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三十一节 传授
    左莫盘膝而坐,仔细地回忆自己所学。

    符阵、炼器、控火、炼丹等等他都有涉猎,长久以来,形成一套他自己的认识。但是他从来没有系统总结自己所学。今天静下心来,却意外发现,自己所学习的,极其庞杂,绝大多数东西都不成系统。

    该如何下手?他皱眉苦思。

    卫成斌认真地阅读手中玉简,自从小山界出来之后,金乌营上下便悠闲得很,没有什么任务。每个人能够钻研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有些人则醉心于相互交流。如今金乌营的风气极佳,大家共患难过,彼此情谊极深,什么门户之见,早就抛得老远。像孙宝吉伟两位大师傅,不定时地开课授业,卫成斌每课必往,受益匪浅。

    只可惜,这段时间不能修炼。大人对他们全都开放的玉简多不胜数,里面有不少适合生产修者的四品心法。大伙本来都充满干劲,打算努力地修炼,以期能早日进入金丹。谁想到,到了这个破地方,连修炼都没办法修炼。大伙也只好把注意力放在玉简上,安心钻研。

    “成斌!”一名男子探头探脑地进来。

    这名男子叫万天,相貌奇丑,但一手控火绝技,出神入化,冠绝全营,就连孙宝吉伟两位大师亦赞不绝口。

    “你又动什么歪念头?”卫成斌无奈地放下手中玉简。

    “嘿嘿。”万天嘿嘿一笑,悄声道:“我想弄点玄煞气,来参悟参悟。”

    “玄煞气?”卫成斌心中一惊,正色道:“老万,你可别乱来。玄煞气狠厉无比,可不是眼下我们这等修为能够碰的!”

    “这个我自然省得。”万天亦清楚厉害:“我只想弄一小丝,看看这玄煞气究竟有何神妙。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玄煞气以后咱们可不见得能碰到。”

    卫成斌心中大为意动,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不过他性子到底谨慎,想了想道:“那估计要两位大师傅出手才行。”

    “那是那是。大师傅素来看重你,若你去说,绝无问题。”万天大喜过望,连忙道。

    正在此时,忽然头顶传来孙宝大师傅的声音:“所有人,马上到金乌堂来!”

    卫成斌和万天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孙宝大师傅的声音隐隐有一丝激动。

    金乌堂是这艘运奴船内最大的房间,被改造成两位大师傅授课之处。两人赶到时,金乌堂内挤满了人,两位大师傅坐在上首,神色间难掩兴奋。

    所有人都到齐后,孙宝大师傅缓缓扫视众人,深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沉声道:“今天,大人给了我们一枚玉简。里面记载了大人的所学所悟,包括金乌大阵、阴火珠炼制、火纸法、符战碉楼符纹篇、镌体符纹等等。”

    轰,下面就像炸开了窝,有人一脸呆滞,有人语无伦次,有人鼻息粗重,大师傅口中爆出的每个名称,对他们的冲击都强烈得有如电芒在他们身体游走。

    卫成斌和万天两个人张大嘴,呆立当场。

    卫成斌只觉脑子里嗡嗡一片,感觉就像在做梦一般,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每个名字都是一门绝学,一门绝不可能轻易传授别人的绝学!像金乌大阵,能够聚日光而成金乌火。如果有门派知道谁手上有这个阵,会不计任何代价夺取。

    每个人脸上都是无法遏制的狂喜,但是,渐渐,众人脸上的狂喜不断减少,凝重之色渐重。

    整个金乌堂鸦雀无声,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凝重之色。因为,这枚玉简,有如一座高山般,压在众人心头!

    平素里温和的吉伟大师傅,此时脸色冷峻凝重,一开口,语气严肃:“大伙都知道这枚玉简的价值,不需要我多说了。大人带领我们脱离小山界,不离不弃,现在又把这些镇派绝学传授给我们,我问一下,哪门哪派,能够如此?”

    没有人说话。没错,哪个门派会做到这地步?没有哪个门派能做到,他们都经历过各大门派,像这类的镇派绝学,除了核心弟子,其他人哪怕作出再多贡献,也无法获得。

    吉伟大师傅廖廖几句话,便把众人说得心里沉甸甸。

    “所以”吉伟大师傅语气重重一顿,目光暴涨,如电般扫过众人:“我与孙宝大师傅共同商议决定。意欲学习此枚玉简者,需先立戮心誓,我们金乌一营,从此自成一派,忠于大人!”

    左莫并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在费尽无数心神,鼓捣出那枚玉简之后,他便陷入疯狂的修炼之中。然而令蒲妖感到不爽的是,左莫并非只修炼小妖术,而是和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一起修炼。

    难道这个办法都没用?

