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九十五节 战将! 【第一更】

第两百九十五节 战将! 【第一更】

    朱雀营并没有马上发动。

    他们就像耐心的猎人,等待对方露出致命的破绽。连续的战斗,使他们迅速成熟,不仅仅是公孙差,其他人亦是如此。眼下的局面,根本不需要公孙差下达命令,每个人便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公孙差目光闪亮,脸上带着他独有的腼腆笑容,他显然被师兄的提议刺激得有些亢奋。

    看到小娘脸上的笑容,众人便明白过来,小娘开始认真了。他们连忙纷纷打起十二分精神,集中注意力。若是他们完成得不够好,那么等待他们的,将就是惨无人道的……

    他们齐齐一个哆嗦。

    每个人的眼睛擦得雪亮,流露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率先动手的是外堂,只见五千人的队伍,忽然分成五支队伍,其中两支气势汹汹地正面扑上来,而另外两支,则从侧翼包围过去。

    “他们想包围我们?”麻凡有些愕然。

    “嘿!”谢山笑了笑,杀气四溢。

    所有人都看出来,外堂想一口吞下这支六七百人的金乌城精锐。

    “金乌城这支队伍太托大了。”大汉摇头:“外堂这次总算没有做糊涂事。他们总算知道他们最大的优势在人数上,只要一量缠住这支队伍,他们总能慢慢磨死对方。”

    中年人默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同意大汉的说法。

    能看出这一点的,自然不只有他们,容薇也同样看出来。

    她有些困惑地看着眼看就要被包围的这支队伍,跟了这么些天,她对这支神秘的队伍有着自己的判断。

    这是支真正的精锐!

    他们精通战术,有着出色的个人素质,纪律森严,坚忍耐战。这样一支队伍,怎么会犯如此常识性的错误?他们虽然精锐,但人数实在相差太多。当面对眼下情况,他们最佳战术应该是利用自己的机动能力,不断地调动敌人,而寻找到机会,不断蚕食。

    可朱雀营似乎对即将被包围无动于衷。

    她心中有些可惜,如此一支精锐,便要折戟于此。她本来还想与对方寻求合作,如此看来,只好另寻他法。

    就在众人纷纷惋惜之际,朱雀营发动了!

    没有任何花巧,直接冲向迎面飞来的两支队伍。

    人们心中充满诧异,迎面的两支队伍,加起来人数多达两千人,是所有方向中人数最多,最不应该选择的突破点。

    可是朱雀营偏偏选择正面突破!

    加速!没有任何犹豫地加速!

    天空中,充满撕裂感的啸音顿起。

    谢山和麻凡担任着第一波冲击的最前点,顿时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麻凡的幻影身法催动到极致,耳边的啸音反而渐渐变淡,被他的高速甩到后面!只见天空中,一连串虚实相间的残影,栩栩如生,眨眼间便被后面紧随而上的队员冲散。

    他不需要张望,便知道谢山一定就在他不远处,他们已经不止配合过一次,默契十足。

    速度太快,他甚至无法看清楚敌人的面孔,低眉垂眼,收敛心神,飞剑出现在他手中。

    敌人以惊人的速度在拉近,他体内酝酿的战意也在瞬间提升到最高点,早就准备好的灵力顺着飞剑喷涌而出!

    灭幻无影剑!

    森然剑意在凝聚在每一道剑芒尖端,带起长长的虚影摇曳,忽明忽暗,变幻不定。

    被剑意笼罩的三名修者脸色齐变,大骇之下,仓皇向两边逃逸!

    谢山修为最高,可若论及修剑的天赋和对剑意的领悟,朱雀营麻凡第一。每一道剑芒,生出三五道虚实难辨的虚影,给人漫天剑芒,避无可避之感。每一道剑芒尖端的那一点剑意,精纯无比,无坚不摧。

    每一位外堂修者面对时,都仿佛感觉剑芒直逼眉心,心中大骇。

    麻凡所过之处,外堂修者如同潮水般向两边退。

    而谢山全身灵力鼓荡极致,超过一百八十晶的恐怖修为所散发出来的威压,简直令人崩溃。外堂修者们陡然想起以一己之力,几乎灭掉南胜镇的那位恐怖凝脉三重天修者。

    围观者一片哗然,他们纷纷飞上天空,一脸惊骇地看着战场。

    每个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身山所释放出来的波动。一百八十晶修为的超强凝脉三重天修者,在凝脉中是最顶尖的存在。

    不过大汉身边的中年人,却更看好麻凡。

    “如此年轻,便能拥有如此精纯的剑意,实属难得,日后不难成为一方高手。若有机会,不妨招揽之。”

    大汉心里不以为意,在门派里,能有如此实力的师弟不在少数,对麻凡的兴致缺缺。

    中年人知道大汉在想的是什么,心中暗自叹息。在他看来,麻凡能够在如此环境下,便能修炼出如此精纯的剑意,足以说明他的天赋十分出色。门内的那些弟子虽然个个实力不错,但那是用多少灵丹妙药堆积出来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劝。

    和中年人同样看法的,还有容薇。不过她知道朱雀营的厉害,并没有动招揽之心,只是心中惊讶不减反增。这支队伍,藏龙卧虎,实比她想象得还要厉害。

    她忽然看了一眼金乌城上空飘浮的那朵祥云上面坐的那名男子。刚才她听到那人喊了一句“师弟”,难道他才是主事者?当她的目光落在男子身边戴着面女修身上,虽然看不出深浅,但心头却生出强烈的直觉。这名女修的实力,绝不简单。

    这伙人不简单!

