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一十二节 左莫的愤怒

第三百一十二节 左莫的愤怒

    轰!

    众人眼前一亮,炽目光芒刺得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梅长老双袖破碎,披头散发,嘴角有一缕极细的血痕,她惊恐地盯着对面一百余人,这……这是什么剑诀……

    合击剑诀她并非没见过,可上百人的合击剑诀,莫说亲眼目睹,便是听也未曾所说。合击剑诀对修者的默契要求极高,人数越

    多,完成合击的可能性便低。一百多人的合击剑诀,实在是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

    她以金丹之身,面对如此恐怖的一剑,也只有避让一途。

    看着面前这些阵形颇有些凌乱的队伍,她就像活见鬼一般。

    魏然浑身乏力,不光是他,身后的每位同伴,都喘着粗气,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激昂的战意和深深的骄傲!金丹,金丹

    又怎样!

    魏然激动得想仰天长啸,一剑伤及金丹,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却活生生地发生在眼前!不过他强忍心中的激动和

    微同的战栗,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散!”

    只见丙部修者有如潮水般,倏地从中间分开。

    梅长老惊疑不定,可当她的目光落在散开的那条通道,脸色陡然大变!

    轻嗡低沉的颤音,有如远古荒兽的低吼。

    又是一百多人!

    又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冲击!

    王长老和肖长老亦齐齐色变,梅长老危险!两人心中没有半分大意,来历神秘的金乌城主,手下实力竟然雄厚如此!短短的交

    锋,一环扣一环,天衣无缝。从一开始,梅长老便陷入对方的布局之中。

    十五名领悟剑意的修者,布下的剑芒大网,目的只有一个——粘滞住梅长老!

    失去速度的金丹,面对这群能够完成超过一百人规模合击剑诀的强悍队伍,脆弱顿时流露无遗。而且,两人惊恐地发现,金乌

    城主手下像这样的队伍,竟然远远不止一只。而且,对方根本不给梅长老喘息之机,攻势有如狂潮,一波接一波。

    这样下去,梅长老便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

    两人明白情况危急,此时亦顾不上其他,同时朝梅长老扑去。她们只需要给梅长老争取到一个喘息的机会,这场战斗的天平,

    将重新平衡!

    “杀!”

    一声冷凛带着几分沧桑的声音突然在王长老耳边响起。

    危险浮上心头,她心中惊骇,当下不顾其他,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一道水桶粗的黑蛇,狠狠地扫过她刚才所立的位置。

    王长老面色凝重地注视偷袭她的这支队伍。一艘运奴船上,站满密密麻麻的黑甲修者!重甲修者?她心中浮起一丝疑惑。笨重

    的重甲早就被历史淘汰,眼前居然出现一支重甲队伍,让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她没有半点大意,他们头顶盘旋游走的粗壮黑蛇,让她嗅到了危险的感觉。

    黑暗、杀戮、森然……

    她的目光落在立于最前方的年轻黑甲修者,她能感受到对方眼中浓浓的战意,还有杀意,浓得化不开的杀意!

    左莫拦住肖长老。

    “嘻嘻,小帅哥,干什么拦人家?”肖长老娇笑道,雪白滑腻的手臂轻掩着温润朱唇,说不出的性感撩人。

    左莫打起十二分精神,莫看他刚才回骂梅长老时神态轻松,但是当他正的直面金丹时,他心中依然有些紧张。他没说话,只是

    死死盯着对方,和刚才不同,此时任何语言,都没有什么用处。

    “你这样看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哦!”肖长老眼波流转,风情万种。

    左莫没有放松,但是心中有些搞不懂,若是骂阵什么的,他倒是能够理解,可这女人扯这些,难不成是想搞什么阴谋?他愈发

    警惕起来,索性也不废话,双手一勾一画。

    两记阳煞罡雷脱手而出。

    “你好狠心,竟然对人家动手,若是伤着了,你舍得吗?”

    甜糯勾人的声音在空中飘荡,肖长老曼妙的身形,在空中若隐若现。雪腻光滑的肌肤、高耸的双峰,有如惊鸿一瞥,却不自主

    地吸引人所有的注意力。

    左莫心里纳闷,不舍得?干嘛不舍得?

