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三十四节 汲古荒祭术

第三百三十四节 汲古荒祭术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陡然变得缓慢起来。

    丝丝如流水的光华,有如抽芽的光枝,一点点,缠绕上左莫空无一物的右手。

    蒲妖的记忆仿佛猛然被抽得很长,一些模糊消逝的场景,似乎和眼前发生的一切,重叠在一起,清晰如昨日。

    “……老师……”

    微不可闻的呢喃声中,血瞳中的凌厉和冷酷,消失不见。

    左莫心神完全被自己手上的变化所吸引,他能够感受到,奇异的变化,在这短短一瞬间,悄然形成。

    ……这是什么?

    区区两种小妖术,比起和出自《小千叶手》的《阳煞罡雷》比起来,不光光是简单低级,两者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小千叶手》其中包含的各种妖术,为一代天妖所创,博大精深,便是蒲妖这等眼高于顶的家伙,亦是赞不绝口。

    可是小妖术呢?

    五百种小妖术,是每一位妖的必修内容。任何一位妖在进入妖术府之前,必须在本族内,完成这五百种小妖术的学习。换句话说,小妖术不过是妖类修炼的启蒙内容。

    可是……

    两手间所爆发出来的力量……

    最后一丝光华,从左莫的左手流出,缠上他的右手。

    滋啦!

    左莫只觉胸前陡然迸射出无数耀眼如剑般的光芒,一股充满毁灭性的力量,在右手中成形,恍如荒古巨兽,吞吐着苍凉气息,微微抬起背脊,威严睥视。

    所有煞魂,犹如被施了定身法。乱成一团的塔内,时间有如骤然停止。

    极动转极静之间,蒲妖失魂落魄盯着左莫的右手,呢喃清晰可闻:“……汲古荒祭术……”

    左莫没有听到半点蒲妖的呢喃,他被手上的光芒和这股恐怖的气息给震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就像是下意识地动了动右手,只见他的右手,如同鱼尾般轻灵无比摆动。

    无数刺目光华中,一道淡淡的虚影,从他右手飞出,倏地变大,就像一只怪兽,陡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塔内所有的煞魂吞了进去。

    煞雾中,被无数煞魂围得水泄不通的小塔,突然迸射出无数耀眼的光芒,塔内凭空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数以万计的煞魂来不及逃跑,顿时被吸入了塔内。

    就在同时,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从小塔体内传出。

    没有被卷入的煞魂,骤然受到惊吓,一哄而散,就像小塔体内,有一只令它们感到畏惧的可怕怪兽。煞雾深处,那些处于狩猎端更高层的煞魂兽,此时眼中不禁流露出惊骇之色,个个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左莫现在的感觉糟糕透了,煞魂吞食干净,可是他如今就像一下子吃了太多,撑得慌。而且更令他感到慌张的是,这些煞魂,似乎并没有死,而只是被束缚在一层奇异的力量之中。

    一旦这股力量失控,这些煞魂会重新冲出来!

    “小妖术第一种和第五百种,用一字贯式。”

    蒲妖的声音恰时传到,左莫手上微微一愣,第一感觉,这不可能。小妖术五百种,几乎涉及妖术的各类基础,其中有不少性质相反。第一种和第五百种,却是所有矛盾相反的妖术对比之中,最截然相反的两种妖术。

    两种截然相反的小妖术,怎么可能同时施展?

    不过此时容不得他仔细思考,一愣之后,双手不自主地按照蒲妖的说法,施展开来。

    第一种……第五百种……

    怪异绝伦的感觉浮上心头,左莫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刚才同时施展第七十六种和第三百一十三种,他已经感觉相当别扭,而这次比起上次,别扭怪异的感觉更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是什么玩法……

    左莫强忍着无以伦比的别扭感,勉强同时施展两种小妖术。

    蒲妖血瞳一眨不眨地盯着左莫面前亮起并且蜿蜒流动的光华,不自主地摒住呼吸,那模样,就好似生恐惊动这些迷离美丽的光华般。而他平日里喜欢藏在黑袖之中的双手,不知不觉中伸了出来。

    他的神情也怪异无比,既充满期待,又如临大敌。

    强烈的别扭感随着光华的升起,愈发强烈,左莫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左右两边在朝相反方向被人强自扭动。

    他知道这是错觉,此时他只不过一缕心神,哪来身体一说?但是他同样知道,这种矛盾感并非不存在,而是真正存在,它是法则之间的矛盾。

    其实一施展,他就知道不妙。

    两种极端法则的作用之下,稍有不慎,自己随时有可能被碾得粉碎。两种基础法则的剧烈冲突之下,自己这缕神识,脆弱就像纸糊一般。他的心魂寄托在这一缕神识上,若是被毁,那下场和死没什么区别。

    最伤治疗的伤,便是魂魄受伤。

    阿鬼就是魂魄受伤,形如木偶,难道自己也要变成这样?

