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二节 拼命阿文

第三百六十二节 拼命阿文

    槐哥儿额头见汗。

    面前的十二道题,他解开了五道,卡在第六道题上。一旁的沙漏,却没有半点卡住的迹象。眼看着沙漏上层的沙子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槐哥儿额头的汗更密了一层。

    他完全没有想到,荒兽棋盘的破狱之战是解题。妖术府时代的盛兴,中端妖术的大行其道,团队协作早就成为主流。在妖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如今这般重视团队协作。集合团队的力量去解构妖术,是眼下最流行的做法。

    而深谙此道的妖术府,更是懂得如何教会学员这些,剖析解构是每位学员的必学技巧。而为了磨炼学员的这些技巧,丰富的题海必不可少。除了那些通用的题海,每个妖术府都有属于自己的题海。

    作为一名妖术府的尖子学员,解题对于槐哥儿来说,是一件相当熟悉而且擅长的活。

    但是,他的自信,狱战场的十二道题面前,迅速地粉碎。其实在遇到第三题时,他就开始出汗了。

    这些题目并不生僻冷门,相反,这应该是每一位妖都熟悉异常的范畴。

    小妖术!

    哪怕到他现在的第六题,依然是关于小妖术的题目。

    入门必学的小妖术,对槐哥儿来说,甚至有些遥远。他在进入妖术府之前,便已经完成小妖术的学习,那时多大?

    六岁?七岁?

    槐哥儿自己都记清楚。

    可是,简单无比的小妖术,涉及的题目,却让他从心底深处泛起一股无力感。对方设计的题目,并不冷门,思路也并不诡异妈巧,反而充满堂堂正正的味道。

    这令他感到更加挫败。

    自己竟然被堂堂正正的小妖术类题目给难住……

    槐哥儿的脸色有些灰败。

    ※※※※※※※※※※※※※※※※※※※※※※※※※※※※※※

    相比槐哥儿的紧张颓然,外面密密麻麻的围观者,却觉得意兴索然。

    没有眼花缭乱的光华,没有杀气腾腾的气势,没有繁复玄奥的变化……

    堂堂破狱之战,居然只是像学生那般解题,而且偏偏只有槐哥儿能见到题面,他们只能无聊地盯着槐哥儿额头数有多少颗汗珠。

    火面人无聊透顶,抱怨道:“搞什么搞嘛!还以为能看到大动静,搞了半天,这么无聊!早知道这么无聊,我折腾个什么劲啊。”

    “不要着急。”千流只好安慰道:“很快就会见分晓了。”

    他也没想到,荒兽棋盘的破狱之战,竟然是解题。这么平和安详的破狱之战,从来没听说过。

    “那小子不行了。”火面人瞥了一眼,冷哼道:“外强中干!”

    忽然,火面人心念一转,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好戏?”千流一时没反应过来,说实在话,他也有些失望。

    “你想啊,那些老家伙调教出来的小家伙,连解题都比不过别人,他们面子上岂不是更难看?”火面人得意无比:“他们那一套,解题是基本功,基本功都比不上别人,哈哈,有没有比这更充满讽刺的?”

    想到此,火面人就像看到那些老家伙个个脸色奇差无比,笑得畅快至极。

    千流反应过来,火面人说得没错。老家伙和小家伙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自负。自负的妖,都好面子。若是比拼妖术落败,反倒没什么大问题,可如果是解题落败,不管是老家伙,还是小家伙,都绝对无法接受。

    想到这,千流也不禁又开始有些期待。

    “哈,那家伙出来了!”火面人兴奋无比。

    收回心神的千流,目光落在场内。

    狱战场恢复原状。

    槐哥儿失魂落魄地木然而立。

    他失败了。

    ※※※※※※※※※※※※※※※※※※※※※※※※※※※※※※

    煞雾中,两道身影忽隐忽现。

    阿文的速度,比之左莫的明虚翼也不过略逊一筹,一身黑甲的他,就像一道黑色闪电。煞魂豹的速度,竟然和阿文不相上下,充满爆发力,每一次扑击,都势如雷霆。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束龙紧紧握住手中的长戟,随时做好支援的准备。

    双方的速度都奇快无比,就连向来崇尚快攻的朱雀营众人,此时个个都脸色微变。许多人在心中暗自衡量,若是自己,能不能这般狂暴犀利的攻下全身而退?除了极少数人还能保持镇定,绝大多数人脸色都颇为难看。

    他们没有把握。

    节奏快得超乎想象!

    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文飘忽迅捷的身影,这还是那个笨重迟缓的卫营吗?一人一豹,犹如两道黑色的闪电,相互追逐、纠缠。吞吐不定的矛罡,能够自如在虚空中穿梭,或近或远,没有任何死角,防不胜防。

    而那只煞魂豹的强悍,也超乎了众人的预计,不光是速度不落下风,它的力量比阿文更强。带着凄厉啸音的锋锐矛罡,它随手便拍得粉碎,看得众人心中发寒,这若是要拍实了,只怕立即被拍得粉碎。

    阿文没想到这只煞魂豹这么难对付。

    他比以前不知强大多少,可依然拿眼前的豹子没办法。

    不行,要速战速决,不能耽误队伍前进的速度!

