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零五节 界河入口

第三百零五节 界河入口

    一百多部玉简法诀,剑诀占了七成,这令左莫感到相当无奈。

    虽然在无空山的时候,他修炼出剑意曾让掌门他们眼前一亮,但那不过是借助蒲妖的神奇,硬生生给剁出来的。他本身在修剑上的天赋实在有些乏善可陈,反倒是在五行类法诀更为擅长。

    所以当他看到七成的剑诀时,着实有些头痛。可如今海口已经夸下,若是不折腾点东西出来,岂不是被蒲妖嘲笑?

    打定主意要蒲妖墓碑这两个老家伙开开眼,左莫心里发狠,不就是剑诀么?

    索性把玉简一字排开,耐下心来,一部一部翻阅,不过字字咀嚼,先扫过一遍再说。

    一百多部玉简全部通读一遍,就花了他将近两天的时间。看得他头晕眼花,但亦感觉受益匪浅。如今他虽然修为有限,但在同龄修者之中,见识之广,可是少有。

    妖的炼神之法,魔的炼体魔功,修者的法诀虽然没有见过太高级的,但是在数量上,相当惊人。很少有人会像他这样,喜欢翻阅各种的法诀,不管自己修炼不修炼。

    开阔眼界最大的好处,便是能让他从更高的角度,来审视这些法诀。

    虽然左莫无法把这些法诀修炼至深厚的地步,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寻找到其中的脉络。当然,理解归理解,能够施展这些法诀,还并不是光理解便够。

    这些法诀五花八门,十分驳杂。一部一部地修炼,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且这些法诀,蒲妖压根不放在眼里,想要震震这厮,得想个办法才行!

    左莫苦思冥想良久,忽然眼前一亮——有了!

    “老板最近没事吧。”谢山神色间,有些担忧。

    老板的状态很不正常!只有稍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这一点。

    老板陷入这种状态已经有好几天,不吃不喝,坐在甲板上,状若疯癫,时不时嘴里还会自言自语念叨着什么。相比之下,安静坐在他身边的阿鬼更像正常人。

    “应该吧。”麻凡有些不确定道。

    昨天,老板忽然施展了一个不知什么法诀,结果,周围的空气流突然紊乱,大伙差点被卷了进去。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离老板远远的,只有阿鬼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他身旁。

    “哈哈,你以为创出一个新的法诀就那么容易?”蒲妖唯恐天下不乱地煽风点火。

    左莫没搭理他。

    时间过得极快,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左莫依然废寝忘食,但还是没有折腾出成果。

    天水界界河入口十分宽阔,这里总共由八家势力共同掌管,百花盟便是其中之一。百花盟以花入道,全门上下,清一色女修,其掌门苏月手腕高超,百花盟在她手上欣欣向荣。

    能够染指界河入口的,全都是实力雄厚的门派,百花盟实力可想而知。

    百花盟此处设一分部,拥有自己的驻地,各类弟子数目达到五百余人,为首的是盟内一位金丹长老高剑婷,可见百花盟对此的看重。

    高剑婷貌美如花,一手《海棠剑诀》,到了剑意化形的地步,一出手,便是漫天海棠飞舞,煞是好看。

    “上次去小山界的运奴船还没有回来?有没有什么消息?”高剑婷皱起眉头。

    “回师叔,尚未有消息传来。”一名女弟子连忙上前回答。

    高剑婷喃喃自语:“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恰在此时,忽然有名女弟子惊慌失措闯进来:“师叔师叔!您老快出来看看吧!”

    高剑婷神色一动,身形便消失不见。

    半空中,高剑婷看着眼前浩浩荡荡的大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界河上空,密密麻麻全是修者,一眼望不到尽头。

    “师叔,那是我们的运奴船!”一名女弟子惊呼。

    高剑婷瞳孔猛然收缩,没错,这支大军的正中央的五艘大船,赫然正是百花盟的运奴船!对方甚至连运奴船上百花盟的标记都没有改动。

    她心中肯定,小山界定然出事了!

    这支大部队,惊动了所有势力,一时间,剑光闪动,大量修者飞上天空。只是,当他们看到数目如此众多的修者时,他们个个惊在原地。

    “天!这是怎么回事?”

    五艘庞大的运奴船,如众星拱月般,挟着惊人的威势,缓缓朝这边飞来。

    高剑婷神情变幻,她按捺住,没有轻举妄动。对方既然突破到这,明霄老祖十有八九被干掉。同是金丹,高剑婷自知自己实力远不如明霄老祖。

    况且,运奴船四周游弋的那支队伍,一看就极不好惹。

    不过是她,其他人的视线焦点,都被朱雀营吸引。这支不过七八百人的队伍,给他们带来了强烈的危险感。

    精锐!

