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三百零四节 大日魔体

第三百零四节 大日魔体

    界河难渡,每一条界河,都十分漫长。

    舱内,左莫凝神修炼。

    “金丹!我要的金丹!”蒲妖一谈起金丹,便有些气急败坏:“打个金丹,打得差点丢了小命,还没捞到金丹!”

    左莫也有些不好意思,之前答应蒲妖的金丹,打了水漂。现在想想,金丹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可怕,只要找对方法,金丹也不是不可战胜。

    细数下来,金丹最强的地方,便是速度。这令金丹在面对凝脉修者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最厉害的金丹剑修,一剑毙敌并不新鲜,但是一剑斩十名凝脉,那也不可能。

    相比之下,在防御方面,金丹的优势反而最不明显。固然普通的凝脉剑芒很难撼动其根本,但若数十人剑芒同时击中,金丹也吃不消。

    最怕的是金丹同归于尽。一旦金丹打算拼命,他能释放的威力便是平时的数倍。

    经验最是可贵。

    有了上次的经验,若是让他重新与明霄老祖打一场,他甚至有信心只依靠朱雀营便能够干掉明霄老祖。

    面对蒲妖的冷嘲热讽,他只有心头苦笑。与明霄老祖那场战斗打得那么艰难,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被金丹修者的名头给吓倒了。他如今总算知道,面对金丹修者,防守只会让自己陷入更被动。

    蒲妖显然也知道,此时的干嚎无非过过嘴瘾罢了。

    听着蒲妖在耳旁絮絮叨叨,左莫实在忍不住了,停了下来:“行了行了!到时再补你就是了!”随即嘟囔着:“堂堂天妖,居然……哼哼……”

    蒲妖装作没听见,过了一会,他忍不住诱惑左莫:“其实金丹很好杀的。以前你没这个能力,现在不一样了,你看看,手下这么一大帮人,你又突破了……”

    “我突破了?”左莫精神顿时一振:“这个好好说说。”

    “说起来也奇怪,你修真和神识方面的天赋,都不见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修炼魔功却出奇的快,真是邪门。”蒲妖有些不爽,但还是道:“你还记得自己的魔体吧。”

    “当然记得,玉铁头,尉阶排名第五。”左莫答道。

    “没错,一开始,我以为你会走的星月轮的路子,没想到,阴差阳错,你却进演成另一种魔体。”蒲妖有些无奈,又有些凝重:“校阶魔体一百七十二种,排名首位的是玄地,第二是大日,第三是罗煞海。”

    “玄地不分阴阳,亦是校阶魔体中唯一一种不分阴阳的魔体,它能排名榜首的最大原因,便是它能进演成任何一种统领魔体。包括统领魔体的前三名。”

    “大日走的是阳刚路子,刚猛无俦。它是之后任何一种阳刚魔体的极品胚子。而罗煞海走的是阴诡莫测的路子,最擅长模拟变化之道。”

    “我的是大日魔体?”左莫隐隐有所猜测。

    “没错。”蒲妖解释解释道:“与明霄老祖一战,你恰巧触动大阵,大阵炼体,金乌之精、罡雷、地火,无一不是阳刚凌厉之物。机缘巧合,却让你进阶修成大日魔体。”

    说到这,蒲妖翻了个白眼:“这也是你,换作哪个魔,修成大日魔体,早就疯了一样去找金丹进补了。还怕金丹?嗤!”

    “进补?”左莫一愣。

    “这有什么奇怪?妖魔的内丹对修者来说是个宝,修者的金丹对妖魔来说,当然也是大补之物!”蒲妖猩红的舌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你可以尝试一下,那滋味好极了。”

    左莫不寒而栗,旋即破口大骂:“蒲妖,你这个变态!”

    蒲妖丝毫不以为然:“是你少见多怪了。修者拿妖魔炼丹炼器,稀松平常得很,我们吃个金丹,就变态了?”

    左莫哑然。

    他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这大日魔体,有什么好处?”

    蒲妖精神一振:“好处就多了,要不然怎么和金丹抗衡?首先是修炼魔功。你修炼过《天波拳诀》,自然知道,若要发挥出这拳诀的威力,最重要的是躯体强横。魔功在这一点上,更是极端。你以后就知道,任何一部魔功,说到底,就是修炼躯体。大日魔体,天生强横刚猛,修炼那些霸道的魔功,事半功倍。”

    “魔功,又是魔功,你又没魔功,在兴奋个什么劲?”左莫不阴不阳地回了句。

    蒲妖差点噎着,他决定无视左莫,继续道:“到了校阶的魔体,便有诸多神妙之处。妖魔不擅长炼器,在法宝上比修者吃亏不少,那怎么办呢?一个是本命法宝,和修者的本命法宝不同,妖魔的本命法宝,都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比如爪、牙,蜕下的皮等等,经过经年累月祭炼而成。而另一个,便是魔体变化之道。”

    “校阶魔体,每一种魔体,都有若干变化不等,但最多的,不超过六般变化。玄地、大日和罗煞海之所以能排前三,就是因为它们都拥有六般变化。”

    左莫听得两眼发亮:“什么叫变化?”

