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六十八节 九转霄土盘 【第一更】

第两百六十八节 九转霄土盘 【第一更】

    明霄派是个剑修门派,但也有其他分支。柳冬华是其他传承其中一脉,他这一脉主修土行法诀,只是在明霄派中比较没落。但是柳冬华能够依然站稳脚,便是靠一件至宝,九转霄土盘。

    九转霄土盘是他这一脉之前一位金丹修者流传下来的法宝。明霄派盛产霄土,霄土虽然比起霄尘砂要逊一分,但亦是一种难得的土行材料。在诸多土行材料中,它属三品顶阶。

    这位前辈用采九千斤霄土,闭关十年,终于炼成九转霄土盘。此宝成形之日,整个明霄派土气弥漫,举派震动,这一脉因此声名大噪。当时他们这一脉,可不像今天这般,那位前辈在门中是名符其实的第二高手,地位举足轻重。但到底是缺乏高深的法诀支撑,在这位前辈之后,这一脉也渐渐没落,愈发艰难。

    到柳冬华这一代,只剩下四人。

    这件九转霄土盘也传到柳冬华手上,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前辈坚持不懈的祭炼,前前后后达四百年,九转霄土盘竟然生出一丝灵性,一跃升为六品法宝。

    这便是那些历史悠久的大门派为何那么强大的原因之一。便是像明霄派这样并不算悠久的门派,根基深厚,也远非普通门派能够比拟。

    此时柳冬华手中托着的便是九转霄土盘,他神色肃穆,全身灵力如潮水般涌往盘内。

    九转霄土盘通体褐黄,并不起眼,上面布满精细无比的金黄花纹,另有一圈一圈的同心金纹,把九转霄土盘分成九份,最中央处绘着一只张开的金色手掌。

    淡淡的褐色光芒从柳冬华手中的九转霄土盘亮起,他如捧一光团,轰,光芒倏地爆裂开来。

    左莫只觉头顶一黑,漫天的星光全都被遮住,周围充斥着黄褐色的土气,如雾气般,把他笼罩其中。。

    他立即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向他挤压而来,脸色不禁微变,周围这些看似细若微尘的褐黄色尘土,实际极为沉重。左莫只觉得仿若置身深海底,沉甸甸的压力无孔不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法宝?”左莫心中暗惊。

    他费力地扭过头,恰好看到女修。女修静静立在黄色土雾之中,眼中闪耀起让左莫感到毛骨悚然的紫芒。

    土雾之中,捆仙索仿佛定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蓦地,土雾开始缓缓流动,左莫顿感压力倍增。

    咔咔咔!

    他身上的骨头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声音,左莫的身体不自地颤动。惊人的无形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左莫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一个绞肉机里。

    “蒲,这是什么东西?”左莫狂叫。

    “是件土行法宝,你要小心。”蒲妖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罕见地透着一股凝重:“这法宝至少五品以上,有可能六品!”

    六品!

    左莫差点吐血,什么时候,连凝脉修者都能带着六品法宝出来晃荡?还偏偏让自己遇到?

    嘎嘎嘎!

    缓缓流转的土雾带着沛莫能御的力量,挤压得左莫五脏六腑都快要成一团。左莫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以极缓慢的速度随着土雾翻动而翻着跟着。

    他一动不能动,脸都变形,好像随时可能爆体炸裂。

    明霄派三人在土雾中丝毫不受影响,土雾一靠近他们,就像遇到无形的墙,无法寸进。

    “师兄的九转霄土盘实在厉害!要我说,本门除了老祖的明霄剑,便要数师兄手上的九转霄土盘了!”

    “那是!等师兄把《土明诀》修到第五层,便是黄卓光,也未必是师兄对手。”

    两人看到左莫狼狈不堪的模样,喜笑颜开。

    “这人这下惨了。师兄本来就喜欢师妹,一定不会放过这家伙,不把他磨成肉泥,肯定绝不罢休!”

    “师妹也死了,唉。”另一人也不由有些落寞:“等这件事完,我打算去天水界。”

    “啊!你怎么想到去天水界?”

    “门内现在乌烟瘴气,没意思得很。”他自嘲笑道:“反正我也不是核心弟子,门派也会放行的。”

    另一人也默然,他忽然注意到女修,大吃一惊:“那女人有古怪!”

    “嗯?”

    女修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紫芒,她就像钉在半空中,无论周围土雾如何流动,她一动不动。

    两人都震惊失声当场,目瞪口呆。莫看这些细细的土雾,是用九千斤霄土炼化而成,任何活物在这土雾之中,都不可能抵抗得住。九转霄土盘是六品法宝,是金丹修者使用的法宝,本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凝脉手中。

    这女人竟然能够抵抗九转霄土盘!

