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五十四节 荒兽棋盘

第三百五十四节 荒兽棋盘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把南玥惊醒,昨天实在太疲累,睡得极沉。她睁开惺忪的双眼,打开房门,当她看清门外来人时,所有的睡意立即烟消云散。

    敲门的是赤,他脸上堆满热情的笑容。在他身后,密密麻麻一大堆人,其中有许多南玥十分眼熟。而当她看到紫莲妖术府的府长时,不禁一呆。

    “南玥啊,没打扰你休息吧?”赤的语气温和而充满关切,听不出半点平日里的严肃,就像变了一个人。

    “哦,没有没有。”南玥下意识地摇头。

    她终于想起那些看上有些面熟的年迈老者们是谁了,是妖术府的长老们!

    二、三……十二!

    南玥头皮一阵发炸,整个紫莲妖术府长老会的长老们,全都站在她家门口!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神情漠然的长老们,此时却个个带着笑容,神态和蔼。紫莲妖术府所有的高层,赫然在列,无不一缺席。

    一见南玥愣在原地,赤立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由笑道:“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哦哦哦!”反应过来的南玥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让出大门:“请进请进!”

    一行人鱼贯而入。

    府长打量了一眼家徒四壁的房间,微笑道:“南玥同学很简朴啊!不愧是本府其他学员的表率,这种精神,很值得我们其他同学学习。”

    南玥大汗,她哪是什么简朴,只是穷罢了。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只好呐呐。

    “不过”府长语气一转,激昂道:“作为紫莲妖术府的总学长,南玥同学还是要挑起更重的担子啊!这里太远,很不方便,唔,正好府内紫莲苑还有一套明神居空着,南玥同学搬过去,也能方便许多。”

    赤目光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明神居是紫莲妖术府最高级的宅居,总共不过三套,府长竟然直接拿出一套给南玥。明神居最珍贵的地方便在于有明神池,它能够提讯神识的修炼速度。明神池造价昂贵不说,而且只能在特殊的地形上才能建造。

    随后长老们轮番上前温言劝勉,亲切无比。

    整个过程南玥就像做梦一般,呐呐不知所措。直到府长一行人离开半天,她才渐渐回过神来。

    总学长?自己成了总学长?还拨一套明神居给自己用?

    难道自己还在做梦?

    但当她从最初的激动中冷静下来,她很快想明白其中关键。府长和长老们的态度是因为什么,并不难猜。

    他们是为了大人!

    虽然今天他们一句都没有提到大人,但南玥百分之百肯定,他们是冲着大人来的!

    不行,这事一定要禀报大人!

    她忽然想起来,今天是新的第一狱成形的日子。

    想到这,她立即激动起来,检查了一下神识,虽然伤还未痊愈,但还是能够进入第一狱。当下坐定,直接进入第一狱。

    ※※※※※※※※※※※※※※※※※※※※※※※※※※※※※※

    “哎哟,我的妈呀!”痛得半死不活的左莫哀嚎着。

    许久没有神识受伤了,久违的痛楚再次出现,痛疼感似乎变得更加强烈。

    “这就是逞强的下场。”蒲妖不阴不阳地嘲讽了一句。

    “哎哟……哎哟,到底是哪个家伙在暗算我?不行,这个亏不能白吃,一定要还回去!”痛苦中的左莫还是暴露出睚眦必报的嘴脸。

    “你不是对手。”蒲妖毫不留情道。

    “还没打,怎么知道?快告诉我!”左莫一副绝不善罢甘休杀气腾腾的模样。

    “空明千流。”

    “空明千流?那是什么东西?”左莫一脸好奇。

    “不是什么东西,一个三百多年的小妖而已。”

    “切,才一个三百年的小妖。”左莫一脸不以为然,随即低声嘀咕:“你这个千年老妖也没觉得怎么样,才三百年……”

    蒲妖额头青筋一跳一跳,他强自按捺住:“他领悟了水息。”

    “水息?”左莫顿时来精神,嚣张无比道:“就那水息?还不是被我的汲古荒祭术灭了!”

    你的汲古荒祭术……

    蒲妖额头的青筋又跳了跳,他强自忍住,故作平静道:“那是他三百年前留下的烙印。”

    “三百年前留下的烙印!”左莫吓一跳:“那就是说,他三百年前就这么厉害了?”

    “没错。”

    左莫脸上神情数变,讪讪道:“和为贵,和为贵,没事打打杀杀多不好!”

