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四十七节 一战!

第三百四十七节 一战!

    左莫战意昂扬,热血沸腾,身形微弓,双手虚放胸前,十指张开,有如蓄势的野兽,给人危险之感!这是大日魔体中肉搏的起手式,他此时下意识地用出来。

    四周安静若死,迫使左莫的注意力空前集中,所有的神识全都被调动起来。最近他的神识突飞猛进,他还从未像今天这般,一下子调动第这么多的神识。平时的“钓鱼”每次都把他的神识压榨干净,但小妖术的神识消耗极低,整个消耗过程有如细水长流。

    而这次的调动,却没有任何保留,孤注一掷。

    活泼的神识,包裹着他的身体,周围的一切,迅速地在他脑海中勾勒出来,清晰有如镜湖倒映。

    周围温度逐渐上升,灼热的气息渐重,黑暗深沉的虚空,一点点明亮起来,周围化为赤红。

    左莫一动不动,双眼微微眯起,整个人的气息内敛,有如石雕。

    ※※※※※※※※※※※※※※※※※※※※※※※※※※※※※※

    “有多少年没有人触动破狱之战了?看上去好像年纪也不大,真是变态啊!”冷岄充满感慨对身边的好友菖正道。他们俩刚从第二狱冲到莫水明空,来不及喘口气,便看到独立于狱战场内的左莫。

    冷岄一袭黑色丝袍,领口袖边大量金丝编织而成的繁复图案,身形颀长挺立,俊逸非凡。他出自名门,一向眼高于顶,居高临下的倨傲早就深入他的骨髓。不过,他并不愚蠢。面对狱战场里那位变态,他可没有半点傲气的资本。

    能够触动破狱之战的变态,都是变态中的变态。若是能持续变态下去,再过个一两百年,甚至有资格进入长老会。

    菖正目不转睛,啧啧称奇:“果然是变态,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一手敛息手法,便非我辈能及。”旋即有些疑惑道:“不过这姿势……怎么看怎么像魔功……”

    冷岄到底是出身名门,眼力更高一分,他端详良久,方自点头:“是魔功!”

    “妖魔双修?这太扯了吧!”菖正满脸无法置信。

    冷岄心中亦是充满疑惑,他不敢妄下结论,只好道:“待会就知道了。”

    两妖目不转睛地盯着狱战场。莫水明空的狱战场他们当年也闯过,以他们的实力,自然没费什么功夫。他们相当好奇,传闻中的破狱之战,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就在此时,狱战场开始第一波攻击。

    漫漫红光,突然像被一股无形力量扯动,它们从四面八方来,划出一道道耀眼炽目的红线,以惊人的速度朝一点汇集成一个耀眼的红色光斑。

    红色光斑急剧膨胀,须臾间,一个庞大的火球飘浮在离左莫百丈远的地方,赤红的火焰炽流不断地喷涌成火舌。充沛的火行之力,随着热浪的扩散。左莫只觉得置身于大丹炉之中,炙烤难耐。

    ※※※※※※※※※※※※※※※※※※※※※※※※※※※※※※

    夺目的红光,炽亮如流星的红芒,雄雄燃烧的火球,一道道激荡的火舌,看得外面围观的妖无不露出赞叹之色。

    “水妖术无双的千流大人,没想到火妖术竟然霸道如斯!”菖正神色充满了敬佩。

    冷岄亦是一脸崇敬,充满向往道:“据说当年千流大人破狱、重定莫水明空之名时,只有二十八岁。二十八岁能定一狱之名,委实可怖可敬。”

    “哎,若不是有人破狱之战,我们也没这眼福。”菖正忽然笑道:“也不知道千流大人知道他的莫水明空遭到挑战,作何感想?”

    庞大的火球,熊熊燃烧,霸道灼热的气息,挟着伤人神魂的火行之力,一波一波地横扫周围所有一切。左莫的身影在火球下,渺小得有如蚂蚁。

    “他好像很有把握。”冷岄突然道。

    “能触动破狱之战的,当然不是庸碌之辈。”菖正一脸所当然,但语气旋即一转:“不过同样,千流大人能在十指狱留下烙印的火妖术,也不是那么好对付。”

    “你到底在帮谁?说了等于没说。”冷岄翻白眼。

    “哈哈,咱们看热闹,看热闹!”菖正尴尬笑道。

    两人语速飞快,目光却没有挪开分毫,牢牢地盯着场内的左莫。

    ※※※※※※※※※※※※※※※※※※※※※※※※※※※※※※

    左莫眯起的眼睛,只露出一道狭窄的细缝,谁也没看不到,他眼眸深处,仿若有一团冷冽妖异的火焰,无声地跳动着。

    张开的手臂,叉开的十指,微弓的身形,给围观的众妖一种错觉,他打算去拥抱这个霸道致命的火球!

