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八十九节 崩音再现 【第二更】

第两百八十九节 崩音再现 【第二更】

    金乌城城主,神秘异常,没人知道其来历,而诸多势力派人潜入打探,也一无所得。

    从战斗之前,这位年轻人,便坐着一团祥云,身旁立着一名面具女修,神情泰然。从头到尾,他只喊了两个“杀”字。

    他浑然没有半点自己是众人视线中心的觉悟。

    没有人小看这位年轻人,尽管他看起来是如此年轻,年轻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谁也没有怀疑他的能力,能够在小山界创下如此基业,扪心自问,又有几人能做到?

    而且之前的陷阱,出乎所有人意料,战果亦出人意料的斐然。最危急时刻,见他忽然站起来,众人不知为何,心猛地向上一提。

    站起来的左莫,敏锐地察觉,符战碉楼放出的罡雷重新稳定下来。

    是时候了。

    心神一动,与他心神相连的小塔猛地急速转动。

    只见那轮金日,猛地光暴涨,轰地化作一轮火团,流火沿着垂下的金丝以惊人的速度飞快向下蔓延,每经过一个光环,光环一颤,响起嘡的一声。

    不知为何,这一声,顿时让众人心中一跳。

    仿若金戈撞击,雄浑杀伐!

    嘡嘡嘡!

    连续密集的雄浑环音,让人心神猛颤。好似接力般,环音愈变愈低沉雄浑,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梵唱之音,听得人心惊肉跳。

    如果天月界的人,看到眼前情景,一定会想到试剑会上的那一幕!

    二长老脸色微变,身为凝脉三重天,他对危险的感知要敏锐得多。

    不好!

    嘡!

    如远山寺钟敲响,这一记,仿若直接敲在他心里。声音初微不可闻,忽倏而至,雄浑刚猛之势,却有如溃堤洪水,以无可抵御之势,轰然横扫!

    天环月鸣阵最强杀招【月鸣崩音】!

    当梵音环还是三品时,这招【月鸣崩音】就让试剑会的那些各门派弟子吃尽苦头。如今梵音环升为四品,而三十六座符战碉楼为基础的天环月鸣阵,比当日用铁钉玉牌布设的天环月鸣阵要强大得多。

    四品的梵音环的符阵技,也被左莫琢磨出来。

    【梵唱】!

    若有若无的梵音,是杀人不见血的刀,稍有不慎,侵扰心神,避无可避。

    在众人眼中,以金乌城为中心,一股无形波动轰然爆开。闪躲不及的外堂修者挨了一个正着,无一落空。

    实力稍弱的修者,当场七窍流血而亡,内腑俱碎。

    而那些实力强劲的修者,如二长老,脸色一白,身形不可避免的一滞。

    这一滞,却是给金乌城内的修者机会!

    每座符战碉楼的罡雷像雨点般,朝剩下的修者砸去。那若有若无的梵唱,在金乌城众人耳中,却是有如天籁。他们浑身的疲倦一扫而空,心神清明,两营修者顿时士气大振。

    而梵唱相助之下,符战碉楼内的修者发挥出远超平日的水平,出手的罡雷精准得可怕。而那些被崩音所伤的修者,正值最虚弱的状态,哪有余力抵挡罡雷,纷纷被洞穿。一朵朵娇艳血花在空中绽放,掠起死亡的气息。

    一波罡雷过后,天空中,只剩下区区几名修者。

    二长老赫然便在其中,他面色灰白,呆呆地看着遍地的尸体,猛地抬起头,声嘶力竭地怒吼:“金乌城主!可敢一战否?”

    祥云上,左莫翻了个白眼:“白痴。”

    就连傻鸟,亦忍不住给二长老抛了个白眼。

    左莫见下面没动静,大为不满,朝下方吼了一句:“傻愣着干嘛?你们想留人家吃饭么?”

    下面符战碉楼一阵鸡飞狗跳,哗啦,飞出一大片罡雷,密密麻麻,晃得人眼花。

    二长老眼睛睁得老大,满脸不能置信。

    起码有十多枚罡雷打在他身上,他死死地盯着金乌城,像沙包般从天空直坠而下。

    至此,一千五百人全灭!

    外堂修者们失去语言的能力,他们个个面色惨白。他们之前一路畅通无阻,遇到抵抗的势力,也只需要稍稍发力,便能轻易推平,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金乌城外,一千多具焦黑的尸体散落得到处都是,随处可见断肢残肉,空气中紊乱的灵力乱流,还在提醒着众人刚才结束的那场战斗,是何其惨烈残酷!

    即使想让二长老送死的贺翔,此时也没有半点喜悦,面色如纸。他此时才醒悟过来,自己之前乐观的估计,是多么的愚蠢!

    这块骨头,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硬得多!