    手上的罡雷,有如雨点般,绵绵不绝,朝对方轰去。

    空中娇笑如铃,肖长老的身形飘忽不定,空气里,似乎多了一丝香甜诱人的味道。

    左莫大为头痛,对方的遁法,神妙万分,自己连对方的一片衣裳都摸不到。

    空气中的香甜钻入左莫口鼻之中,他忽然觉得莫名的躁热,手上的阳煞罡雷越来迅捷,但无论他怎么快速,依然没有一记阳煞

    罡雷能擦中对方分毫。

    他浑然没注意到,自己双颊不知不觉,多了两抹酡红。

    可肖长老注意到,心中暗喜,神态愈发娇媚,动作舒展也愈加撩人,空气顿时变得更加躁热。不过此时,她听到梅长老第二声

    闷哼,心神一凛,知道若不能速战速决,梅长老今天只怕就要交待在这。

    而且,擒贼先擒王,若能擒住金乌城主,此战胜局便定,届时也没人会和自己抢天字甲一。

    想到这,她便按捺不住,娇笑一声:“小冤家,来和姐姐亲热亲热!”宛如蛇一般的腰肢轻扭,身上衣衫,有如花瓣,片片飞

    舞。

    偏偏她的神情,却带着异常的虔诚。

    【天花坠】!

    不知过了多久。

    仿佛从一个长长的梦境中醒来。

    这是哪?睁开眼的左莫打量着周围。

    无数花瓣纷纷洒洒,花雨之中,一具具曼妙的娇躯若隐若现,有的慵懒,有的清纯,美艳不可方物,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

    能撩动人类最本能的欲望。

    眼前的场景,是如此真实,真实得让人无法自拔。

    “老板!”

    她们走到左莫面前,纷纷向左莫行礼,倾斜的身体,露出前胸的大片雪白,让人不由生出伸手进去的冲动。

    “这是什么地方?”左莫下意识地问。

    众女露出不解的神情,其中一女站了出来:“老板,这是您家啊!”

    左莫此时才注意到脚下的地面,竟然全都是晶石铺成,不仅如此,园子里,无论是凳,还是桌子,都是由晶石制成。一旁的池

    子里,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里面也全是晶石。

    整座园子,全都由晶石制成!

    好多晶石!

    左莫心中充满无以伦比的满足,这真是自己家吗?

    “老板,让奴婢服侍您吧!”一位奴婢有些娇羞地道,紧身的长裙,把她完美的身体展现无遗,最让左莫感到喷血的,开岔到

    腰肢的裙身,里面若隐若现。

    “嘻嘻,让我们服侍您吧!”

    周围的女子们娇笑道,她们便上来帮左莫宽衣。

    左莫吓一跳,这是要干什么?干嘛脱我衣服?

    众女见状,更是娇笑连连。

    “老板害羞了呢!”

    “是啊!真是可爱!”

    “那我们先脱吧!”

    “嗯嗯!”

    只见众女便在左莫目瞪口呆中,解开自己的裙衣,露出她们完美的身体,或娇羞,或媚惑地看着左莫。

    真是让人喷血啊!

    左莫感到鼻子有点热,可是忽然,他隐约觉得,眼前这一幕,似乎有点熟悉。

    好像在哪见过……

    唔,在哪见过呢?

    想着想着,左莫身体一僵,就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片刻,他脸上蓦地青红交加,勃然大怒,指着众女破口大骂:“幻阵!你

    们这群幻阵!”

    他终于想起自己在哪见过了!

    无空山,粉红纸鹤!

    那个该死的粉红纸鹤,就曾经用过同样的一招对付过自己,但当时就被自己识破!

    几乎一模一样的幻阵!

    左莫心中的愤怒,蹭地一下冒出来。

    当年纸鹤女那么搞哥,也就罢了,哥打不过她,哥忍!你们居然也用这招来骗哥?是可忍,孰不可忍!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

    ,尤其是左莫想起那年的惨状,心头邪火愈盛。

    “哥最讨厌幻阵什么的!”

    左莫咬牙切齿,杀气腾腾。

    啪啪啪!

    他面前的这些赤裸美女,忽然化作一团团烟雾,没等他反应过来,周围的所有东西,全都爆成烟雾。

    浓浓烟雾中,响起左莫的惨叫声:“晶石!我的晶石!”

    周围场景一变,左莫犹如大梦初醒,空中,自己还在空中,空无一物的空中!

    左莫眼睛立马通红,他感觉自己的心头在滴血,晶石,好多晶石,统统没了!刚刚还倍感富足的他,此刻,由衷的失落从心中

    陡然升起,深深刺激了他。

    如果说,幻阵什么的,让他想起以前的悲惨生活而让他感受到愤怒的话,让他陡然失去如此、如此众多的晶石,完全已经不能

    用愤怒来形容。

    仇恨!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之仇!

    肖长老嘴角溢出鲜血,【天花坠】侵蚀心神无形无影,神妙异常,但是若是一旦被破,她的心神亦遭受重创。

    更关键的是,她到现在还不明白金乌城主是如何识破【天花坠】。

    屡试不爽,从未被破的【天花坠】,竟然败在一位凝脉期少年手上,她到此时,还觉得不能置信。

    这不可能!

    左莫完全不管对方心中的惊骇和困惑,他双目赤红,咆哮如雷!

    “把晶石统统还我!”

    大日魔体,第一般变化,倏地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