    左莫毫不慌张。

    眼前庞然大物的火球,所散发的致命而炽烈气息,并没有让他的心湖掀起半点波澜。

    五行之中,火行是除了水行之外,他最熟悉的一行。从当初的离水剑诀,到后来的金乌火,他也算得上玩火的高手。

    眼前的火球,和蒲妖给他演示时的火球有些相似。当初左莫因为参悟离水剑诀而遇到困难,蒲妖指点时,也曾弄出了一个庞大的火球。

    这熟悉的一幕,让他精神出现一丝恍惚。但也仅仅只是一丝恍惚,他的身体便自然而然进入战斗状态,他早就不是没有实战经验的无空剑门弟子。身经百战的他,敏锐地察觉到机会。

    他主动出击。

    虚空中,他向前一跨,便消失在众妖的视野之中。

    诡异的步伐,惹起一片惊叹,而众妖更加惊叹的,是他的行为。直接朝火球冲去,那岂不是找死吗?这个火球几乎是调动整个狱战场的力量而形成的,所蕴含的火行之力之浓郁,已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只要被任何一道火舌波及,只怕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火球似乎感受到威胁,火舌大作,一道道赤红的火鞭,朝左莫席卷而至。虚空中,火行之力的浓郁倏地达到可怕的程度。

    赤额头的汗涔涔而下,狱战场内的火行之力的浓度,让精通火妖术的他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左莫从虚空中跨出,脚下没半点停顿,向前一跨,仿佛又踏进虚空之中。

    不知不觉中,他的双腿,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喷涌的火舌,疯狂地扑向左莫,好几次都险险便能击中,只不过毫厘之差。如此惊险的场面,看得南玥脸色煞白,几次都差点尖叫。

    左莫神色淡漠,好像一无所觉,脚下有如闲庭信步,从容不见一丝慌乱。

    围观诸妖中,不乏识货者,无不脸色齐变,他们谁也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步伐。冷岄和菖正两妖只觉身体发僵,目露惊骇。

    就在众妖被左莫的步伐震撼住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左莫的双手,有一层淡淡光芒。

    每一个跨步,左莫手上的光芒便浓上一分。

    当左莫跨出第十二步时,他双手的光芒,浓郁有如实质,几乎要像液体般流淌。

    这是什么?

    众妖目光不自觉地被左莫双手笼罩的光芒吸引,心中凛然之余,却是充满好奇。

    谁都知道,这是左莫的杀招。步伐再玄奇,也无法破去火球,还是要靠攻击性的妖术。双手笼罩的斑斓光芒,在左莫的高速移动过程中,带起彩虹般的残影。随着左莫的忽隐忽现,也变成一截截的断虹。

    杀招!

    一定是大杀招!

    众人瞪大眼睛,不敢眨一下。

    南玥眼中忽然捂住嘴巴,硬生生把到嘴边的惊呼憋住,眼睛中尽是不能置信。

    天啊,怎么……怎么可能?

    那是……

    ※※※※※※※※※※※※※※※※※※※※※※※※※※※※※※

    左莫几近乎冷酷的冷静,随着每一步跨出,随着每靠近火球一点,不断的升温。他的气势,随着他的步伐,不断地攀升。

    他的身形几乎违背常规地微微一顿。

    三十丈远处,霸道炙热的炎息,打在他身上,仿佛要把他烧着。

    他微微蹲下,双手斜垂在身侧。

    微阖的眼皮彻底睁开,眼眸深处的冷静,就像冰冷的油脂被丢进火堆,轰然火焰暴涨。沸腾的战意,灼烧着左莫每一根神经。

    火球所有的火舌,全都涌向左莫,左莫面前,无数火舌交织成熊熊火海。

    不断攀升的气势,此时达到极致,他猛地扬起脸。

    “杀!”

    肆意狂暴的杀意,以左莫为中心,轰然迸射。

    弹空而起的左莫,犹如飞剑乍然出鞘,扬起一片森然斑斓的光芒,朝面前火海斩去!

    遮天蔽日的火海之中,一抹斑斓,斩出一条笔直耀眼的直线,划出火花飞溅如雨。

    点点火花之中,斑斓斩中火球!

    所有霸道暴烈的气息,所有的战意,似乎都随着这一斩,没入火球之中。

    狱战场顿住。

    一切都顿住。

    时间似乎骤然停止。

    啪。

    有如蛋壳被敲破的声音,霸道而恐怖的赤红火球,轻轻炸开,化作一蓬火星。

    火星如雨如雾,纷纷洒洒,左莫的身影,若隐若现,浑身的气势全无,双手的斑斓光芒消失不见。

    ※※※※※※※※※※※※※※※※※※※※※※※※※※※※※※

    寂静,一片死寂。

    整整十息,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声音。直到十息后,围观的众妖才仿佛突然醒来,哗然之声,顿时此起彼伏。

    “谁看清了那是什么妖术?”

    “太厉害了!”

    “没见过,肯定是秘传妖术!真是怪物啊!也不知道是哪个隐世家族出来的!”

    “值了!没白来!实在太值了……”

    围观诸妖没有谁还能保持平静,群情激荡。

    众妖之中,南玥死死捂住嘴巴,她心中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

    那是……

    周围的争论像隔了很远般传入恍惚的她耳中,谁也没想到,这么多妖,只有她看懂了在那招。

    那是

    ——小妖术!

    ******************************************************************************

    最近生了带状疱疹,神经痛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