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六十三节 左莫之决心

第两百六十三节 左莫之决心

    听到蒲妖的话,左莫精神一振,装作不在意地瞅了一眼女修,悄然进入识海。

    “什么办法?”左莫劈头便问,但当他看到蒲妖时,旋即一愣。蒲妖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墓碑上,而是坐在墓碑前。

    这两家伙不是不对付么?

    疑惑在左莫心中一闪而过,但他的注意力迅速被蒲妖的话吸引。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蒲妖薄薄的嘴唇勾勒起一抹妖异的笑容。

    左莫微微有些失神,脑子里蹦出一个无厘头的问题,为什么自己身边全都是妖里妖气的家伙?连公孙差那小子,现在都有变不正常的趋势。突然冒出来的悍妞,更是邪气逼人。

    蒲妖似乎胸有成竹,表情笃定:“晶石浪费在这些修奴身上,可惜了。”

    左莫听得直翻白眼:“有办法快说,不要废话。”

    “嘿嘿。”蒲妖也不以为忤,血瞳微微眯起:“你为什么不考虑让他们修魔呢?”

    “修魔?”左莫顿时愣住。

    “没错,修魔。”蒲妖不动声色一笑:“小山界灵气被蚀,但是对修魔并没有半点影响。这群修奴不过炼气入门,修为粗浅,改弦易张修魔,却是不难。况且修魔不需要灵气,你也不用消耗晶石。”

    左莫被蒲妖这个提议勾起兴趣,好奇地问:“这魔怎么修?”

    “有魔功嘛。”蒲妖理所当然道。

    左莫闻言,勃然大怒,弹地而起,指着蒲妖鼻子破口大骂:“嘿,你有魔功!之前怎么对哥说的?说你没魔功,让哥去练《天波拳诀》!现在跑出来说自己有魔功,敢情是忽悠哥啊!”

    蒲妖哑然。

    修魔的事,很快就定下来。蒲妖拿出一套名为《苦卫》的魔功。

    “《苦卫》的前雏形是一部叫《苦渊》的魔功,初创于一名嗜心猴,他生来体弱,天赋极差,本族的《嗜心》魔功无法修炼,费尽周折,自创《苦渊》,最终修成魔将。后来这部魔功落到一位王的手里,他把《苦渊》修改了一番,赏赐给他的近卫,这部魔功也从此改名为《苦卫》。”

    蒲妖得意洋洋地介绍。

    “这部魔功最大的特色便是适合各种天赋不出色的魔。唔,这群修奴也很适合。哼哼,这部魔功在任何一个魔界,那都是高级货,能卖个好价钱,真是白白便宜这群修奴了。”

    左莫看完《苦卫》时,吓一跳。这部魔功,不是性情坚忍之辈,根本没法练,更别说什么高深境界。魔功以诸多苦难为媒,坚忍心性,当初创这部魔功的家伙,真是个变态!

    本来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够修炼,看完之后,左莫决定放弃。这玩意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的。

    蒲妖很清楚左莫的顾虑。

    “一般人不适合修炼,但这些修奴,命运多舛,历经苦难,反而很适合这部魔功。反正你现在只想让他们不要消耗晶石。”

    左莫一想也对,反正他也不指望这群修奴能做什么。

    修奴被重新编了一营,名为卫营,左莫清点了一下,一千人。他把《苦卫》第一章传授下去,挑了几名修者监督,便重新投入建城的工作之中。

    过了几天,公孙差带着八百名俘虏归来。左莫也彻底松了口气,两人扯了几句,便各忙各的。左莫要建城,公孙差要收编俘虏,要重新编队,要总结心得等等。

    金乌城的雏形,让每个人,包括那些俘虏,都感到兴奋和期待。

    连续的建造,金乌城的符战碉楼多达三十六座,密密麻麻,像根根利剑直指天空。远远望着这些高出城墙一截的符战碉楼,众人心中充满安全感。

    三十六座符战碉楼建完,也意味着营地的修者,可以开始进驻。

    卫成斌跟着吉伟大师傅,走进金乌城,神色充满兴奋。一刚进城,一股暖意包裹着他,就像晒着太阳,周围人顿时惊叹不已。

    “这是什么符阵?太神奇了!”

    “舒服,太舒服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回那山洞!”

    “值了,现在就是死了也值!”

    ……

    听着耳旁七嘴八舌的议论,卫成斌却陡然觉得鼻子一酸,险些掉眼泪。他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神态。当他抬起头,却看到吉伟大师傅眼角闪过一抹泪光。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眼前的金乌城,是他们心中最后的梦想!