    只有一支身经百战的精锐,才会拥有如此危险的气质。

    刚刚抵达小山界的修者们,此时虽然疲倦异常,但是个个兴奋不已。

    终于,逃出了小山界!

    不过当他们注意到警惕地看着他们的天水界修者时,顿时安静下来。这些幸存的修者们,无一不是经过无数血与火的考验才活下来,他们对危险的警惕性之高,远远超出天水界的修者。

    他们下意识地朝五艘运奴船靠拢,更多的人则是取出法宝。

    安静,异常的安静!

    局势陡然剑拔弩张,天水界的修者们,个个面色微变,他们就感觉仿佛有一根无形之弦,在一点一点绷紧。

    高剑婷脸色亦是微变,对方的人数越超过他们,若是一旦发出冲突,这里必定血流成河。

    他们的目光,纷纷投向五艘运奴船。

    此时许多人亦注意到运奴船上百花盟的印记,纷纷看向高剑婷,目光怪异。不过当他们看到高剑婷脸上苦笑,立时心中明白过来。

    百花盟在小山界做的事,他们早就心知肚明。现在看来,只怕百花盟也没讨得好。

    不过他们更好奇的却是那五艘运奴船,从那些修者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这伙人的首领在五艘运奴船上。

    公孙差的目光看向左莫,束龙的目光看向左莫,他们在等待左莫的命令。

    周围的修者,也齐刷刷地看向左莫,等待金乌城主的命令。

    当遇到危险时,人们总是习惯看向能够解决问题,给他们带来胜利的人,而左莫,在他们心目中,便是这样的人。

    高剑婷他们也注意到众人目光的变化,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最前方那艘运奴船甲板上的那位少年。

    偌大的界河入口,鸦雀无声。

    众人视线中心的左莫根本没有半点感觉,他正在和蒲妖激烈地争吵。

    “这就是你想出来的东西?哈,荒谬!”蒲妖冷嘲热讽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结果折腾了一个月,就折腾出这么个异想天开的东西?”

    “异想天开?你这个僵死了一千年的老家伙,和墓碑一样,连脑子全都锈死,这么超前的东西,你们当然理解不了!”左莫毫不示弱反唇相讥。

    “别拿我跟那家伙扯在一起!”蒲妖大怒:“我堂堂天妖……”

    “天妖怎么了?”左莫斜着眼睛,不屑道:“过时了还不是过时了?”

    蒲妖不怒反笑,冷静道:“你的想法的确有独到之处,不过你修炼的经验太少,显然低估了这其中的难度。你到了金丹期,也许能够动用这招,可是眼下,你绝不可能运用!不能运用的东西,没有任何价值。”

    “你说不能用就不能用?口气真够大啊!”左莫冷哼一句:“我要能用出来,怎么办?”

    蒲妖眼睛眯起来,如同刀锋,阴声道:“你不用激我,你若能用出来,我自会帮你弄到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可若是你运用不出来,那你就要答应墓碑那厮的守誓。”

    “你说真的?”左莫歪着脑袋问。

    “没错!”蒲妖冷冷道。

    “好,我答应下来!”左莫嘿嘿,脸上露出奸笑表情:“蒲,你上当了!”

    说完,左莫双手掐了个剑诀,在面前一划。

    一道淡蓝色剑芒出现在他面前。

    双手继续不断地划出。

    又出现一道红色剑芒和一道金色剑芒。

    他神情异常肃穆,轻喝一声,双手剑诀一转,指法变幻,三道剑芒,仿若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飞快地变幻着。

    “蒲,这是三才阵!”

    左莫面前,出现一个剑芒组成的三叶形剑阵,剑阵流转不休!

    “四象阵!”

    左莫又打入另一道剑诀,剑阵一变,三才化四象,镇守四方,刚才的灵动气息,顿化为凝重。

    ……

    “五行阵!”

    ……

    “天曜七星剑阵!”

    ……

    高剑婷两眼死死盯着那名少年前的剑阵,满面震惊之色。以她的眼力,看得出,少年每打出来的一道剑芒,不过刚入门而已。可是,这每一道剑芒的性质,完全不同。倘若只是如此,只能说此子所习驳杂不堪,她断然不会如此惊讶。

    然而,这位少年却别出心裁地把这些性质完全不同的剑芒,融合成剑阵!

    少年面前的剑阵,她已经看不大懂,但是打进的剑芒,数目多达三十六种。

    这些普通不过的剑芒,组成剑阵,威力大涨!遥遥观之,她都感受到剑阵的丝丝寒意。

    这般手段,委实化腐朽为神奇!

    厉害!

    这少年到底什么来路?

    她浑然没有注意到,剑拔弩张的形势不知不觉中被淡化,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左莫面前的剑阵吸引!无论是天水界的修者,还是小山界的修者,脸上尽皆骇然震惊!

    而左莫此时蓦地双目圆睁,大喝一声:“蒲,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