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三十二节 煞雾
    呼,终于修炼成第三百种小妖术。

    左莫长长吐出一口气。小妖术一点都不复杂,但是种类繁多,令人头痛无比。若不是他的神识根基不错,估计也费力得很。

    忽然他抬起头,前面传来一阵骚乱。

    有状况!

    左莫不惊反喜,一连多少天了,他记不清楚,可自从进入这个该死的古战场,他们什么都没遇到。他身形一动,出现在队伍最前方。

    不远处,弥漫着稀薄的血雾,其中隐隐有动静。血雾范围极广,漫无边际。

    出于谨慎,队伍停了下来。

    蒲妖冒出来,神色凝重地看着前方的血雾:“小心了,这是煞雾,里面有煞魂兽。”

    左莫不是第一次听到蒲妖说煞魂兽,每次蒲妖说起来时,口气都相当凝重,他忍不住问:“这玩意很厉害么?”

    “嗯。”蒲妖望着前方的血雾,血瞳中难掩惊色:“大凡是战场,死后若没有超渡过,战死者的精魂,便会在这片战场游荡。战场煞气浓重,这些精魂不仅不会消散,反而会吸收煞气,形成煞魂。煞魂日久,则成煞魂兽。这片煞雾,规模闻所未闻,只怕里面的煞魂兽也非同小可。”

    蒲妖的话,让左莫有些犹豫,如果真的如此危险,进入这片血雾……

    想了想,他下令原地驻扎。

    金乌营面貌焕然一新。

    金乌堂人满为患,不时能见三五成群的小范围讨论,热闹非凡。这是在小山界养成的独特习惯。大伙都是小门派出身,见识有限得很,而当时遇到的很多问题,都不是单凭个人能解决的。无奈之下,集中大伙的力量,便成了唯一的选择。久而久之,这也成为金乌营的独特习惯。

    金乌营独特开明的氛围,和彼此在困境中建立的信任,是最肥沃的土壤,而左莫的这枚玉简,犹如一场春雨,顿时焕发勃勃生机。

    不过今天,他们聚集在一起,并不是讨论符阵之类的问题。

    “我们前面就是煞雾。虽然大人决定暂时驻扎,但是我们要作好进入煞雾的准备。”孙宝沉声道。

    下面诸人都仔细地聆听,自从大家都发下戮心誓之后,感情更加亲近。如果说以前,大家更多的像合作者,而如今,大家则像是同门。

    “我也不想打破大家的修行计划,但是情况危急。”吉伟接口道:“我们金乌营,不仅不能拖大人的后腿,还要尽可能能够帮助大人。否则,我等岂不是无用?”

    下面众人纷纷点头,面露赞同之色。

    孙宝暗自点头,肃然沉声道:“所以,我与吉伟大师傅决定,集全营之力,来炼制一件法宝!”

    第五百种!

    累得精疲力尽的左莫瘫坐在地上,

    左莫疯狂地修炼小妖术,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够早点从蒲妖手上换到那部法诀。如果进入这片煞雾,最危险的就是朱雀营和金乌营。

    进入煞雾,才是真正的踏入古战场的内围。

    前方虽然危险,但是比起这些天令人绝望的荒芜,反而让左莫看到更多的希望。蒲妖也证实了这点,越靠近战场的核心地带,他就越有可能搞清楚这究竟是哪。

    除非他们能找到能够运行的传送阵,否则的话,搞清楚这一界的具体位置,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唯一可能。

    豆大的汗珠汇集成一条条小溪,沿着脸颊往下淌,左莫顾不得擦,声音沙哑道:“蒲,法诀!”

    “好。”蒲妖没有废话,十分干脆递过来一枚玉简。

    抓起玉简,左莫感觉体力恢复些许,强自撑起,朝朱雀营跑去。在他身后,蒲妖的目光闪耀着异样的光芒,他微不可察地喃喃:“神引术……真让人期待啊……”

    公孙差面前,朱雀营整队完毕。

    众人鸦雀无声,神色充满期待,这是他们进入这个鬼地方之后的第一次集合。难道有任务了?许多人不免心生兴奋,对这些好战份子们来说,这么长的时间,每天窝在船上,浑身都快发霉了。

    “从今天起,你们所有的训练任务暂时取消,而改为修炼这部法诀。”

    公孙差微微一笑,随即,他身边的宗如等人迅速给众人发放玉简。

    众人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修炼新的法诀?不过他们按捺心中的好奇,依然一动不动。

    “都看看吧。”

    直到公孙差说出这句话,他们立即迫不及待翻阅手中这枚玉简。

    《煞灵》。

    公孙差看着众人脸上露上的震惊和狂喜,不禁会心一笑。有了这部法诀,朱雀营的战斗力不仅不会倒退,反而会更进一步。

    不过,自己的实力……

    他的目光投向远处埋头苦苦修炼的左师兄,突然笑了笑。

    过段时间,也许能给左师兄一个惊喜。

    就在煞雾边缘,队伍驻扎下来。整个营地,一片热火朝天,就连左莫,都埋头苦苦修炼。煞雾就在眼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左莫充满了动力。实力增强一分,生存的机会便会多一分。

