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五十七节 影魔卫阿文

第三百五十七节 影魔卫阿文

    自打卫营建立起,似乎就注定了和朱雀营之间若隐若现的竞争关系。尽管卫营的绝大多部分营卫们,还是朱雀营的俘虏。当时的朱雀营锋锐无匹,纵横小山界,风头无双。事实上,在建立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卫营都处在一个极尴尬的地步,他们战斗力弱小,不仅不能为大人而战,在许多时候甚至是负担。

    就连朱雀营中的许多人,都不能理解,大人为什么会组建这么一个战斗力孱弱的卫营。

    卫营的每个人都憋了一口气,他们疯狂地、不恤体力地修炼。他们从来不问到底自己修炼的是什么,不问为什么要如此修炼,而只是埋头苦修。苦?他们是修奴,不怕吃苦。

    终于,情况在束龙成甲之后,渐渐发生变化。成甲之后,束龙不仅面貌恢复青春,战斗力也迅速跃升为大人麾下一流水平。乌煞魔杀阵的杀伤力开始能够提供战斗力,但是,战斗的主角依然是朱雀营。

    笨重的重甲,让他们的动作缓慢,这让他们更多地处在一个防守的地位。

    现在情况终于发生变化。

    束龙紧紧握着手中的长戟,手中冰凉的触感传来,仿佛有股力量钻进他的身体,他胸中充满无穷的斗志。

    他们可不是多了件兵器这么简单!

    束龙忽然看到营地门口的左莫和阿鬼,连忙行礼。

    左莫顾目四盼,见大伙都在苦练,脸上露出几分笑容:“不错。”

    他之前还担心士气的问题,现在看到营地里热火朝天的景象,顿时心头微松。其实卫营的士气一直相当不错,这里充斥的玄煞气,更是让卫营看到超过朱雀营的希望,他们更是卯足了劲地修炼。反倒是朱雀营的士气受到影响比较大,不过在左莫丢过去一部《煞灵》之后,他们也安定下来。

    出去的路可以慢慢寻找,但是倘若连修炼的灵气都没有,对修者来说,就好像有一把剑悬在头顶。

    阿文看到左莫,连忙跑了过来:“大人大人。”

    左莫一见阿文,笑着问:“阿文,你修炼得怎么样了?”

    阿文比刚救回来时要健壮不少,一身精致的黑甲,看上去丝毫没有笨重之感,反而轻灵精巧。

    “嘿嘿,大人,你看。”阿文献宝似地捧着自己的黑矛:“我也化兵了!而且还悟出一些有好玩的东西!”

    通体漆黑的长矛没有任何花纹,却给人经过精细打磨的质感,线条流畅自然,矛尖两面各有一道血槽。艳红如火的璎珞,挂在矛首,却让原本幽杀冷冽的黑矛陡然多了几分炽烈张扬的气息。

    “矛能离体吗?”左莫问。

    “不能。”阿文挠头道:“黑矛是煞气凝聚而成的,一离开手,就会散掉。”

    左莫也来了几分兴趣:“来来来,演示一下。”

    阿文嘿然应命,一个跟头,倒翻出二十多丈。营地里其他人见状,纷纷停下手上的活,给阿文打气。

    “小猴子,来一个!”

    “小猴子,可别在大人面前丢脸啊!”

    “哈哈,小猴子,要是不行趁早换人哈!”

    ……

    阿文被救的时候,身体十分瘦小,虽然如今健壮不少,但是在这个满营皆壮男的卫营,他的身材的确偏瘦。加上阿文的性格活泼好动,人又机灵鬼变,大伙就干脆叫他小猴子。

    “阿呸,你们就眼红吧!”

    阿文骂了一句回去,笑容满面的脸蓦地一肃,持矛而立。

    原本吵闹的卫营立即安静下来,众人脸上的笑意敛去,表情转为认真。阿文年轻虽小,但是天赋奇佳,俨然坐稳卫营第二的位置,战斗力仅次于束龙。他们都很好奇,阿文在煞雾中入定那么长时间,悟出了什么东西。

    束龙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他年龄最大,性格沉稳持重,争强好胜之心本就淡。阿文基本上都是他一手教导,见其进步神速,心中开心不已。

    阿文神色肃穆,周身空气细流流转,速度渐快,顷刻间便嗤嗤作响,有如锋镝嘶鸣。

    铮!

    一声金铁相交声,他身上的黑甲突然弹出许多纤长的黑金翎。

    左莫大吃一惊。

    阿文的身材体形本就削瘦修长,此时多了这些纤长如羽的黑金翎,更加灵动。只见阿文脚下微屈,紧接着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好快!左莫瞳孔微微一缩,他的眼力非凡,也只能看到一抹黑影。心中讶然,阿文此时的速度,除非左莫动用明虚翼,否则的话,也只有在其屁股后面吃灰。

    “这小子天赋不错。”蒲妖也忍不住冒了出来:“看看,这就是差距!人家凭一部破烂《苦卫》就能修炼到这地步,你不觉得惭愧么?”

