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二十六节 万年古战场 【第二更】

第三百二十六节 万年古战场 【第二更】

    “我们能原路回去不?”公孙差小声问左莫。

    脸色煞白的左莫摇摇头,低声道:“咱们被人阴了。对方把传送阵的印记改了,这不是定向传送,是随机传送。刚才咱们脚下的传送阵你也看到了,是坏的。”

    公孙差默然。

    左莫打起精神:“让大伙小心些,小山界咱们都闯出来了,这个地方,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公孙差闻言,脸色要好看不少。

    谢山的脸色严肃,他步入金丹,眼界各方面比起其他人,自然有所不同。他在心里默默咀嚼刚才左莫说的“万年战场”,感受周围刺骨的气息,愈发觉得有可能。不过老板既然识得,他心中也稍安一些。

    老板的来历,还是那么深不可测啊。

    又往前飞了许久,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左莫立即毫不犹豫上前。

    当他飞到前方,人呆在原地。

    一个巨大得令人吃惊的战场废墟。无数倒坍的山峰,到处是焦黑的土壤,到处是被轰出的一个个半径超过十里的大坑,触目惊心。散落其间的,是不计其数骨骸,这些骨骸已经风化酥软,风吹过,骨粉飞扬。而当这些只出现在杂闻传说中的场景,一眼望不到尽头时,苍茫浩瀚的远古气息,扑面而来。

    所有人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包括蒲妖。

    “古战场……古战场……”谢山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眼前的一幕,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冲击。战场上残留的痕迹,无不让他感受到当时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自己是如此渺小,有若微尘。

    左莫第一个回过神来,当他看到谢山的脸色,不由暗呼糟糕。谢山刚进阶金丹,境界未稳,猛然间受到的刺激又过于激烈,心神极易受伤。当下他也顾不得其他,奋然暴喝一声:“都打起精神来!”

    这一声,他用了清音诀。

    谢山一个激灵,立即回过神来,暗呼好险,不由感激地望了一眼左莫。其他人被左莫这一喝,也纷纷回过神来。

    “束龙!”左莫沉声喝道。

    束龙为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脸涨得通红,恭身应是:“大人!”

    “我们下去!”左莫眼睛眯起来,眼中寒芒闪过。

    “大人!”束龙急声劝道:“眼下情形不明,贸然下去……”

    “你不敢?”左莫打断他,冷眼如刀。

    束龙只觉一股热血蹭地冲到头顶,浑身黑甲哗啦响动,毫不犹豫道:“束龙领命!”

    说完腾空而起,半空中,束龙怒目圆瞪,青筋绽蹦,哪见半点平日谨慎稳重,如雷般的咆哮在天空回荡:“卫营,着地!”

    五艘运奴船彼此本来就近,束龙与左莫的对话声音并未遮掩,卫营上下听得清清楚楚。誓死效忠左莫的卫营,却被左莫质疑勇气,全营上下,无不血气上涌,个个双目通红。

    “是!”卫营暴声齐喝,纵身往下跳。

    空中,无数黑影如大鸟般纵身飞下。

    卫营的齐声暴喝,有如一阵狂风,把众人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士气大振。而呆在运奴船上的朱雀营众人,个个脸上浮现羞愧的神情,左莫的问话,他们亦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恨不得此时能够冲到最前方。

    公孙差亦心中赫然,到这之后,自己就进退失据,比起师兄,自己果然还是差得远啊。师兄不愧是天生的领袖,廖廖几句,士气陡然扭转。

    谢山更是惭愧,自己一个金丹,心志反而不如老板坚凝!

    “我们下去。”左莫冷着脸下令。

    五艘运奴船迅速降低,直到离地面不到十丈高的距离。

    “师弟,你在上面指挥。”左莫对公孙差道,旋即转过脸:“傻鸟,保护好阿鬼!”说完,便跳下运奴船。傻鸟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老老实实守在阿鬼身边。

    左莫踏上地面。

    地面坚硬如铁,黑中带红。左莫也不细究,冷脸沉喝:“前进!”

    万年战场又如何?

