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二十八节 剑洞惊变

第三百二十八节 剑洞惊变

    剑洞内,林谦看完书中的玉简,叹息一声:“失之交臂,可惜,可惜。”

    韦胜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在剑洞的这段时光,称不上什么好日子。倒不是每天呆在剑洞有多乏味,他为修剑,历经百般苦难,眼下这般,不算什么。

    让他觉得不喜的,是与这群人的格格不入。其实林谦对他颇为看重,言语也相当客气,礼数不失。而林谦手下的这批修者,也没什么人找他麻烦。但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距离和疏离,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

    韦胜不傻,岂会感受不到?他也并不奇怪,剑奴出身的他,什么世态炎凉没见过?只是心里不喜欢罢了,让他更加不喜的是林谦的矛头,总是有意无意地针对左莫师弟。

    他平日本就不是多嘴之人,到剑洞之后,愈发沉默。

    林谦把玉简递给韦胜。

    韦胜有些疑惑,接过玉简,看了起来。看完玉简,韦胜面色如常,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化名金乌城主、连歼数名金丹、登高一呼数万修者云集……

    这是师弟吗?韦胜还有些不相信。玉简里,师弟相貌变化极大,不过流露出的神态举止,韦胜一眼便认出来。公孙差和淳于成两人,他也识得。师弟被调往荒木礁后,韦胜还专门查看了跟随师弟一起去的同门师弟,对这两人有些印象。

    师弟果然不愧是师弟!

    韦胜的心情说不出的喜悦,得知师弟不仅活着,还活得好好的,他开心无比。欣喜之余,虎目之中,亦不由流露出几分振奋毅然之色,师弟如今厉害若斯,自己这个做师兄的,又岂能落后!

    林谦一直盯着韦胜,忽然开口:“不知左莫背后这双金翼是何秘技?可是出自贵门?”

    韦胜霍地睁开双目,沉声道:“左师弟福缘素来深厚,有什么奇遇,不奇怪。”

    林谦怜悯地看了韦胜一眼,淡然道:“是么?在下熟读典籍,倒是觉得,左莫的背后这对金翼,却与传闻中的魔体变化之道颇为相符。”

    韦胜毫不为所动:“哦,是么?但据韦某所知,禅修神通亦有类似。辛师叔曾传授师弟《金刚微言》,师弟天赋过人,离生成神通,不过一步之遥。”

    林谦收回目光,平静道:“韦兄何必与我相争?我已着人守候在梵花界,裴掌门刚正不阿,亦许可在下调查此事,届时结果如何,自然水落石出。”

    韦胜双拳蓦地握紧,双目含怒,林谦周围的修者哗啦一下,个个杀气肃然地盯着韦胜。

    “韦兄不必紧张。若是左莫修成的是神通,在下欢喜得紧。即使左莫受妖魔挟持,在下亦会保其性命。”林谦抬头,目光幽深:“我们修者与妖魔的这场大战,势如水火,已不可能避免。韦兄天赋过人,当自持本身,莫要辜负贵掌门的期许。”

    说罢,他转身吩咐下去:“大伙准备一下,明日回去。”

    韦胜闻言一震,脑海中浮现他听到那群修者闲聊时的只言片语。周围修者们冷冷地看了韦胜一眼,便各自散去。

    剑洞深处,韦胜落寞独行,双目扫过周围,充满留恋。他知道,林谦他们要彻底放弃天月界了。那群修者闲聊时,他隐约听到,上面打算把天月界通行明涛的界河彻底封绝,据说明涛界的金丹高手几乎全都被调集起来布阵。

    他们并不打算夺回天月界。

    阴森森的剑洞此时似乎都变得可爱起来,想到今后再也回不到天月界,韦胜心中一阵黯然。他默默地朝剑洞深处走去,十八层剑洞,当年他一层层杀下去,其中凶险,如今想起来,仿如昨日。无空山几个师兄弟种种,犹在眼前。

    想到如今门内纷乱复杂的明争暗斗,他不由心头一阵烦乱。这一年来,他没有半分进步,他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作好打算,待这次回去,左师弟的事情有个水落石出,他便外出云游。他只想好好修剑,门中的那些事,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不知为何,他对师弟的事情反而并不太担心。想起左莫,他不禁会心一笑,师弟的狡猾,只有吃过苦头的,才会真正明白。以前那些想打师弟主意的,没一个在师弟手上占到便宜。

    林谦来历不凡,手上的能量超凡,韦胜很清楚,但是林谦若以为如此便能吃死师弟,那他就太天真了。想到这,韦胜嘴角不由流露出几分笑意。

    至于林谦的妖魔之说,韦胜有些不屑。妖魔和修者是死敌,这个他清楚。对于妖魔,他没好感,也谈不上太多恶感。妖魔和修者之间的矛盾,说到底,是资源之争。修者的修炼,需要大量的晶石,需要各种法宝,这些东西从哪来?