    “惭愧?为啥要惭愧?”左莫目不转睛,随口应了一句:“他越强越好嘛。”

    蒲妖这才想起来面前的家伙,脸皮厚度早就免疫这种程度的嘲笑。

    左莫摸着下巴,径直道:“不错不错!速度这么快,以后就不用乌龟打法了,就不知道能飞不?能飞就好!”

    “别想那么好。”蒲妖就是看不得左莫暗爽的模样,冷笑道:“这小子天赋异禀,其他人比他就差得过远了。他们只能作重铠苦卫。”接着语气一转:“那么多修真门派,都是瞎了狗眼,这么好的苗子,也视而不见。”

    蒲妖又开始习惯性的群讽。

    左莫没理会他,而是很认真地看场内的阿文。阿文的速度奇快绝伦,比之那些踏剑而行的剑修亦毫不逊色,而其灵活程度,比剑修更胜一筹。

    已经算得上老鸟的左莫很清楚,拥有如此惊人的速度,在实战中会有何等的优势。

    半空中,阿文一个翻转,手中的黑矛陡然刺出。

    嘶!

    他面前三十丈远的地方,突然凭空出现一截矛尖!

    “这是什么?”左莫耸然动容。

    “破空,一种小技巧,大惊小怪。”口中虽然这样说,蒲妖脸上还是难掩得意:“这么小便能领悟破空,在魔侍卫中也算得上少见了。”

    蒲妖旋即语气有些惋惜:“其实束龙的天赋也算不错,可惜他开始修炼的年龄大了点。”

    其他人无不惊叹,他们睁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现在阿文展现的许多技巧,对他们都大有启发,尤其是那些突破化兵的营卫。

    空中的阿文似乎完全突破了空间的束缚,他刺出的矛尖,随心所欲地出现他周身一百丈内的任何一处空间。

    心情大好的蒲妖,立即开始卖弄起来:“其实像这小子这个类型的苦卫是比较少见的,魔侍卫的最大职责,在于保护主人,而不在于杀敌。所以魔侍卫最常见的是大块头,卫营的这些家伙,太弱。最好的魔侍卫是岭山牛魔和石犀魔,他们修炼《苦卫》的话,啧啧,完全是一座移动的小山。如果是螳魔修炼《苦卫》,比较容易出这类以速度见长的影魔卫。可螳魔一碰就死的家伙,谁会用它来作侍卫,嫌命不够长么?”

    听到这,左莫才注意到卫营其他人,果然清一色都是大块头。每个人身上都是夸张的肌肉,他们体形普遍都比一般人魁梧一半。再加上厚实的铠甲,简直像移动的钢铁堡垒。

    就在此时,阿文手中黑矛的那缕红璎珞突然化作一缕火焰,缠上矛尖。

    “杀!”

    阿文暴喝一声,一道红黑相间的光芒撕裂空气。

    轰!

    众人只觉眼前骤然一亮,一股灼热而凶煞的气浪,席卷整个卫营。

    待气浪散去,一个宽约五丈的深坑出现在营地的角落。

    一击轰出宽五丈的坑,是件很简单的事。但是,这个坑,似乎有点深。左莫飞到坑边,朝坑底望了一眼,心中顿时凛然,这坑只怕不下于二十丈!

    一个宽五丈不难,可是一个深达二十丈的坑,可就是一件极难的事!

    而且这个坑如同刀削豆腐般,坑底部和上部,都是一样宽。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阿文这一击的力量凝而不散,分布均匀。

    左莫自忖就算自己,受了这么一下,估计一条命也去了大半。

    阿文身形一闪,出现在左莫身边。

    “不错嘛,小猴子。”左莫赞道:“可是让我大开眼界。”

    阿文的脸刷地红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让大人见笑了。”

    “哟,小猴子,这会又害羞起来?”

    “哈哈,小猴子脸皮薄了!”

    周围的人顿时起哄,阿文更加不好意思,挠头站在一旁。见他这番模样,其他人笑得更欢。

    左莫也不禁哈哈大笑。

    ※※※※※※※※※※※※※※※※※※※※※※※※※※※※※※

    “你说的是真的?”

    室内的长老们轰地炸开,许多长老甚至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这些长老们情绪激荡,自然忘了收敛力量,房间内所有的家具啪啪啪,齐齐炸成碎片。

    苍泽头皮发麻,他大气不敢吭一声:“他是这样说的。”

    “他怎么可能知道苍痕术怎么修炼?肯定是个骗子!”

    “管他是不是骗子,把他抓过来,就一清二楚!”

    “抓?万一他真会呢?得罪了他,那我们损失就大了!”

    ……

    苍族长老们七嘴八舌地开口,个个脸红脖子粗,那模样就像要杀人一般。

    苍泽把头埋头得更低,心中暗暗叫苦。

    “行了,都闭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所有的声音,齐齐消失。

    大长老还是开口了,苍泽抹了抹冷汗,心中不无庆幸。

    “他有什么条件?”满脸皱纹的大长老睁开眼睛。

    “十缕黄金魂,每年。”

    偌大的长老室,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