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七十八节 疯狂的外堂 【第二更】

第两百七十八节 疯狂的外堂 【第二更】

    卫成斌这两天的心情很好,因为老板回来了。不光是他,沿途每个人脸上都不自主地洋溢着如同阳光般的微笑。说起来也奇怪,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指挥战斗,老板都不是最厉害的,但他却是大家的主心骨。

    老板不在的这几天,金乌城里每个人都是忧心忡忡,像失了魂一般。

    公孙差其实知道有公孙大人在,金乌城是不会有事,但是心头依然不自主地蒙了一层阴霾。好在老板终于回来了,心头的阴云也烟消云雾。这座城的每个人都相信,只要老板在,任何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这段时间,他的炼器水平进步得飞快,尤其是小物件的炼制水平,连吉伟大师傅有时也会夸赞他两句。短短的时间,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地方。他平时接触的几位炼器师傅,尤其是吉伟和孙宝大师傅,水平都很厉害,对他也很照顾,从不吝于指点。

    他唯一不喜欢打交道的,只有包易。

    那根细竹竿,扣门得要命,想从他手上支取点材料,那可要费尽力气。

    就连孙宝和吉伟大师傅都不喜欢和他打交道,这件事落在他头上。无奈之下,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每一次交涉都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啊!

    不过今天,包易居然一反常态的好说话。看来老板回来,细竹竿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嘛。

    和金乌城的喜气洋洋相反,外堂众人面若死灰。

    “什么?黄大人被人杀了?”贺翔的嘴皮子哆嗦,手足冰凉。

    “消息已经传开了。”打探消息的修者声音中也带着一丝颤音:“黄大人他们是去寻找一个秘境,被人起意,导致围杀。”

    “不可能!”贺翔厉声道:“黄大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被围杀?他身边其他人呢?”

    “全……全都被杀了!总共二十多名派内弟子……”

    扑通,贺翔两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绝望。在座的长老,每个人都是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谁都明白,这次的事太大,大得再也捂不住了!

    整个外堂,到时都要面对老祖的怒火,不,整个小山界,都要面对老祖的怒火!

    贺翔突然清醒过来,他像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猛地站起来:“谁杀的?是谁杀的?”

    “属下正在调查……”

    “调查个屁!”贺翔双目通红,怒不可遏:“这些人让我们活不了,我们也要让他们活不了!”他深深地吸几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环顾各位深陷绝望中的长老,略带疯狂道:“我们只剩下一条路。”

    众人茫然地抬起头,他们实在想不出,他们还能有什么路。

    “我们要找到害死黄大人的凶手,把他们交给老祖祭炼,以求老祖的宽恕。”贺翔沉声道:“这次大家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咱们这次的行动,能不能交待得过去!”

    许多人露出怀疑的神情,这次的事情实在太严重,他们不相信老祖会因为他们抓到凶手而饶过他们。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贺翔干脆道,接着颇有深意地补充了一句:“老祖总是需要人来替他做事的!只要我们能让老祖看到我们的能力,我们活下去的希望要大得多。”

    众人纷纷打起精神,虽然他们并不相信,但贺翔说得没错,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他们无处可逃。

    外堂的力量再次重新集结起来,所有的长老,所有的修者,全都出动。

    贺翔决定用最笨的办法,一家一家地推过去,他不信,找不到那群凶手!

    小山界风云再起!

    傻鸟找回来,左莫重新投入建城之中。黄卓光被杀,势必令小山界的局势变得紧张起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好在小山界虽然只是个小界,但是想找人,也是一件相当费功夫的事情。

    但是左莫深刻地感受到时间的紧迫,他疯了一般地建城。

    呸,左莫吐出嘴里的泥土,他浑身上下全是泥,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看着眼前的完工的坑道,他露出满意的神色。和另外六座山峰之间的坑道完成,剩下的工作,便是布设符阵。

    挖坑最大的体会便是,这玩意果然是禅修干的活,没点体力,绝对坚持不下来。剑修厉害起来,可以一剑斩断山峰,可是让剑修来挖坑道,那就是个瞎。

    想想他构建的大符阵,他只觉得浑身仿佛有使不完劲,继续埋头苦干。

    左莫不眠不休,干了十多天,所有的坑道全都完工。

    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小山界乱成一团。外堂像疯了般,四处寻人,甚至发悬赏榜,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凝脉三重天的郑中,像柳贵之类,也有不少人能认识。唯独高居榜首,那个长得黑黑其貌不扬的家伙,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榜内居然还有一只鸟,一只灰色的大鸟。