    死亡的刺激之下,左莫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子力气,他强自令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小妖术,怎么可能用一字贯式来施展?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电光火石间,无数念头在他心头飞掠,可眼前的两种小妖术依然令他束手无策。两种小妖术的都简单直接,两者每一丝变化,都在他洞察之中。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觉得不可能。

    两者就两像两道背向而驰的马车,如今却要把它们拉在一起,那怎么可能?

    没有可能……没有可能……

    左莫心中焦急万分,两种小妖术开始发生冲突,他能够感受到两者之间每一道哪怕细微力量的冲突。他心头危险感愈发强烈,就像有一把剑吊在他头顶,他动弹不得,而如今却有一只老鼠在拼命啃着吊着剑的绳索。

    冷静、一定要冷静!

    左莫的呼吸都几乎快停滞,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强自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猛然间,一道灵光像一道闪电,刺破云霄。他忽然想起自己上次自己折腾出来的法诀入阵,那些五花八门的法诀剑诀之中,亦有许多相克相矛盾的法诀剑诀,可是自己,却成功地把它们揉和在一起。

    那一套杂乱的法诀入阵,是他用来与蒲妖打赌,赢得大日魔体六般变化。

    可惜自打大日魔体六般变化到手之后,他就把这一套法诀入阵丢到一边,专心修炼起大日魔体六般变化。

    左莫没时间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再去折腾法诀入阵,他绞尽脑汁,竭力地思索当时自己是怎么把性质相反的法诀剑诀揉和在那套法诀入阵的。

    他想起自己是怎么控制这些性质相反的法诀了。

    他心中一动,不顾愈来愈强烈的危险感,他耐心地感受两种小妖术之间的每一点冲突。

    蓦地,他的神识化作两股,犹如两根细鞭,以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探入两种小妖术亮起的光华之中。

    奇异的变化顿生。

    原本冲突暴烈的两种力量,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滴溜溜地以相反的方向转动。

    左莫双目中陡然爆出一抹亮光,两种小妖术之间的摩擦冲突越来越小,两种光华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此时它们再也看不到半点之前的敌意和冲突,它们就像一双孪生子般,紧紧贴在一起。

    自然而然,左莫双手像被什么驱使般,鬼使神差地用出一字贯式。

    一股并不强大的力量,准确无比地贯穿两种妖术的正中心。

    左莫顿时心有所悟。

    蒲妖血瞳光芒幽深如海,他怔怔地望着左莫面前,那股诡异而又熟悉的力量,轻轻吐出三个字。

    “神引术!”

    左莫胸前的那团形如磨盘,黑白泾渭分明的光华中蓦地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这股吸力之强,连蒲妖都无法幸免,一袭黑衣,被扯得猎猎作响。蒲妖血瞳中红光一亮,身形纹丝不动。

    而之前笼罩着煞魂的那股奇异力量,却像闻到猩味的猫,迫不及待地挟着无数煞魂投入这架诡异的黑白磨盘之中。

    黑白光芒就像磨盘的上下两部分,以惊人的速度,无声地碾碎无数煞魂。

    煞魂甚至来不及哀嚎一声,便彻底粉碎。

    点点白光,从磨盘中散逸开来。

    左莫心中一动,运起《胎息炼神》,点点白光,有如雨点般从四面八方汇集,没入他体内。与此同时,没有被左莫吸收的白光则纷纷没入五团五行精气之中。

    左莫浑身笼罩在白光之中,看不清身影。

    蒲妖浑身黑衣猎猎作响,他的血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左莫。他就那静静立在那,一言不发。

    在煞雾中左冲右突的傻鸟忽然转过头,凶狠的双眸一点点地变得柔和下来,直至重新恢复到平日里那般懒散傲娇的模样,悠闲转身,踱着鸟步,哪里看得出半点刚才的杀气腾腾的模样。

    驾着有如重斧般的黑色月牙,十品满是杀气的小脸忽然一怔,心生感应,毫不犹豫驾着黑月,方向一折,速度陡然提到极致,劈开重重煞雾,尖啸着飞掠。

    煞雾中,小塔笼罩在一层淡淡白光之中,周围的煞雾,被远远隔开。

    恰在此时,塔内左莫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