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四十四节 伊正
    木希注视着远处的那队修者,眼中难掩惊色。不光是她,便是一向目中无人的炎峰,脸上都是惊疑不定。

    面前这支修者队形并不严整,相互错开,却给木希犬牙交错之感,丝丝杀机,有如湖底涌动的暗流。连续的交战,也令她对这支队伍有着最直接的感观。

    这些修者的实力并不算强劲,和她的手下不过在伯仲之间。然而数度激战,她却没有在这支队伍身上占到半点便宜。

    她的目光落在队伍最中央的白衣青年,忽然有种感觉,此人也许是自己一生的劲敌。

    几度交手,这位年轻的修者,指挥战斗法度严谨,不急不徐,有大将之风,令她佩服不已。此人定是某个大门派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从他身边的修者亦能看出几分端倪。为了保护他,完全不惜性命。

    木希眸子里莹光流转,忽然飘然出列,扬声道:“在下木希,今日一别,他日战场再见,阁下保重!”

    远处队伍分开,白衣青年出阵,微笑道:“难怪难怪,宫湖木氏,果然名不虚传!林谦有礼!”

    木希心中一惊,脸上毫不掩饰惊容:“林兄居然知道宫湖木氏,见闻真是广博,小女子佩服!”

    木族是妖界五大族之一,亦是分支最多的一族,便是在妖界,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她的来历。林谦身为修者,能一语道出她的出身,委实厉害。

    林谦见木希没有半点矫揉造作,爽朗大方,眼中也不禁流露几分欣赏之色:“今日一别,姑娘保重!”

    木希嫣然一笑,盈盈行礼:“林兄一路顺风!”

    眼见人影消失不见,炎峰有些恼怒道:“难道我们就这样放他们逃跑?”

    木希瞥了他一眼:“我们拦得下他们么?”

    炎峰一窒,兀自强辩道:“若是我们拖住他们,待其他几位大人赶来,形成合围之势……”

    “那我们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干了。”木希打断他,淡淡道:“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炎峰哑然。

    “此人只怕将成大人劲敌!”木希身边的中年人脸色凝重,有些担忧道。

    木希拢了拢头发,笑道:“军中有那么多大人,哪轮得到我来操这个心?”

    “大人太过谦了!”中年人亦笑道,他深信,木希将来前途一片光明。炎峰在一旁不以为然的撇嘴,不过倒没说什么惹众怒的话。

    林谦一行人迅速远遁,这些天与这支妖军连续激战数番,双方各有伤亡。林谦面淡如水,从容镇定,看不出半点急躁焦灼之色。随行的修者训练有素,纪律森严,没有人多嘴嚼舌根。

    ※※※

    悬空境。

    群山掩映间,传来阵阵悠扬的钟声,一座不起眼的小寺,便座落于此。黄色的寺墙上爬满藤萝,灰青色的瓦片,寺内摆放着许多石雕的佛像,栩栩如生。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湿甜的青草味,瓦片残留的雨水沿着房檐滑落,有如断线的珍珠,打在青石上的水坑,叮叮咚咚,煞是好听。

    小寺的正殿,跪坐着两位禅修。

    “师兄,此次出行,只怕难有时间再来看望师兄了!”年轻的禅修有些恋恋不舍,他身着藏青色僧袍,纤尘不染,面容英俊,一双眸子,有一层淡淡的光芒流转。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英气中透着股沉静。跪坐在蒲团上,依然能让人感受到昂扬之气。

    年长的禅修温和笑道:“你自便去好,总是会回来的。”

    他身上淡黄色的僧袍不知洗过多少次,已然发白,随处可见缝补的痕迹。全身上下,看不出半点灵力的痕迹,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嗯,我已嘱咐过下面的人,每月的定例会按时送来!”年轻禅修轻声道:“我会很快回来。”

    师兄摆摆手,淡然笑道:“你知道我不需要那些外物的。”

    “那可不行!”年轻禅修腰板一挺,正色道:“师兄可要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这样我才能放心出去。九曲引丹尚差几味灵草,正好这次出门,我好生寻找一番。等炼制出九曲引丹,师兄的修为就能恢复,哼,到时看谁还敢给师兄脸色!”