    明霄弟子们的脸色很难看,麻凡和谢山两人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让外堂修者纷纷避让,居然没有人敢挡他们片刻。

    很快,便有四位明霄弟子同时朝两人扑去。

    谢山嘿然一笑,手上飞剑一扬,身形陡然加速,整个人化作一抹斑斓光华匹练,朝四人卷去!

    麻凡却是心有灵犀地身形一晃,倏地脱离四人,依然朝前方扑去。身后的年绿,立即补上他的位置,而年绿身侧的雷鹏,却是狞笑着朝谢山笼罩的四名明霄弟子扑去。雷鹏身后,其他几名高手,亦杀气腾腾猱身而上。

    没有给对方任何单打独斗的机会,趁着他们被谢山困住之际,雷鹏等人的刀芒剑芒,无声无息掠过。

    四人喉头齐齐浮现一道血线。

    他们睁大眼睛,恐惧僵在脸上,嗬嗬地想说什么。

    没有人理会他们,天锋曲每位修者看也不看三人一眼,直掠从他们身边掠过。

    摆脱后的麻凡,单任着单箭头,当下手腕一抖,蓄势已久的剑芒,嗤嗤嗤,如同剑芒光雨。众人只觉眼前陡然一亮,铺天盖地的剑芒挟着骇人气势,森然剑意笼罩,众人无不头皮发麻,当场色变。

    心志被夺,下意识地闪躲。

    天锋曲就像一道烧得通红的刀,划过冻成块的油脂,没有一丝滞碍,干脆利落地把它一分为二。

    紧跟其后的,是朱雀营六部。

    和天锋曲的犀利无匹不同,六部此时表现出来的,是力量。若天锋曲是尖刀,那六部就是六把重锤,势不可挡,力重千钧!

    两千人的阵势,在六部面前,就像纸糊一般,轻轻一敲就洞穿,所过之处,只留下一道笔直的血雨,纷纷扬扬倾洒而下。

    眨眼间,战场形势直转而下,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突破了并且冲乱了正面两千人的阵势,双方的优势顿时颠倒。此时,朱雀营占上风。

    这……这……

    无数人瞠目结舌,他们呆呆地看着朱雀营如入无从之境般,瞬间突破两千人的阵势。那可是两千人!人数是朱雀营的三倍!

    被冲乱的修者,就像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窜。无论洪君轩怎么嘶喊怒斥,也没有用处。

    大汉、中年人、容薇的脸色齐变!

    他们的眼光更加犀利,更加准确。双方交锋不过短短一瞬,但就这么短短一瞬,给他们带来太多的震撼,也给他们带来太多需要消化的内容。

    十多名领悟了剑意的修者!

    若单纯从数量上来看,大汉本来不应该吃惊才对,门内领悟剑意的弟子,不在少数。可是,那都是弟子,门内弟子进入各部,那都是骨干。

    以领悟剑意的高手来专门组建一支突破小队……

    这种事,不要说看过,他连听说都未曾听说过。

    太奢侈了吧!

    大汉感觉自己快抓狂,他有些怀疑,自己的门派,真的算是大门派么?为什么会有穷酸的感觉?

    容薇看着天空中混乱的战场,这支六七百人的队伍,战力之强悍,她之前曾经有相当高的预估。但今天亲眼目睹战斗过程,她发现自己依然大大低估。

    战将!

    这绝对是支拥有战将的队伍,而且还是一名品阶不低的战将。

    凶猛凌厉的冲击,如同刀光般犀利准确的切割肢解,每一队之间的呼应和掩护,包括他们前进的路线和出击的时机,无懈可击!

    容薇只觉冷汗涔涔而下,候爷培养她尽心尽力,战将之学,她亦有涉猎,否则这次任务,候爷也不会指派她。

    早在十五岁的时候,她便在封评院摘得青铜战将牌,天赋惊人。

    她在心中庆幸不已,幸亏今天没有把那块青铜战将牌挂在腰间。

    她遥遥望注视着紧紧护在中间的那名年轻人,觉得不可思议。她从小听到最多的便是天才之类的赞誉,如今却亲眼目睹一位不比她大多少,造诣却比她高得多的年轻人。

    公孙差没有察觉有人注视着他,他的眼睛如同黑夜的星辰,散发着莹莹光芒。

    一直关注战场变化的他,突然开口。

    “准备开始。”

    ***************************************************************************

    终于从南京活着回来,今天爆发!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