    柳冬华也注意到女修,心中闪过一丝讶色。九转霄土盘平时他用得极少,一是担心被人瞧见,心生贪念,另一方面是此宝威力自然极大,但超过他修为太多,催动起来太过于困难。但便是这区区几次,没有一次不是手到擒来,还从未遇到过能硬撑下来的。

    他手中的九转霄土盘最外面一圈花纹光芒流转不休,这是九转霄土盘的第一转。

    又等了一会,女修依然一动不动,便那个黝黑男子,虽然看上去狼狈,但也苦苦支撑。

    柳冬华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但他不相信,俩人能够硬扛下第二转的力量。短短的一会,他体内的灵力便消耗了三分之一。他知道,必须马上发动第二转,否则的话,自己再想发动,灵力也不够!

    只见他闭上眼睛,手上九转霄土盘的第二圈金纹倏地亮起。

    土雾陡然浓密起来,刚才只是濛濛的土雾,此时立即浓郁几倍,颜色也立时转深。

    两名师弟皆是一惊,两人的面色凝重下来,两人知道,师兄发动九转霄土盘的二转之力!

    土雾浓重无比,伸手不见五指,四周的尘土气息呛鼻得很,土行之力浓郁有如实,左莫只觉压力再次激增。

    “啊!”

    他忍不住惨叫一声,哇,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一落入土雾中,便被绞碎成一蓬细小无比的血雾,混杂在土雾之中。

    茫茫褐色土雾间,多了一抹令人悚然的红色。

    恐怖惊人的力量,缓缓流动,他的身体瞬间像被压在两座山之中,恐怖的压力让人无法躲避,让人绝望。

    惊人的负荷下,全身每一根血管、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都在摇摇欲坠!

    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就仿若贴着他面孔,冷冷注视着他!

    左莫大脑一片空白,剧痛、绝望充斥着他身体每个角落,什么冷静,什么想法,全都消失不见,只是左莫唯一拥有的,只是最本能的求生欲!

    “啊啊啊啊!”

    左莫疯狂地叫着,什么法诀、什么战术,在这一瞬间,一干二净!

    灵力、神识疯狂地运转,每一块肌肉的力量,下意识提到最高点!

    土雾感受到左莫的反抗之意,周围的土雾纷纷向左莫涌来,运转速度陡增,压力再一次猛增。

    左莫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他在做着最后的本能抵抗,偏偏他的身体被雾气禁锢,动弹不得。只见他身上的光芒流转,一会是剑意,一会火焰,一会拳芒,一会是罡雷……

    他的身体颜色也在不停地变幻,一会是纯正金黄,犹如金铸,一会是宛如黑玉,愈发黑亮,愈发晶莹剔透,一会有丝丝黑气钻来钻去。

    左莫体内,五行琉璃珠此时也察觉到危险,自发流动不休,一道道五行之力散入左莫全身。

    “啊啊啊啊啊!”

    彻底暴走的左莫,面孔扭曲狰狞,就像在牢笼中疯狂挣扎最后一搏的野兽,狂野暴烈!

    左莫的身体成为一个混乱的战场,他的身体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所有的法诀全都发不出去,各式各样的力量在他身体里到处流窜、肆虐,再加上外面挤压的恐怖力量,乱成一团。

    “该死!”蒲妖脸色大变。

    整个识海不断颤动,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原本停在雾气中的捆仙索也抵挡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齐齐被绞成粉末。

    女修也注意到左莫的异样,笼罩在她周围的紫芒腾地向上一蹿,整个人仿若笼罩在一团紫火之中。妖异的紫火,丝毫不受土雾的影响鬼魅地吞吐摇曳!

    那双精致无瑕的玉足,以极缓的速度,一点点抬起来。

    面具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压力,啪,化作一团飞灰,露出那张丑陋满是疥疮的脸。女修依然面无表情,啪啪啪,她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疥疮亦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爆裂开来。

    一团团血花在她脸上绽放。

    眨眼间,她的脸再无一处完整,满脸都是血。她没有理会,任凭脸上满脸的鲜血缓缓流下,从下巴滴落,再被雾气卷散成血雾。紫火升起,原本闪耀着紫芒的眸子,此时反而黯淡下来。

    她面无表情,每个动作需要她用尽全力,只能一点一点地挪动。

    两人之间,只不过相隔一丈,平日里,只需要一个跨步。

    凝重肃杀的褐色土雾中,一个浑身笼罩着紫火的身影,以蜗牛一般的速度,一点一点朝另一个身影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