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九十一节 洪君轩 【第二更】

第两百九十一节 洪君轩 【第二更】

    只见数十名浑身光芒闪耀的修者脚踏飞剑,每人都是脸若冰霜。数十人堂而皇之落入外堂修者之间,其中为首那人,刚停下来,便指着贺翔骂。

    “贺翔!你好大胆!大师兄遇害!你竟敢隐瞒不报!”

    旋即也不听贺翔辩解,面色冰冷地扫视其他长老:“本座乃老祖二弟子洪君轩,即时起,本座代管外堂!若有不服者,杀无赦!”

    其他长老脸色无不大变,但没人敢开口,洪君轩他们其中有不少人见过。

    “本座就给你们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洪君轩眼中杀机毕露,指着金乌城下那些卫营,森然道:“允你们率一千人,若能击败这群乡巴佬,我就免你们之罪。若谁怯战,那可就莫怪本座无情了!”

    长老们个个面色如土。

    这支队伍虽然不知道战力如何,但那杀意凝实得让人心惊胆战,光是远观,他们便提不起半点勇气。

    “怎么?”洪君轩脸色更冷了几分:“你们不愿意?”

    其他几位明霄弟子也是面带不善地看着众人,只要贺翔他们稍有反抗,便要动手。

    贺翔面若死灰,知道此时已经无力回天,明霄派对他们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他艰涩无比道:“我愿意。”

    在他面前只有一条路,死中求生。

    洪君轩他们根本不会给他其的路,至于逃,他连想都未曾想过。小山界之大,可又岂有他容身之地。

    见贺翔开口,其他长老目光阴晴不定,尤其是几位凝脉三重天的长老,此时心生去意。但对几位明霄弟子隐隐把他们包围起来,他们也知道,想逃离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沉默地站到贺翔身边。

    洪君轩等明霄弟子眼中闪过恨色,黄卓光的死,对于明霄派简直是一道睛天霹雳。这些明霄弟子大多以大师兄为偶象,大师兄的横死,还是死在小山界,一个他们从未觉得有威胁的地方,如何叫他们咽得下这口气。

    贺翔知道辩解也没用,也不说话,径直挑了一千人。

    突如其来的明霄弟子立即让原本缓和下来的战场立即重新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洪君轩身上,这让洪君轩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奋,大师兄不在,终于轮到自己。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只要攻下这座城,小山界又重新落入本门的掌控之中,立下功劳的他也水涨船高,势必取代大师兄成为本门年轻弟子中的新领袖。至于贺翔这些人,在他眼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倘若不是他们,小山界的局势也断然不会到如此恶化的地步。

    “明霄派弟子如此做派,简直无药可救。”大汉摇头,语气说不出的厌恶。

    “呵呵,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疯狂,大人何必与他们一般置气。”中年人轻笑一声。

    “那倒是。”大汉点点头,旋即露出期待之色:“也是好事。如此一来,我们也能见识一下这支黑甲卫究竟有何独到之处。”

    注意到外堂变化的并不只有围观者,束龙也注意到。

    他的表情立即严肃起来,望了一眼金乌城上的老板,他低声和项链里的那位大人交流:“大人,他们好像要动手了。”

    “动手?”项链里那位大人的声音陡然激动起来:“好!很好!杀了!把他们统统杀了!”

    束龙吓一跳,这位大人的杀气可真重。不过他当然不会把话当真,他打量了两眼局势,意识到只怕暂时没有时间去搜刮战利品,顿时有些郁闷起来。老板让他们来搜刮,现在眼看任务没办法完成。

    老板交给卫营的第一个任务就没有完成,束龙心中不爽至极。

    但此时,他亦知道轻重,对方划出一千人出来,绝对不是来和他们请客吃饭的。当机立断,他毫不犹豫地命令各曲集合。

    原本漫山遍野散开的卫营卓此时以束龙为中心,飞快地集合,就好似束龙是一块磁石般,吸引他们飞快地靠拢。沉重的黑甲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障碍,虽然他们无法飞行,但是每个人动作敏捷无比,几个跳跃,便回到阵营中。

    左莫坐在祥云上,暗自点头,束龙果然比较沉稳。他并没有出声,只是让符战碉楼作好随时支援的准备。任何一支队伍,不经过实战,终将没有用处。之前他以为卫营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效果,现在发现卫营的进步远超过自己的想象,顿时生出几分信心。

    刚才的那轮短短的交锋,其实已经把东西两营的战斗力便消耗得差不多。符战碉楼能够提供的支援相当有限,左莫只好让他们赶快恢复灵力。

    他也很好奇,卫营有什么厉害的手段。

    以他对蒲妖的了解,若这厮没有把握,是绝不会出来丢人现眼的。

    蒲妖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炫耀!

