小妖术的理解。

    说实话,槐哥儿能做到第六道题,已经相当厉害。依仗深厚的基础,纵然有新的变化,他还是凭借过人的智慧,成功解到第六道题。

    可是到这里,他便再也解不下去。他整天脑子里都是第六道,茶饭不思,精神恍惚。

    而更高明的妖,像千流,却能够从这由易渐难的六题中,察觉出一条全新的脉络,和当下小妖术截然不同的脉络。这个发现,令他们见猎心喜,充满好奇。能够修炼到这地步的妖,又岂是眼光肤浅之辈?

    六道小妖术题,亦成为各大妖术府当下最热门的研究。许多妖术府的老师纷纷被惊动,但是很快,他们也同样遇到挫折。于是,在各个妖术府,各种“小妖术研究小组”如同雨后春笋,冒出来无数。

    ※※※※※※※※※※※※※※※※※※※※※※※※※※※※※※

    苍泽呆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出。原因很简单,房间内太安静!低头盯着脚尖,他心中却有如翻江倒海,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族内最安静的一次长老会。

    位高权重的长老们,此时个个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大家想得怎么样了?”开口的是族长,苍泽的父亲。不过尽管父亲是族长,但是在这个房间里,还是没有苍泽坐的位置。事实上,若不是上次他成功和荒兽棋盘的主人搭上话,他连进这个房间的资格都没有。

    “天才联盟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位长老犹豫道:“若因此事与天才联盟交恶,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这个谁都知道,用得了废话么?”另一位脾气不太好的长老冷哼:“可是他懂《苍痕术》。”

    “那只是他说,未必是真。”

    ……

    房间里顿时吵成一片,咆哮的、脸红脖子粗的、挽袖子要动手的等等,苍泽却松了口气,觉得自在许多。

    族长实在看不过眼,沉声道:“停!”

    纷纷扰扰的声音才渐渐平息,族长此时转过脸:“大长老,您怎么看?”

    “大家都看过六道题了吧?”大长老睁开眼睛,声音沙哑。

    众长老皆点头。

    “那大伙怎么看这六题?”大长老接着问。

    “挺有意思。”

    “深奥。”

    “独树一帜。”

    诸位长老七嘴八舌道。

    大长老摇摇头,待众人声音停止,方才开口:“在我看来,这六题,开一派之先。”

    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哗然,大伙谁都没有想到大长老给六道小妖术题的评价这么高。但是没有人质疑大长老的眼光,因为无数次事实都证明,大长老的眼光,精准得可怕。

    “我们和天才联盟有交情么?”大长老忽然又问。

    “没有。”其他长老齐齐摇头,他们在当地或许算得上有几分势力,但是天才联盟对他们来说,依然是高不可攀。

    “没有交情,那就自然没有坏交情的说法。”大长者淡淡道,威严目光中却隐含一丝狂热:“在座诸位都明白,《苍痕术》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天下没有白赚的好处,没有风险就没有收益这话,大家都懂。”

    大长老巍然起身:“大家还记得进入长老会时的宣誓吗?”

    其他长老神情激动,齐齐起身:“不敢忘!”

    “我们等这个机会”大长老望面前皆现老态的其他长老,长叹一声:“等得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