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六十节 进发 【第一更】

第三百六十节 进发 【第一更】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触发破狱之战,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千流笑道。

    火面人撇撇嘴:“也就你对这些低级货感兴趣。不过”他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我的手段还不错吧。”

    “低劣至极。”千流毫不犹豫给出评价。

    “但很有效。”火面人脸上得意丝毫不减。

    千流懒得说话,盯着狱战场。

    ※※※※※※※※※※※※※※※※※※※※※※※※※※※※※※

    槐哥儿警惕地注意着周围。

    天才联盟的执事是以界来设立的,一界设一名执事。槐哥儿今年不过二十,便能成天才联盟的执事,实力、天赋都不容置疑。不过槐哥儿也没想到自己会触发破狱之战,进入荒兽棋盘的执事有八位,论实力,他只能排中游。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大为振奋,这可是天赐良机!

    天才联盟内规矩并不多,但是有功必赏这点,却是执行得最到位。天才联盟曾出现过九位天妖,其中有五位曾给天才联盟留下过妖术。加上历代盟主收藏的各种奇功异术,全都收于妖境中心的一棵妖术之树之中。这棵树,超过了任何一座妖术府的妖术之树。

    那是所有妖都梦寐以求的地方,槐哥儿也不例外。槐哥儿出身于应风槐氏,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族,可是放眼整个妖境,只能算上得中流。应风槐氏的《青秘刺术》是一门相当不错的妖术,但是槐哥儿却并不满足。

    他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天才联盟的执事,志向远大。在槐氏的家族史上,从未有谁修炼《青秘刺术》达到天妖,他如何能满足?家族对他的培养也不遗余力,以各种手段为他搜集更厉害的妖术,但是顶级的妖术,每一部都珍贵无比,这么多年来,还是一无所获。

    破狱之战,无论如何都要取得胜利!槐哥儿暗下决心。

    这件功劳,应试能换一部不错的妖术吧。

    来吧!

    槐哥儿目光暴涨,斗志昂扬。

    ※※※※※※※※※※※※※※※※※※※※※※※※※※※※※※

    船队在煞雾中无声而快速地前进。

    五艘运奴船,金乌营的运奴船位于最中央,船身的符纹释放着淡淡的光芒。赤煞鼎源源不断地把煞雾转化为灵力,导入船身镌刻的各种符阵。

    比起刚建成时,赤煞鼎如今要变小了许多。这得益于它日夜运转不休,没有片刻停歇。赤煞鼎为五品法宝,转化的灵力不仅充沛浩然,而质地上乘。日夜运转之下,这些充沛而精纯的灵力,犹如文火细焙,持续不断地炼化着鼎身。

    赤煞鼎是集整个金乌营之力炼成,可谓前所未有的创新,但受限于孙宝吉伟他们的修为,赤煞鼎有许多地方,难免略显驳杂,而长时间的灵力炼化,把赤煞鼎的杂质不足之处,缓缓炼化,使其质地更胜以前,体形反而缩小许多。

    左莫立于运奴船的般首,目光紧紧盯着前方。船身符阵亮起的光芒,映在他紧绷的脸庞,明灭不定。在他身边,阿鬼托着下巴,也学着左莫看着远处。

    阿鬼的伤势有明显的好转,她的脸部渐渐多了些许表情,虽然还是十分呆板。

    嗖嗖嗖。

    不断有身着黑甲的苦卫身形如电,在外围来回奔走警戒,他们神色警惕,清一色都是化兵完成的苦卫。阿文奔走在最前方,黑矛在手,艳红的枪缨,如火焰飘曳。

    这些完成化兵的卫营精锐,在煞雾中可谓如鱼得水,他们也成为最主要的战斗力。

    公孙差率朱雀营、束龙率卫营,谢山在最后面的一艘运奴船押阵,剩下的一艘运奴船上,麻凡盘坐在船顶,天锋曲其他人散落在船上各个地方。麻凡自从上次顿悟之后,剑意登堂入室,达到化形之境,受到煞雾的钳制亦减到最小。

    所有人都是如临大敌,神色凝重,队伍间,一股肃杀气息,沉凝翻腾,好似一只巨兽不徐不疾贴着地面缓缓而行。

    心中虽然急于寻找煞雾中那人,但左莫深知煞雾中危机四伏,不敢有丝毫轻举冒进。如此危地,稍有不慎,便是全军覆灭。

    小塔和小火紧张兮兮地钻进阿鬼怀里,小黑死死吊在阿鬼的头发。傻鸟一脸漫不经心,眼前如弦紧绷的局面,并没有引起它的丝毫反应。十品飘浮在双子蝶的黑色触角上,冷酷肃杀的小脸流露出几分跃跃欲试。

