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二十一节 偷袭 【第二更】

第三百二十一节 偷袭 【第二更】

    傻鸟忽然转过脸,一双鸟目盯着远处天空厚厚的云层。

    第一次,左莫看到傻鸟如此凶悍的眼神,就像看到某件它极其厌恶的东西一般。

    便在左莫有些不解之际,傻鸟忽然长鸣一声,双翅一展,咻地消失不见。左莫只觉眼前一道虚影一闪而过,待他反应过来,便看到令他感到震惊的一幕。

    傻鸟有如一道灰色闪电,没入厚实漆黑的云层。

    这货……发什么神经……

    左莫呆呆地看着云层,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当他正准备打算过去看看,一道残影堪堪疾扑而至,出现在他面前,赫然正是傻鸟!

    傻鸟长长的鸟喙,有几缕血迹,它的目光凶狠,高昂鸟首,傲然而立,浑身杀气缭绕。它蓦地仰首长鸣,清越鸣音远远传开。

    云层中,忽然掉下一团虚影,左莫看得分明,是只玄蝠。这只玄蝠整个肚子都被破开,皮开肉绽,眼见活不了。玄蝠是一种三品灵兽,它们耳力极为聪敏,大多用于打探消息。

    不过玄蝠豢养不易,价格高昂,普通探子根本购买不起。

    “金乌城主!敢杀我玄蝠,明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云层之中,遥遥传来一名男子厉喝。

    左莫没有理会,他的目光牢牢盯着傻鸟。傻鸟眼中的戾气迅速褪去,重新恢复平日那副漫不经心傲娇的模样。如果不是傻鸟鸟喙上还挂着几缕血迹,左莫一定会以为是自己发生的错觉。

    他凑到傻鸟面前。

    “唔,看上去很正常啊。”

    傻鸟翻了个白眼,完全无视他,高高扬起鸟头,踱着鸟步,施施然离开。

    “这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悍了?”左莫摸着下巴,自言自语。他想追上去,但是看了看周围,想了想自己还担负着吸引对方探子注意的任务,只好继续呆在山顶上吹风。

    他摇了摇头,决定不去理会这货。这货自从上次跑出去风骚之后,回来就不大正常。

    “阿鬼,你说我们能赢么?”

    阿鬼木然坐着,一动不动。

    左莫也不以为意,在阿鬼身边坐了下来,望着远处黑漆漆的天空,有些出神。

    他没有注意到,阿鬼空洞的眸子,忽然一抹极淡,几乎微不可察的紫芒闪过。

    明水城被一条大河环绕,这条大河便是明水河,明水城也因此而得名。夜色中,明水河平静得就像睡着,没有一丝波澜。忽然,河水泛起层层波纹,一道人影从河水中缓缓升起。

    此人四下张望片刻,见没有人,便取出一把黑色小伞。

    小伞从他手中飞出,便化为一层无形黑纱,飘上河水上空。

    片刻后,一道道人影,从河水中升起。数息之间,河水表面便布满人影。这些人飘浮在河面上空,悄寂无声。

    “这黑障灵伞果然不愧是件四品法宝。”魏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飘动的那缕若有若无的黑纱。这层若有若无的黑纱,把他们的身影全都笼罩在内,外面根本看不见。这把黑障灵伞是老板诸多四品战利品中的一件,能隐匿人形,而最厉害的,却是能够阻止灵气外泄。

    心中赞叹之余,他立即取出枚晶石,开始恢复灵力。

    没有人说话,众人齐齐默然恢复灵力。

    公孙差不需要恢复灵力,他打量着不远处通亮的明水城,嘴角弯了弯。明水城的这些势力显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明水城几乎没有任何防备。黑障灵伞虽然是件厉害的法宝,但能够探查它的法宝、符阵,亦有不少种。

    他们一种都没有遇到。

    松驰的防备在公孙差的眼中,处处都是破绽,可惜,今天不是攻城来的,他有些遗憾地想。

    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恢复完毕。

    黑障灵伞被收起来,这也是它唯一的缺点,便是催动时不能移动。

    朱雀营整齐地上升到约二十丈的天空,公孙差坐在宽阔的青云剑上,望着脚下的明水城,嘴角向上弯起,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轻声道:“动手吧!”

    嘶!

    朱雀营蓦地发动。

    街道的灯笼散发着明亮而柔和的光芒,今夜的明水城,激昂而躁动。大量的修者汇集在明水城,他们在等待着天亮。这次的行动,这些年来,明水城规模最大的行动,众人都充满了期待和激动。

    木剑营和飞云营已经抵达明水城驻扎下来,而其他各门派,也在紧锣密鼓地召集战斗修者,来参加这场盛宴。

    茶馆和酒馆这样的地方,早就是人满为患,就连街道上,都到处是人。

    忽然,街上的行人听到奇异的尖啸,他们一愣,情不自禁地抬起头。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身影掠过,带起不绝于耳的啸音。

    嘶,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这支队伍的声势之骇人,绝对是精锐。许多人已经开始在猜测,这又是哪个门派赶来的精锐,这场盛宴,吸引了无数门派的目光。

    天空掠过的修者速度极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对方便消失不见。

    “好厉害,也不知道是哪个门派派来的,这可是大手笔啊!”

