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九十六节 月银 【第二更】

第两百九十六节 月银 【第二更】

    就这么一波冲击,正面两千人,便被干掉了五百多人。

    “真是渣。”雷鹏充满了不屑道:“这么多人,连一波都挡不住。”

    年绿不以为然道:“那不更好么?省得咱们还要费事。小心老板的任务完不成。”

    “真要全歼?”雷鹏嘟囔道。

    “你以为?不要心存侥幸!”年绿一边拨拉拨拉额前的刘海,一边好整以暇道:“老板当这么多人面夸下海口,若是咱们没完成,嘿嘿。丢了老板的面子,就是丢了小娘的面子。丢了小娘的面子,剩下的就不用我说了吧。”

    “这我也知道。”雷鹏摆出独孤求败的姿态:“我只是觉得打败这样的敌人没有乐趣。”

    “敌人?哦,你肯定搞错了,他们是肥羊。杀肥羊的快感是剥光,而不是打败。”

    “……”

    两人来不及继续闲扯,小娘的命令迅速传达下来,两人连忙收敛心神转身。

    只见堪堪穿插到对方身后的朱雀营,猛地返身杀去。

    刚刚被冲杀成一片混乱的一千多名修者,顿时再次鬼哭狼嚎起来,缺乏有效的组织,他们惊慌失措地四处逃逸。

    可没逃多远,便被早就悄悄摸到侧翼的朱雀营修者给撞上个正着,在连续被斩杀数十人之后,剩下的人,吓个半死,掉头便跑。

    这些在侧翼游荡的各曲,也不追赶,他们只负责把那些准备逃逸的修者,重新驱赶回大队伍之中。

    返身追杀的朱雀营,就像赶羊般,不断地驱赶着被杀得胆寒一千多人。

    洪君轩手足冰凉,神情绝望,呆立在空中,看着不断从他身边掠过的外堂修者们,他们脸上布满恐惧和绝望。自己的布署全都被打乱,对方不费吹灰之力,便突破成功,他还没来得及做作任何反应,那些像潮水般涌来的外堂修者,把剩下的三支队伍,轰然冲散。

    恐惧迅速蔓延,士气本就低落到极致的队伍当场崩溃。

    祥云上,左莫看着混乱的战场,也不禁摇头道:“这样的队伍,实在外强中干。”旋即喜笑颜开,嘿嘿道:“倒是便宜了我们。”

    女修立在他身边,像木头人般。

    左莫其实只不过是自言自语,没指望女修能做出什么反应。倘若女修突然开口,他肯定要吓一跳。

    朱雀营齐声喊“投降免死”的声音,远近可闻。早就绝望的外堂修者们,纷纷投降,爽利得连左莫都有些吃惊。

    整个战斗过程走向,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左莫、公孙差,亦有些不敢相信,四五千人,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抵抗,而选择集体投降。

    其他人更是看得呆若木鸡。

    中年人率先反应过来,摇头轻叹:“外堂行的到底不是正道,这样组建的队伍,完全没有士气可言。平日倒没什么,一遇到危险,不堪一击。”

    大汉有些不服气道:“若是本门那些精锐,只怕胜负如何,还是个未知数。”

    中年人笑了笑:“本门的精锐,未必比这支队伍逊色,但是战将呢?”

    大汉一怔,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战将培养不易,极少有野路子出身,往往只有大门派才会培养一些。各种封评院,战将的封评院人气最少。不过自打都天血界出事之后,各种战将培训班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当然,那都是些骗晶石的玩意。

    但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各大门派对战将的渴求,如今战将已经成为最热门最紧俏的职业。门派里也有三五名战将,但是都只摘得过青铜牌。

    这支队伍的战将,绝对不止青铜牌。

    青铜牌再往上一阶,是月银牌。月银战将,每一位都是极难得的人才,招募的费用之高,甚至超过一位金丹剑修。

    难道是月银战将……

    大汉盯着公孙差那张带着羞涩腼腆的脸,有些不敢相信。

    和他有着同样震惊的,还是容薇。不过,容薇不是怀疑,而是肯定。她本身就是青铜战将,对公孙差的水平判断有着更准确的判断。

    那位羞涩腼腆有如邻家小男孩的年轻人,绝对是一位月银战将!

    明霄派这次撞到铁板上了!

    容薇一言不发地看着战场,在她后,是个个一脸惊骇的府卫。

    她的目光,忽然落在祥云上那个黑黝的年轻人,也就是金乌城主。她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金乌城主似乎正在欣赏身边那位女子的赤足。

    没想到是一位好色之徒。

    她不由暗自可惜,如此年轻的月银战将,前途不可限量,居然在一位好色之徒手下,让她生出暗珠暗投的遗憾。

    左莫盯着女修那双完美无暇的赤足,嘴里自言自语:“你说,这明霄老祖这次会不会来?”

