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四十九节 暴走
    南玥摇头道:“我要先问下表哥的意思。”

    赤知道自己的意图被看穿,老脸微红,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应该的,应该的。”

    树妖花妖几位学员远远地看着赤一脸热情洋溢地对南玥说话,无不愕然。

    ※※※※※※※※※※※※※※※※※※※※※※※※※※※※※※

    火星如雨,纷纷洒洒。

    左莫瞪大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周围。周围的景物并没有变化,那股危险的气息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炽烈。

    难道刚才只是热身?

    左莫心中没有半点害怕,相反,亢奋的战意弥漫全身,只恨不得接下来的战斗来得更猛烈些!

    十六种小妖术经过巧妙组合,瞬间肢解了对方的火球。真让他感到激动的,却是刚才情急之下,用出的大日魔体六般变化之一的《明虚翼》。

    《明虚翼》强化的是速度,如同闪电般迅捷的速度,它是左莫学到的六般变化中的第一个变化。在刚才的施展中,他灵机一动。他压制住金色双翼生成,而是将这股力量贯通双腿,竟然产生遁空的效果。

    《明虚翼》原来可以这么用!

    左莫只觉得豁然开朗,大受启发。既然明虚翼的力量可以贯通双腿,那如果把它贯通双臂呢?或者其他地方?他甚至在思考,后面的五般变化,是不是也能如此施展?

    他跃跃欲试,战意昂扬。

    今天赚到了!

    他浑然不知,识海中的蒲妖,眼珠子也差点掉到地上。

    在他看来,明虚翼的新变化固然有几分神妙,但这还不足以令他堂堂天妖吃惊。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十指狱内竟然可以用魔功!

    这不可能!

    他险些失声惊叫。

    十指狱由妖术构成,只有妖术的力量,才能够在十指狱中施展。无论是魔功,还是法诀,都绝无可能出现在十指狱。即便是第一狱的莫水明空亦不能例外!

    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彻底打破了这个存在了无数年的铁律。

    这……这是怎么回事?

    莫名的,蒲妖心底蓦地浮起一丝惊惶。

    左莫不知道蒲妖心中浮现的那一丝惊惶,不过就算他知道,也只会嗤之以鼻,嘲笑几句。他修炼极其驳杂,对各种力量都没有偏见,反而充满好奇。

    再说,他也没有时间去和蒲妖闲扯,虽然火球被击散,但充斥四周虚空的危险气息没有半点减弱,反而愈发浓烈。

    最后一粒火星飘落,变化骤生。

    虚空之中,忽然浮现淡淡的虚影,浓重的水行之力,弥漫开来。

    条晶莹透明的河流,纵横交错地出现在他周围,有的湍急,有的轻缓,有的透明如宝石,有的浑浊如泥。

    狱战场似乎又回到了平时的状态。

    左莫的神识不敢有任何保留,倏地放开。

    他面前的一条河流,突然飞出一道水箭。这道透明的水箭,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蓝光轰然暴绽!

    无数水妖术,从纵横交错的河流中飞出,铺天盖地,有如暴雨!

    围观众妖脸色齐变,便是那些原本觉得自己精通水妖术的高手们,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惊得差点跳起来。

    这一击,包括三百六十一种水妖术。从最简单的水箭、水弹,到组合而成的水鸟、水蝶,再到更高级的水龙、水兽,无不一包。而更令人惊叹的是,每一只水鸟都栩栩如生,透明的羽毛,精致入微。

    众妖此时方知,千流大人的水妖术原来达到如斯恐怖的地步!

    空明千流,可畏可怖!

    震撼之余,诸妖脸上都浮现几分迷醉。如此绝美的水妖术,罕见绝伦。至于场内触动破狱之战的左莫,没有谁再看他一眼。

    也许他的天赋惊人,也许他传承着某种神秘的妖术,但是在千流大人面前,他注定光华尽失,他注定渺小如微尘。

    场内,左莫脸色大变。

    他的视野中,泛着汹涌的蓝海,那是无数水妖术的光芒汇集而成。这些晶莹而美丽的水妖术,形状各异,或疾或缓,却无不一散发着致命的味道。

    左莫浑身汗毛一下子全竖起来,根根直立。每个水妖术对他来说,都不算复杂也不算强力,可三百六十一记水妖术同时袭来,他顿时陷入困境,连闪避的空间都没有!

    匪夷所思的水妖术!

    死亡气息如此之近,他的脸颊冰凉,仿若死神怪笑而腐朽的脸贴上他的面颊。

    他大脑一片空白,手足木然。所有的战意、所有的斗志,在如此惊世骇俗的一击面前,如同脆弱的玻璃,瞬间被击得粉碎。

    左莫的身体僵死,连根手指也动弹不了。

    他只能呆呆地看着如海一般的蓝光,离他越来越近,如同实质的水行之力,直逼他眉睫,眼看自己就要被如汪洋般的蓝光吞噬。

    该死的!