    说起来也奇怪,双子蝶的白色触角,始终是一团淡淡的白雾,没有凝出实体的迹象。

    十品是双子蝶汲取玄煞气而生出,对煞雾不仅没有半点惊惧,反而觉得亲近无比。只不过,它对危险的直觉亦远比普通的修者更加敏锐,煞雾深处给他带来的强烈危险感,让他一直不敢深入。他虽然傲气,却不傻,这些天跟着左莫和公孙差“钓鱼”,十品对煞雾中的危险有了更直观的了解。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只蛮不讲理的凶鸟在一旁……

    十品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闭眼休憩的傻鸟,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这种鸟地方居然也会有人?”雷鹏瓮声道,有些不能理解。

    “也许是上古修者的遗裔呢。”年绿拢了拢刘海,充分发挥他的想象力。

    “上古修者遗裔……”

    周围人齐是满头黑线,这厮的奇闻异事录之类的东西看多了吧。

    雷鹏的目光落在那些身形矫捷的苦卫们,充满了羡慕:“这个破地方,可真把咱们给摁死了,倒是卫营,可真是爽啊!搞得俺都想去修炼《苦卫》了。”

    他们虽然有修炼《煞灵》,但时日终浅,只是堪堪能够抵达煞雾的侵蚀。对他们充满危险的煞雾,对卫营不仅无害,反而大有裨益。这如何不让早就习惯了冲杀在前的众人眼红无比?

    “不要眼红人家!”年绿自顾自整理身上的衣裳,口中道:“你可以学队长嘛,只要剑意修到化形的境界,万邪不侵,区区煞雾,自然也不在话下。”

    雷鹏哑然。

    麻凡周身仿佛有一堵无形之墙,红黑色的煞雾始终无法进入他周身。众人没有感受到半点灵力的波动,这也说明队长没有动用灵力,这只是剑意化形之后自然形成。

    不过相比重新修炼《苦卫》,剑意修炼到化形之境,难度更大。除非他们修炼到金丹期,凝脉期便剑意化形,这可不是一般的变态。可就算从凝脉到金丹,这其中的难度……

    “奶奶的!”雷鹏重重吐出一口恶气。

    不过众人虽然对无法冲杀在最前线感到有些憋屈,但是却有些期待。若是煞雾中真的有修者,那么就意味着,他们一样可以在煞雾中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他们在坚持不懈地修炼《煞灵》,但是要修到第三层,他们才能直接吸取煞雾而转为灵力。

    而在这之前,他们虽然也能汲取煞雾而转化为灵力,但速度极缓慢,修炼的时候还好办,可若是在战斗中,就意味着他们的灵力根本得不到补充。

    他们许多人都把希望寄托在那位在煞雾深处的修者。

    乒!

    清脆的碰撞声,突然在外围响起。

    所有人的脸色为之一变,敌袭!

    这是他们到目前为止,遇到的第一次袭击。众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他们不过刚刚深入煞雾五十余里,就开遇到遭遇到不明凶物的攻击,前面的危险可想而知。

    遇敌的是阿文。

    阿文紧紧盯着面前的不明凶物,这只凶物形如虎豹,修长矫健的体形充满了美,浑身布满坚硬如铁的鳞甲,层层叠叠,泛着幽冷的光芒。着地的脚掌中,利爪如钩,毫不费力地深深没入泥土之中。眼眶深陷,骨节突出,但眼眶之中,并无眼珠,只有一片红光。

    阿文目光和凶物眼中红光接触,只觉浑身发紧,不由暗自凛然。

    左莫目光落在凶物身上,想起蒲妖对自己说过的话,问道:“这就是煞魂兽?”

    “对。”蒲妖的语气一扫往日的不以为然,充满凝重:“好厉害的煞魂兽!这片煞雾,不知经过多少岁月,玄煞气浓郁程度,我未曾见过,亦未曾听说过。这只煞魂兽,亦超过我所知的任何一只煞魂兽。你要小心。”

    左莫讶然,这般慎重的语气,对蒲妖来说可是罕见得很。

    强烈的危险感油然而生,但是左莫硬生生按捺住,他打算先看看,这只煞魂兽突然厉害到什么地步。

    ※※※※※※※※※※※※※※※※※※※※※※※※※※※※※※

    阿文是决斗场的幸存者,经历过无数残酷的战斗。眼前的煞魂兽虽然给他莫大的压力,但并未让他乱了阵脚。

    黑矛传来的冰冷质感传来,他忽然凭生一股信心。当年的决斗场,他战胜过许多比他当时强大的对手,而如今的他,比以前更加强大!

    清秀的脸庞神情悄然发生变化,杀意升腾,双目含煞,一股浓郁的黑雾,从他握矛的虎口处,犹如一条黑蛇,蜿蜒缠上黑矛。

    他的气势陡然暴增,煞目圆睁,口中低喝一声:“杀!”

    手中黑矛放平,毫无花巧地向前一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