    自从上次在九转霄土盘里的经历,左莫对女修不知不觉中关系拉近了许多,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女修的赤足总是在不经意间吸引他的目光,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女修完全不在意,他便肆无忌惮起来。

    这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嘛!左莫的理由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应该快来了。”

    左莫没有挪开自己的目光,他自言自语。

    “明霄老祖……”

    女修默然无声。

    收缴对朱雀营来说,是相当熟练的业务,而包易更是迫不及待地出城帮忙。只花了一个时辰不到,所有俘虏浑身上下,全都搜刮得干干净净。

    观战的修者们,无不看得目光炽热,恨不得能上去捞一把。不过见识过刚才朱雀营的强大战力,愣是没有人敢动。

    洪君轩等几名明霄弟子被押到左莫面前,每个人只剩下一个裤衩。

    “你敢动我们一根汗毛,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一位明霄弟子色厉内荏道。

    神经病,左莫直翻白眼,这都到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类狠话,和自己过不去吗?

    洪君轩突然对这名弟子喝斥道:“闭嘴!”

    他也不理会这名弟子,转过脸对左莫道:“我们都是明霄派核心弟子,若阁下能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左莫眼前一亮,没有什么比赚晶石更能吸引他,但他嘴上道:“哦,可你们现在什么都没有。”

    “请给我一枚纸鹤,在下相信代价一定能让阁下满意。”洪君轩此时恢复之前的镇定。

    左莫想了想,摇摇头。

    “为何?”洪君轩顿时有些着急,若是对方不肯定答应,那自己的小命就难保,他以为对方不满意:“两百块四品晶石?这个价格……”

    周围的师弟们个个倒吸一口冷气,不能置信地看着二师兄。他们谁也没想到二师兄竟然如此富裕。

    二师兄从哪弄来的这么多的晶石?

    左莫依然摇头。

    “再加上外堂利润的一半!”洪君轩肉痛无比道:“阁下也知道外堂一年能赚多少,只要阁下放我们一条生路,外堂依然还在我们掌控之下……”

    “二师兄,你疯了……”一位明霄弟子忍不住道。

    “闭嘴!”洪君轩面色铁青,青筋狰狞:“你们都想死在这吗?”

    其他人立即不说话。

    洪君轩就输光的赌棍,看着左莫:“怎么样?”

    左莫依然摇头。

    “你到底想要什么?”洪君轩几乎快崩溃。

    “想把明霄老祖干掉。”左莫平静道。

    所有明霄弟子一愣,旋即齐齐哈哈大笑,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

    洪君轩也笑得快岔气,过了好一会,才停下来,一脸讥笑道:“别开玩笑了。你们想干掉老祖?就凭你们?我觉得你们还是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吧。”

    左莫饶有兴趣道:“哦,怎么?我们这些人实力不够看?”

    “岂止不够看?”洪君轩冷笑道:“老祖金丹修为,法力无边。你们虽然有点小实力,但是在老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动弹余地。怎么样?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做人要实际点。”

    洪君轩脸上不自主地浮起现一抹骄傲之色。

    左莫也没有和他们废话的兴趣,转身离开。大家立场不同,他的很多想法,洪君轩他们是不可能理解的。他头也不回挥挥手:“这几个就不要留着了,免得留个后患。”

    洪君轩等人脸色刹那便有如白纸。

    金乌城经此一役,可谓声名大振,传遍小山界。这群人,这座城,都是突然崛起,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也没人知道他们来路。

    但再笨的人也知道,金乌城和明霄派决战时刻即将到来。

    无论是黑炼蒲团,还是这场大战,都注定了双方只能死磕到底。

    而金乌城自这场大战之后,城门紧闭,戒备森严,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在做什么。只是城内不时传来轰隆轰隆巨响,有些胆子大的修者想飞上天空看看,结果被符战碉楼释放的罡雷差点打得半死。

    全力备战的金乌城,更让别的修者感受到局势的剑拔弩张。金乌城一百里范围内,空无一人,虽然他们很想像上次那般目睹即将到一的大战,但是这次他们不敢。

    明霄派这次来的,只会是一个人,明霄老祖

    ——如今小山界所剩下的唯一金丹!

    连续几天,天都阴沉沉,说不出的压抑肃杀。

    山雨欲来风满楼。

    *****************************

    还有!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