    卫营以最快的速度整合完毕,束龙并没有下令退回城,而是在城外准备迎敌。

    “他们有校考,你也有。”

    项链里大人的话,让束龙脸吓得发白。

    “我教了那么多东西,你若用心,这点小场面也不至于应付不过去。”

    蒲妖的话里没有一丝感情。

    “如果应付不了,你们也不用活了。你们老板虽然心软,但你们没用处,只能作累赘。”

    束龙没有生气,他已经几十岁的人,作修奴也有二十个年头,什么苦头没吃过,什么世道没有见过。大人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说得并没有错。他紧紧了身上厚重的黑甲,抬起头,目光只剩下决然。

    若是连点场面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对得起老板?

    他缓缓扫过周围,沉声道:“这是我们第一战!我知道大家等这一天很久,我们拼命修炼,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这一战!今天就算死,也要把卫营的名号立起来!”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卫营每个人神情蓦地激昂起来。

    左莫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卫营上空翻腾的黑气,陡然增强了几分,在他眼中浓如墨汁,连他也不禁生出强烈的危险之感。

    好厉害的战阵!

    左莫震惊莫名,他身边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修,眼中突然亮起幽幽紫芒,一瞬不瞬地盯着卫营。

    灵眼内,只见每位营卫身上冒出一缕缕黑气,黑气一冒出来,便化入阵,在阵内游走不定。眨眼间,阵内便布满无数细小的丝状黑气。

    “走吧!”贺翔沉声道。

    其他长老默然取出飞剑,催动灵甲。在他们身后,一千名修者也纷纷取出灵甲,催动灵甲。

    天空,再次布满各种颜色的光芒。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集在这两支即将碰撞队伍之上。

    从实力上来看,外堂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他们的灵甲要远远胜于卫营的重甲,在许多修者眼中,那么粗笨的重甲,居然还有人会使用,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从个人实力上来看,外堂更是战据绝对的上风。外堂的长老中,便有好几位凝脉三重天修者。而卫营呢,虽然他们修炼的法门十分偏僻,但是个人实力平平,连个显眼的高手都没有见过。

    许多人的目光下意识到瞥向左莫,纷纷摇头。

    洪君轩冷笑道:“重甲,他们还发为是千年前呢,这么老古董的东西都被搬出来,谁告诉我他们油水很足的?外堂就被这么一帮人杀了这么多人?废物就是废物,进了咱们明霄派,也不堪造就!”

    “嘿嘿,那是!他们哪能和师兄比,师兄一出马,举手之劳而已!”一位师弟拍马屁道:“莫说金乌城,便是再来几个,师兄也是手到擒来!”

    洪君轩志得意满:“等攻下这座城,大家的功劳都跑不掉!”

    “师兄英明!”

    “跟着师兄,就是能沾光啊!”

    ……

    其他师弟七嘴八舌地奉承洪君轩,洪君轩的虚荣心得到空前满足,一摆手:“看看这群废物,到底有什么用。”

    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投向贺翔。

    “杀吧!”贺翔也不废话,带着冲在最前面。其他长老也不说话,紧跟而上,而一千名修者,也不敢违抗命。

    天空中尖啸顿起。

    漫天光华如雨,向金乌城外的卫营扑去!

    十里!

    没有动静,众人预想中的银色洪流没有出现,这令所有人感到意外。

    “莫非符战碉楼战力已尽?”中年人有些疑惑:“还是金乌城主对这支队伍的信心十足?”

    大汉也一脸惊疑,两种可能都极有可能,但是它代表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意义。

    却说贺翔等一众长老,本来都打算面对如雨点般的罡雷,没想到,飞了半天,金乌城竟然没有放出一颗罡雷。

    这令他们喜出望外,士气陡然暴增!

    原本打算逃跑的几位长老,此时心中大定,而身后的外堂修者们,战意也立即昂扬起来。

    最可怕的便是那如洪流般的罡雷,现在最大威胁都没有了,对方只不过是一群穿着重甲的土包子,那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是啊!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

    看到求生希望的贺翔,战意陡然沸腾起来,嘶声怒吼:“杀!杀!杀!”

    一千名外堂修者齐声怒吼:“杀杀杀!”

    七里!

    五里!

    三里!

    迎面呼啸俯冲而来的修者,以惊人的速度在束龙的视野中放大。

    魔功运到极致的束龙睁开眼睛,血红的眸子里,一道黑气如一把黑刀掠过,猛地暴喝!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