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五十六节 新变化

第三百五十六节 新变化

    “你问他,苍痕术修炼到什么境界?”

    蒲妖的突然开口,让左莫立即察觉出蒲妖急迫的心情。和蒲妖相处时间久了,蒲妖的一些习性,左莫也逐渐了解。一般来说,蒲妖对于绝大多数事情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态度,但当面对他有着极大帮助的事情,他会毫不遮掩自己的迫切渴求。

    从这方面来说,蒲妖相当直接,当然,绝大多数时候,他的直接往往让人不是那么容易接受。

    比如他现在毫不遮掩对黄金魂的渴求,又比如,若是左莫没有帮他把黄金魂弄到手。那等着吧,无数双小鞋在后面等着。

    蒲妖的威胁,都直接到赤裸裸的程度。

    左莫深深地了解这点,他轻咳一句,装模作样道:“你的苍痕术修炼到什么地步?”

    苍泽大吃一惊,苍痕术,对方竟然知道苍痕术?苍泽的震惊,被一旁的南玥察觉到,她心中暗想,难道又是一门像《天南箭术》之类的妖术?

    大人真是神秘啊!

    苍泽紧紧盯着左莫,想从左莫的脸上看出端倪。

    可是左莫是何等老练的人,板着脸,把蒲妖的面无表情,学了个十足。心里暗自嘀咕,以前自己多么纯良厚道一人,跟着蒲妖厮混久了,如今坑蒙拐骗,也算得上样样精通。

    当然,他是不会有罪恶感的,反而正在试图演绎好眼下的角色。

    苍泽看不出半点端倪,对方既然能够说出苍痕术的名称,应该不是无的放矢。在苍族现存的诸多妖术之中,《苍痕术》非常不起眼。族里稍有些天赋的年轻人,大多都不会选择这门妖术来主修,他们会更喜欢《苍海术》《苍云术》之类威力更大的妖术。

    但是苍泽作为族长之孙,他却比普通的苍族人知道得更多。比如,长老会对《苍痕术》的秘密研究,从未停止过。

    苍族那多么的妖术,为什么对方偏偏提起《苍痕术》?

    无数个念头在苍泽脑海中翻滚,他低头恭首道:“在下未曾修炼苍痕术。”

    “没有修炼?”蒲妖一愣。

    左莫反应很快,也跟着一愣:“你没有修炼苍痕术?”

    “难道苍族又创出什么厉害的妖术?”蒲妖喃喃自语,他皱起眉头,有些意外。

    “莫非你们苍族又创出什么厉害的妖术?”左莫现学现卖。

    苍泽咬了咬牙:“并非有新创妖术,只是学生愚顿,苍痕术不得其门径。”他的心怦怦直跳,自称也从“在下”变成“学生”。

    识海中,蒲妖的眉头舒展,松一口气:“你对他说,你教他苍痕术,每年换五缕黄金魂。”

    “你会苍痕术?”左莫有些怀疑地问蒲妖。

    “那玩意很简单,只不过绕了个弯。”重拾回自信的蒲妖很有气概的一挥手。

    左莫将信将疑,蒲妖这厮会的东西也太多了点吧,不过心中的嘀咕并不影响他的应对,他轻咳一声:“我恰好知道一点苍痕术的修炼方法。”

    苍泽只觉得强烈的幸福感瞬间冲垮他的心理防线,他竟然产生一丝晕眩感。

    他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当真?”

    “没错。”左莫硬着头皮道。

    苍泽此时体现出一族族长之孙的素质,他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导致情绪失控,而是强自按捺住激动,神色恭敬地问:“我苍族有什么能够为老师您效劳?”

    左莫赞赏地看了一眼苍泽,暗道此子果然上道。不过,他心中的欣赏,并没有让他打算给对方什么优惠:“每年十缕黄金魂。”

    一张口,左莫就把蒲妖的开价翻了一倍。

    不是哥贪心啊,哥拖家带口呢!

    识海中,蒲妖目瞪口呆。

    嘶,苍泽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他心理预期苍族要付出的代价不低,但是每年十缕黄金魂,这个代价依然超出了他的预期。

    “兹事重大,学生要请示一下族内长辈。”

    苍泽小心翼翼回答。

    “行。”左莫也不废话,接着指着南玥道:“她是我的追随者,以后你直接找她就行。”

    苍泽闻言,连忙和南玥交换神识印记。只见苍泽面前飞出一个古朴的“苍”字,顶端是两团灰青色稀疏灌木。南玥也唤出自己的神识印记,她的神识印记是一根弯曲的紫藤形成的“天南”两字。