    无视蒲妖鄙视的目光,他有些好奇地问:“他的烙印干嘛对付我?我又没招惹他。”

    “看你不顺眼。”

    蒲妖的回答让左莫表情更加讪讪:“看样子,十指狱果然是个危险的地方,不行,这种地方要少去。”

    蒲妖一听,心中暗想,不行,若是左莫以后畏惧,死活不去十指狱,那可是件麻烦事。他对左莫的性格极其熟悉,这厮硬逼是不行的,得利诱。若是有足够的好处,这家伙会自己嗷嗷往前冲。

    “危险是有点,但是好处也不少。”蒲妖神情淡然,一脸就事论事的模样:“你灭了他的烙印,吞了他的水息珠,没一点感觉?”

    被蒲妖这一提醒,左莫这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吞掉的那颗珠子,连忙检查起来。一检查,他立即发现水息珠。

    在他的识海中,一颗晶莹的露珠飘浮在空中。原本火焰狂舞的识海,多了一份活泼充沛的水气。淡淡的水气从露珠散逸开来,水气过处,原本受伤的神识,仿佛焦土受到滋润,重新焕发生机。左莫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好东西啊!

    左莫心中一动,露珠便飞到他面前,温润的水气扑面而来。

    “水息珠能疗伤?”

    为了让左莫明白水息珠的价值,蒲妖自然言无不尽:“不光是疗伤,有它之后,你领悟水息就更加容易。而一旦你领悟水息之后,它便会融入到你领悟的水息之中。绝大部分水妖术、水行法诀,你施展起来更加容易,威力也更大。”

    “这么厉害?”左莫大感振奋。他可是清楚其中的价值,有了这颗水息珠,意味着他有了亲水的体质,这提高的是一个大类的妖术和法诀。

    水行法诀,哥也会!他有些得意地施展了个《小云雨诀》,手掌心立即出现巴掌大的云团。

    咦,他立即发现这次《小云雨诀》的云团和以前有所不同。

    云团仿佛有了生命,洒下的雨丝蕴含浓郁的生机,一落入左莫掌心,便渗入手掌的皮肤,消失不见。左莫只觉精神一爽。

    《小云雨诀》第六层!

    左莫瞪大眼睛,一脸不能置信。就是多了这么一颗水息珠,自己的《小云雨诀》竟然直接升到第六层!

    第六层的《小云雨诀》用处可就大了!

    左莫心头狂喜。

    宝贝!好宝贝!

    “这算什么宝贝?”似乎知道左莫的想法,蒲妖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继续刺激他:“水息只不过是第一狱的破狱之战。十指狱每一狱,都有好东西,后面的才叫宝贝。”

    “每一狱都有?”左莫两眼放光。

    “怎么?你有兴趣?”蒲妖故作淡然地暼了一眼左莫。

    “有兴趣!太有兴趣了!”左莫连连点头,摩拳擦掌热切无比道:“蒲妖,我们把它们全都弄来吧!这么多宝贝,不能浪费啊!”

    “这要看你的本事了。”蒲妖不置可否:“后面的破狱之战,比这更厉害。”

    左莫眼中无数晶石盘旋,他流着口水傻笑道:“没事,咱们慢慢磨,磨死他们!”

    水息珠果然神奇无比,没过多久,左莫受损的神识便痊愈。让左莫更是赞叹不已,对后面各狱的宝贝,更加渴求。

    “走吧,你还没给你的狱战场命名。”蒲妖不由分说地再次把左莫拉进莫水明空。

    左莫看着面前陌生的环境,张大嘴巴,一脸呆滞。

    以前那些交错纵横的河流水道全都消失不见,而脚下的碎岩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不同颜色的方格,颜色各异的方格一眼望不到尽头,好似一张巨大的棋盘。

    “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不了。”蒲妖按捺心中惊讶,语气平常道:“你破了前人立下的第一狱,第一狱便会重新建立。”

    “哦,这样啊。”左莫一脸恍然大悟。

    他随意朝前一步,踏入一块绿色的方块之中。没有任何变化,他再往前走,踏入另一块广块之中,亦同样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变了个样子嘛。

    左莫心中的惊讶也消失不见,大感没趣,神色恢复自然。

    忽然,他眼前景象又是一变。

    他仿佛飞到很高很高的地方,低头俯瞰,只见一张巨大的棋盘,错落的方块,构成一个奇怪的造型。这个图案左莫有些眼熟,他很快明白图案是什么,荒兽,那是荒兽!

    “起个名字吧。”蒲妖淡淡的声音在左莫耳边响起。

    “荒兽棋盘。”左莫心中一动,脱口而出。

    轰隆隆!

    巨响如雷,脚下棋盘中的荒兽图案仿佛突然活了过来,一缕灰色烟雾,从棋盘中升腾起,眨眼间,幻化成荒兽。

    灯笼大小的红光凶睛,苍凉睥睨的气势,翻滚虚幻的身体。

    它看了左莫一眼,忽然一头钻入棋盘之中。

    脚下的棋盘,重新恢复原样。

    兴冲冲进入第一狱的诸妖脑海中,同时浮现四个字——荒兽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