    “嘿嘿,这下明天有得瞧了!”

    众人更加激动,议论纷纷。

    高秀从掌门那里出来,回到广阳殿,沿途的木剑营修者纷纷向他行礼,众人脸上都是难掩兴奋。他们今天下午便赶到明水城,驻扎在广阳殿。

    高秀的副手和一群修者凑了上来:“大人,掌门怎么说?”

    “明天我们打头阵!”高秀笑道,眼中闪过一抹亢奋。

    “太好了!”

    “哈哈,让飞云营那帮家伙瞧瞧咱们的厉害!”

    木剑营的修者欢声雷动,十分激动。他们都是木剑门最杰出的弟子,十年如一日的艰苦修炼,为的不就是今天么?

    忽然,高秀皱起眉头,耳边听到,嗡嗡带着颤音的啸音由远及近。

    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大队队伍飞过时会产生的啸音,其他修者被啸音惊动。

    “哪个王八蛋不开眼,敢从咱们头上飞过?”有人忍不住喝骂。

    像木剑营这样的驻地,是非常忌讳有人从头顶飞过。而各门派都会尽量避免从别派驻地头顶飞过,这也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飞云营到明水城没?”高秀忽然问。

    “两个时辰前到了。”手下答道。

    高秀脸色陡变,厉声高喝:“敌袭!”

    黑压压的修者,像无数道怒矢,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在众人视野内!

    轰!

    无数剑芒,如同爆雨般,倾泄而下。

    黑暗的夜晚,猛然间被耀眼华丽的剑芒点亮,整个广阳殿,全都被对方剑芒笼罩。

    高秀身傍的修者们脸色无不骇然失色,但他们到底是训练有素,拼命催动灵罩,护住高秀。而另一些木剑营修者则一咬牙,高呼:“杀!”

    上百道身影逆着斑斓的剑芒雨而上。

    噗噗噗!

    一名木剑营修者身上灵罩砰地粉碎,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数十道剑芒,扎进他身体,数十朵血花绽放。剑芒雨中,密集的血花如同爆裂般,在这些木剑营修者身上炸开。

    气势恢宏的广阳殿瞬间被剑芒雨绞得粉碎,千疮百孔。

    “竖子,敢尔!”

    一声怒喝如同霹雳般响起,紧接着,一名中年修者手持一把杏黄小旗,挥舞出一层层黄色光幕。密集的剑芒雨,打起这些黄色光幕上,只能溅起点点涟漪。

    木剑营修者们士气大振。

    “呵,金丹。”小娘轻轻吐出。

    早在中年修者出现的时候,魏然就盯上对方,但是没想到对方动作比他快上一分。他冷哼一声,带着本部的修者划出一个弧线,飞上天空,旋即方向一折,开始俯冲。

    他们速度陡增,空气中响起凄厉的尖啸。

    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啸声中,魏然举起手中的飞剑,他身后的修者齐刷刷跟着举起飞剑。

    “百杀!”

    魏然猛地暴喝,手中飞剑重重斩下。

    “百杀!”

    他身后丙部所有人齐声暴喝,手中飞剑齐齐斩下。

    一道长约二十多丈的恐怖剑芒,撕裂着空气,挟着毁天灭地的气息,从天而降,重重轰在黄色光幕上。

    砰!

    黄色光幕轰然破碎,巨剑芒亦只剩下半截。

    中年人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抬头看到正朝自己轰来的半截巨剑芒,厉声道:“来得好!”说罢手中杏黄旗一指,一道两眼的黄光,与半截巨剑芒撞个正着。

    轰!

    魏然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一咬牙,鼓起最后灵力,把手上的东西狠狠朝下砸去。

    手上东西刚一脱手,迎面一股大力传来,他控制不住身形,整个人朝天空抛飞而去。

    腾云驾雾般飞上天空,近乎脱力的他却露出笑容:“白痴!”

    轰!

    下面传来更加猛烈的爆炸。

    雷音核桃!

    他刚才把雷音核桃扔下去了。十二名部首,老板给每个人一枚雷音核桃!

    早就在百杀之前,他就准备好了雷音核桃。

    单凭百杀,是杀不了金丹的。可是百杀之后,一枚雷音核桃,神仙也吃不消。

    轰轰轰!

    密集的雷音核桃爆炸声,从下方传来,这个时候,所有的部首都把自己手中的雷音核桃,给轰了下去。

    来不及看清楚下面被炸的情景,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