    外堂这是疯了吗?许多人接到这份悬赏时都不以为意。但是很快,外堂便用他们接下来的行动,证明了他们并不是开玩笑。

    短短的十多天时间内,已经连续有五个势力遭到了血洗。

    而外堂这支庞大的队伍,依然没有半点停下脚步的意思,继续朝前推进,所过之处,什么都没留下。

    一时间,小山界顿时乱成一团。

    许多势力一看情形不妙,立即投靠外堂,幸免于难。而那些不愿意投靠外堂的势力,只有不断地向后退。失去阻力的外堂,推进的速度更加迅速。

    没过几天,刚刚投靠外堂没有多久的势力,便被迅速命名为外堂的一个分堂,驻扎在一个矿产丰富的地方。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外堂在打什么主意。

    外堂要把整个小山界全都吞下,他们已经不满足于掐着各大势力喉咙的方式,他们需要完全的控制。

    公孙差火急火燎地找到左莫。

    左莫听公孙差说完之后,沉思了一会道:“我们得先把外堂给干掉。”

    旋即解释道:“外堂这批人实在太多,如果不把他们一点点敲掉,有点危险。我担心明霄老祖万一不那么傲气呢?咱们的这个陷阱,做得再厉害,也架不住人海战术啊。最好是能把外堂的力量磨得差不多,这样明霄老祖也没办法,只有来找我们。”

    公孙差点头,他们只有一次机会,若是露馅了,明霄老祖绝不会傻到上第二次当。

    “打得过么?”左莫有些担心地问公孙差。朱雀营现在七百多人,东西两营倒是有两千人,不过左莫对他们的战斗力深表怀疑。而外堂如今的势力迅速膨胀,修者的数量已经达到一万多人,双方的力量对比太悬殊。

    公孙差腼腆地笑道:“可以试一试。”

    既然明白师兄的想法,公孙差便迅速作出反应。金乌城的安全如今不需要他担心,三十六座符战碉楼,足以自保。他便带着朱雀营出动了,东营和西营都留守,主要到时来操作符战碉楼。

    至于卫营,公孙差连看也没去看过一次。

    谁能指望一群修奴能干什么?

    公孙差的出动悄无声息,金乌城绝大多数人都蒙在鼓里。

    左莫也意识到局势的紧张,他立即作出应对,一条条指令迅速的发布下去,不知不觉中,金乌城内也一点点紧张起来。

    尤其是炼器部,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那股紧张的气氛。

    没过几天,有一群修者出现在金乌城不远处。以前朱雀营在的时候,公孙差会安排人巡逻戒备,以防止有人靠近金乌城,现在朱雀营全都出动了,自然也没就有人做这事了。

    当符战碉楼正在训练的修者看到远处天空的那群黑点,立即紧张万分,连忙发出戒备信号。

    金乌城如临大敌!

    “天!这里时候有一座城了?”为首的修者无法置信地看着远处山峰上的那座小城。

    不光是他,周围所有的人全都睁大眼睛,神色呆滞地看着那座小城。

    恰在此时,一束阳光有如利剑般,穿透云霄,落在金乌城,金乌城顿时亮起微微的光芒。

    淡淡的金色光芒,散着太阳的气息,哪怕远在数十里外,依然令人心悸。

    “奇迹!这是奇迹!”为首的修者喃喃自语。

    所有人都被金乌城深深地震撼,他们的目光不舍得离开哪怕片刻,只见们犹如游魂般,缓缓朝前飞。

    当他们飞到离城十里的地方,小城在他们眼中,更加真切。浑若一体的太阳之城!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什么人能够建造如此美丽的一座城!

    就当他们下意识地想靠近时,为首的修者忽然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只见小城忽然亮起一团团银色光芒。

    所有人顿时停住脚步。

    当为首的修者看清楚那一座座高出城墙一截的碉楼,一个陌生的词从他心头划过,他顿时魂飞魄散,惊恐地扯着喉咙嘶声喊:“后退!快向后退!”

    每一座亮起的碉楼,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银色的光点。

    银色光点,一个接一个闪亮。

    三十六个银色光点,沐浴在阳光中,为首的修者仓皇后退,他神色惊慌,眼中布满恐惧。

    符战碉楼!那是符战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