    一座座布满繁复符纹的符战碉楼出现在他们的神野中,再次惹起他们的惊叹。众人的心顿时安定下来,眼前这个庞大的符战碉楼群,就仿佛在宣示它的力量,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安全感。

    “好了,速度快点!”吉伟大师傅的大嗓门把这群人震醒:“咱们得先去把自己住的地方建好!要不然今晚要回山洞,你们谁愿回去?”

    当然没有人愿意,大伙连忙开始修建起房屋。

    会土行法诀的修者往往都擅长修建房屋,炼器部的修者本就不是根正苗红,有不少人兼有一手不错的土行法诀。

    “大伙加把劲啊!争取天黑之前完工,咱们晚上热闹一下。”吉伟大师傅充满激情地挥舞着双臂。

    因为左莫之前便已经规划好各种生活区域,营地自然是其中重中之重。但对公孙差来说,他必须先对手下数目繁多的修者进行重编。卫营的事他没插手,师兄折腾卫营那些的东西,他不懂。手下那么多修者就够让他头痛。

    六部的编制他并不打算破坏,这些修者之间的配合颇为默契,如果再加入新人,战斗力势必进一步下降。

    不过公孙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他游刃有余地处理着新整顿工作。

    六部为主力,统归于朱雀营下,首先成立的是朱雀营,而不是玄武营,可见这座金乌城得到众人发自内心的喜欢。麻凡谢山为首的诸多领悟“意”的修者,划为一曲,天锋曲。至于让人意外的地方,便是宗如统领盾卫曲。盾卫曲主要是保护公孙差的安全,传递公孙差的指令。

    剩下的近两千名俘虏,便被划分为东西两营。在公孙差的预想中,东营和西营相当于预备队,将为朱雀营提供优秀的修者。

    朱雀营在公孙差的心目中满编是十二部,一千四百六十四人,加上后勤和辅助修者,满编应该一千五百人。现在才六部,只不过完成一半。

    但他亦清楚,对于拥有金乌城的他们来说,擅长突击的朱雀营需求并不高。眼下最紧迫的任务,便是训练东西两营的修者来运用符战碉楼。

    整编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

    至于卫营,让师兄去头痛去吧。完成整顿的公孙差,也迅速进驻金乌城。

    夜晚来临,金乌城热闹非凡,沿街的灯笼把小城照得灯火辉煌。从远处望,就像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城市!

    今天是城内所有人的节日!

    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喜极而泣,他们终于有一个处落脚之地,他们终于有一处避风之所,他们终于有一处能安心睡觉的之处!

    浩劫中的小山界,金乌城,独一无二!

    公孙差默默地看着手下狂欢,那些平日里悍不畏死的家伙,此时却像孩子一样抱头大哭,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的东西更多,他知道这座城,只是为了与明霄老祖的大战准备。

    这座城,从一开始建立,命运便已经注定。

    他抿了抿嘴唇,悄然离开狂欢的营地,四下寻找师兄。他在一处符战碉楼找到师兄,他有些吃惊,大家都在狂欢的时候,师兄一个人呆在符战碉楼。

    注意到公孙差到来,左莫抬起头:“我在尝试,能不能用符战碉楼来温养雷音核桃。”

    公孙差打起精神:“师兄找到头绪了么?”

    “嗯,似乎可行,但还要试试。”左莫注意到公孙差的闷闷不乐:“怎么?师弟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

    他对两位师弟都很了解,成师弟是个一心豢养的痴人,公孙师弟别看平时杀伐凌厉,但实际上,心思和成师弟并无二致,都颇为单纯,不熟于世事。

    “只是见他们如此高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这座城,终究要是毁的。”公孙差郁郁道。

    左莫默然,走到护栏处,极目远眺,片刻后,却笑道:“没想到像杀伐如师弟,也会多愁善感。”他稍稍顿了顿,转过脸,表情认真道:“小山界是个牢笼,牢笼之内,又岂有乐土?咱们自己求的是生存,因为咱们明白,不逃出牢笼,会死。就像温水煮青蛙,一点点被煮熟。”

    “他们之中,有的人明白,有的人不明白,有的人明白却不愿去想。为什么?他们觉得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左莫沉声道:“可我不这样想。我宁愿把这些苟延残喘的时日,去换一个机会,换一个逃离的机会。”

    “金乌城本就不是乐土!我们成功了,哪怕没有这座城,他们也总能找到他们的乐土!”左莫斩钉截铁道。

    公孙差抬起头,俊秀的脸庞,阴郁一扫而净,平日里始终让人看不透杀气缭绕的眸子,此时清澈没有一丝杂质。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