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一十五节 花奴
    最后一搏!

    哪怕再迟钝的人,此时亦能清晰地感受到,最后生死见分晓的时候到了!

    黑蛟蓦地化作一团浓郁狰狞的黑气,猛地向天空朝它罩来的火海棠撞去。

    左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背上明虚翼轻轻一颤,身形凭空消失在原地。

    朱雀营庚、壬、癸三部,同时发动,恍如三道从空中掠中的刀光,挟着死亡的气息,狠狠朝梅长老斩去。

    轰!

    众人只觉眼前一暗,天地剧颤,恍如末世。忽然又猛地炽亮,无数道流火如铁树银花般,轰然朝四周迸射,划过无数耀眼炽亮的光痕,照满天空,而最终湮灭不见。

    整个明水城,都被如此恐怖的碰撞惊动,无数修者飞上天空,他们满面惊恐地注视着百花谷方向。

    而数股准备支援百花谷的势力,目睹此幕,心中惊骇莫名,纷纷停下脚步。

    这是金丹级的碰撞!

    与黑蛟的惊天动地相比,左莫的进攻,悄无声处,连一丝风声也没有。他仿佛幽灵般出现在肖长老身后,宛如琉璃的右掌,轻轻印在肖长老光洁性感的背上。

    他的动作舒展轻柔,没有一丝烟火气息。远处的宗如目睹左莫这一招,脸色微变,【琉璃天波】被老板修炼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境界,他心生敬畏。

    肖长老身形蓦地一僵,仿佛听到一丝威严的低吼在她的体内回荡,暴虐的力量刹那间如同山洪爆发,她体内的经脉顿时千疮百孔。而让她感到魂飞魄散的是,体内的金丹竟然停止运转,无论她怎么催动,金丹都纹丝不动。

    一只手,突然抓住金丹。

    无边的黑暗,如同潮水般,把她吞没。

    开始冲杀的三部,所有人的飞剑,同时举起。每个人浑身热血沸腾,战意充斥全身,几欲爆体而出。他们疯狂地加速,不留一丝余力,加速!不断加速!

    所有人的瞳孔内只有一个目标!

    三名部首齐声暴喝:“百杀!”

    “百杀!”

    三部修者齐声怒吼,手上飞剑同时斩下。只见高速掠过的三道刀光,在空中陡然绽放耀眼光芒,凛冽的杀意牢牢锁定梅长老。

    梅长老披头散发,目眦欲裂,嘴角溢血。

    面对三道巨剑芒,她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对方一轮一轮的冲击,摧残她的神经。她早就是强弩之末,只不过凭借一口气撑着,手中的梅树早就支离破碎,光秃秃只剩下树干。

    三道巨剑芒直逼她面庞,森然的剑意,几乎要把她的血液冻僵。

    终于要解脱了么?

    这是她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三道巨剑芒,轰然齐爆,刺目的光芒,把她吞噬。

    海棠宫灯被毁,王长老顿遭重创,连吐三口鲜血。黑蛟在空中游走翻腾,怒吼连连,它头顶刚刚生长出来的黑角,有一根折断,它显然对此相当愤怒。

    黑蛟目露凶光,倏地化作一团黑气,朝王长老撞去。

    它去势极快,受伤之下,王长老的身法亦受到影响,顿时被黑气撞个正着。

    嘭!

    王长老有如流星,被狠狠撞进地面。

    可怜的王长老可不是左莫这样的炼体高手,如此强大的冲击,对她脆弱的身体,是致命的打击,她命殒当场。

    苏月面色惨白,目光绝望,三位金丹长老殒落,这是百花盟绝对无法承受的损失。天空中杀气腾腾的一行人,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今天是百花盟灭亡之日。

    左莫背上的明虚翼一点点地淡化,浑身充盈爆体的力量,犹如退潮的潮水,迅速消失不见。

    再看其他人,无论是朱雀营,还是卫营,大家都在拼命地喘着粗气,由此可见这场恶战的激烈程度。但是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笑容,只有他们,尤其是经历过小山界与明霄老祖一战的他们,才愈发地感受到这一战的不易,感受到他们实力的进步!