    “和禅修的神通类似,你不是开启了灵眼了么?魔体的各般变化,便是指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出魔体的技巧。”

    “你懂六般变化?”左莫以相当怀疑的目光看向蒲妖。

    蒲妖坦然道:“不懂。”

    “我就知道,还什么天妖,啥都不懂……”左莫自言自语地嘀咕。

    蒲妖额头青筋直跳,但他强自忍住:“我虽然不懂,但有人懂。”

    “谁?”左莫这下有点好奇了。

    “那家伙。”蒲妖指着墓碑道。

    “墓碑?”左莫愣住。

    “没错。”蒲妖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你只需要答应他一点小小的要求,他便会教你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而且还会传授你魔功。”

    “小小的要求?”左莫下意识地察觉出危险,他忽然回想起蒲妖进入自己身体时,那个古朴苍凉的声音。

    那句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守吾之礼、执吾之心、行吾之誓,愿否?”

    越想他心头越是火起,当年哥还粉嫩的时候,觉得哥好欺负,在哥头上拉屎拉尿,哥搞不过你们,哥也就忍了!现在还想暗地里阴哥一把!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

    他腾腾跑到墓碑面前,一脚丫子重重踹上墓碑!

    “二货!跑到哥识海里!没交半块晶石!现在还打哥主意!你丫的不想活了?”

    砰砰砰!

    砰砰砰!

    左莫一边破口大骂,大脚丫子一边像雨点般拼命地踹在墓碑上,踹得墓碑摇摇欲坠。

    看着形如暴走,双目通红的左莫,蒲妖完全愣在原地!

    他……他竟然敢踹“他”……

    天……

    过了好一会,蒲妖才回过神来,当他看到整块都快被踹翻的墓碑,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你……”

    他刚开口,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便看到停下来的左莫,转过脸。神色阴黑凶狠的脸上,一双猩红,杀气腾腾的眼睛。

    蒲妖骨嘟吞了吞口水,他就感觉被一只野兽死死盯住,稍有不对,左莫就会扑上来。他喉咙一阵发紧,话到嘴边立即变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左莫倏地转过黑得像锅底的脸,重新扬起脚。

    砰砰砰!

    狠狠地踹了数十下,才停了下来,临走前还不忘放下狠话:“二货,哥告诉你!想和哥玩花样,搞不死你!”

    说罢,心满意足,扬长而去。

    蒲妖呆若木鸡地看着墓碑,漆黑的墓碑表面,印满横七竖八的脚印。

    足足过了半晌,蒲妖陡然发出爆笑,他笑得直打跌。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挑中的人?太有个性了!太有个性了!比当年你还有个性!哈哈!感觉怎么样?很棒吧!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被人踹的一天?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这家伙,我喜欢!”

    识海里,蒲妖狂放的笑声,回荡不休。

    左莫从识海里退出来,兀自还有些气愤不休。什么狗屁大日魔体,哥不稀罕!

    不要以为手上有那么一些魔功之类,就想从哥这讹些好处过去!

    法诀,哥不缺!

    左莫从戒指里拿出一大把玉简,一字排开。

    这些玉简都是他在小山界不断收藏来的,都是一些颇为独特的法诀,绝大部分都是四品法诀这样的精品,其中还有两部五品法诀。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完全够用。

    至于劳什子金丹,统统见鬼去吧!

    左莫深刻地领悟到一个道理,自力更生才是根本之道啊!当年在无空山的时候,区区一部最低阶的《小云雨诀》玉简,他都能突破到第四层。眼下有这么多玉简,而且品阶都不赖,自己断然没有越活越倒退的道理。

    深受蒲妖和墓碑刺激的左莫,此时完全陷入狂热的情绪之中。

    不就是法诀么?不就是功法么?你们以为掐着法诀,就能掐着哥的喉咙?

    老虎不发威,你当哥是病猫啊!

    哥就让你们看看,为啥你们这些天妖什么的老古董,只能沦落到租房付不起租金、折腾出阴珠却卖不掉的破落地步?

    而哥却能凭借区区《小云雨诀》笑傲无空山外门,人人敬称小莫哥,晶石哗啦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