    蒲妖有些犯嘀咕,但转念一想,便有几分明了。左莫一定是觉得大日魔体威力更强,才如此下力地修炼,蒲妖的目光望向天边,宛如血染的天空,丝丝黑气浮动,他眼前一亮,嘿嘿一笑,顿时不着急。

    旋即他身形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十指狱。蒲妖有如一道幽灵,那些妖术禁制对他完全没有半点影响,速度奇快绝伦,眼前场景不断变化。

    一头火红头发的赤面容雄奇,有如雄狮,他忽然停下脚步,有些惊悸地抬头看着天边。

    “老师?怎么了?”他身边的几名学生连忙问。

    “哦,没什么。”赤收回目光,脸上故作镇定:“大家小心些,你们第一次来十指狱,莫水明空对你们来说,应该没什么危险,不过还是得小心些。尤其是其他妖,不要招惹。”

    身旁的几位学生满口答应,脸上跃跃欲试。他们都刚到种魂期,开始尝试各种实战。

    赤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忍不住再次投向远处。就在刚刚,他隐隐察觉到一位强大无比的妖路过,这份感觉并不清晰,但更令他感到惊惧。

    是天妖么?

    “查不到?这个地方有点邪门!”蒲妖喃喃自语,眉头紧锁。

    左莫双腿金光闪闪,宛如黄金铸就,每块肌肉纹理,明了清晰。咚,左莫一个控制不好,右腿就像刀插豆腐般,深深插入泥土之中,直至大腿。把一旁的谢山束龙看得咋舌不已,这些土地经过上万年岁月玄煞气的淬炼,坚硬若铁,但在左莫的双腿面前,却像豆腐般。

    若是被这么一腿给挨了一下……

    束龙和谢山都下意识到缩了缩目光。

    左莫满头大汗,把右腿从泥土中拔出来,哪知左脚一个失控,噗,也插进泥土中,他身形一个不稳,砰地摔在地上。他身上可没有双腿那么强悍,顿时痛得直呲牙。

    队伍保持稳定的速度在继续前进,而左莫便索性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修炼。

    【明虚翼】是速度,而【金乌足】则是力量。在以前,左莫一直很难理解,那些重力量的魔,是如何与拥有犀利无匹远攻的修者所抗衡,直到他开始修炼【金乌足】之后,他才开始有一些体悟。

    任何形式的力量,当它达到一定层次之后,都是极其可怕的。

    当纯粹的力量强到一定程度,便会在其周围,形成一个力界。任何进入这个区域的其他力量,都会遭到其猛烈的攻击。可以想象,若是修者的飞剑,只有破除这个力界,才有可能伤及对方。

    进入力界,飞剑面临的是毫无花巧的力量碰撞。

    左莫离形成力界还有着漫长的道路,不过他亦不着急,纯粹的力量美感令他沉醉不已。他现在每天赶路用来修炼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而休息时,便开始修炼小妖术。

    至于前面的危险之类,他反而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修炼得太充实了。

    比起左莫修炼的艰难,十品的修炼简直快得令人瞠目结舌,他身边多了把月牙形黑色飞刃,这把黑色飞刃就像一只黑色蝴蝶般,不知疲倦地围绕着十品飞舞。

    就连束龙都感到眼红,他历经艰难的化兵,十品竟然不声不响地只化不到一个月便修成。

    小塔和小火好奇地飘到十品周围,两小显然对这个黑乎乎的小人十分好奇。

    十品连眼皮都不抬,他专心修炼。当然,他也知道小塔和小火和主人的关系,所以也没动手。

    但是,十品啊,自己的目标可是十品!有着如此崇高远大理想的自己,怎么能和这些每天只知玩乐的家伙一起过着堕落的生活?

    十品眼角掀起一丝,微不可察地瞥了两小一眼,傲然暗想。

    哪知小塔和小火觉得十品周围飞舞的黑月牙十分好玩,便追逐着黑月牙,围着十品飞来飞去。

    一心想修炼的十品心烦意乱,按捺不住,睁开眼睛,杀气四溢:“一边玩去!别来烦我!”

    小塔小火一惊,吓得飞出老远。

    本来闭着眼睛打瞌睡的傻鸟猛地睁开眼睛,鸟眼一眯,凶光闪动,身形蓦地在原地消失。

    十品心头警兆忽生,可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抽打在他身上。

    砰!

    他就有如被抽飞的石头,一头扎进泥土里。

    “谁……”

    晕头晕脑的十品挣扎着想站起来,心头杀气翻腾,正欲动手。

    一只奇大无比的鸟爪,从天而降,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十品。

    噗。

    四肢张开的十品,就像一个“大字”,被傻鸟的鸟爪死死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十品眼中,一只硕大的鸟头,顶着一双凶光闪动的眼睛,俯下来,盯着他。

    十品身体一僵,傻眼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