    死亡的刺激之下,左莫发掘出惊人的潜力,进境神速。

    他如今修炼到大日魔体第三般变化【日纹掌】,这招的威力,让他感到深深的兴奋。此招能够凝成一只超过十丈的金色巨掌,一掌下去,小半个山头不翼而飞。连谢山和束龙,看到左莫祭出这招,也不禁脸色发白。

    谢山如今心中充满庆幸,还好自己突破金丹之后,也没有冲昏头脑。大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诡异秘技,每一种威力奇大无比。他敢肯定,若是自己与大人交战,绝对没有半分胜率。

    呆在左莫身边越久,谢山心中敬畏越重。在他看来,左莫神秘莫测,浑身有太多谜团。

    左莫灰头土脸,他的手掌疼痛如刀割,手掌上,隐约可见三道金线。和威力成正比的,是【日纹掌】的修炼难度。左莫需要修炼到整个手掌上,布满金线,如网如织,【日纹掌】才能算得上小成。

    大日魔体六般变化,每一般变化,都博大精深,易学难精。

    蒲妖这次也出奇地没有打扰他修炼大日魔体,难道这厮也知道里面的危险?左莫心中稍定,蒲妖这货若是发起疯来,谁也挡不住。

    他抬头四望,见其他人都在拼命修炼,顿时充满了斗志。煞雾又如何?有这么一帮兄弟,莫说煞雾,便是再凶险的地方,他也毫不畏惧!

    心有所感的左莫随口对正在陪小塔小火玩耍的十品道:“十品,你可要好好修炼,莫要偷懒!”

    十品心里那个委屈,小脸一垮。心有余悸地瞥了一眼傻鸟,恰好看到假寐中的傻鸟眼睛睁开一丝细缝,一道寒芒一闪而过,十品身体一僵,被小塔拱了个正着。

    小塔兴奋得滴溜溜转个不停,小火亦在一旁开心地吱吱直叫。

    傻鸟瞥了十品一眼,复又闭上眼睛。

    十品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脊梁骨直蹿了上来,立马老老实实地陪小塔小火玩耍。

    左莫没有察觉出异样,在他看来,十品陪小塔它们玩耍再正常不过。他转过脸,关切地看了一眼阿鬼。

    抓起阿鬼的手,一缕神识没入其体内,左莫皱起眉头,阿鬼体内的那丝紫芒极其微弱,没有半点增强的迹象。不过让他感到安心的是,玄煞气对阿鬼没有半点影响。

    左莫对这点可是啧啧称奇,阿鬼的法诀秘技,都诡异莫测。连一向自诩见多识广的蒲妖,也搞不清楚来历。

    不过,左莫对这些浑不在意。

    “阿鬼,我们一定能出去。”

    左莫的声音不大,但充满坚定的味道。

    十品心中充满了委屈,对于一名立志于成为十品强者的他来说,屈服在傻鸟的淫威之下,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是对他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他原以为自己是主人身边最强的灵兽,没想到,竟然还有更强的家伙!

    说实话,十品一点都不喜欢傻鸟。这个整个骚包臭美的家伙,对主人也是那么一副不冷不淡的表情,实在该杀!他不止一次动过念头代替主人收拾一下这只傻鸟。

    没想到,自己反倒被先收拾了……

    不仅被收拾了,还得像个傻瓜一样,陪这些弱智低龄儿童玩耍……

    这是怎样灰暗的人生啊!

    小塔可不知道对面十品此时低落的情绪,它玩得不亦乐乎,刚刚成功拱到十品一下,大大鼓舞了它和小火的斗志。这可是它们俩第一次成功沾到追逐到十品。

    不知不觉中,三小逐渐靠近煞雾。

    十品沉浸在被镇压后低落的情绪之中,而小塔小火则是彻底玩疯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危险的来临。

    忽然,煞雾中飞出一道暗红的光芒,准确无比地击中小塔。

    玩得正欢的小塔浑身一僵,就像秤砣般往下掉,这道暗红光芒一卷,有如怪兽长舌,把小塔卷个正着,拖着小塔便朝煞雾中拼命钻。

    这番变故来得毫无预兆,迅雷不及掩耳。

    另一道暗红光芒直扑小火,眼看击中小火。

    十品此时彻底反应过来,阴沉的小脸刹那间布满杀气,双目猛地圆睁,绕体飞舞的黑月牙,化作一道黑光,斩中红光。

    红光嘶鸣一声,便要朝煞雾里逃。

    傻鸟猛地睁开眼睛,双目凶光一闪,嘶鸣一声,身形蓦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