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七十二节 黄卓光

第两百七十二节 黄卓光

    明霄派有很多分支,也有很多二代弟子,但没有人能够撼动黄卓光的地位。除了明霄老祖的因素在内,黄卓光强横的个人实力才是其中最关键的因素。

    在小山界没有发生变故之前,黄卓光便已经被誉为小山界年轻一辈中最杰出者,明霄之英的声名也是从那时便开始流传开来。

    他十六岁凝脉,在这个年龄,许多人才刚刚完成筑基。而在十七岁,他领悟剑意,便迅速成为小山界年轻修者间耀眼的人物。真正让他声名达到巅峰的,却是这次浩劫。

    当时情形混乱,许多人冲击明霄派。关键时刻,黄卓光挺身而出,剑斩十二人,一排血淋淋的头颅挂在明霄派的大门。此举也立即震慑住那些混乱的修者,直拖到明霄老祖回来。

    可以说,如今明霄派在小山界的地位,有一半是要归功于黄卓光身上。此战也立即让他凶名传遍整个小山界,也奠定了门派内,老祖之下第二人的崇高地位。

    黄卓光处事霸道凶悍,却不乏精明,其他弟子也是又敬又畏。

    举手的人多,自然需要比试。不过比试的不是个人实力,而是谁的水行法诀造诣深厚。举手的修者被要求每个人释放一个水行法诀。

    这对左莫来说完全不成问题,随手一个《小云雨诀》,掌面一尺高的地方,一个袖珍的小白云飘起雨丝,所有雨丝一落到左莫掌面,便消失不见。

    这一手精纯的水行法诀,顿时打败了绝大多数人。

    唯独剩下郑中。左莫有些意外。

    只见郑中也不说话,轻叩腰上一块玉牌。一条碧蓝的水龙立即钻了出来,水龙条码长一尺左右,浑身碧蓝的鳞片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它灵性颇高,一双龙眼好奇地打量四周。

    咦,役兽牌!

    左莫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只水龙究竟属于什么龙,也许成师弟认得。但是毫无疑问,无论哪种龙,品阶都不会太低。碧蓝水龙一飞出来,左莫立即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水行之力顿时浓郁许多。

    水龙天生属水,水行法诀对它来说最是擅长。

    手持白牙剑的那名弟子有些犯难了。左莫虽然只不过是个小法诀,但一看便知造诣不低。而郑中的这只水龙,亦是天生的控水高手。

    “两个人一起过来。”黄卓光声音恰时响起。

    左莫心中一跳,黄卓光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有一股独特的压迫感。他如今也算得上见多识广,但是像黄卓光这样风格的高手,还是第一次遇到。唯一让左莫觉得比较像的,是常横,不过两人亦有区别,黄卓光是霸,而常横却是凶。

    若是这两个人能打一架,估计肯定很精彩,左莫心中嘀咕。

    他注意到远处一个角落一名面色苍白的修者,那就是路辉说的被傻鸟弄伤的雷浩。雷浩才是左莫的目标。

    两人跟在手持白牙剑的弟子身后,黄卓光从小山峰飞下来,对身边的师妹道:“告诉他们,准备开始吧。”

    其他人则被驱赶离开这片区域。

    “走了走了,没你们的事了。一柱香之内,谁还留在五十里之内,可别怪我飞剑不认人!”一名明霄派弟子恶狠狠道。

    变故忽生!

    一道剑光,宛如一抹雪光,朝黄卓光席卷而去!

    许多明霄弟子大惊失色,那道剑光来得太突然,雪亮剑光,刺得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森森剑意,就像无数锋利的雪花碎片,四下飞舞。

    黄卓光身边的师妹吓得花容失色,这片雪亮的剑光,瞬间充斥她视野的每个角落!白茫茫一片!森然刻骨的剑意眨眼间,便夺去她反抗的意志。

    一道霸道至极的剑光陡然亮起。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有鬼!”黄卓光哈哈一笑,旋即脸色骤冷:“不过想打我的主意,就你,不够格。”

    言语间,强大的自信流露无疑。

    郑中的同伴同时发动,剑芒顿时交织纵横,这些明霄弟子可没有黄卓光的实力,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明霄弟子的惨叫和惊慌没有令黄卓光挪开目光半分,他紧紧盯着郑中,冷笑:“哦,原来是三重天,难怪胆子这么大。”

    郑中此时眼睛哪还有半点刚才的低垂微闭模样,淡然的眸子里,杀机与战意闪现。

    黄卓光一哂:“走,咱们上去。”说完便腾空而起。

    郑中也毫不犹豫紧跟而飞上天空。

    左莫左看右看,居然没人理会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正适合自己办事,他注意到远方的雷浩惊慌失措地转身想逃。

    那些被押解来的修者本来就对明霄派心存怨恨,只是慑于明霄派淫威,大家敢怒不敢言。此时郑中他们动手,场面又混乱,柳贵极擅长煽风点火,故意高声喊:“飞剑!那把飞剑!莫让他跑了!”