    这场战斗,惊动了整个明水城。无数修者,从明水城朝百花谷方向飞来。

    左莫瞥了一眼场内,把苏月拎了过来。

    苏月有如丢了魂般,没有任何反抗,任由左莫一手擒住。

    左莫心中稍定,对束龙道:“你们去找找,看还没有熟人。你们认识的,全都救走。”

    束龙心中感动,没有说话,点头带着卫营离去。

    左莫则押着苏月,带着一帮人,开始对百花盟洗劫。苏月此时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出奇的顺从。

    百花盟的富有,让左莫感到震惊,绝对是好见过的,最富有的门派之一。

    天月界以富有而著称的灵英派,和百花盟比起来,简直寒酸得很。苏月擅长经营,偌大一派,二十年的积累,让左莫陷入极其狂热的状态。

    库房里,三品、四品的材料堆积如山,琳琅满目,五品材料亦不算什么稀奇。左莫甚至还看到不少六品材料,他口水都差点流出来。尤其是各种灵花,包括灵花的种子,不乏珍稀品种。

    对左莫这种雁过拔毛的家伙来说,此等良机,怎么会错过?

    炼器部的所有人都被派来,朝运奴船里运输材料,左莫决定把百花谷彻底搬空。

    几位长老的藏宝间,再次给左莫带来惊喜。尤其是王长老的藏宝间,便陈列着她的不少作品,绝大多数都是五品以上的法宝,其中以各种花灯最多。虽然长老们的藏宝间东西都不算多,但是品质无不绝佳。

    左莫毫不犹豫把它们统统扫进自己的戒指里。

    而像各种玉简,包括长老们收藏的玉简,还有百花盟从各处收购或者通过其他渠道获得的玉简,全都被左莫搜刮一空。

    看着那些惊惧逃逸的弟子们,左莫心中充满不屑。他这次搜刮之后,百花盟就名存实亡。如果在一个有凝聚力的门派,所有的弟子此时,都会奋起发击,而不会是只看着几位长老在拼命。

    这不得不说是百花盟的悲哀。

    束龙找到左莫,他的脸色凝重,目光悲痛:“老板,你来看看。”

    左莫一愣,跟着束龙走进山谷深处的一处洞穴,当他看到里面可怖的场景,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几百名修奴,身上缠绕着各种诡异的灵花。这些灵花的根系,扎进他们的体内。他们目光迷离恍惚,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他们身上的各种灵花,妖娆地怒放。但是,拥有灵眼的左莫,却看得分明,这些修奴的生机,正在一丝丝地流逝。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左莫体内突然爆开,前所未有的愤怒席卷全身,就像要燃烧起来,他猛地一把掐住苏月的喉咙,扯到面前。苏月的面容扭曲,眸子里流露出痛楚之色,左莫眼中的凶狠和暴虐,让她感到恐惧。

    “你们这些人渣!”

    左莫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手上砰地用力,把苏月的喉咙捏得粉碎!

    苏月眼中瞬间迷惘,她至死还不明白,为什么左莫会下得了手?无数人为了向她示好,用尽各种手段。她一直以为,她的绝世容颜,没有一个男人下得了杀!

    只要她乖巧顺从,他们不舍得。

    左莫厌恶地把手中的苏月扔到地上。

    “老板,他们怎么办?”束龙声音中难掩悲伤,同样出身修奴的他们,有着更深刻的感受。他能察觉到这些修奴身上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逝,被吸入他们身上的灵花之中。

    左莫脑海中,蒲妖忽然对他说:“别动那些灵花,你一动,他们马上会死。”

    蒲妖的声音中罕见地带上一丝怒意:“花奴,没想到这个法子,终还是传了下来。灵花寄养在花奴身上,摄取花奴最精纯的先天生机,这些培育出来的灵花,品质极佳。你若想救他们,只有一个办法。”

    左莫此时才明白,为什么百花盟的各种高品阶的灵花数量会有那么多,愤怒在他胸中肆虐,他硬生生压制住,沉声问:“什么办法?”

    “花奴的元气生机被摄,而最终难逃一死。想救他们,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借助补充他们的元气生机,比如各种灵丹。另一种方法,就是反摄取!”

    “反摄取?”

    “嗯,没错!灵花既然可以摄取花奴的元气生机,那花奴为什么不可以摄取灵花的元气生机?”

    左莫眼前一亮:“怎么反摄取?”

    蒲妖扔给左莫一个光球。

    “这部《花妖相生术》给你。”蒲妖声音有些沉重,夹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悲意:“当年,修者和妖魔的大战,许多妖魔被俘后,就像他们一样,被种下灵花。救回来,他们过一段时间就会死亡,为了救他们,才有这部《花妖相生术》。没想到,过了一千年,这部妖术,还会被用到。”

    左莫咬着嘴唇,转身对束龙道:“把他们都送到船上去。”

    束龙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老板一定是有办法,他连忙带着卫营把这几百名花奴送上运奴船。

    左莫心情糟糕透顶,他就感觉心头有股邪火,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充满正义感的人,但是花奴这件事,超出了他的底线,他无法遏制地愤怒。

    忽然,他抬头朝远处天空瞥见,几支队伍滚滚而来。

    左莫蓦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