    眼下才刚刚进入煞雾,游荡煞雾深处的怪物更厉害。连这只豹子都解决不了,以后怎么办?一想及此,阿文气势陡然变得惨烈肃杀。

    “咦!”谢山脸上露出讶然,麻凡亦露出诧异的表情。他们对气势都极其敏感,能够清楚地察觉到阿文身上的变化。

    置身于死地!

    轰!

    红色的矛缨化作团红色火焰,包裹矛头,黑色煞气沿着矛杆交缠而上,钻入燃烧的矛尖。

    煞魂豹流露出几分退意,它聪慧通灵,眼前这支队伍过于庞大,不是它能够占到便宜的。而若是它在这受伤,不仅猎物抢不到,就连它自己,都会成为其他煞魂兽的猎物。

    它缓缓后退。

    阿文双目幽黑一片,铠甲间黑气缭绕,矛尖熊熊燃烧。

    熟悉的感觉传来,每一次,当他在决斗场决定拼命时,他都会进入这种奇怪的状态。浑身的杀意沸腾,而心底却是一片冰凉。能够在那么多场残酷决斗中幸存下来,这种奇异的状态,是他保命的法宝。

    这次是阿文进入卫营之后,第一次打算拼命。

    《苦卫》的诸般心法口诀流水般从心底掠过,目光愈发幽深。

    他身上的黑甲精致轻灵,如同无数翎羽层层堆叠而成,在卫营独树一帜。此时身上黑甲忽然缓缓蠕动,好似活物,看得众人毛骨悚然。层层金属细翎,爬上阿文的脸,覆上一层细翎面甲。

    铮铮铮!

    连续的金属摩擦声,就像无数把刀不断从刀鞘中猛地抽出,阿文身上黑甲弹出无数支长翎,长翎质地极薄,边缘锋利如刃。刹那间,凶煞杀戮之气,轰然荡开。

    弓身持矛,双腿错开微蹲。

    阿文扬起脸,面甲层层黑色细翎泛着细腻的光泽,狰狞而冷肃。

    煞魂豹嗅到危险的气息,退得愈发快,眨眼间,便消失在煞雾之中。

    恰在此时,阿文浑身黑甲弹出扬起的金属长翎嗡地齐颤,排山倒海的力量瞬间贯通右臂,面甲下吐气开声:“杀!”

    黑矛突然从他手中消失。

    啪!

    一声轻微的破音,从煞雾深处传来。

    众人尽皆色变。

    阿文仰面而倒,身体还没及地,便被一只黑甲手臂接住,却是束龙赶到。

    谢山身形一晃,钻入煞雾之中,两息之后返回,手上多了一只豹子。只见这只煞魂豹的额头多了一个鸡蛋大小的洞,洞穿整个额头。煞魂豹在谢山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成一缕缕黑气。

    左莫连忙跑到束龙身边:“怎么样?”

    “没有大碍,只是脱力。”束龙恭声道。

    左莫这才放下心来,他本来是打算让阿文试探一下煞魂豹的实力,没想到这家伙长得清秀,性格却是刚烈如火,硬要煞魂豹干掉。

    所有人都被阿文的惊艳一击深深震撼,尤其是素来眼高于顶的朱雀营,受到的震撼最大。他们对卫营最大的印象便是《乌煞魔杀阵》,苦卫们的个人战斗力,在他们看来并不算强。

    但今天阿文的表现,彻底颠覆他们的固有印象。

    原来卫营居然成长到这地步!

    左莫此时的注意力,才放到谢山提来的煞魂豹身上。煞魂豹消散殆尽,只剩下只剩下一掌一珠。

    豹掌布满细鳞,坚硬无比,长达五寸的锋锐钩状长爪最为显眼。珠子小拇指大小,晶莹剔透,一看便不是凡品。眼下不是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左莫随手把它们都丢进戒指里。

    忽然,左莫猛地抬头,目光锐利如剑,直指前方煞雾深处。

    谢山几人只怕左莫慢一拍,纷纷抬头,一脸吃惊地望向前方煞雾深处。

    一股黑潮,从煞雾深处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朝这边蔓延,所过之处,全化为黑色虚空。这股黑潮来势极快,眨眼前,便到了左莫等人面前。如无尽之虚空,吞噬着所有的一切。

    充满侵蚀力量的煞雾,化为虚无。

    左莫一行人,如置身于虚空。

    而虚空之中,一把参天巨剑,映入众人眼帘。

    已经步入金丹的谢山面无人色,就像被人踩了尾巴般尖叫:“剑意!”

    麻凡束龙等人,个个脸色骇得苍白。

    左莫却仿佛被闪电击中,身体突然僵住,他呆呆地发出下意识的轻喃。

    “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