    此语一出,立即把许多人的心撩拨起来。那把飞剑,杀意如此纯粹,绝对是四品中罕见的精品。

    “谁敢动手?抢明霄派的东西!不想活了!”那名弟子色厉内荏喊道。

    柳贵藏在人群中,嚷了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谁认识谁啊!”

    众人一想,对啊,如此混乱的局面,抢了你也不知道是谁抢的。小山界现在还活下来的修者,又有几个善茬?

    一时间无数剑光,呼啸刺向那名明霄弟子。

    早飞了老远的左莫,也被这场面给吓到了,暗自庆幸刚才自己离开的早,要不然也要被波及。

    “你们……”那名弟子又惊又怒,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铺天盖地数十道剑光砍成无数肉渣,让左莫看得心寒无比。

    众人顿时一阵哄抢,又是一阵混乱,一名修者眼疾手快,抢了飞剑,掉头便拼命逃。没抢到飞剑的修者,连这名弟子身上其他东西也不放过。

    没有抢到东西的修者,红着眼睛,迅速把目光望向其他明霄弟子。

    他们忽然发现,失去明霄派这个光环之后,这帮弟子简直是最好的肥羊!

    场面更加混乱不堪。

    左莫几个闪身,便闪到雷浩身边,一把抓起正在逃跑的雷浩。

    雷浩吓得半死,浑身打着哆嗦,语无伦次道:“我我我……所有东西都给你……”

    左莫皱了皱眉头,扬手啪啪啪,给他几记耳光,让他清醒过来:“我问你答。”

    “您……您说!”雷浩被打懵了,也从游魂状态中恢复过来,虽然吓得半死,却依然勉强能说出话。

    左莫忽然身形一动,左手扬手一记阳煞罡雷!

    滋!

    正中一把飞剑!

    一阵青烟缭绕,叮铛一声,飞剑跌落在地。

    不远处一名剑修闷哼一声,飞剑被毁,他心神也同样受创。他惊恐地看了一眼左莫,连飞剑也不敢捡,跌跌撞撞转身便逃。

    左莫也不追赶,这一幕落在许多人眼中,顿时原本冲向左莫的几名修者吓得身形一折,转向其他目标。被左莫提在手上的雷浩惊恐地拼命吞口水,天啊,自己怎么落到这样一个高手手上?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左莫盯着雷浩一字一句问。

    雷浩被左莫盯得心里发毛,原本就苍白脸色更是白得像纸,他结结巴巴道:“我我……我遇到一个灰灰的东西,我以为是个宝贝,想抓住它,结果那东西古怪得很,我碰了一下就受伤了。”

    左莫心中一喜,刚才他已经探查过雷浩体内的伤,的确是由一种非五行的力量所伤。

    “那灰影后来去哪了?”左莫接着问。

    “它飞进秘境了。”雷浩老老实实道。

    “秘境洞口不是没打开吗?它怎么能飞进去?”

    “我……我也是不知道。”

    左莫忽然想到秘境的入口需要五行法诀才能打开,再想到傻鸟现在非五行特性,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秘境入口在哪?”左莫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在那里。”雷浩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山谷。

    左莫朝他嘿嘿一笑:“你回答得不错。”话音刚落,便扬手把他丢回到混乱的战场之中,顿时无数人涌了上去。

    左莫看了一眼天空正在激斗的两人,心中遗憾时机不对。若不是急着找到傻鸟,他绝对会趁机把黄卓光干掉。黄卓光可是明霄派的第二高手,把他干掉,可以大大削弱明霄派的实力。

    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低估明霄派的实力。

    黄卓光的实力,也是相当强悍啊!郑中三重天的修为,竟然处于劣势,这让左莫吃惊不少。

    看到黄卓光的剑意,左莫忽然有些明白,明霄派的“霄”,并不完全和霄土相关,而是指天空。

    它是天空之剑!

    剑意辽阔空渺,明明空无一物,却令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

    黄卓光的剑光更加明亮,带着几分暖意,一如阳光下的天空。无论是剑光,还是身法,在空中的黄卓光,如鱼得水。

    左莫神识过人,他隐隐有种感觉,黄卓光的飞剑和天空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联系。

    他惊骇莫名!

    怎么可能?

    这家伙难道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吗?

    只在一瞬间,左莫便决定干掉他!这样的敌人,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再想干掉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个歹毒的,噢不,是极具技术含量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冒出来。

    ***************************************

    今晚和朋友喝酒,明天无事,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