    修者的各种材料生产,自成体系,可这远远满足不了那些大门派的需求。新界的拓荒之路,从未停止过。每个新界的发现,都伴随着足够多的鲜血。

    妖魔修者之战,关他什么事。

    那些大门派,不是什么好鸟。他很怀念以前的无空剑门。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他走到最底层。沿途阴煞,还未恢复元气,知道韦胜的厉害,不敢靠近分毫。

    最底层空荡荡的,当年这里有一只极厉害的阴煞,他拼到重伤,才把它干掉。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他脚下,铺着一层厚厚的青铜砖,而在靠石壁处,有一张青铜长案,青铜长案上摆有一玉盒。韦胜的完整版《无空剑诀》便是从这处玉盒内取得。

    眼前的一切,和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任何变化。

    明日过后,这里的一切,都将被永远封存。

    韦胜心中感慨无比,手摸着青铜长案,传来一阵冰凉。他忽然轻咦一声,这股冰凉之中,竟然另有股微弱的气息!这股气息极其微弱,若不是他如今比上次在剑洞时要厉害许多,这股气息他察觉不到。

    有古怪!

    他顿时精神微振,闭目静心,这股微弱至极的气息一点点明晰起来。

    他睁开眼睛,右手骈指,剑意迸发,轻轻在青铜长案上划拉几下,长案表面光芒闪动,露出一件玉盒。

    韦胜面带惊喜,连忙打开玉盒,只见里面躺着一件残破的玉佩和一枚玉简。韦胜小心地拿起玉简,翻阅起来,越往下看,他心中越惊。

    玉简里面,是本门祖师临终前留下一缕神念,交待了这件玉佩的来历。这件玉佩是祖师年轻时无意中得到的法宝,上面残留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本门的《无空剑诀》便是祖师从这股气息中悟出来的,看到这,韦胜心中狂跳。

    一股气息,便能够让祖师悟出一部六剑诀,这股气息的强悍简直让他无法想象。

    祖师一师都在参悟这件玉佩,临终前终于有所得,可惜无力亲身揭开这个谜底。便把自己所得绘刻在青铜砖下,但念及玉佩上的这股气息虽弱,浩瀚精纯,深不可测。怕起祸事,祖师还是决定把它藏起,若本门弟子有缘,自会得之,这是机缘。

    放下玉简,韦胜目光投向那枚残破的玉佩,心怦怦直跳。能够让祖师参悟一生的气息,绝对非同小可。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玉佩,玉佩毫不起眼,残破一角,造型古朴。拿在手上,那股神秘的气息,感受更加深刻。按捺心中强烈的好奇心,他没敢轻易用心神触及到这缕微弱的气息。连祖师都要参悟一辈子的气息,绝对不是他眼下修为能够碰的。

    珍重无比地把玉佩挂在脖子上,他的目光旋即落在青铜砖上。他暗运《无空剑诀》心法,手按上一块青铜砖,这块青铜砖立即变得轻若无物,被轻而易举地揭起。

    有东西!

    地面露出一截奇异的纹路,韦胜精神又是一振,一块一块地揭起青铜砖。

    片刻间,地面的青铜砖一扫而空,露出下面的地面。地面光滑如镜,一个巨大的符阵出现在韦胜脚下。

    这是……

    韦胜目光闪动,仔细地察看起脚下的符阵。不过繁复的符纹看得他头晕眼花,心中暗道若是左师弟在这就好,以师弟的符阵造诣,肯定会弄清楚这个符阵是干什么用的。

    他没有注意到,他脖子上挂的玉佩,微不可察的光芒亮起。

    当光芒遍布整个玉佩,韦胜惊觉时,脚下的符阵倏地亮起刺目的血色光芒,刺得韦胜睁不开眼睛。

    耀眼的血色光芒,形成一道光柱,直向上刺去。

    头顶的岩壁,在光柱面前,直接化成飞灰。

    剑洞顶层,林谦忽然脸色大变,身形朝外一扑,耀眼的血色光柱从地下直刺而出,险而又险地擦着他身体,几名来不及反应的修者,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来,直接化作飞灰。

    余势未绝的光柱,有如摧枯拉朽突破剑洞的禁制,冲破厚厚的岩层,直插云霄。

    林谦难看至极,此时顾不得其他,大喝一声:“走!马上走!”

    喷涌而出的血色光柱,犹如一把血色巨剑,直刺云霄!

    驻扎在无空山上的妖军,无不骇然看着这道粗壮无比的光柱。

    木希反应最快,骇然之余,神情一紧:“快去探查,怎么回事!”

    剑洞最底层,空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