    黑压压一片的围观者,此时亦是鸦雀无声。

    他们留在这,就是想看一场激烈的战斗,但是此时,他们却被这场空前激烈的战斗深深震惊。平时大伙会一拥而上,疯狂地抢尸体残留的战利品。可如今看着漫山遍野的尸体,他们心头生不出半点冲动,他们只是呆呆地看着。

    中年人和大汉此时亦一脸怔然。

    他们也被震到。

    如今妖魔横行,谁都知道,大规模的战斗将不可避免。可是当他们真正目睹大规模战斗时,才发现,成规模的战斗,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残酷。

    “个人勇武,又有何用?”大汉带着几分落寞地感慨。

    长久以来,提高个人实力,去都天血界狩妖而成名,是每一个有年轻修者都向往的成功之路。而如今却发现,他们以前苦苦追求的个人实力,在成规模的战斗中,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中年人知道大汉受到打击,便劝道:“大人何必丧气,若是金丹来,结果只怕截然相反。”

    大汉神情稍振,一想也对,若是金丹来,只怕早就把这座城攻陷。他们都是见识过金丹高手的强悍,以金丹高手,便是如此坚城,只怕也难挡其脚步。

    一片死寂中,金乌城内传来的欢呼声,声彻四野。

    其实金乌城内此时亦是强弩之末,两营修者的灵力几乎都消耗殆尽。如果不是人多,如此疯狂,不计后果地释放罡雷,很快他们便没有可以站起来的修者。

    小塔神情萎顿,那一记【月鸣崩音】耗尽它全力。左莫心疼得把它捧在手掌中,一连给它丢进好几件法宝,它才恢复几分元气。

    “好儿子,老爹就知道你最乖了。”

    小塔得到夸奖,十分开心,在左莫掌心滴溜溜地转动。傻鸟一脸鄙视地看着左莫,那表情就像在说,骗小孩……

    左莫有些讪讪,不过,他决定无视这个不讨喜的家伙。心里又忍不住嘀咕,傻鸟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看来这厮这次得了不少好处啊。

    打量着傻鸟,左莫愈发觉得这厮油头肥脑,也不知道能不能榨出什么油水。

    似乎察觉到左莫流露的危险气息,傻鸟连忙和左莫拉开距离。反倒是小火,觉得好玩,吱吱叫着,像个泡泡,晃晃悠悠地飞过来凑热闹。

    “老板,那城外……”包易探头探脑凑过来,朝外面呶了呶嘴。

    “城外?”左莫一脸疑惑,旋即恍然大悟,摸着下巴道:“让卫营去吧!”

    束龙神情端正,一丝不苟听传令的修者传途任务。

    其实他的注意力全在脖子上项链里传来的咆哮。

    “第一次任务,全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谁要出了什么差错,谁要让我丢人,嘿嘿,就给我等着吧!哼哼,作为本座近千来的第一批手下,如果有辱我天妖之名,我会把你们统统干掉……”

    “出城之后,立即展开队形,你们平时训练的东西全都给我拿出来……”

    眼角看着传令的修者离开,束龙吞了吞口水,道:“可是大人,老板的命令只是让我们去把缴获战利品……”

    “放屁!堂堂天妖的队伍,只去做一些捡破烂的事?我丢不起那个人!给我听好了,这次任务,你们本月的校考,谁要出错了,下个月你们就有好日子尝。”

    他心中一凛,一股寒意从脚心直向上窜。每个月的校考,都是最惨淡的日子,每每到此,可谓是哀鸿遍野。

    这位大人,可不是什么宽厚仁慈的主,相反,睚眦必报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若是这次惹恼了他,大家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有办法过了。

    而且,他心底深处,也隐隐盼望能让老板看看他们的成果!

    虽说吃住无忧,每天除了修炼,也没其他杂活。可是每当有什么危难之时,老板也从来不会想到卫营的存在。卫营上下,全都憋了一口气。他们知道他们的基础差,实力弱,做不了什么大事。所以每个人都是玩命地修炼,由于修炼而受伤,在卫营是最正常的事。

    这口气,就像一根无形的鞭子在拼命地鞭策他们。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么?

    束龙沧桑的面容下,心中忽生波澜,一阵激荡。整了整身上的灵甲,他按捺激荡的心情,竭力让自己的步伐和平时一样稳,走出大帐。

    大帐外,卫营所有人都已经集合完毕。

    每个人都是神情激动,但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竭力在按捺心中的激荡。

    望着整齐的队伍,衣甲鲜明的队伍,束龙忽然有些恍惚。昔日一幅幅画面,如流水般在他眼前掠过。他们狼狈惊惶地挤成一团,衣不遮体,绝望若死的眸子……

    他深深地吸一口气,紧了紧手中的法宝,所有画面瞬间粉碎,望着眼前充满生机目光,他目光恢复坚毅,沉声下令。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