    注意到南玥的神识印记,苍泽心中一凛。他调查之中,南玥没有什么背景,是一个极小的族群出身,生活困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此时看到她的神识印记,却不由吃一惊。

    出身名门的他,自然不会缺少对神识印记的研究。这个“天南”的写法,和现在写法迥异,这类神识印记,大多都出现在那些历史悠久的族群身上。

    他暗记在心,打算到时好好调查一下。他伸出手指,轻轻在“天南”两个字上点一下,一道紫色光芒飞入他的神识印记之中。南玥亦如法施为。

    交换神识之后,双方便能很方便的联络。

    苍泽连忙告退,他急着回去禀报。他隐隐有种预感,这个机会,极有可能是苍族的转折点。

    苍泽离开后,左莫指点了会南玥,便离开。

    ※※※※※※※※※※※※※※※※※※※※※※※※※※※※※※

    “原来走的破解的路子。”千流有些诧异:“风格挺另类的嘛。”

    火面人似乎对荒兽棋盘并不感兴趣,四下张望,忽然嘿嘿笑道:“那些小鬼估计按捺不住了吧。”

    千流知道火面人说的是哪些人,笑了笑,并不说话,而是继续专心观察荒兽棋盘。莫水明空是他三百年前破狱留下来的,当年无意之举,他也并未太曾放在心上。

    但是心底的好奇却是丝毫不减,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来过莫水明空了。作为一名厮混在第七狱的高手,第一狱实在是有点遥远的记忆。今天他专门是为了来看看,这个把自己的莫水明空破掉的家伙,所建立的新第一狱,是一番什么光景。

    “听说他也很年轻?”千流饶有兴趣地问。

    “相当年轻!”火面人扬了扬眉,火团中的那张脸扬了扬眉,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现在他估计已经上了那帮小鬼的挑战名单。”

    “没什么不好。”千流不置可否道:“多些竞争是好事。”

    他收回神识,有些遗憾道:“可惜没办法触动破狱之战,厉害的东西,都在那里面。”

    破狱之战的触动条件,历来相当神秘。比如作为第一狱的莫水明空,三百看来无人触发。但是在这三百年间,第二狱、第四狱和第五狱,却都被触发过。其中规律,实在令人难以琢磨、

    千流触动过破狱之战,他比一般人知道得多许多。

    破狱之战触发条件,和实力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和境界有关,而且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关系。太高了不行,比如他,三百年前他能够触发第一狱的破狱之战,如今的他,却触发不了。

    境界低了,同样不行。

    而且十指狱似乎偏爱年轻的妖,准确的说,是年轻而境界高的妖。

    真是可惜啊!

    千流充满遗憾地摇摇头,对方真正的厉害妖术烙印,都在破狱之战中。荒兽棋盘里面,充满了玄奇精准的破解妖术,简直就像一座丰富的题海。

    千流交手过的高手不计其数,但是如此另类的风格,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些心痒难耐。

    火面人看到千流脸上的遗憾之色,突然凑了过来:“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让那帮小鬼来。”火面人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那帮小鬼,现在肯定卯足了劲,让他们来破荒兽棋盘。”

    千流心思微动,但摇摇头道:“破狱之战不是那么容易触发的。”

    “嘿嘿,这个嘛,就不关我们的事了,估计那帮老鬼,也会感兴趣吧。”火面人嘿嘿笑道,随即一脸慷然:“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我来!”

    千流心中的确对左莫的妖术好奇,笑了笑,也不拦他,只是嘱咐了句:“别闹太大。”

    “放心放心。”火面人一脸亢奋。

    ※※※※※※※※※※※※※※※※※※※※※※※※※※※※※※

    左莫从荒兽棋盘中退出来,忽然感受到有股热气喷在他脸上。

    一个激灵,左莫连忙睁开眼睛,一张熟悉的脸几乎贴在他脸上。

    “阿鬼!”

    他松了口气,捧起阿鬼的脸,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

    阿鬼呆呆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左莫一问完,自己便愣住了,等等。他眼中忽然绽放出惊喜之色:“阿鬼,阿鬼!”

    阿鬼还是呆呆地看着左莫,无动于衷。

    左莫脸上的喜色渐渐敛去,他仔细端详阿鬼,她的眼睛依然空洞木然,不由露出失望之色,阿鬼没有恢复。他摇摇头,心中自嘲,自己真是贪心。

    他很快从失落中恢复过来,阿鬼虽然没有恢复,但是比起之前,她要有生气许多。

    最起码,这是好转的迹象!

    想通之后,左莫心头阴霾顿时一扫而空,重新振奋起来,霍地站起来,一把抄起阿鬼,放到自己背上便朝门外冲去。

    “阿鬼,走,我们去束龙他们那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