    说到最后,他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师弟,你犯了嗔戒了。”黄袍禅修淡淡道。

    “师兄教训得是。”年轻禅修连忙低头认错。

    “出门禅定的功夫也不要落下。”

    “是。”

    伊正回头望了一眼山后的小寺,腾空而起,消失在天边。飞了没多久,迎面而来几人,看清来人,伊正的眉头不禁微皱。

    对方很快也很发现了伊正,飞行速度立即减缓下来。

    “听闻师弟即将远行,恭喜恭喜!”来人谈笑晏晏地拱手。

    伊正从容行礼:“都是各位师兄爱护。”

    双方又扯了几句,都察觉对方并无多谈的意思,各自离开。

    本来伊正的心情就不是太好,眼下心情就更加糟糕。这伙人是崔师叔的弟子,门派如今繁荣昌盛,弟子众多,各种明争暗斗的事情也多了起来。

    伊正的师傅自从一次云游之后,便再也没回来。他是师兄一手带大的,师兄天赋极佳,在这代弟子中,长期名列前十甲,门中各长辈都极为看好。没想到,在一次任务中,师兄身受重伤,虽然性命救下来,但是一身修为,荡然无存。

    从那开始,他们这一脉更加式微凋零。师兄到石佛小寺休养,而伊正当时十三岁。也是从那以后,他愈发刻苦,好在师兄虽然修为尽失,还是能够指点他修炼。就在前次的门内禅试中,他一举夺得十五名,重新进入门中长辈视野,才拿下这次的任务。

    门中规矩,弟子每月都有份定例。不过这份定例,只不过勉强够日常修炼所用。其他弟子有师傅赏赐,而伊正则只有依靠其他途径,比如指点下面弟子修炼,这是他最主要的收入资源。师门对弟子还是颇为大方,各种任务的报酬都十分丰厚。只是门内弟子众多,英才辈出,这一块的竞争也最是激烈,以往他根本无力争取。

    直到这次。

    略作收拾,他便决定下山。

    任务的内容他早就烂熟于胸,飞行途中,他便暗自思索起来。这次的任务并不复杂,是底下一个小门派,发现一个十分诡异的深洞,洞内血光翻涌,进去的人至今没有出来。他要做的就是探听清楚,洞内究竟是什么情况,然后回禀门派。

    连续飞行十天,他终于赶到事发的门派,一灯宗。

    ※※※

    麻凡还没有醒转,左莫被蒲妖再次拉到莫水明空。

    “蒲,那个什么藤氏天南,和你什么关系?”左莫问。他看得出来,蒲妖对南玥相当在意,以厮扣门的德性,主动传授别人妖术,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而且左莫看蒲妖的意思,似乎并不仅仅只是想传授南玥那什么《天南箭术》。

    “旧人之后。”蒲妖淡淡道。

    蒲妖的回答也印证了左莫心中猜测,旋即好奇地问:“《天南箭术》是什么妖术?用箭的妖术么?”

    “很强的妖术。”

    蒲妖的回答有些避重就轻的味道,但左莫反而重视起来。在蒲妖口中能称得很强的妖术,那威力一定很强!

    左莫的八卦之魂被蒲妖廖廖几句便彻底勾了起来,正欲刨根问底,南玥来了。

    南玥恭恭敬敬地对左莫行礼:“大人!”

    上次较考,她出尽风头,轰动全府。她在府内的地位直线飙升,已经有好几名老师跑到希望能够招她为学生,但全都被她婉言拒绝。并没有学习到什么高深的妖术,但是大人的指点,给她打开了一扇全新窗户。

    她相信,哪怕没有《天南箭术》,她依然能够找到一条道路。

    也正是这段时间的顿悟,令她对左莫更加尊敬,大人的实力真是高深莫测!在她眼中,府内的老师,和大人相比,有着巨大的鸿沟。

    “唔,来了。”左莫装模作样地应了句,随口问道:“最近可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就直接问。”

    南玥按捺心中激动,把这些天自己思考所触及到的问题提了出来。

    因为只是涉及到小妖术,左莫并没有偷懒直接把问题丢给蒲妖,而是自己尝试解答。左莫跟着蒲妖厮混的时间颇长,耳濡目染之下,接触到的妖术理论,比南玥不知高深多少。得益于此,他看待问题的角度,又深了几分,听得南玥两眼一阵放光,不停地点头。

    对左莫来说,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考验。南玥提出的问题之中,有两个问题是他也没有考虑到的,对他的触动亦颇大。

    一番问题解答下来,南玥眉开眼笑,欢喜不已,而左莫却是满头大汗,大松一口气。

    要是哪个问题没答出来,那可就丢人了!

    而且还是在妖面前丢人……

    就在左莫脑海中泛着这些无厘头的念头,忽然听到有人喊:“南玥!南玥!”

    左莫抬起头,只见一帮人,哦不,一帮妖,朝南玥挥着手,兴冲冲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