    队伍滚滚向前行,束龙杀气腾腾地冲在最前面,浑身黑气缭绕。众人此时再无半点恐惧,士气高昂,恨不得哪里跳出什么怪物,能让他们狠狠拼一场。

    左莫冷着脸,跟着队伍不断前行,暗中却留意周围的环境。

    到处是十多里长笔直的沟壑,左莫怀疑是剑芒之类所为。这里充斥着玄煞气,只片刻间,束龙等人身上的黑气便浓郁了好几分。左莫之所以决定走地面,而不是在空中,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因为玄煞气的存在,卫营便成为最主要的战力。而卫营本就不擅长空中战斗,与其如此,不如走地面。更何况,倘若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左莫不觉得空中会比地面安全。

    左莫瞥了一眼身边的金甲卫,忽然发现,金甲卫也在吸收玄煞气。

    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些,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沿路最多的便是骸骨,这些骸骨只要稍稍一碰,都变成灰。骸骨旁边,往往会有一些残损的物件,但是经过万年之久,它们和身边的骸骨般,轻轻一碰,便化作飞灰尘。

    这里没有生机,没有活物,一路过去,尽是漫漫骸骨和焦土。

    左莫抬头看了一眼血色天空,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这里难道没有白天和黑夜?他们已经前行了整整十个时辰,按照他们的速度,已经前往了一千多里,沿途所过之处,没有丝毫变化。

    左莫忽然抬起头,他注意到此地玄煞气的浓度比十个时辰前他们所处的位置要浓郁许多。

    “小心,我们在朝战场的中心走。”蒲妖告诫,这里的一切,亦超出他的认知,他的语气凝重异常。

    原来如此……

    左莫突然开口:“大伙休息一下。”

    闻言,高速前行的队伍停了下来,众人纷纷坐下来休息。束龙等人浑身被黑气包裹着,他们没有感觉到丝毫疲倦,精神好得出奇。

    “这玄煞气对他们没有危害吧?”左莫问蒲妖。

    蒲妖道:“没有。对他们,还有金甲卫,玄煞气都是再好不过的补品。如此浓郁的玄煞气之地,我闻所未闻。这里是束龙他们绝佳的修炼之地。”

    “那就好。”左莫放下心来,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蒲,你说这里会还有活物么?”

    “可能性很小。”蒲妖言语间很谨慎:“这个战场的规模超过我所知的任何一场战争。我实在想不到,什么时候会发生过规模如此空前的战争。像这样的大战,大战之后滋生的玄煞气,凶戾无匹,普通活物,断然存活不了。”

    “像我们这样的修者呢?或者妖魔呢?”左莫道。

    “那有可能。”

    “那就好!”左莫似乎看到一丝希望。

    “好?那可不见得!”蒲妖冷笑道:“长久生活在如此浓郁的玄煞气之中,性格自然而然会受到影响,暴戾好杀。除此之外,要小心煞魂兽。”

    “煞魂兽?那是什么?”

    “煞气浓郁的地方,若是时间久远,便会生出一些低级的魂魄。唔,他们的形成过程就像小火,不过它们是由煞气而生,天生凶残嗜杀。玄煞气滋生的煞魂兽,我还从来没见过。嘿,有意思!”蒲妖有些期待。

    休整片刻,队伍再度出发。

    十个时辰后,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若不是空气中的玄煞气的浓度明显有提升,左莫会怀疑他们是不是陷入一个高明的幻阵之中。

    而这次休整,左莫没有让队伍马上出发,而是原地驻扎起来。

    “我们要休整吗?”公孙差跑过来问左莫。

    “嗯,前面可能有危险,我打算让束龙他们好好修炼一下,再继续前往。”左莫道。

    “这样啊!”公孙差沉吟,他有些担心道:“其他人的情况不是太好,这里空气的灵气非常稀薄,他们只能用晶石来补充灵力。”

    左莫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好道:“先用晶石吧。”

    他现在庆幸,他们的晶石带得中够多,短时间内用不需要担心。这都是小山界养成的习惯,他们从小山界带出大量的晶石,而在天水界又没花费什么,这些晶石统统被他们带在身边。

    “蒲,你有什么办法么?”左莫有些烦恼。

    “能用玄煞气修炼的法门我倒是知道几个,但是除非他们从头开始修炼。”蒲妖摊摊手。

    “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左莫叹息道,他开始在自己的戒指里寻找符阵方面的玉简。他要好好研究一下传送阵,离开这个鬼地方,只怕还是要靠自己布设传送阵。什么符阵,经历万年之久,都不可能保持完整,还是自己研究来得靠谱些。

    他的戒指里,有许多玉简,而符阵方面的玉简更是他平日里热心搜刮的对象。他一口气把符阵相关的玉简全都掏了出来,堆在面前,堆成一座小山。

    把小山啃完,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左莫不断地对自己心理暗示,正准备开始,忽然看到一直埋头在运奴船豢养室里从不露面的淳于成师弟,突然从运奴船上跳下来,跌跌撞撞朝这边跑来,神情焦急万分。

    “师兄!师兄!你快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