    左莫陡然一个激灵,从呆滞状态突然醒转。随即而来的,是发出内心的羞愧!自己竟然被敌人的一击给惊吓到,惊吓到连抵抗的意志都失去!

    该死的!

    左莫的眼睛倏地通红,如同两团火焰,他浑身冰凉的血液陡然沸腾,强烈的怒意充斥他胸间的每一寸空间!他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愤怒,他为自己失去抵抗意志感到愤怒!

    打破坚冰,喷薄而出的战意和他的愤怒、羞愧揉和在一起!

    左莫瞬间陷入狂暴。

    双目赤红,狂暴中的左莫双手猛地一合一张,滋啦啦,一团耀眼的电网出现在他手间。细密的电网银蛇蜿蜒游走,三十颗拇指大小的罡雷在电网之中沉浮不定。

    《阳煞罡雷》!

    如果左莫此时神智清醒,一定会惊喜莫名自己在妖术上的进步。《阳煞罡雷》此时用出来,声势截然不同,方寸之间,气象森严。无论是神识的增长,还是对妖术理解的日益深刻,都在这一招他用过许多次的《阳煞罡雷》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去死!”

    漫天蓝光内,突然响起一声充满愤怒的暴喝。

    紧接着,只见蓝光内,突然有一点银芒亮起,旋即这点银芒越来越亮,越来越大!

    这是什么?

    围观众妖不由微微愕然,心中在猜测亮起的银芒是什么妖术。

    轰轰轰……

    厚实的蓝光中,不断有沉闷的爆音响起,就像在水底传来的爆音。

    但很快,一些细心的妖脸上神情有些不对,他们惊讶发现,从第十记爆音开始,爆音便悄然发生变化,不再那么沉闷,而是越来越响亮。

    难道……

    他们眼中不禁露出骇然之色。

    爆音如雷,轰隆滚滚。

    就在众妖惊疑不定时,突然爆出一声巨响,众妖只觉眼前银光陡然炽亮,视野中顿时化为白茫茫一片。

    待光芒散去,众妖双目恢复清明看清场内,顿时一片哗然。

    怎么……怎么可能……

    场内,左莫浑身烟熏火燎,看上去颇为狼狈。

    不过此时没有妖笑话他,他们不能置信地看着左莫,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惊叹。而那些年轻美丽的女妖们,尖叫声此起彼伏,她们神情激动,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赤呆若木鸡,就在刚才,他同样迷失在千流大人的水妖术之中,认定左莫无法胜出。可当他看到场内顽强立着的左莫,震惊之余,却免不了轻轻叹息。如果说在这一战之前,他还认为紫莲妖术府还有可能招揽对方,但这一战之后,他就明白,紫莲妖术府不可能留住对方。

    南玥那双宛若琉璃般的眸子里,流露出深深的尊敬和由衷的喜悦!

    女妖们的尖叫声,迅速感染了其他诸妖,便是那些平时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此时亦用各种方式来宣泄心中的亢奋和激动。

    刚才那一回合的对抗,让他们看到了左莫胜出的曙光!

    这是破狱之战!

    破狱者,能够重定一狱之名!

    这是每个妖梦寐以求的无上荣光,这是一个传奇的开始……

    而如今,这一幕正在他们眼前上演,能够亲眼目睹,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这也是为何他们再也无法保持镇静,而如此激动!

    围观者激动无比,他们拼命地用各种方式,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而那些之前施展了记录妖术的家伙此时个个就像中了大奖般,嘴直接咧到耳根。

    可是就在众妖亢奋激动之际,场内的左莫睁开眼睛。

    赤红的眼睛没有任何褪色。

    依然狂暴中的左莫,转目四顾,宛如凶兽。

    渐渐,外面的诸妖从激动中冷静下来,场内纵横交错的河流并没有消失,这就意味着,破狱之战并未结束,千流大人当年一定还留有后招。

    就在诸妖猜测间,他们赫然发现,场内那个浑身烟熏火燎的家伙顾目四盼,似乎在寻找猎物。很快,他杀气腾腾径直朝其中一条河流冲去,场内的异动立即吸引了所有妖的目光。一些眼力好的妖,甚至注意到左莫嘴里似乎在咆哮着什么。

    眨眼间,左莫冲到一条河流面前。

    左莫紧接而来的下一动作,让所有的妖心脏几乎遽然停止,场外鸦雀无声,陷入一片死寂

    ——他把手伸进面前的河流中。

    这家伙……他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